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6

page 26



    “沒錯,就是我。”小錢鼠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順便苦笑的指著她手上的刀。“畢芳姑娘,我是奉老大的命令混進來的,雖然來得遲了點,便你也別這樣就想宰了我啊!”

    “蕭關要來救我了嗎?!”畢芳驚喜的低聲道,她就知道他沒事!她放下短刀,立刻就想開門找人。

    小錢鼠連忙阻止她,她若弄出太大的聲響,一下子就會被人發現。這里的防衛可是比他想像的森嚴許多,幸好他們缺人,他費了好大一番心力,才混在新進侍衛里進來。

    “我想你也知道老大那個模樣……還沒辦法來救你,不過他保證,他會想辦法,要你耐心等待。”

    “他沒有來嗎?”畢芳雖然失望,但也知道依蕭關的傷勢能活命已屬萬幸,她不安地問︰“他的傷怎麼樣了?”

    小錢鼠眉一皺,臉一苦,“老大回到相府沒多久就暈了,躺了三天才清醒。他一醒,也不管自己(身shen)體還沒好,就抱傷離開相府著手安排救你的事,並叫我們混進來。勞心勞力的結果,就是又躺回(床chuang)上無法下床,臉(色)也慘白得難看,氣息是出多進少……我真怕他不好好醫治,以後會落下病根。”

    他掙扎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說出由青兒那里听來的消息,“听說他回到相府後一度整個人崩潰,在畢丞相面前狂吼大鬧,也忘了裝出那副老實的樣子,算是直接和丞相攤牌了,若非為了你,他豈會在自己身世都還沒調查清楚的時候,得罪唯一的線索來源?”

    畢芳听得眼眶都紅了,她在這里掙扎,蕭關也在外頭掙扎啊!他為了她,幾乎是不顧生死了,她應該要更有耐心的相信他,畢竟他會受苦,全是為了她啊!

    感動與感慨幾乎快要淹沒了她,這些情緒充塞得她的心都痛了,因為依蕭關的狀況,應該需要好好養傷,卻仍時時刻刻都不忘保護她。

    “小錢鼠,請你告訴他,我一定會等他。”她堅定的望著小錢鼠。“無論有多艱難,我一定會等!”

    當小錢鼠由畢芳那兒回來,再次出現在蕭關面前時,蕭關激動得幾乎差點掉下床,他挺著虛弱的(身shen)體,張著(干gan)澀龜裂的唇,抓著小錢鼠啞聲的問︰“她現在怎麼樣?吃好(睡Shui)好嗎?歐陽澈有沒有對她不利?她的臉治好了嗎?”

    第8章(2)

    蕭關自從火大離開相府後,就一直藏身在一戶破落的民宅中,用盡心力暗中運作著全城的乞丐和一些不起眼的平民替他調查及滲透,好不容易在歐陽澈缺人看守畢芳,又不能指使宮中侍衛做這件事而招兵買馬時,派了好幾個人混進去,小錢鼠就是其中之一,如今前來回報,代表小錢鼠應該已經見到畢芳了。

    雖然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交代完事情後就暈了過去,多虧小錢鼠不負所托。

    “老大,你冷靜點,你還有傷在身啊!”小錢鼠急忙按住他,直到蕭關放了手才松手。“你的問題這麼多,我要回答哪一個?”

    “全部回答。”蕭關斬釘截鐵地道。

    幸好小錢鼠還算機伶,記憶力也好,馬上簡要的回道︰“畢芳姑娘很好,吃好(睡Shui)好,歐陽澈還沒有得逞,因為她的臉不給治。”他雙手順便往臉上比劃了兩個。“我知道老大還要問什麼,我直接回答你。她臉上蒙上白紗,所以我也看不到她的臉究竟如何了。”

    蕭關自然馬上想通她為什麼不願接受醫治了,一定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他既感嘆又感動,這個傻姑娘難道不知道,無論她變成什麼樣、受到什麼對待,他都不會嫌棄她嗎?

    因為他對她的感情,早就超出這些外在條件了。

    “老大,畢芳姑娘要我帶一句話給你。”小錢鼠臉(色)突然變得(曖ai)昧,比了個蓮花指,學著畢芳的聲音,拉尖了嗓子道︰“我相信你,蕭關,無論有多麼艱難,我一定會等!”

