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9

page 29



    這種情況的演變,最大的得益者算是畢芳,她因此得以不被二皇子逼迫,松了一大口氣。

    自從謠言出現,加上二皇子身邊隨從的鼓動,她由民間被秘密的送入宮,藏在他的寢宮內,斷了和小錢鼠的聯系,又恢復看著藍天期盼的日子。

    可這次,她不像那樣有著無盡期的惶恐,因為她看見了歐陽澈日漸焦慮的模樣,便猜到蕭關一定已經采取行動。

    她接下來要做的只有相信他,耐心地等待。她心里唯一擔心的是他的傷勢,不知道復原得怎麼樣了?

    她甚至已經無聊到連每天什麼時候會有侍衛巡邏、經過她的門前時步伐有幾步等等小事都已經算得清清楚楚。然而今天特別不一樣,那行走的聲音及力道都不是她每天听習慣的,反而很像她腦海里一直印著的一個男人……

    不,不可能,畢芳手撫著臉笑自己的痴傻,但在(摸Mo)到臉上的白紗時,又一陣的心酸。不知道當那男人看到她白紗下的臉,會有什麼反應……

    才這麼想著,房門被悄悄的推開,一個侍衛就這麼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

    畢芳心里一動,猜想著會不會是小錢鼠又想辦法混進來了?可當她看清來人的體形,對方都還沒拿下頭盔,她便飛也似的撲了過去,直直抱住他,淚水忍不住就這麼落下來。

    “我等你好久了……你怎麼現在才來……”畢芳很不想這麼沒用,但她真的無法控制筆算的感覺。這陣子所受的壓迫和威脅,讓她日子過得膽戰心驚,沒用倒下的原因,全是為了一個不知會不會實現的諾言。如今真讓她等到了,那種排山倒海而來的感動及自憐,簡直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

    來人是蕭關,他靠著皇後娘娘的安(插cha)掩護,順利的溜進二皇子的寢宮,打探到畢芳被囚禁的位置。他完全不懷疑為什麼連頭盔都還沒取下,畢芳就認得出他,就如同即使眼前的女人蒙著白紗,他也能一眼就知道她是畢芳。

    “噢……痛痛痛痛痛……”蕭關被她用力一抱,身上的傷口一口氣全痛了起來,疼得他臉都扭曲了。

    “啊!你的傷!”畢芳連忙放手,還退離他一大步,臉(色)驚惶地道︰“你的傷口痛嗎?”

    “傷口再怎麼痛,也沒有看到你拿刀劃自己的臉那麼痛。”他搖了搖頭,忍住痛,上前展臂一摟,以不壓痛自己的力道將她輕擁入懷。只有這樣和她緊緊貼合,他才能感受到她是真實的存在于他身邊。“天啊,我多麼害怕你出事,以後別做這種傻事了,知道嗎?”

    話說著說著,他就想親(吻wen)她,然而當她臉上的白紗造成阻礙時,他本能的伸手就要扯下。

    畢芳偏頭避過他,退了好幾步,眼神有著惶恐與不安。

    蕭關明白她的顧忌,刻意不正經地說道︰“你別忘了,就算你臉上再多幾道疤痕,也不會有我身上的疤痕多,咱們老大不會笑老二,我不會在意的。”

    畢芳仍是搖著頭,不發一語,眼瞼卻是難過地半垂下。

    要如何破除她這種對外表過度在意的迷思,蕭關想了一想,表情一轉便開始裝可憐,“小錢鼠轉達你要對我做的一個動作,我原本是欣然接受,想不到他竟抱著我狂(吻wen)好幾下,害我作了好幾天噩夢,既然他是代表你,你該不該補償我一點?”

