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33

page 33



    蕭關听得有些傻眼,到最後爆出大笑,“好個畢丞相!做丞相做到你這程度,也算是老(奸jian)巨猾……啊不,是雄才大略,哈哈哈……”

    也就是說,要是太子屆時表現令人失望,畢學文不管是出自于對皇朝的忠心,或是守護女兒的幸福,都將毫不考慮的站在他這邊。

    橫豎他對太子也沒有什麼兄弟之情,要真說起來,頂多就是幾分同情,太子自己保重了。

    做大事的人就要有取舍,尤其是事關國家存亡的時候,決不能婦人之仁。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日後絕對能兵不血刃的解決所有紛擾,歐陽吾這個可憐的應聲蟲兄弟,根本不適合斗爭。

    大笑之中還帶了些得意,蕭關心忖接下來他和畢芳的人生,真是能橫著走了,有誰能相信,一個海邊小城來的小子,能由身無長物,轉眼間成長為一個有著君臨天下氣概的男子漢呢?

    礙于蕭關身份敏感,宮中大臣若見到他的臉和太子如出一轍,再聯想到之前京城里的謠言,絕對會引起極大的風暴,因此他與畢芳的婚禮辦的十分低調。

    至于畢芳,依她以往的個(性xing)一定是希望婚禮越風光越好,然而如今她已改變許多,知道無謂的虛榮只會替蕭關和自己帶來麻煩,再加上身為新嫁娘,在整場婚禮中也不過在拜堂時出現一下子,甚至還蓋著紅蓋頭,根本無法展現自己的美貌,所以她也不反對婚禮的規模小一些。

    因此,由畢學文主婚,連皇後及太子都微服參加,平民則都是蕭關一些乞兒親信如錢小鼠等人,流光則領著一些禁衛軍在外頭暗中保護,這個京城里最高及最低階層的人共同參加的婚宴,就這麼奇特古怪卻和樂融融的圓滿結束。

    第10章(2)

    拜完堂後,在新房里等著夫君掀紅蓋頭的畢芳,等到都快(睡Shui)著了,好不容易听到蕭關的關門聲音,她嬌羞的垂下了頭。

    一刻、兩刻、三刻鐘過去了,蕭關竟一點也沒有過來掀開她紅蓋頭的動靜,反而走來走去,不知在忙些什麼?

    畢芳終于忍不住問︰“蕭郎,你怎麼不掀我的紅蓋頭呢?”

    蕭關走到她身旁和她一起在床沿坐下,為難的看著她的紅蓋頭許久之後,才艱難地道︰“在掀開之前,我必須先確認,你紅蓋頭底下沒有再包個十層白紗吧?”

    “我白紗已經取下了。”原來是擔心這個。她忍不住在蓋頭的紅巾下微笑。

    雖然她回答得(干gan)脆,蕭關仍是遲疑,“我若掀起你的紅蓋頭,你不會又一記粉拳揮過來吧?”

    “當然不會。”她不由得嬌嗔。

    蕭關頓了一下,才吶吶地道︰“還有一件事……那個……我的家傳寶刀能不能先還給我?”

    畢芳心中一緊,既納悶又不滿,“為什麼?你不是送我了,還教我蕭氏刀法……”

    蕭關搖搖頭,苦笑道︰“唉,別再說蕭氏刀法了,你還真是將我那套終極奧義的最(強qiang)一招發揮的淋灕盡致,害我心痛了多久你知道嗎?”

    他永遠忘不了她在她面前往自己臉上劃下一刀那種決絕,至今在午夜夢回時,他都還會被那一幕噩夢嚇醒,因為那對于他而言太過殘忍、太過刻骨銘心了。

    或許是因為她又紅蓋頭遮著,他才能夠收起嬉笑,毫無顧忌的用深情款款的目光注視著她。“我要表達的是,我真的不在意你臉上多了幾道疤、多了幾顆麻子,甚至貌似無言。我一開始會被你吸引,是因為你獨特的(性xing)格及堅毅的個(性xing),以及能夠勇敢接收不完美的現實,所以你千萬別因為我掀了你的紅蓋頭,就把蕭氏刀法用在我身上……”

