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丫頭向前沖 page 38

page 38



    天哪!

    為什麼會是這樣?

    寒氣絲絲滲入,從血液到心髒,仿佛都要被凍結!

    若真是如此,她早就該死啊!早就應該下去陪他!枉她恨了這麼久,怨了這麼久……淚水肆意滑落,泛濫成災。

    劇痛又再一波襲來,這一次,是肚子痛!

    (強qiang)烈的悲傷引動胎氣,肚子痛得她跪趺在地。

    “孩子……孩子要……”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吐出破碎的字句。

    下一瞬,她眼前一黑,劇烈的痛楚如無底的深淵,將她牢牢地吸附了進去……

    她……

    要死了嗎?

    第十八章這一生只為你(1)

    霧,穿不透的重重深霧。

    她在霧中行走。

    霧氣濕了她的發,濕了她的鞋,濕了她的衫,她卻未有所覺般,仍直直地往前走。

    似有召喚,在前方引路。

    迷蒙霧氣之中,似隱著一個巨大的舞台,前程往事,一一上演。她看到兒時的自己,梳著一絲不苟的發辮,穿著做工精細、式樣繁復的長裙,卻跟在大哥和二哥的身後,學騎馬射箭,在泥地里滾得像個髒兮兮的破娃娃。

    繼續往前走。

    她又看到十六歲那一年的自己。那時候的她,明(艷yan)嬌媚,尚是少年不識愁滋味。清澈的眼眸底不染一絲塵埃,堅信世物無不可得,世人無不可歡。

    十六歲生辰的那一天,爹爹笑問她要何禮物?

    她說,只要邢風日日相伴便可。

    那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道出自己的願望,如此堅定,如此簡單,可是,一直要到如今,她才曉得實現的機會比登天摘月還難。

    繼續向前。

    時光流轉,已是未名湖畔。

    聶行風一人一騎被萬余鐵騎兵重重圍困,聞訊前來救援的山寨弟兄(殺sha)入重圍,卻一一戰死在他的眼前!

    他沖入敵陣,怒吼著,(殺sha)紅了眼。

    長劍飛舞,血塵滿面,(殺sha)(殺sha)(殺sha)……他深入敵陣,一劍刺穿主將(胸xiong)甲。可是,在那一刻,那樣凶險的時刻,他還是想到了她!

    慕澄!

    刺入敵人心髒的長劍堪堪頓住,收住去勢。

    他不能親手(殺sha)死她的父親!卻不能阻止,靖安王要毀滅他的決心!

    于是,便有了令慕澄肝腸寸斷的那一幕。

    漫天箭影,遮蔽天光,一支又一支射穿他的心髒!

    行風!行風!

    慕澄在濃霧這邊嘶聲吶喊。可是,他听不到,隔著一層厚重的(乳Ru)白(色)的霧,聶行風看不見也听不見。

    她朝他奔跑,然而,用盡了力氣,她也只是在濃霧之中兜兜轉轉。

    他依然與她隔著一段距離,不遠亦不近,繼續演繹著過往時光。

    她看到小鬼來了,拘起他的魂魄,他不動也不掙扎,只是在空中用沉默而又哀慟的目光望著當時已陷入昏迷的她。

    霧中的慕澄目瞪口呆地看著他透明的魂體,心髒的部位已裂開無數瓣,他的心破了。

    萬箭穿心!

    再然後,畫面變得急速紛亂,五百年光陰輪轉,聶行風再世為人,呱呱墜地。

    先天(性xing)心髒病……心房間隔缺損……

    嬰兒慢慢長大,兒童……少年……

    她驀地驚呼出口︰“沈忱?!”

    那孩子,一出生就心髒破損的孩子,是沈忱!

    她捂住唇,任淚水紛亂而落。

    “回來了!回來了!我們成功了!”驀地,一個聲音穿透濃霧,鑽進她的耳膜。

    伴隨著聲音同時來到的,是一團耀眼的白光,驅散濃霧,直抵眼眸深處,她只來得及閉上眼楮,“啊”一聲驚呼出聲,然後感覺整個(身shen)體被白光團起來,迅速地掙(脫tuo)了濕重的霧氣。

    驚魂未定!

