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8

page 28



    第9章(1)

    好好的休息了一陣,蕭關能下床的時間更長了,但如今情勢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他浪費,于是他將全身纏傷的布巾又綁得更緊了些,巧妙地用服飾掩蓋,扮成了侍衛跟著流光,竟一點困難也沒有的直闖後宮,此時他才知道常常被他畫豬畫屎開玩笑的冷面人,在宮里的官職竟然這麼大,可以統御全皇宮的禁衛軍。

    當他被迫站在皇後的慈寧宮門口站崗而不能進門時,那股子別扭勁就別提了。流光像是在報他前日威脅太子的老鼠冤,硬是讓傷重才剛好一些的他站了兩個時辰,才慢條斯理地耍著官威走過來,淡淡地道︰“皇後娘娘要撤下一個櫃子,你進去幫忙。”

    蕭關在心里先問候他祖宗十八代,僵硬地朝他皮笑(肉rou)不笑地撇撇唇,還搖搖晃晃的險些跌倒。不過他(強qiang)撐著力氣和精神硬是穩住,裝得唯唯諾諾的應了聲“是”之後,便隨著流光進了慈寧宮。

    慈寧宮比他想像的大很多,不過倒是沒有太過華麗的假山流水,反而是院落里花木扶疏,還有個小池子倒映著滿院紅粉黛綠,和池里的錦鯉混在一塊兒,在陽光的照映下粼粼生光。

    走到慈寧宮的偏廳門口,流光突然停下腳步,欲言又止地道︰“知道了你的來意,皇後娘娘要你自己進去,她已撤下了所有宮女和內侍,你獨自一人要注意言行,別太放肆得罪了娘娘。”

    蕭關自然嘻皮笑臉地答應,內心卻暗忖老子是要去救她兒子,再放肆她也不敢多放個屁啊!

    一身侍衛裝束的他進了偏廳的門,一眼就見到一個雍容華貴的中年婦人立在上位,那肯定是皇後。然而與母儀天下的皇後見面,他竟沒有任何害怕的感覺,也沒有什麼緊張,見到她那保養得宜卻無一絲笑容的臉龐時,反而還有一絲奇妙的親切感,讓他很想親近她。

    搖了搖頭,蕭關只覺得自己大概傷勢未愈又站崗太久昏頭了。不經意地往旁邊一瞥,竟然發現這偏廳里不只有皇後一人,還站著另外一名他想都沒想到的人--畢學文。

    訝異地摘下了頂上的侍衛頭盔,蕭關冷笑著朝著畢學文道︰“我還以為你真不管畢芳了,想不到你還藏了一手,自己來找靠山?”

    這句話說得挺無禮,但畢學文只是皺了皺眉,將眼光投向皇後。

    蕭關不明白他這反應是怎麼回事,本能的也順著他的目光望向皇後,卻見皇後一臉震驚地望著他,一副眼淚都快掉下來的樣子。

    蕭關心中一動,立刻聯想到自己和太子長得十分相像,皇後月約莫是觸景傷情,便先舉起雙手表明,“我不是歐陽浯。”

    “我知道……”皇後只說了三個字,卻說得唇瓣都在顫抖。“居然是你!居然會是你要救浯兒……”

    她這模樣太不尋常了,一股長久存在蕭關心中的疑惑,令他拿出了一塊玉佩,遞到皇後面前,“這塊玉,是太子給我的。”

    皇後顫著手接過,一看清了玉佩,淚卻是真的飆了出來,“不,這不是浯兒的玉,浯兒的玉是凰,而你的是鳳,我的堇兒啊……”

    她突然一臉憤恨地轉向畢學文,沒頭沒腦地罵道︰“畢卿家,本宮待你不薄,二十年前才會將堇兒托付給你,這些年來每每向你提起堇兒,你卻說和(奶Nai)娘失了聯系,讓本宮難過傷心了好些年。如今他回來了,你也沒向本宮稟告,若他沒有自己來找本宮,你還要瞞本宮多久?”

