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7

page 27



    “這樣就好。”小錢鼠松了口氣。

    “然後……”蕭關若有所思地(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由懷里掏出一個小布包。“小錢鼠,你將這個交給畢芳。”

    “這是……”小錢鼠納悶地接過布包,不解老大怎麼神秘兮兮的猛賣關子,然後當他拉開布包一看,眼楮都看直了。“這……這這這這這……這不是我偷來的那塊‘好大一塊銀子’?不是畢丞相拿去了,怎麼還在老大手上?”

    “這說來話長,總之,你回去將布包交給畢芳,告訴她要這麼做……”接下來的話,蕭關揮揮手叫他附耳過來,低聲交代著。

    然後,就見小錢鼠賊頭賊腦地笑了起來……

    深夜,好不容易能下床走動的蕭關,悄悄地來到了城牆的西南邊,在思索片刻後,他用碎瓦在城牆上畫了一坨屎。

    這一坨屎就算隨便什麼路人看到,都會以為是小孩亂畫的。畫完,蕭關拍了拍手,又拄著拐杖,慢慢地回到自己居住的破敗民宅,坐在椅子上靜靜等著。

    不過一個時辰,一抹藍(色)的人影突然竄進窗戶,赫然是那日擄走蕭關去見太子的流光。

    只見流光一臉不悅,不客氣地劈頭便罵,“你畫一坨屎是什麼意思?上回你畫了只蒼蠅,再上上次你甚至畫了頭豬!”害他每次看到蕭關畫的圖案,都有被罵的感覺。“你就不能留個簡單的記號嗎?”

    “嘿,流光,你這就大錯特錯了,我們這種密會,當然要畫一些像小孩亂畫的東西,才不容易引起別人注意,何況你看看我這半死不活的模樣,能拿起東西畫已經是萬幸了,能畫坨屎出來,我都覺得自己是吳道子再世。”蕭關伸出纏滿布巾的雙手證明,苦笑地說道。

    流光緊盯著他,發現他不只雙手,幾乎全身都纏著布巾,有的地方還滲血,說話也有氣無力的,分明傷得極重,看他的眼神不由得有些變化。

    不過,他早知眼前這和太子長得很像的家伙根本是個無賴,不按牌理出牌的態度早就不是奇聞,所以索(性xing)不和他糾纏這傷是怎麼回事,直接進入正題,“說吧,這次你又想查什麼?”

    “這次,我要見你主子。”蒹關提出了一個難題,因為太子正被軟禁,東宮周圍布滿侍衛,根本是滴水不漏。前幾次他找流光,都是請流光替他查宮內的事,但這一次卻直接要(殺sha)進東宮找人,難度可見一斑。

    “你能走嗎?”流光皺了皺眉,懷疑這傷勢頗重的家伙會不會一動就散架了?

    “可以。”蕭關一咬牙。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流光沒有太 攏 暈 腫拍歉崩涿嫻謀砬椋 髦 心訊齲 故球Ю椎潰骸昂茫 頤橇 套摺!br />
    這下換蕭關嚇到,驚異于他沒有猶豫的口氣。他硬撐著站起身,原想拚著一身傷也要跟上流光進到皇宮,想不到流光竟二話不說地將他抗起來,接著身輕如燕的飛躍出去。

    蕭關第一次“移動”得這麼窩囊,還得靠人抬,覺得臉都丟盡了。然而為了畢芳,他只得咬緊牙關忍著所有的不適和尷尬。

    到了宮牆邊,只見流光不知施了什麼手法,地上突然出現一個洞,就這麼大大方方沿著密道進了皇宮。

    走得越久,被他找在肩上的蕭關越是驚嘆,“早听說皇宮密道處處、機關重生,這里出去該不會直通太子的東宮吧。”

    “是。”流光簡單扼要的回答。

    “哇啊!現在可是四更天了,萬一我們闖進太子寢宮,然後他正在(睡Shui)覺嚇醒,突然尖叫怎麼辦?又或者他說不定正在和妃子……呃,做些‘奇怪’的事情,那我們這麼進去……”

    “不會有你說的那種情形,太子正被幽禁,妃子不得入見。”流光額際青筋浮現。“你的傷已經這麼重了,為什麼話還那麼多?能不能安靜?”

