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32

page 32



    他不客氣的用手指著畢學文,“你--從一開始就是二皇子的人馬,入獄也只是權宜之計,反正你早就算準了皇上的脾氣,安排了群臣在事後為你上疏開罪,如此你便能全身而退……這麼說起來,未來丈人你城府如此深沉,讓畢芳留在相府豈不是更危險?”

    “爹!”畢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說的是真的嗎?你是太子太傅啊!怎麼會是二皇子的人嗎?又怎麼會為了保二皇子陷害太子?”

    畢學文沉默了片刻,才面無表情地道︰“他說的是真的,為夫我……一開始確實是站在二皇子的陣營。”幽幽嘆了口氣,反正話都說開了,他也大方的為女兒解答,免得女兒真認為他是個小人,“原本我也是支持皇後,才會在巫蠱之亂時替她將真正的太子歐陽謹送走,以保皇室命脈。然而後來當符望這個人來了之後,一切都變了樣,太子歐陽吾變得更加懦弱無能,甚至唯符望的命是從,而皇上居然對此置若罔聞,相信了符望那套太子仁厚的狗屁說法,所以我才覺得朝廷不能毀在軟弱的太子身上,更不能因此被符望給篡奪。”

    “難怪皇後會說,你根本不是忠于任何一個人,你只忠于朝廷。”蕭關若有所思地道。

    “沒錯。先皇將護國的任務交給當時年紀輕輕的我,賦予之信任令人動容,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任何一個人傷害這個皇朝的延續!”說道這里,畢學文幾乎是眼楮發亮,如果是為了朝廷的事,犧牲了誰他都在所不惜……只有女兒例外。

    芳兒是亡妻留給他的唯一女兒,也是他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血脈了。

    “但……爹,二皇子也不是好人啊!他和五毒教(勾gou)結的事你也知道,即使太子繼位可能讓外族(干gan)涉朝政,但五毒教若興起,整個皇朝將籠罩在巫蠱風氣中啊!”

    畢芳仍是不能理解父親為虎作倀的理由。

    她的問題,領畢學文豎起臉來,因為事實上,他也算是被蒙騙的,“歐陽澈承諾過我,會將五毒教徒散去,我才答應幫他這一次,讓他登上王位,可是我卻被他蒙騙了,他竟是將五毒教徒藏入宮中,以利他發難,這是我的不察。”

    原來如此,只是爹為的是國家大業,不是個人私利,這讓畢芳心里好過了些。“幸好爹後來改弦易撤,不再支持二皇子,他的計謀才會曝光,否則又是一場宮變,不知道會再死多少人……”只不過,她仍是無法體會父親愛她的心。

    蕭關搖了搖頭,畢芳的心(性xing)確實還單純,看來這父女之間的這層隔閡,還是他這個外人幫一把來捅破吧。

    “小娘兒們……呃,我是說芳兒,這你就太抬舉未來丈人了,我想未來丈人在乎的只是皇族及朝廷的延續,死多少人他應該不在乎。未來丈人會對二皇子改變看法的最大原因,是他竟不顧恩義,想染指你這京城第一美女。”

    畢芳听了內心動容,訝異地看向父親。“爹,是這樣嗎?”

    “你是我的女兒。”畢學文只是簡單地回答了幾個字,卻代表了一切。

    “爹……”鼻頭慢慢的算了,畢芳直至這一刻,才真真實實的感受到父親的愛,即使破壞了他的原則,他還是選擇先救女兒,至于那些民族大義,在她面前父親都能拋在腦後。

    原來……原來一向嚴肅的父親、對她教養毫不松懈的父親,心里藏著的竟是那麼豐沛的感情,如果不是地點和時機不適合,她好想抱著父親大哭一場,好好的對他肆意撒嬌。

    她美目含著淚,抖著唇瓣對畢學文道︰“爹,經過了這些大風大浪,我們父女倆還能團聚,已是上天保佑了,女兒感恩的心,相信爹也感受得到。女兒和蕭關也不想再被拆散了,那是很辛苦、很心痛的過程啊!”

