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34

page 34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我明知道寶刀威力,為何還如此傷痛與擔心?”蕭關的臉突然一沉,刻意表現的心痛難當。

    “難當不是因為你心疼我受傷了?”畢芳眉頭一皺,莫非她了什麼?

    “當然是,然而我更害怕的是,其實我這把蕭氏寶刀,上頭淬了無名毒,這種毒一開始看不出來,但時日一久,受傷的部位就會慢慢潰爛……”

    “你說什麼?!我的臉會慢慢潰爛?!”光是想像那畫面,畢芳就受不了。“那怎麼辦?有救嗎?”

    “有救,可你的臉勢必要付出一些代價。”他仿佛十分可惜,又抬起她的臉蛋假意打量。“唉,可惜,可惜你的傷疤好不容易愈合了。”

    突然的打擊讓畢芳沉默很久,像在心里做著痛苦的掙扎,她最後毅然抬起頭,僵硬地道︰“如果……如果我的臉真的爛了,你會因此拋棄我嗎?”

    “畢大小姐,我一開始就認為你的臉已經變得慘不忍睹,試問我又任何嫌棄之意嗎?”他只是怕被她用蕭氏寶刀誤砍了,其他的,他根本就沒那麼在意。

    畢芳哭喪著臉瞪著他,最後銀牙一咬,“那好!我……我想我可以忍受臉上的殘缺,只要你不嫌棄……因為只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你會一直愛著我,無論我長得如何,對吧?畢竟人總是會老的,青春美麗也會不復存在。”

    終于有一個男人愛上的是她的本質,而不是美麗的外表,她雖然心痛自己即將失去的美貌,但若執著于表象,(強qiang)求那些一定會失去的東西,因此錯過真愛不顯得太愚蠢了嗎?

    瞧他听得有些驚訝,她以為他在意,所以她垂下頭沮喪地道︰“若你是怕旁人的眼光,我頂多再帶上白紗就是了……”

    “芳兒!”蕭關忍不住擁住她,他真的想不到她會看的這麼開。“我很開心,真的,你真的蛻變了。我一開始認識你的時候,你膚淺、虛榮,但瞧瞧如今的你,失去最動人的美貌,卻擁有了最美好的德行。”

    “是啊……我很快就要沒有美貌了……”她幽幽地覷著他,突然漾出一個絕美的笑。“在我最美的時候,我要將自己獻給你。蕭郎,(春chun)宵苦短,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蕭關對著她一笑,識趣地緩緩(吻wen)上她的唇。對剛才成親的兩人而言,洞房花燭夜是最重要的事。他將她壓(上shang)床,大手欺上她的(胸xiong)前,一顆一顆的解開布扣,他的(吻wen)也更加火熱、更加深入,讓她渾身熾熱得快無法忍受,一股酥麻感由下腹涌上,她突然覺得自己很需要什麼,卻又不知自己究竟需要什麼。

    “蕭郎……”她眼光迷蒙地望著他,縴手撫上他的下巴,“我要……”

    這種天真無邪的(誘you)惑簡直就是(犯Fan)罪的邀請,蕭關目光一濃,挑逗著她敏感柔軟的(胸xiong)部,“你這小妖女……”

    直至兩人坦誠相見,彼此間(欲ru)望的拉扯已脹滿到極點,床帳一放下,遮住了滿床(春chun)光,只听得到畢芳婉轉承歡的嬌吟,以及蕭關極樂的低吼。

    一番(雲yun)雨後,彼此都體會到了人間的至樂,畢芳嬌喘吁吁地趴在蕭關汗濕的(胸xiong)膛上。以往她絕對不會允許流著臭汗的男人靠近她身旁三尺,然而他是她的夫婿、是她最愛的男人,她只覺得這樣的他好(性xing)感、好迷人。

    蕭關何嘗不是被她迷得團團轉,不過,都成了真正的夫妻,有些事還是趁著她被(激ji)情沖昏頭的時候先解釋清楚的好,免得日後令她河東獅吼。

    “芳兒,咱們已經是名實相副的夫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剛剛突然想起來……”

    “什麼事?”

    “其實我剛剛想起來,那把刀上淬的毒,只要男女交歡就能解……”

    “什麼?!”