    過了很久,再听不到任何聲音。

    她緩緩睜眸,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各種精密的儀器纏裹著她的身子,手指輕輕一動,身邊某個儀器突然“嗚嗚”地響了起來,她嚇了一跳,再也不敢亂動。

    眼珠骨碌碌地轉了幾圈,慢慢有所意識,這個地方……好熟悉!

    在哪里見過?

    “啊!”她終于想起來,整個人像觸電一樣彈跳起來。

    各種儀器“  啪啪”地響起來,紅的、白的、藍的……光在她臉上身上亂竄。

    兩名少年一起沖上來,一左一右將她重新按坐在椅子上。

    其中一個“啪”一聲關掉電源,所有的聲音驀地靜止了,她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像被同時按下了停止鍵。

    “太好了!(干gan)爹,你成功了!”左邊的紅發少年激動得跳起來。

    她苦笑著牽了牽唇。金剛!沒想到她回來之後,看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他?!

    而且,很顯然,是常博士幫了自己。

    人生的際遇真的是很神奇。

    “歡迎你回來!”右邊的男孩微笑著在她耳邊說。

    駱君豪?她驚喜地轉過頭來,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楮,欣喜地看著他。直到這一刻,她的腦海里才漸漸有了一個明確的意識。

    一切,像是做了一場夢。

    “曉綠?”駱君豪凝視著她清澈的眼眸,繃緊的聲音里泄(露)了一絲脆弱的情緒。

    她沒有察覺,她的心太亂了,口中只是喃喃地說︰“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嗎?我真的回來了?”

    “你當然是回來了!你在書里書外逍遙了一圈,可苦了我的兄弟。”金剛夸張地拍了拍駱君豪的肩膀,短短幾個月,這兩個人居然成了兄弟,“你(睡Shui)了多久,他就守了你多久。我真沒見過這樣死心眼的人。怎麼樣?感動吧?考慮一下以身相許?”

    狗嘴里別指望能吐出象牙。

    她瞪了金剛一眼。

    可是,後知後覺地,她仰著的臉有一瞬間的黯淡。

    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一直守著自己的人,竟是駱君豪?

    然而,下一秒,她唇邊又揚起一抹軟軟的笑,那是感激的神情,“謝謝你,駱君豪。”

    她看到駱君豪的神(色)有一瞬間的凝滯,仿佛隱在心底的某種憂慮在迅速崛起。

    然後,是長久的沉默。

    二人相對無言。

    第十八章這一生只為你(2)

    “你怎麼這樣啊?你知道他為你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就只說一句謝謝?”金剛看著駱君豪的臉(色),憤憤不平地道。

    她咬住嘴唇,在心里低低地嘆了一口氣。

    駱君豪的付出和等待,她全都明白。

    可惜,他付出再多,也不會得到回應。他等待的那個人再也不會回來。

    但無論如何,自己都應該感謝他。

    若不是他找來金剛和常博士,她可能會死在聶行雲的劍下。

    那麼一切,都會有所不同。

    “哎,你不要听他胡說。”還是駱君豪首先回過神來,笑笑地捶了金剛一下,“照顧你的人不是我,是沈忱!”

    沈忱!

    這個名字如一把利劍,穿透皮囊,迅捷準確地射入她的心髒,有一種刺痛的感覺,又酸楚又甜蜜。

    看著她驚喜莫定,患得患失的眼眸,駱君豪搖了搖頭,用無可救藥的語氣嘆息地說︰“如果你不是一開口就喊我駱君豪,而是喊豪哥的話,我這次很可能會考慮金剛的提議,將沈忱的功勞據為己有,讓你欠我一個大大的人情,一輩子也還不完,不過現在看來,就算我想卑鄙一點,對你來說也毫無意義。”

    說罷,他哈哈一笑,伸指彈了彈她的額頭,“小妹,別說我這個哥哥沒有幫你,沈忱現在在江岸酒吧駐唱,你如果不快點趕去,他就要去趕下一個場子了。”

    她一听,還來不及說一個“謝”字,人已一躍而起沖了出去。

    看著她那令人目眩的身手,駱君豪深邃的眼眸底霎時溢滿了痛楚,卻立時被他緊閉的眼瞼遮蔽了所有的情緒。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細雨如銀絲,斜斜地從天際扯落,宛如綿綿不盡的思念,牽扯著廣袤的天與地。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