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3

page 23



    畢芳听著听著,也跟著笑了出來,但她這一笑,卻同時迸出了淚花,潸潸不止。

    不知道又被加了幾棍在身上,蕭關的眼神完全沒了焦距,兩眼發直。他早就不去注意身上的痛苦,他唯一的希望只有--她不要痛苦。

    “我常跟(奶Nai)娘說,以後我自己也要有一艘船,要當船東家,但(奶Nai)娘總笑著跟我說我是做大事的人,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一艘船上,我的眼光,應該放在天下。”他呵呵笑了兩聲,喉頭突地一甜,又吐出了一口鮮血。

    畢芳伸出了手想替他撫去,卻讓身旁的侍衛攔住,她只能無助地看著他滿口鮮血,卻是極不搭地笑著,他笑得越燦爛,越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怖感。

    就在這時候,歐陽澈突然自門外走進,不知他听到了多少,只見了不屑地走到蕭關身邊,吐了口口水,“呸!就憑你這痞子,也想放眼天下做大事?也不瞧瞧你現在這個樣子,要不是為了畢家小娘子,你這條爛命我早就收拾掉了!”

    豈料看來奄奄一息的蕭關突然眼底精光一閃,在每個看守他的人都沒有防備時,突然一個躍起,伸手就要扣住歐陽澈的脖子,後者大駭,想不到蕭關在這時候竟還有反擊的能力,不同得倒退兩步,狼狽地坐在地上。

    而蕭關因為雙手和身上綁著鏈條的(關guan)系,還踫不到歐陽澈就被鉗制住,這一擊自然又引來了棒如雨下,但他卻一臉無所謂,還哈哈大笑,邊吐著血邊狂妄地道︰“老子連被鏈在這里,受了無數的刑,都能讓你這當朝二皇子裁跟頭,你說我有沒有放眼天下的能力?哈哈哈……”

    歐陽澈大怒,在自己心儀的女人面前出丑,令他的形象全失,他氣憤的搶過行刑官手上的棍棒,硬是在蕭關身上亂打一通出氣,直打得蕭關口中鮮血狂噴,皮開(肉rou)綻,最後雙眼一閉昏闕了過去。

    “住手!住手!”畢芳瘋狂的叫著,她身旁的侍衛都快拉不住她了。要是可以,她寧可自己這副瘦弱的身軀替他擋上幾棍,他也能少受點痛苦。

    “哼!”氣出夠了,歐陽澈扔下棍子,轉頭朝畢芳殘忍地笑道︰“看到了吧?他撐不了多久,我也快沒耐心了,你若不快些做決定,下回你見到的就會是一具尸體,而你,也別是怪我辣手摧花!”

    說完,歐陽澈氣沖沖地離去,留下哭得聲嘶力竭的畢芳,以及一個不知生死如何的蕭關。

    歐陽澈知道,不下狠招,他永遠得不到他想要的女人。

    他其實可以迷(奸jian)畢芳,甚至是再下濫的招數他都能使,只不過事後她的反應必然是玉石俱焚,但因為她實在長得太美,他舍不得只玩她一次就讓她香消玉殞,所以他才拿蕭關來威脅她。

    想不到蕭關這痞子骨頭竟這麼硬,而畢芳也那麼沉得住氣。

    這一次,一反常態的,他沒有等蕭關行刑完再進她的房,而是親自拖著蕭關來到她面前。

    蕭關的手銬腳鐐被解下,可他看起來半昏半醒,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只靠兩個侍衛架著他,他身後跟著一個彪形大漢,而很不協調的是,這大漢手上卻拿著一把與他身形極不對稱的小刀。

    畢芳心里一緊,她很清楚歐陽澈未達目的之前,不可能放了蕭關,恐怕他只是是想到了更可怕的刑罰要逼迫她。

    果然,歐陽澈見到她微變的神情,張狂地一笑,“畢芳,走在最後這位,是京師赫赫有名的劊子手,他最得意的功夫是是凌遲。這凌遲嘛,就是一刀一刀的割下犯人的(肉rou),若說按律要割犯人一千刀才能讓人氣絕,那麼九百九十九刀後那犯人就必須還活著,他們會想辦法讓犯人的血不流盡,痛不至于致死,這位京師第一劊子手的好戲,看看蕭關挺不挺得住九百九十九刀。”

    “不!你不可以那麼做!”畢芳不敢相信,歐陽澈竟為了得到她,能喪心病狂到這個地步。

    “我不能嗎?”歐陽澈邪惡地彎了彎唇角,“若能得到你畢大美人的青睞,說不定這一千刀,能減成五百刀,甚至是一百刀……一切都看你的表現不是?”