    畢芳粉拳一揮,之後就只听到蕭關悶哼求饒之聲。誰叫他如此可惡,真當她是傻子,會被他反反覆覆的蹩腳謊話給騙了?

    而蕭關只能苦笑著阻擋她的滿天花雨般的胡亂攻擊,暗自慶幸那把蕭氏家傳寶刀和她的嫁衣一起落在凳子上了,不然他現在身上不多了幾百個窟窿?

    不過一直挨打也不是辦法,撫去她所有的掙扎,讓她再次沉溺于(激ji)情之中。

    只期待她再度纏綿之後,別那麼快回過神來,最好徹底忘了和他算帳,否則多來幾次,他怎麼吃得消啊……

    尾聲

    昆侖仙宮上,王母娘娘與金童一起看著輪回池里的畢芳,看著她如何從蕭關那里學習到外貌不是一切,虛榮只會腐蝕人心,直到她願意為了愛情自殘美貌,相信愛情能夠彌補缺陷。

    大袖一揮,王母娘娘沒有再看下去,只是滿意地微笑頷首。

    “娘娘,畢芳看似革除了虛榮的天(性xing),不再一味的沉浸在別人的吹捧及贊美之中,然而看她最後之狀,似乎仍是執著于外貌的美麗啊?”金童似懂非懂地問。

    “畢芳的元神是一直孔雀,愛美是她的天(性xing),硬要改變就是違反天道,但至少她學會了不以自己的美貌利用別人不被身外的溢美之詞所惑,也能夠接受自己的美貌總有失去的一天,懂得真心待人,這樣她已是收獲良多,能確立自己修行的道路不會走偏。如果她心志夠堅定,不故態復萌,過完這一世之後,相信她毅然能夠位列仙班。”

    “那她真有皇後命嗎?”金童對此十分好奇。

    “相對于君王為龍,後即是鳳凰,而鳳凰的原形就是孔雀,因此畢芳有皇後命乃是天定,並不奇怪。此世她若在榮華富貴之中仍能安分守己,不因此虛榮自傲,懂得真心體恤于民,澤被眾生,那麼她獲得的,將遠超過修行千年。”

    對于到目前的成果,王母娘娘很是欣慰。“如今三頭靈獸都成功地革除了天(性xing)--大蛇香柳在人間情愛中學會了忠實,革去了天(性xing)‘不忠’;金虎陸蕪在這一世透過感情懂得尊重生命,去除了天(性xing)‘暴虐’,孔雀畢芳也籍著愛情革除了‘虛榮’的妖(性xing),她們在人間這一世總算沒有白走。”

    金童恍然大悟,但旋即又擔憂地問道︰“娘娘,這是代表著她們在這一世的情愛都得到了美滿的結果吧?萬一她們過得幸福,這一世完結後想再入輪回,以求再世為人續情緣,不願回來得道成仙怎麼辦?”

    “這……”王母娘娘倒沒想到這個,畢竟得道成仙是所有萬物都夢寐以求的境界,她沒有想過會有任何人類或是物種會想要放棄。

    不過她親眼瞧見三頭靈獸蛻變的過程,在人間為了追求情愛幾乎吃盡苦頭,才得以革除天(性xing)得到幸福的果實。在享受過七情六欲後,加上她們都和命定的男伴有極深的宿命淵源,非常有可能會寧可生生世世在一起,也要放棄成仙。

    略微考慮了一下,王母娘娘突然對著金童慈愛地笑了,不知為什麼,明明看多了王母娘娘的笑,金童卻在此時冷不防地打了一個寒顫。

    “我想,或許派個使者同樣輪回下凡,也經歷一世之後再點化她們,帶她們回來,是個好主意。”王母娘娘金口一開,這件事就已經決定。

    金童被她看的渾身寒毛豎起,笑得有點勉(強qiang),“娘娘想派哪只靈獸去呢?”

    “下凡的對象,總該呃是需要人間歷練的。”王母娘娘笑吟吟地盯著金童,“金童,听說你最近和玉女整日嬉戲,幾乎忘了自己的仙職了?”

    “金童知錯!”金童機靈地連忙認錯。“金童會立刻痛改前非,絕不會像那三只靈獸般,還要麻煩娘娘送她們至人間,才能自己領會了解,革除天(性xing)。”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