    畢芳睜大了眼,失聲低叫,“不可能!我明明是交代小錢鼠讓你好好養傷……”

    “唉,你不會知道我內心受到了多麼大的沖擊。”蕭關打斷她的話,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慢慢靠近她,“你的臉即使受到了些傷害,但怎麼也比小錢鼠那猥瑣的模樣要(強qiang)過百倍,若你不讓我親上幾下,如何能消除我內心的陰影……”

    話說到這里,他迅雷不及掩耳的抽去她臉上的白紗,畢芳尖叫了一聲,將他推開,卻沒有伸手捂住臉。

    因為在她的白紗之下,竟然還有另一層白紗。

    蕭關真的服了,嘆息著搖頭道︰“我先前說過你像只孔雀,可沒說過你像只鴕鳥。光是藏起頭來不是欲蓋彌彰嗎?難道你要戴著這白紗過一輩子?”

    畢芳掙扎了一下,才幽幽地道︰“我需要時間。”

    “好吧,我不逼你。”瞧她泫然欲泣的模樣,蕭關也很是不舍,他再次上前要擁住她,她卻害怕地直往後躲。

    “我保證,不會再扯你臉上的白紗了,誰知道下面還有幾層。”他有些自責自己嚇到她了。她會變成今天這樣,還不是為了他,他何苦再逼她?

    要知道,畢芳一向在意的就是外表,如今她失去了足以自傲的本錢,依她驕傲的個(性xing),沒有玉石俱焚就不錯了,哪里還能和歐陽澈周旋至今?

    她依靠的,還不是一顆愛他的心?

    隨著想法越來越深入,蕭關也越來越心疼。他再次輕摟住她,用雙手感受她的美好曲線。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他才能無後顧之憂的愛抱她多久就抱多久呢?

    “芳兒,我叫小錢鼠給你的布包,你放好了嗎?”他突然問。

    “放好了。最近謠言甚囂塵上,連我這個被幽禁的人都听說了。趁著他被皇後娘娘召入佛堂,我才偷偷放的。”畢芳很慎重的點頭,又忽然納悶地皺起眉,“只不過這謠言出現的時機這麼巧,是你放的風聲嗎?”

    蕭關表情微微一沉,遲疑了一下才道︰“算是吧。”

    “你怎麼有辦法讓皇後娘娘配合你放出消息,且她還不向你追究這損及她名聲的謠言?”在二皇子被召入佛堂時,她就在心里暗驚于蕭關的神通廣大了。

    “因為……算是她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況且我要救她兒子嘛,她當然要權利配合。”蕭關說得有些悶。

    “那麼,那個謠言……是真的嗎?”她又問。

    這次,蕭關的(身shen)體很明顯的一僵,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畢芳察覺了他的異狀,在心里快速的把事情想了一遍。突然他的反應代表著謠言的真實(性xing),那麼太子應該還有另一個孿生兄弟。思及他出現在相府的時間就是為了尋親、為了解開身世,但她父親卻一直在這個問題上模糊其詞,難道……

    她雙眼一睜,“難道你就是那個--”

    “別說!”蕭關更用力地抱住她,像在隱忍著什麼就要迸出的激動情緒。“我不想听、不想知道、不想理會,你千萬別說。”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別那麼用力,小心傷口又痛了。”畢芳緊張得渾身僵硬,想推開他又怕傷了他,進退兩難。

    蕭關只是搖搖頭,他眼下根本不在意(身shen)體上的痛楚,更或許他也是刻意讓自己痛,才能借此壓過心里的痛苦。

    畢芳懂了,她這才明白蕭關在這件事情上承受了多大的壓力,他只是用嘻笑掩飾痛苦,畢竟沒有人知道了自己從小是被遺棄的,原屬于自己的尊榮都給了別人,還高興得起來。

    他抱著她的每一分力道,都是傷痕累積而成的,那群大人們瞧不起他,他就徹底的利用他們,只是為了救她。

    畢芳幾乎要哭了。怎麼以前她會認為他這個人不學無術、個(性xing)涼薄呢?他明明就重情重義到了極點,為了救她而揭發了皇室的丑事,也揭開了自己心里最深的傷口……

    反手抱住他,她簡直為這個男人所受的苦心疼極了。他每天以笑臉示人,有誰看到他心中在哭?

    第9章(2)

    兩人就這麼擁抱著,忘了時間的流逝。突然間,畢芳覺得(胸xiong)口有異狀,仿佛有一雙大手,在她(胸xiong)前最飽滿柔軟的地方揉呀揉、捏呀捏的……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