    她的一番話,著實沖擊著畢學文的心,他靜靜的看著她,發現女兒已經是個大姑娘了,有自己的愛恨情仇,會為自己的幸福努力爭取,不是他這個頑固的父親能夠左右的了。

    是時候放她自由飛翔了嗎?他的小孔雀兒,他的親親女兒……

    沒有人知道他古井無波的臉上隱藏的是多麼激動的情緒,他只是淡淡地轉向蕭關,“蕭關,我沒想到你會玩上這一首,將往事全掀出來,來左右皇上的意思。我不管你是如何從我身上拿回五毒教的令牌,也不管你是怎麼和流光搭上線,我只想知道……你,想當歐陽謹,還是蕭關?”

    這個問題問的迂回,卻直指蕭關是否會回宮中爭奪王位。

    蕭關灑(脫tuo)地笑了笑,眼中精光一閃,意味深遠地道︰“那要看歐陽浯挺不挺得住。若他一如既往的軟弱,那就說不定歐陽謹會重出江湖,否則當初讓歐陽澈當皇帝不就得了?該保住的,是江山,不是人。”

    一句簡單的話,道出了他的志向。太子軟弱付不起,難道真讓他登基當皇帝,然後敗掉祖先流傳下來的江山?

    畢學文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聯想到的是一個海邊小城長大的孩子,到京城才一年多,居然就成功地控制了京城的地下勢力,下層階級無不听命于他。

    到了皇宮,也能反過來利用他的血緣興風作浪一番,皇後、太子甚至連冷漠高傲的禁衛軍統領流光都對他服服帖帖,整個京城的人儼然已被他牽著鼻子走,若他真想在政治上有一番作為,相信以他的能力,不管是誰在最高的位置上,都能輕易的被他給扳下來。

    畢學文在心中嘆息,皇後命啊皇後命,女兒真的逃不了這個命運嗎?

    不過轉念一想,依蕭關對女兒專情寵愛的程度,拼著傷痕累累,聲名狼藉也要救他,若是她當了蕭關唯一的妻子,一旦蕭關功成名就,說不定她反而能享盡榮寵一世。

    想開了,心里也就好過了些。看著蕭關那不馴眼光中帶有的氣勢及實力,畢學文心中一凜,意味深長地又問道︰“芳兒跟著你,不會吃苦嗎?”

    “未來丈人你放心,不管是在京城還是在宮里,我的勢力都不容小覷,一定讓芳兒過得舒心妥適。何況,我還想帶著芳兒雲游天下呢!我的計劃是,先痛快的玩一圈再回來煩惱其他的事……”他朝畢芳眨眨眼,因為他知道,兩人的事八成能成功了。“說不定我以後還有的忙,芳兒也閑不下來。”

    听懂了他的暗示,畢學文沉吟了一下,終是接受命運的安排,痛下決心道︰“好吧,我把芳兒交給你,未來萬一芳兒回來找我哭訴,我便唯你是問。”

    畢芳開心的歡呼了一聲,立刻沖向蕭關的懷里,而蕭關也難得忘形的樓了她的縴腰,將她抱起轉了三大圈。

    “咳!”畢學文咳了一聲。這兩個孩子也興奮的太過頭了,他這個長輩還在這里呢!

    只不過自行觀察,就會發現其實畢學文眼中早就出現安慰的笑意。

    蕭關知趣的放下畢芳,只見她(露)在白紗外的美眸對他頑皮的眨了眨,什麼京城第一美女要維持的氣質蕩然無存,只有在他眼前,她才能無拘無束的做自己,像以前那樣妝模作樣的硬要擺出高雅儀態,人生多累啊?

    成功抱得美人歸的蕭關,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對了,未來丈人,皇上怎麼從沒過問那件往事?”

    畢學文唇角一彎,有些感慨地回答,“有什麼是皇上不知道的?只要是皇家正統血脈來繼承王位,為了穩定政局,我相信就算皇上隱約知道些什麼事,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因此,太子若真的積弱不振……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