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31

page 31



    “我不在乎你在不在乎我的臉。”說完一句繞口令似的話,她甚至整個人轉過身,看都不看夏邦呈。

    這分明還在生氣啊!夏邦呈又轉到她面前苦心勸著,“芳兒,進過這一役,我辛苦的為你查案、(殺sha)敵,難道你還不能相信我的真心?”

    “我相信。”她的頭一偏,就是不願看他。

    “所以你原諒我了?”他的頭也跟著一偏,非要正眼和她對上不可。

    “我原諒你。”畢芳似乎有些煩躁,又把視線轉向另一邊。

    “那你願意和我重新訂親嗎?”夏邦呈心下一喜,就要執起她的手。

    不料畢芳這時候突然眉頭一皺,硬生生的推開他,“你這人真煩,不要一直擋在我面前,妨礙我找人。”

    “什麼?”夏邦呈整個人都傻了。

    推開眼前的障礙物,畢芳的目光投向侍衛群中,東尋西找後果然看到流光的身後立著一個站姿十分隨便的侍衛,那名侍衛不僅態度吊兒郎當,嘴角甚至還掛著一抹壞壞的笑容。

    而他站姿會歪了一邊,那是因為他只穿著一只鞋。

    終于,那侍衛的眼光和她對上,他朝她(勾gou)(勾gou)手,展開雙臂,她便低叫一聲,越過夏邦呈,眼看就要直直投向那名侍衛的懷抱。

    但就在要抱上他之際,她猛地腳步一收,害那名侍衛落了空,還差點跌倒。

    “你的傷……”畢芳遲疑著。

    “好了大半了。”蕭關微笑說道。畢竟皇後娘娘為了彌補某些事,天天用皇室秘藏的靈丹妙藥替他醫治滋補,加上他身子骨原本就壯,因此恢復的狀況極好。

    畢芳再也沒有猶豫,飛蛾撲火般的上前緊摟住他。

    “蕭關!”她忍了好久的淚,終于可以毫無顧忌的落下了。“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我一點都不怕,真的。”

    “廢話,沒練過我蕭氏刀法,那把短刀是拿不住的。”事過境遷,蕭關開始不正經地揶揄起她來,“瞧你抖成這樣,還哭成了個小花貓,白紗都黏在臉上了,還說不怕?”

    畢芳叫了一聲,急忙放開他,先拉了拉臉上的白紗,確認不會被人透過被淚沾濕的面紗瞧見她的臉後,才又抱了回去,“一開始是有點怕,但看到你丟過來的鞋子之後,知道你來了,就不怕了。”

    她這反應令蕭關覺得好氣又好笑,這小娘兒們說她已經不在乎容貌了,卻又怕人家看見她丑的一面;若說她太在乎外表,她卻又能為他自傷其臉,這種矛盾實在令他既愛又憐,更加放不下她。

    “你可知道,你現在在你父親面前這麼抱著我,代表著什麼?”無畏地擁著她,蕭關幾乎可以感受到畢學文投過來怒火中燒的目光,還有夏邦呈那又嫉又恨的眼神。

    “我知道。但你對我如此不離不棄、為我吃盡苦頭,甚至即使因為知道了身世而大受打擊、心情低落,仍堅持來救我,我就知道我這一輩子跟定你了。”畢芳堅定地道。

    “你確定?我可是個一窮二白的小子,跟著我可是要吃苦的。”蕭關用下巴朝夏邦呈的方向微微一努,“而剛才我們那帶頭沖進來的京軍統領夏公子,才重新向你求親呢!”

    “什麼?”明明是剛剛才(發fa)生的事,誰知畢芳竟一頭霧水。“求親?有嗎?我剛剛只顧著找你,倒是沒有听清夏邦呈在說些什麼?”