    原以為他的告白會多麼動人,想不到前半段她還感動的鼻頭微酸,最後一句卻立刻讓她哭笑不得。“你這人……我才不會像你說的那麼暴虐,我當然是做足了準備才將白紗取下,你放心吧。不過,這蕭家的家傳寶刀我不會還給你,因為……這是我們的定情之物。”

    她這麼一說,蕭關倒真是不好拿回那短刀了,何況她語氣堅決,當真非常寶貝那把刀。其實那短刀原本也只是他以前在桃諸的時候,由一個富商那兒坑來的,之後就成了他坑蒙拐騙的工具,並不是真的什麼家傳寶刀,可既然她深信不已,那就將錯就錯吧。

    “那我掀咯!你可別激動,也別沖動。”蕭關小心翼翼的探手過去,做足了心里與(身shen)體上的準備。一方面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免得傷了她,害她以為他在看了她的容貌後有任何嫌惡的情感波動;另一方面,又要擔心她懷里那把寶刀真會隨時揮出來。

    掀起了她的紅蓋頭,即使自以為已經做足了準備,見到她的容貌,蕭關還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你……你你你你你……”他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啞口無言”

    “蕭郎?你怎麼了?你嫌棄我嗎?”畢芳抬起縴手(摸Mo)著自己的臉,有些失落。

    “我我我,我嫌棄你個頭!”蕭關真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大笑,他抖著手抬起她的下巴,左轉右轉上看瞎看,怎麼看都還是那麼的精致無暇,害他除了傻眼無法做出其他的反應。“你根本一點傷都沒有,甚至連痕跡都看不出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天天大雁,居然還是被雁啄瞎了眼?他自以為有點小聰明,騙透了他認識的每一個人,想不到最後居然被自己最愛的女人騙,為了她自殘而傷心苦痛、食不下咽還一度崩潰,結果這小娘兒們卻是好端端的,且比以前還要明(艷yan)照人?

    畢芳沒好氣地捏了他一下,“看你的表情,一定覺得被我耍了。我告訴你,我是確確實實的在臉上劃了一刀,當時流出來的血,我自己看了都害怕死了,不禁懷疑自己究竟為什麼會有自殘的勇氣。”

    “那為什麼你現在看起來一點事也沒有?”因為太過難以置信,和他預估的想像差太多,蕭關聲音都走調了。

    “因為我相信你呀!”她微微一笑,取出他的短刀,假意一劃。“你記不記得你用豬(肉rou)向我示範這把刀?蕭氏寶刀削鐵如泥,絕世鋒利,你說過只要刀夠快,外人根本看不出刀痕,就算將來愈合也不太會留疤,我信了你的話,所以冒險在臉上劃了一刀……”

    听了她的解釋,他真是又悲又喜,不知道究竟該用力的擁抱她,還是狠狠的教訓她的小(屁pi)股。他本來還怕她力道沒控制好,會傷的太深或留疤,她將來會難過,幸好幸好……

    “既然不太會留疤,你為什麼還要蒙那麼久的白紗?就算在二皇子面前要偽裝,之後你見到我,根本沒必要隱瞞啊!”問道這里,他還真是火氣都有點上來,畢竟連她親生父親都沒像他為她(操cao)心這麼多的心。

    “因為我手法不精準、手勁不夠,所以還是留下一條紅(色)的刀痕,像頭發那麼粗呢!”她不依地在臉上比劃了一下。“我要等刀痕淡去,才要拿下白紗,否則我這傾國傾城的面貌,在你印象里不就留有一絲污點?”

    這這這是什麼道理?他連她剛剛自殘,傷口可怕、滿臉是血的猙獰模樣都看過了,還會怕她一條像頭發那麼細的紅痕?

    蕭關徹底哭笑不得,真是完全被她打敗了。這女人到了這個時候,還念念不忘她的美貌,難道她還沒收到教訓,不知道美貌只會替她帶來無盡的麻煩?

    他蕭關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可不會因為寵愛她就無條件的讓她耍著玩,因為有了這麼勢均力敵的對手,他不反擊回去怎麼行呢?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