    畢學文表情不改地冷漠道︰“說了沒有好處。”

    “什麼是好處?害了我的浯兒就是好處嗎?”皇後顯然不能接受,要不是自恃身份,她說不定早沖上去打人了。

    听了皇後說的話,一頭霧水的蕭關可不想被晾在一旁,他刻意加入戰局,煽風點火的道︰“皇後娘娘,畢丞相……喔,是畢前丞相很可疑啊,五毒教徒的陰謀,是我和畢芳在悅紅樓听到,轉述給丞相知道,他才入宮密保皇上的。後來經過這麼多事我才知道,我听的內容應該是二皇子與五毒教徒(勾gou)結要害太子,怎麼經畢丞相轉述皇上後,太子反成了主謀者。”

    皇後一听,鳳目一睜,整個後宮之主的威勢頓發,仿佛已經串連起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她氣得漲紅了臉,咬牙切齒地問畢學文,“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畢學文仍是一臉漠然,淡淡吐出兩個字,“苻望。”

    蕭關听得若有所思,皇後卻是立刻明白,她搖了搖頭,退了三大步,像是大受打擊,又像是難以置信地道︰“我明白了,當初我所托非人,原來你效忠的不是我,也不是太子,更不是二皇子,而是皇上。”

    畢學文沉聲回道︰“不,草民效忠的是朝廷。”

    皇後搖搖頭,就這麼幾句語帶玄機的話,她已然知道了一切,于是她不再理會畢學文,而是含淚走向蕭關,憐愛的伸出手想(摸Mo)他的臉,“孩子,是本宮欠了你……”

    蕭關反應極快地退了一步,閃過她的觸(摸Mo)。

    有沒有搞錯啊?他雖然內心對他們的對話有所懷疑,也猜到七八分,但這樣就想他會欣喜的迎接她的擁抱?門都沒有!

    誰知這個動作卻牽動了傷口,令他齜牙咧嘴地叫了聲痛。

    “孩兒?你怎麼了?”皇後這才注意到他的傷,玉容不禁一變,“你受傷了?!哪里傷了?我立刻叫太醫……”

    “等等等一下!我是偷溜進來的,你真認為叫什麼太醫來治我會比較好?”蕭關搖了搖頭,等身上的痛楚淡去,他這才真正拿出歐陽浯的凰玉。“先別管我的傷了,你……先告訴我,我的玉和歐陽浯的玉有什麼(關guan)系?”猜測是一回事,他要听的是完完全全的事實,有憑有據。

    他問得有些掙扎,也問得相當迂回,因為不管再笨,他都猜得出自己的身世一定和皇後及歐陽浯有(關guan)系,光听皇後和畢學文打啞謎,他內心就大受打擊了,他其實還沒有確定自己究竟想不想知道真相……

    然而皇後並沒有被他的態度激怒,臉上表情反而交雜著慚愧、後悔與慈愛等復雜情緒,給了他致命一擊的答案--

    “孩兒,本宮要告訴你一個驚天秘密,是有關于你的身世……”

    這陣子,不知從哪兒傳出了一個駭人听聞的消息,一開始是由民間口耳相傳,後來漸漸鬧大了,也傳入了宮里,听說皇帝因而震怒,要求京軍統領夏邦呈必須揪出散播謠言的主犯,一時弄得京城里人心惶惶。

    這個謠言,關乎二十年前京城里(發fa)生的巫蠱之亂。皇後當年誕生龍子時,其實是生了雙胞胎,但因為當時後宮巫蠱咒(殺sha)之事頻傳,皇後怕兩個皇子都遭到毒手,皇朝將後繼無人,便由當時皇上的近臣畢學文掩護,悄悄的叫(奶Nai)娘將長子歐陽堇抱出宮扶養,並告訴皇帝只誕生了一個龍子歐陽浯。

    過了幾個月,由于巫蠱之事害死了幾個後宮嬪妃,甚至是機要大臣,皇帝因此進行了一次大改革,也剿清了一次後宮,巫蠱之亂暫時算是平息。不過由于此時皇帝寵愛的嬪妃剛產下二皇子歐陽澈,皇後怕若將真正太子流落鄉野的事實告訴了皇帝,會影響她的後位及太子繼位權,所以只能忍痛不發,將錯就錯,不再聯系,僅抽空詢問畢學文長子的狀況。

    現在整個皇城,都因這個二十年前的秘辛沸騰起來,由于難辨真假,且事件敏感,皇後因而避居念佛,不問世事,也要求及警告所有的皇子和她一起在佛堂齋戒誦經三日,連日前繼任太子聲勢看漲的二皇子歐陽澈也只能乖乖就範。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