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20

page 20



    “不錯,至少你一輩子還混到了一句。”除了她之外的人,他可一句都沒夸過,她也算是破天荒頭一個了。

    青兒听這兩人簡直是在打情罵俏,不由得噗嗤一笑,“小姐,蕭公子,你們已經討論到一輩子了嗎?”

    “我……哼!”

    兩人異口同聲的冷哼,畢芳刻意走開離得他遠遠的,繼續找她的衣服,蕭關也別過頭,故意看著窗外。

    “對了,蕭公子,你進房來找小姐是何事呢?”青兒突然道。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蕭關突然回過頭,雙眼一亮,“畢芳,你爹的事有進展了。”

    “真的?!”畢芳驚喜的靠了過來,黏他很近,蕭關也習慣(性xing)的牽起她的手,將她帶到一旁坐下,兩人就這麼肩並肩的絮語起來。

    青兒不禁莞爾,這兩人方才還賭氣離那麼遠呢!稍微轉移一下話題,就忘我的又黏在一起了,要說這兩人心里沒有鬼,誰信?

    青兒是個十分識相的婢女,小姐和蕭公子郎情妾意,又加上他們談了的內容應該是很重要的機密,于是她便找了個煮飯洗衣的借口退出房內。

    青兒一離開,房間里氛圍似乎就(曖ai)昧起來,不過蕭關與畢芳誰也沒有揭開這層輕紗,兩人之間的距離極近,彼此卻都神(色)如常,好像已經很習慣這樣的親近。

    “京城傳來消息,丞相應該有放出牢獄的希望了。”蕭關轉述著由流光那兒听來的消息。“昨日早朝,百官一同上奏替丞相求情,還有去年的狀元翰林許大人謝了一篇情文並茂的‘忠臣表’上奏,想來應該能感動皇上。”

    丞相果然事先就做好了準備,否則怎麼可能明知會有被砍頭的風險,還硬要讓自己犯險被關,原來他老早就串通好百官繞這麼一圈,先讓皇帝出出氣,再放人。

    “太好了……”畢芳听得雙眼一亮。

    “不過……”蕭關話鋒一轉,“丞相這官,大概是丟定了。”

    “沒(關guan)系,只要爹沒事就好。爹也有些年紀了,辭官享享清福也不錯。”畢芳在經歷煎熬後,終于能松一口氣。她斜睨了他一眼,“你也真是厲害,來京城才短短幾個月,混的比我還熟,城里的乞兒幾乎都是你在管了,甚至連皇宮里的消息都打听得到。”

    這一記媚眼風情萬種,蕭關對她這種有意無意的(勾gou)引已經忍了很久,這回終于忍不住用手扣住她的縴腰,臉也欺近她的美顏,放低了聲音道︰“你才知道公子我替你上山下海忙了這麼久,一點謝禮都沒有嗎?”

    “我窮到都要賣衣服了,沒什麼可以給你。”畢芳被他摟著,心也砰砰跳,卻一點也沒想推開他。

    “你還有這個。”話說完,蕭關立刻(吻wen)住她的香唇,閉上眼享受這個老愛在他面前晃蕩,嬌(艷yan)欲滴的美麗果實。

    他真沒想到,自己會被這個自戀過了頭、視美貌為一切,又虛榮不知人間疾苦的小娘兒們給吸引住。然而在真正了解她之後,他才發現她並非真那麼一無是處。

    她自戀,卻不會不辨是非;她虛榮,卻不會剛愎自用。只要她覺得對的事情,破壞她最在意的形象她也肯做;即使本(性xing)膽小又單純,卻能在最艱苦的環境中硬撐過來。

    她真是很奇妙的女人,如果他一開始只是對她這種古怪的(性xing)格感興趣,如今就是為她矛盾的堅(強qiang)深深著迷。

    他這一(吻wen)(吻wen)得十分纏綿,一點也不像痞子蕭關平常表現出的隨和輕浮,反而是非常珍惜、非常重視,讓畢芳完完全全迷失在這樣柔情的反差里。

    一(吻wen)既畢,兩人緩緩分開,畢芳看著他的柔美眼波,都像要滴出水來。她第一次在這麼親密的接觸中體會到,原來被人愛著是這麼滿足的感覺。

    他說過,只有真正愛她的人,才會不離不棄,是吧?

