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1

page 21



    畢芳也看出了所以然來,像是想到了什麼,一張俏臉突然刷白,話也無法說出一句。

    “怎麼?怕了嗎?”蕭關搔了搔下巴,笑得賊兮兮的,“如果你怕,我今晚上可以犧牲我的清白陪你(睡Shui)一晚,直到你不怕為止。”

    “這樣犧牲的是我吧?”畢芳瞪大了眼。

    “不然怎麼辦呢?瞧你怕成這個樣子,要不你今天晚上到我這里窩一晚好了,我可以開放地板讓你(睡Shui)一下。”蕭關又不知死活的提出建議。

    “你讓我(睡Shui)地板?!”畢芳提高了音量,看著他的目光都快冒出火來了。

    “不然你要(睡Shui)在哪里?”

    “當然是(床chuang)上……”

    此話一出畢芳就知道自己受騙了,果然只見蕭關得意的(奸jian)笑道︰“那敢情好,今天我特準你到(床chuang)上窩一晚。”

    “都什麼時候了,你這人就愛吃我豆腐!”她微惱的拍了拍他還緊摟著她腰肢的賊手。

    蕭關“順應民意”的放下了手,誰知這屋頂是斜的,他一放手,畢芳便直接往下滑,嚇得她本能的反抱住他。

    “嘿嘿,這下是你吃我豆腐了!唉,都什麼時候了……”他笑得更賊了。

    畢芳沒好氣的瞪著他,但形勢比人(強qiang),她也只好忍下這口氣,不過縴手還是在他腰間擰了一把,以茲泄憤。

    “哇啊……”

    “你仔細的看一下那個賣豆花的小販。”還沒等蕭關叫完,畢芳連忙轉移話題,“你可能沒印象,但是我絕對忘不掉,你記不記得在悅紅樓的時候,我們遇到了‘黃公子’,他覬覦我的美貌,貪戀我的風情,差他的屬下要將我架走?”

    蕭關好笑的睨了她一眼,這句“覬覦我的美貌,貪戀我的風情”根本是多說的,她就是自戀到一定要加這一句就是了。“我記得。”

    “那個豆花小販,就是‘黃公子’的手下,那雙三角眼,我絕對不會認錯!”畢芳說著,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

    “你的意思是,黃公子是與五毒教(勾gou)結的主謀?”否則不可能會派人守在相府外頭監視,這他早猜到了。蕭關點了點頭,自語道︰“既然如此,太子這代罪羔羊,還真當得肥了。”

    “我要說的是……”畢芳遲疑了一下,有些愧疚的看向他,“因為胭脂花粉用完了,我今天和青兒偷偷溜出府了,就是從這個小販所在的左側門出去的……”

    蕭關臉(色)一沉,聲音隱含憤怒,“你這小娘兒們,你的愛漂亮這次真的害死自己,看來你今天非得和我(睡Shui)不可了。居然敢偷偷溜出府?告訴你,這下你連地板都沒得(睡Shui)!”

    月黑風高,更夫才剛剛敲完的鑼,相府里悄悄的躍進了十幾個不速之客。

    他們極有效率的分成了兩幫人,一幫直直奔向畢芳的閨房,另一幫人則是朝向另一個方向,遁入黑暗之中。

    輕輕的,畢芳的房門被撬開,五個黑衣人悄悄步入,看到隆起的被下躺著人,彼此交換個眼神,一人持繩,四人持刀,就要將人綁架帶走。

    然而持繩那個人手才剛踫到棉被,手里的觸感就讓他突覺不妙,還來不及出聲示警其他伙伴,棉被便讓(床chuang)上的人兒往上一掀,帶起了滿天粉塵。這粉塵不知帶了什麼毒,竟讓沾上的黑衣人全覺得皮膚奇癢還咳嗽不止。

    “就知道這群人會來夜襲這一招!”蕭關好以暇的爬了起來,“小錢鼠到底是怎麼搞的,居然讓宵小給跑進來,還想偷我的香?”

    其中站得遠的黑衣受創較輕,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忍住臉上的狂癢,冷笑道︰“你是說外頭裝模作樣的小乞丐?哼!他們擋得住我們嗎?”

    蕭關心中一動,卻是沉住了氣,裝作不在乎地道︰‘他們擋不住沒(關guan)系,我擋得住就好了,我說老兄啊,你們覬覦我的男(色)也不是這樣吧?三更半夜跑進來,不怕嚇到我?’