    小錢鼠演得實在有些惡心,但蕭關視而不見地選擇只回味畢芳的話,心中假想她就站在自己眼前,巧笑倩兮,小巧的下巴永遠是微微的上揚,可愛地昂著頭,仿佛她是全天下最美麗的女人……一種愛情的充實感頓時填滿他的全身,令他渾身的病痛像是都減輕不少。

    瞧老大兀自沉醉的惡心表情,小錢鼠突然面(露)(奸jian)笑,“還有,老大,畢姑娘另外還交代我一定要做一個動作……”

    蕭關突然從想像中回過神來,機警地往床後一縮,還抱起棉被堵在(胸xiong)口,提防地直盯著小錢鼠,艱難地道︰“喂喂喂,小錢鼠,你……該不會是想親我吧?我告訴你,就算你是代表畢芳,你那豬嘴要敢踫老子一下,即便老子傷還沒好,也一定打得你老娘都不認得你……”

    小錢鼠聞言不禁哭笑不得,“老大,你想太多了,我可沒那種興趣,就算畢芳姑娘逼著我,我也不會答應她轉達這種事。”

    “那她交代你要做什麼動作?”想了一想,蕭關還是警戒地問︰“就算不是親我……你不會踫到我任何衣服蓋著,看不到的地方嗎?”

    “衣服蓋著?不,絕不會,她交代我的,是踫一個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小錢鼠保證似地重重點頭。

    “好,她交代你做什麼?”蕭關松了一口氣,又無力地癱回了(床chuang)上。

    小錢鼠嘿嘿一笑,突然湊上前去,用力地扭了蕭關的耳朵,然後在他耳邊大叫道︰“你這王八蛋,在救人之前,先把(身shen)體的傷養好!要是落下病根來,我以後可就嫌棄你了!”

    蕭關耳朵被轟得嗡嗡作響,腦際一陣暈眩,差點沒掐死小錢鼠。然而對于畢芳的話,卻是報以會心一笑,因為這代表著她把他的傷勢話在她的安危之前,這怎麼不叫人感動呢?

    要換成以前的畢芳,有人傷了她的臉,她早和那人拚命了,如今她卻為他將這些都拋在腦後了。

    “小錢鼠,你回去告訴畢芳,叫她放心,我們要進行第二階段的計劃了。”說到正事,蕭關的表情突然變得正經,(身shen)體再次硬撐著想坐起來。

    小錢鼠自然也不敢再放肆,替他將身子扶起,然後就不敢再踫他了。不知為什麼,只要蕭關板起臉來,他就會覺得他渾身散發出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勢,讓人自然地想听他的話。“老大,第二階段的計劃是什麼?”

    “我們應該已經混進五、六個人了吧?”蕭關把心一橫,“我會在京城里制造一點混亂,屆時你們就在歐陽澈身邊敲邊鼓,說些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屁話,讓他把畢芳帶進宮里。”

    “讓畢芳姑娘進宮?”小錢鼠以為自己听錯了,“老大,我們的人是歐陽澈在民間以長工名義雇用的,不能跟畢芳姑娘進宮的,到時候誰來保護她?”

    “你放心,我在宮里有人。”和流光及被軟禁的太子暗中聯系一事,至今為止蕭關還沒有告訴任何人,即使是他摯愛的畢芳或是心腹小錢鼠,他總覺得自己和太子之間有種特殊的牽扯,這種(關guan)系目前還不宜曝光。

    “只怕歐陽澈要對畢芳姑娘用(強qiang)的話,不管是迷暈她或是灌醉她,都是會暗中來,這是除了他本人也沒人阻止得了的啊!”小錢鼠還是擔心。

    蕭關緩緩地笑了,一種溫馨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真的沒收錯小錢鼠這個小弟,小錢鼠是真心關懷畢芳的安危,“你放心吧,畢芳是我的女人,我不會讓她吃虧的。我要動用的力量,不是二皇子能夠拒絕的,屆時保證他沒有時間踫畢芳。”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