    蕭關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剛才讓夏邦呈搶了先機,他心里還有些酸溜溜的,沒想到這小娘兒們這麼死心眼,認定了他眼中就只有他一個,竟把夏邦呈說的話全當成空氣。

    目光透過畢芳的肩頭,他對上畢學文的眼,不畏對方的威勢和怒氣,蕭關只是用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訴他--

    你的女兒,我要定了。

    第10章(1)

    一場宮變平息,二皇子罪證確鑿,被打入天牢等候問斬,五毒教徒被一網打盡,剩下流竄在外的,想來也不足為慮。

    因為太子被證實是無辜的,太子太傅畢學文自然官復原職,他的女兒畢芳被皇室之事牽連受了很大的驚嚇,皇上及皇後也賞賜了許多金銀財寶作為補償。

    至于最令人驚訝的是太子,當他又開始學習他未來天子的政事時,竟主動向皇上要求遣回符望,因為他從符望身上學到的已經夠多了。

    這件事無疑是國之大幸,皇後和畢學文都因此松了口氣。至于太子為什麼會仿佛洗心革面的最主要原因,或許只有流光知道其中真相,只不過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

    因為那個一句話驚醒混沌太子的蕭關,正帶著他未來娘子,在畢丞相的府邸爭取著自己的幸福--

    “我不許你嫁給蕭關!”畢學文大袖一揮,一副斷無商量余地的樣子。

    “為什麼?爹……”畢芳急了,不由得哀求起來。

    听了她的撒嬌語氣,鐵漢如畢學文也不禁有些心軟,他只好用其他的誘餌看能不能勸女兒放棄蕭關,“夏邦呈有什麼不好?一表人才,前途無量,他也表明了願意與你重修舊好,和你再訂一次親……”

    畢芳柳眉一皺,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爹蒙難時,夏家馬上來退親,如今爹官復原職,他們又一副後悔莫及的樣子重新再來提親,他們的用意女兒再笨也都明白,難道爹真要我去嫁一個大難來時各自飛,只要我身後榮華富貴的夫婿嗎?”

    這下畢學文無可辯駁,夏家確實相當功利,當初若不是算命大仙說了一句“皇後命”,他怕女兒真被選入皇宮,也不會急急忙忙讓她和夏邦呈定親。

    一個方法沒用,他又試了另一個方法,“反正蕭關不也是因為你貌美如花,才娶你的?”

    “爹,你錯了,女兒的臉現在變成這樣,他卻完全沒說過一句嫌棄的話。”畢芳黯然地拉了拉臉上的白紗。“當初我在蕭關面前自殘美顏,只是一心想拖延時間救他,並保住自己的清白,根本不奢望他會回來救我,想不到他最後不僅回來了,還把整個皇室都拖了下去,自己傷重欲死都要護我,甚至挖出自己個兒不堪的身世也在所不惜,像這樣真情真意的人,女兒願意從他。”

    “你……唉!你既然知道他的身世,就該知道他是……”畢學文頓了一下,還是坦然說道︰“他才應是當今太子--皇上的長子歐陽謹。和他在一起十分危險,這樣你還願意從他?不如這樣吧,如果你不願意嫁夏邦呈,想一輩子留在相府,爹都可以答應……”

    這回換蕭關听不下去了,他涼涼地打了個岔,“未來丈人,你想問的,只不過是我會不會回去爭太子之位,不必這麼拐彎抹角的說話。”由于畢學文一直回避和他正面溝通,他索(性xing)來個激將法,“依我看來,留在未來丈人你這里,才是真的危險。”

    “你胡說什麼?”畢學文終于微慍地正視他。

    “我胡說嗎?何不來算一下總賬,看看未來丈人你究竟做了什麼?”一彈指蕭關開始敘述起這一連串的事件之中,畢學文在其中的角(色)。

    “從一開始,我們向你密報五毒教徒的行蹤與計劃,得到的結果居然是太子涉案,我就已經起疑了,再加上你並沒有將五毒教的令牌交給皇上,反而是留在身邊,我就知道未來丈人你必然是要包庇一個人。”

    暗自觀察他的反應,蕭關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便又繼續說道︰“這個人是誰,一開始我還不知道,直到我見到了太子、見到了皇後,綜合他們兩個說的話,再加上未來丈人一听到二皇子綁了畢芳時,一再的說二皇子鳥盡弓藏、兔死狗烹,我才發現未來丈人你寧可被卷入風波之中,也要保的人竟然就是二皇子。”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