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丫頭向前沖 page 21

page 21



    從前,他對她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可是,他們現在好歹也算是共過患難。呃,被擱到還未開發完畢的荒島上去,差點趕不上末班船回來,也勉(強qiang)算是患難之交吧?

    他住院,她不但不去探望,看到他病好出院,還一副躲避瘟神的模樣。難道,她以為他有傳染病?

    想到這個可能,沈忱那張零故障完美無瑕的笑臉裂開一絲不易察覺的冰紋。

    “哎!就是嘛,麥曉綠,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剛剛大伙兒都去向沈忱祝賀,你怎麼能例外?”

    他的疑問很快引起了其他同學的共鳴。

    曉綠想起剛剛她們紛紛過去擁抱他的樣子,一張臉“騰”地漲紅了。

    沈忱好笑地看著她的神情,升起戲弄她的心思,“是啊,真高興又回到了這里,跟大家一起努力。”說著,突然伸手將呆怔的曉綠納入懷中。

    一個輕輕的擁抱,帶點玩笑的味道,遠遠沒有方才大伙兒興奮地擁抱他時那股熱情的力量。

    可是,饒是如此,她依然聞到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沁人心脾的味道,像青草,又像薄荷,那是春天的味道。

    如此溫暖,讓她不由得迷失。

    仿佛是邢風,在那一夜輕輕地擁著她,在她耳邊說︰“等著我,我一定會來接你。”

    可是,她知道,她再也等不到她。

    無論前生,還是來世……

    一剎的迷惘之後,她猛然驚醒,想也不想,本能地抬起一腳踹了過去。

    “嗷”一聲,沈忱痛苦地捂住肚子。

    眾人先是吃驚、沉默,而後爆發出一陣掀翻屋頂的哄笑。

    “麥曉綠,你還是那麼野蠻啊。”

    “嘖嘖,我的野蠻女友,好可怕。”

    “沈忱,你受的這一腳會傷透多少(女nu)孩子的心?”

    意思到自己闖了大禍,麥曉綠手足無措地站在那里。

    偷眼去瞧蔣雪喬,後者正笑得前仰後合,絲毫不以為意。她的心才一點一點放了下來,再看痛得臉都發白了的沈忱,心中又是懊惱,又是苦澀。

    接下來的排練之中,她甚至不敢直視沈忱的雙眼,不能去看他,不能跟他說話,甚至不能呼吸相同的空氣。

    她早已管不住自己。

    雖然不知道這種變化是從何時開始,但,看著沈忱,她會臉紅心跳,會繃緊身上的每一根神經。

    跟他說話,她會覺得血液加速奔流,空氣稀薄,讓她喘不過氣。

    她害怕,心頭那些不為人知的秘密,會被他看穿,害怕自己會不期然地對他流(露)出依戀難舍的樣子。

    不!不能這樣!

    別說他不是邢風!就算是,他已經有了蔣雪喬,她也不能再任(性xing)妄為,橫生枝節。

    這樣的狀態之下,一場戲排下來,沒想到,效果卻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

    水玲瓏那種絕望而又隱忍的愛被她詮釋得恰到好處。但其實,沒有人知道,那不過是她的本(色)演出。

    蔣雪喬心情大好,請大家去“藍調”吃飯,慰勞全體組員這些天來的辛勞。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去學校附近的“藍調”,名字起得很高雅的“藍調”,其實只是一間專供附近幾所學校的學生們進餐的快餐廳,不過因為大師傅的手藝好,所以頗得學生們的歡迎。

    平日里,像蔣雪喬這種有私家車接送的大小姐,是不常到這種地方來的,而沈忱則是因為不太到人多的地方湊熱鬧,所以,當他們這群人出現在“藍調”的時候,幾乎引起了進餐學生的圍觀。

    曉綠被人群擠到了後面,她雖然是這一次選秀的勝出者,又是風頭佔盡的女主角,可畢竟,這里是貴族學校,她的出身以及用拳腳說話的行為方式,都讓大家對她又鄙夷又憎恨又害怕。

    是以,以她為圓心,兩米半徑之內,空無一人。

    她無聊地轉過頭去,望著人潮洶涌的大街。

    就是那麼湊巧,光潔明亮的玻璃窗外,她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駱君豪與駱青青?