    遇到這種臉皮厚到槍刺不穿,還滿口胡言亂語的對手,直叫黑衣人真不知該怎麼和他應答,不過這群人都受過嚴格訓練,這了今日他們也都部署了許久,絕不許失敗,否則沒人能承受得起主人的責罰。

    因此,他只是恨恨的瞪著蕭關,不發一語。

    為了從他們身上取得更多線索,蕭關越是嘻皮笑臉地道︰“你們‘黃公子’就派你們幾個酒囊飯袋來啊?”

    果然,那黑衣人臉(色)微變,似乎很是意外蕭關竟知他們的來歷,“你再繼續耍嘴皮子好了,我們早就猜出這房中必然不會是我們的目標,來這里也只是想拖住你的時間罷了。”

    這次換蕭關臉(色)大變,“什麼意思?”

    黑衣人只是冷笑,不多說什麼,這時候外頭突然傳來奔跑的腳步聲,最後停在畢芳房間門前。

    急急的擂門聲霍的炸響,接著是青兒淒厲的哭喊,“蕭公子!快去救救我家小姐!他們把府里的士兵還有一群乞丐全打傷了,我一直守在小姐門口,看到他們打起來,就趕快跑來,你快去阻止他們將小姐帶走!”

    一開始以為黑衣人只是純粹口出威脅的蕭關,這下真的急了,原來問題就出在青兒身上,如果只是他與畢芳換房間,對方說不定真會中計,錯就錯在青兒守在交換後的房門口,對方再笨也會知道目標換了房間。

    蕭關冷不防的迅速竄了一xia身子,將桌子一掀,那群早癢到沒有抵抗力的黑衣人一下子全跌到地上,他也趁著這個機會沖了出去,往自己住的院落狂奔。

    然而黑衣人雖然莫名其妙的被打得東倒西歪,卻也盡力的追了過去,只是邊走邊抓癢,那景像有些不堪。

    來到蕭關的院落,一群乞丐兒和士兵早就兵敗如山倒,這里的黑衣人甚至比襲擊蕭關的更多,蕭關只能恨恨的看著他們一個一個迅速躍出了府,還帶走了高聲尖叫的畢芳。

    對方使出了人海攻勢,而且每個都是武功高手,想來是志在必得,蕭關極為後悔自己太過輕敵,更低估了對方的實力。

    听到背後的追兵還在,蕭關心中突生一計,很快速的和被打趴在地上的小錢鼠交換了眼神,小錢鼠跟在他身邊久了,也和他有了默契,吃力的由地上爬起身,接著往一旁的草叢一鑽,不見人影。

    只是一個眨眼的瞬間,五名黑衣人已追到,他們看到目標得手了,便也全作鳥獸散,欲逃離相府。

    蕭關故意大叫道︰“快抓住他們!我的癢癢粉只能拖住他們一刻鐘!”

    听到只會癢一刻鐘,黑衣人的勁兒都來了,奮力的與尚未倒下的士兵及乞兒軍團搏斗,然後一個個的逃走。

    或許是蕭關有意放水,竟然五個人全逃了。

    戰事方歇,青兒這時著急的迎上來道︰“蕭公子,我家小姐……”

    “沒時間和你多說。”蕭關身形一振,整個人像只大鵬鳥般往府外飛躍,在夜空中,只留下了一句話--

    “我一定會救回畢芳,我用生命保證!”

    蕭關故意放走黑衣人,小錢鼠則早在之前就部署好,層層聯絡了埋伏在京城各處的乞兒拉,果然暗中追蹤到了黑衣人的去向。

    他們十分狡猾,分成了好幾路逃,甚至還有直接出城的,但怎麼逃也逃不過滿城耳目,蕭關據線報最後跟到了南湖邊,一個黑衣默默的鑽入了泊在湖畔一艘華美的雙層畫舫。

    在船上?蕭關的心微微一沉。這是一個非常不利的局面,船艙狹小,要躲藏已經很難了,更遑論要救一個沒有武功的弱女子,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

    但即使知道,人他還是得救。

    那“黃公子”真是個心機沉深的家伙,他到底是誰?竟是這麼大的力量,能夠掩護滿城的五毒教徒、硬抗苻望,陷害那個軟趴趴的太子,還讓告密的丞相一起下獄?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