    蕭關和她額抵著額,沉浸在無言的情意中。

    豈料畢芳芳唇一啟,突然冒出了一句極不搭軋的話--

    “你終于……承認我漂亮,也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

    蕭關一愣,會意過來她心情的轉變,忍不住大笑,“沒辦法,在京城里找不到我理想中那種下盤穩重、肥臀腿壯的美女,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其次?”畢芳上一刻還沉浸在他的濃情蜜意里,下一刻就如貓兒般豎起了全身的毛般。“難道你覺得我很丑?”

    蕭關當然不會承認,一臉正經地道︰“我剛剛才贊過你漂亮吧?”

    對于他那句敷衍的贊美,她只能不情不願的點點頭。

    “那就對了,我可沒說過你丑。在我沒有其他更新的辭藻之前,你就記住那一句贊美吧。”蕭關洋洋得意著,這樣一輩子用一句話就好,多省時省力,不用一直想一些艱難的稱贊去討好她。

    “你!你這可惡的臭男人!”畢芳使起(性xing)子,“我不管,你就是愛上我了,我京城第一美女畢芳願意紓尊降貴,有誰會不愛我呢?”

    蕭關差點沒笑出來,“對對對,你說了算。”

    所以這算他間接承認了愛上她?畢芳微慍的情緒一下子又飛揚起來,扁起嘴兒覷著他,目光里卻有羞澀的笑意。

    “既然你承認愛上我了,那我……我也不嫌棄將自己交給你,你可別讓我失望。”

    這小娘兒們變臉像翻書一樣快,說出的話雖然自負,卻讓他听起來覺得挺舒服的。

    “那我勉(強qiang)接受好了……”

    “我才勉(強qiang)呢!至少我還是京城第一美女,你好歹也去混個京城第一才子,那才配得上我。”

    “我都快成了京城丐幫幫主了,還不夠嗎?”京城第一才子?京城第一痞子還差不多吧!

    相府天空的陰霾,似乎隨著兩人感情的增溫散去不少。

    事實上即使是這樣針鋒相對、打打鬧鬧,但兩人都很明白,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彼此早就到了不能沒有對方的地步,這終身,早就托付在對方的身上了。

    現在只但願,事情真能像想像般一樣順利……

    第7章(1)

    輕輕一躍上了屋頂,蕭關仔細的觀察相府四周的景物,這一坐就是大半天過去。

    “果然如此,不是我太過敏感,也不是小錢鼠無中生有……”

    “喂!痞子,你坐在上頭做什麼?”畢芳仰起頭看著他,他的背後有陽光、光線燦爛的從他身後散發,回眸他表情難得一見的嚴肅,平添了不少氣勢,讓人望而生畏,她心里不由自主的震撼了一下。

    听到她的聲音,蕭關頭一低,馬上又恢復平時那種吊兒郎當,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在看耍猴戲啊!”

    “猴戲?”畢芳不解。

    蕭關不再多做解釋,躍下屋頂,突然摟住她的縴腰,往上一提,兩人又一起回到了屋頂上。

    這突如其來的一摟一跳,讓畢芳驚嚇得低叫出聲,縴手捶著他,“你嚇死人了!光天化日的,你做什麼吃人家豆腐……”

    “你看!”蕭關指向遠處,引天她的注意力,可是扣在她腰上的手卻沒放。“看看屋檐下那個人。”

    畢芳循著他所指的方向仔細看去,確實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站在民宅屋檐下,那人目光正好對上相府的右側門。

    “還有那里,那里和那里。”蕭關又指了三個地方。

    那三個地方都有些形跡可疑的家伙,有的扮成相府外從沒出現過的豆花小販,在左側門對面一站就是一早上;有的來來回回好幾趟,同個人衣服卻換了好幾遍;更有的扮成乞丐就這麼癱在相府後門的牆邊,可惜這家伙不知道京城里的乞兒幾乎都听令于蕭關,否則扮成個拉車的都比乞丐好。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