    “讓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就好。”蕭關雖然仍是一派隨興,但語氣卻十分沉重,“我只要見太子,其他人不見,你懂吧?”

    流光沉吟了一下,馬上會意過來,“苻望不在。我說過太子被軟禁,即使是苻望也無法隨意進宮。”

    蕭關很滿意他的回答,沒有再多說什麼,便乖乖的待在流光肩上出了密道。直到他們從太子的畫櫃後出來時,太子早已衣著整齊,滿臉愁容的不知等了多久。

    好樣的,這是怎麼聯絡的?連衣服都穿好了?蕭關好奇的看著流光,用眼神詢問,卻不開口,因為他知道再問下去,流光說不定真會拔刀砍人。

    流光只當沒看到他的目光,逕自向太子報告人已送到後,放下蕭關便靜靜的退下。

    東宮里,剩下蕭關與太子歐陽浯兩人像照鏡子般面對面站在一起,對于彼此長得相像這情形,從第一次的訝異到現在再見面,那奇怪的感覺依然沒有消失,仿佛有種微妙的(關guan)系,將兩人聯系在一起。

    不待他問,蕭關便開門見山地開了口,“我能救你,但你必須幫我。”

    “你自己都這副模樣了,下一記得說不定就會倒下去,怎麼救我?”歐陽浯在他來之前,早從流光那了解蕭關目前的困難,自個兒在心里揣測蕭關來找他的幾百種原因,沒想到竟是來救他?

    不過蕭關還當真沒有這麼偉大的情(操cao),想替太子平反什麼,對此他也老實地攤手道︰“好吧,其實救你只是順便,我主要是想救畢丞相的女兒畢芳,但救她的方式,也能一並救你。”

    歐陽浯面(露)驚喜,“你要怎麼救我……呃,我是說救畢芳?”

    “我要你幫我,讓我見一個人。”蕭關心知太子軟弱,可他想順便測試看看究竟太子是不是個笨蛋。“這個人在宮里很有權力,說不定有時候連皇上都要听她的話,現在也只有她,能暫時穩住二皇子,讓我好好的部署救人計劃。”

    歐陽浯皺起眉頭苦思,不消多久時間,恍然大悟,“你是說母後?”

    “算你還不太笨。”蕭關淡淡一笑。“在我見到皇後後,你得給我一樣你的東西,讓我得以在皇後面前證明我是來幫你的。”

    歐陽浯二話不說馬上解xia身上的凰佩遞給他。“這塊玉,全天下只有一塊。”

    全天下只有一塊?蕭關又想起自己的鳳佩,和凰佩有相當程度的相似,不知道這兩塊玉會不會有什麼(關guan)系。

    此時流光再度出現,時間算得奇準,一副立刻就要帶蕭關離開的樣子。

    蕭關也知道此地為非常之地,他多待一刻得就多一分危險,不過方才對太子的測試,證明了此人還算有救,于是臨走之前,蕭關難得收起嘻皮笑臉的態度,正(色)對歐陽浯道--

    “今日一別,日後說不定不會再見到你,但因為長得和你相像,我想勸你一句,不要太依賴苻望。畢竟苻望是外族,如今看起來更似乎可以控制你,難道以後你繼了位,仍要繼續依靠他,讓國政控制在一個外族手里?無怪乎二皇子想將你拉下這個位置,要換成我也會想。所以,建議你好好的學著怎麼做一個獨立思考的太子,甚至是皇帝,否則說不定哪一天,我怎麼救你的,就怎麼拉你下來,你要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這是威脅,赤(chi)裸(luo)裸的威脅!歐陽浯的臉(色)有些蒼白,卻是確確實實的把這些話听進耳里。他不知道蕭關的來歷究竟是什麼,卻覺得蕭關即使在如此虛弱的情況之下,撂下狠話時的氣勢也有一股王者之風,令身為太子的他都不由得膽寒。

    而一旁的流光旁觀著這一切,臉(色)一如往常的淡漠,但卻沒有人發現他對蕭關的觀感,似乎有著那麼一點點不同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