    與他們站在一起的還有一個衣著光鮮的中年男子,那個男人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惹怒了駱君豪,被他一拳揍到鼻子上。

    男人狼狽地摔倒在地,他仍不放過他,又上去狠狠補上一腳。

    青青不斷地道歉,伸手去拉那個男人,卻被這一腳帶了一個趔趄,幾乎站立不住。

    太過分了!

    又在仗勢欺人!

    一股血液從腳底直沖上腦門!曉綠想也不想,縱身而起,踩著欄桿以及呼嘯而過的車頂,從路中間橫穿到了馬路對面。

    “駱君豪!”

    看著從天而降的美少(女nu),行人紛紛駐足,吃驚得下巴都掉了下來。

    “為什麼要打人?”

    “與你無關。”短暫的詫異之後,駱君豪撇開麥曉綠,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領,“我警告你,少打青青的主意,讓我看見一次,就揍你一次。”

    “不、不會了。”男人像甩掉燙手山芋一般甩開青青扶住他的手,“我不認識她,從來都不認識。”

    他一邊說,一邊爬起來,跌跌撞撞地走遠了。

    青青低著頭,什麼話也沒有說。

    曉綠困惑地推推她,“青青姐?”

    自從上次在駱家見過那些照片之後,曉綠便明白,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里,除了外婆和陶姑姑之外,還有另一種溫暖的存在,那就是駱家姐弟。

    看著他們和照片里那些無憂無慮的笑臉,她仿佛又看到了謝王府里的兄弟姐妹們,尤其是駱君豪,那樣固執而又別扭的樣子,多麼像四弟慕駿。

    想到慕駿,她的心隱隱地疼起來,不知道現在他在做什麼……

    駱青青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聲音冷靜而疲憊︰“沒事了。”

    她轉身,朝著與那個男人相反的方向走。

    “他是有老婆的,我看到他跟他老婆在一起。”仿佛是憋了很久,駱君豪幾乎是用吼的。

    青青立住腳步,沒有回頭,半晌,她忽然捂住臉,僵直的脊背卻倔(強qiang)得不願泄(露)任何一絲軟弱。

    駱君豪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卻一拳擂在路邊的欄桿上,什麼也沒有說。

    曉綠茫然抬頭,視線穿過周遭喧鬧的人群,在倏忽而過的車輛與車輛的罅隙里,在夏末初秋的陽光呼嘯著撲面而來的熱度里,對上玻璃窗內一雙冷淡的眼。

    第十章穿越,又見穿越(1)

    流言如風,迅速吹遍校園的每一個角落。

    “新時代的功夫少(女nu)”、“橫空出世的女飛人”、“天降時空超女”等等一系列發聾振聵的大字報道在一夜之間登上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

    甚至有好事者拍下當時的照片,由《h市晚報》獨家刊發,一時之間洛陽紙貴,當期的晚報加印加印再加印,還是供不應求,告罄(脫tuo)銷。

    照片中的麥曉綠身著仁愛高中的藍白(色)校服,長發披肩,以足尖輕點在行駛中的公車頂上,雙臂平伸,裙擺如漾起的水波一樣貼著小腿輕輕蕩漾,宛如凌空欲渡的凌波仙子。

    “嘩!如果我也有這身功夫就好了!”

    “你們覺不覺得麥曉綠看起來不像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

    當曉綠一踏進仁愛高中的鎏金大門就嗅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氛,今天好像學校特別喧鬧,大家成群結隊地簇擁在一起熱切地討論著什麼。

    她好奇地順著花圃走過去,在一叢紫姜花後面听到這樣的對話。

    “對呀對呀,我也覺得是這樣,她的樣子本來就長得比較古典。”尖尖的下頜,細長的眉毛,一雙漂亮的黑眸清澈得不染塵埃,像極tvb武俠劇里不食人間煙火的女主角。

    “不是外貌的原因,以前她也是那個樣子,可沒見她會飛啊。”

    “那不然就是靈魂穿。”其中一人語出驚人。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