    這次畢芳真的不能忍受了,如果為她,蕭關還要受那凌遲之刑,她一輩子都會覺得對不起他,她的愛永遠都會有缺憾。

    被囚禁的這幾日,蕭關對她用情之深,已經深深震撼了她的心,而他所受的苦,也早已遠遠超過她對他所付出的。

    “歐陽澈,我……”她咬著唇,在心里痛苦掙扎著,最後對著蕭關流下眼淚。

    她不能再自私下去了!她過去所自豪的美貌,在這一刻竟成了(殺sha)傷力最(強qiang)的武器,將她和他的未來會毀了。

    閉上眼,她又流下了一行清淚,硬著頭皮道︰“歐陽澈,請你放了蕭關,我願--”

    “不準你說!”原本奄奄一息的蕭關,突然發出沙啞的虛弱聲音。“畢芳,我不準你說出違背心意的話……我這一身臭皮囊,坑蒙拐騙壞事做盡,死了便是死了,可你是京城第一美女,你是畢丞相的掌上明珠……”

    他慢慢地抬起頭,望著她的眼神是那麼堅定、那麼不悔。他寧可死,比不要她成為歐陽澈的禁臠。“……你更是我蕭關最愛的女人,所以你不準答應他,知道嗎?”

    畢芳的淚潰堤了,她腳一軟跌坐在地上,張口卻地哭不出聲,只能淚如雨下瘋狂的點頭,像在回應他的告白,告訴他--她也愛他。

    歐陽澈一看都到這個時候,這兩人竟然還旁若無人的相互表白,氣得火冒三丈,冷著臉,對著劊子手做了一個手勢。

    “行刑!”

    劊子手走上前,面無表情的繞著蕭關走了一圈,接著(露)出一個猙獰的表情,像是找到下手的好地方一樣,拿著磨得鋒利的小刀,往蕭關身上一劃。

    這個動作十分輕巧,就像用手沾了xia身上的灰塵一樣簡單,但蕭關卻霎時白了臉,臉皮涔涔地冒出了冷汗,緊咬著虛辭,像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一塊巴掌大的(肉rou)片,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被削了下來,甚至連血都沒有流出多少。

    第二刀,第三刀慢慢的劃下,蕭關都沒有哼聲,他只是直視著畢芳,就算是這個時候,他仍不忘用眼神安慰著她,告訴刀,他不會這麼容易死。

    而畢芳從頭到尾流著淚看著這一切,心里已從極端的害怕到了麻木。她很清楚若不是帶著她這個拖油瓶,當初蕭關一定可以安然離開,甚至……甚至在一開始他根本就不必為了她冒險上船。

    這次真是她害了他,如果他能為了救她而犧牲,為什麼她就不能?

    她的愛,並不下于他呀!

    “蕭關,”畢芳突然一臉決絕的望向他,話說得光明正大,也不怕旁人听到。“你自己逃吧!”

    她太了解他了,他做事往往會留後路,昨日他還能奮力一搏嚇唬歐陽澈,便代表他即使在折磨之中,也不忘留著一絲體力作為應變。她從他堅定的眼神中看到,他即便離(死si)亡只差一步,也沒有放棄救她的決心。

    “不行!”她的表情令蕭關心中一驚,在痛楚之中奮力卻緩慢地搖頭。“你明知道他抓你是要做什麼……我若自己逃了,你還能保有清白嗎?”

    “但你不逃,我倆都得死。”畢芳這句話說得坦白又殘酷,卻反映了事實。他不走立斃當場,而他死了,無論她清白是否受辱,都一定會隨他而支。

    割下他身上的一塊(肉rou),就是割下她心上的一塊(肉rou)啊!

    想到這種悲慘的下場,畢芳的眼眶慢慢紅了,表情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你相信我,我有方法自保,歐陽澈要的,不就是我的美貌嗎?”說完,她突然由懷中取出蕭關的家傳寶刀,幽幽的望著他,“你教我的蕭氏刀法,我就只學了那精髓的最後一刀。”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