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9

page 19



    “(干gan)嘛?你想改而和我定親嗎?”他忍不住又逗起她來。“我可是只有臭襪子一雙和你換。”

    “你美著呢!”畢芳嬌嗔地白了他一眼,而後幽幽地道︰“我……我想我應該鼓起勇氣扛起一些事,否則怎麼對得起爹的期望?所以你能不能幫我將這玉如意換些錢回來?”

    她開竅了?蕭關欣賞地望著她,“沒問題,但你不怕我中飽私囊?”

    “要拿你就拿去吧,我相信就算你花光了錢,也一定是為了我。要不是你回來了,我恐怕還想不通透,只怕就這麼崩了。”這番話,暗藏著多少情意,她就無須明說了。

    “嘿!看來我要發財了!換了錢之後,先到春秋酒樓吃個紅燒蹄膀、喝個燒刀子,然後再到悅紅樓找找我的小春花……”蕭關邊胡說著,邊拿著玉如意大搖大擺的走出花廳。

    原以為小姐會氣的追過去,但青兒卻只見小姐的目光一直追隨著蕭關的背影,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

    這小兩口的情意,青兒頓時了然于(胸xiong),看來剛才她去拿膳食的這一小段時間里,兩人之間肯定(發fa)生了什麼事,讓彼此的感情突飛猛進。

    蕭關雖然痞氣十足,卻是結結實實的一直幫著小姐、幫著他們畢家,比起外面那些虛情假意的青年才俊,她相信蕭關才是真正為小姐好、適合小姐的人。

    第6章(2)

    在這種非常時期,想要幫畢丞相的忙,最需要的就是錢,買通官員要錢,打點獄卒和宮里的公公、奴僕要錢,相府也需要錢繼續運作。

    這時候才知道,畢學文當了十幾年的官,還真是兩袖清風,逼得畢芳遣散了一些下人,留下真正忠誠的人,也變賣了一些父親的收藏品,最後連她自己一些華美名貴的衣物飾品,也全拿出來變現。

    坐在房間里,畢芳和青兒挑揀著漂亮衣服和飾品,準備去換個好價錢,然而畢芳只要點一件衣服,青兒就依依不舍的求她留下。

    “這件翠綠(色)的衣服,小姐穿起來最好看了!記得您第一次穿,走在南湖旁,哪家的公子不直盯著小姐看?那趙天成還因此摔到了湖里呢……”

    青兒心不甘情不願的直翻著那件翠綠(色)的長裙,直到畢芳微微搖頭,她才慢吞吞的將衣服整理好,放進了要變賣的木箱里。

    畢芳又挑了一件淡緋(色)的衣服給青兒,質料是上等的綢布,一拿到這件衣服,青兒眼淚都快掉下來。

    “這件衣服是老爺在小姐及笄時送的啊!小姐穿著這件衣服時,還曾受到城里有名才子獻詩‘霞光亦褪(色),楓紅仍不及’來贊美小姐呢!”

    雖然是這麼說,青兒仍是將衣服放進了木箱里,只是那臉蛋兒皺的都快成了個小老頭了。

    畢芳看得好氣又好笑,再這樣下去,青兒說不定真會哭出來。只是在經歷這麼大的變故,嘗盡人情冷暖之後,她已經不是那麼在乎這些身外之物了。

    而令她有這麼大轉變的關鍵,當然是那個男人。

    “青兒,我問你,我穿過這麼多好看衣服,梳過那麼多漂亮的發式,但你可曾見過蕭關夸贊過我穿哪件衣服好看?(插cha)哪根簪子適合?”畢芳若有所思的問。

    青兒偏著頭想了想,“還真是沒有呢!”

    “那就是了,蕭關讓我了解到,外表的華美真的不代表什麼,也許可以給人一時的驚(艷yan),但終究只是一時,不能代表一個人的美丑。像蕭關,他看見的永遠是一個人的本質,不管他穿丑穿美,所以他總是能很快的分別出善惡。”

    畢芳淡淡的一笑,“以前我總認為美貌以外的條件不可能吸引人,所以別人吹捧我都是應該的,我從不付出真心。但我不付出真心,別人又怎會真心對我?所以我看到的任何東西都是表象,一遇到困境就走投無路了。蕭關雖然痞氣,可他很努力的生活著、充實著自己的實力,我也該讓自己的人生進步一些了。”

    青兒若有所悟,突然掩嘴一笑。“小姐,你真的很在意蕭公子啊!”

    “我……我哪是在意他?我只是就事論事,根本是他少根筋嘛!”如果說畢芳一點也不在意蕭關從不注意她的美貌,那是騙人的,但也同樣是因為蕭關,才讓她愛慕虛榮的個(性xing)慢慢有所改變。

    青兒听出畢芳的不甘心,有些好笑的替蕭關說句好話,“不過今天小姐換上了布衣荊裙,雖然還是一樣貌美,但是那股子貴氣和以前比真的差很多,蕭公子應該會察覺吧?總不至于真的糊涂至此。”

    說是說的好听,但畢芳卻沒這麼樂觀。這時候敲門聲響起,蕭關的叫喚也傳來,主僕兩人互視了一眼,真是說曹(操cao)曹(操cao)到,眼下倒是個測試的好時機。

    青兒替蕭關開了門,他少爺大大方方的就塔進了姑娘家的閨房,一點兒顧忌都沒有,一踏進門,他只覺得里頭氣氛怪怪的,兩個姑娘家瞧著他的目光都帶著點不懷好意。

    眉毛又習慣(性xing)的挑了起來,蕭關心忖自己似乎來的不是時候,還是先閃為妙。

    沒來得及讓他掉頭離去,畢芳裊裊婷婷的走到他身前,讓他看個清楚,而後開口問道︰“蕭關,你覺得我今日有什麼不同嗎?”

    蕭關左看看、右看看,就差沒將畢芳整個人反過來看個清楚,不過恕他駑鈍,他還真是什麼都看不出來。

    “哇啊,小娘兒們,你這可是男人最難回答的問題之一,一定有什麼陷阱,我不回答。”他選了一個安全的說法。

    “我給你一點提示,關于外表的。”她轉了一圈,提示他。

    “我看看……沒什麼不同啊,你看來還是跟前幾天一樣……難道你要告訴我,你這幾天看來都一樣,是因為好幾天沒(洗xi)澡?”他挑起的眉頭終于落下,換成皺在一起。

    畢芳差點沒翻個白眼,青兒則是忍不住笑了出來。畢芳沒好氣的道︰“青兒,你看看我說的對不對,他根本不在乎那些啊!那我在乎什麼呢?”

    “是啊,小姐現在只要蕭公子的在乎嘛!”青兒(曖ai)昧地嘲笑著自家小姐。

    “青兒……你……”即使厚臉皮如畢芳,還是覺得有些窘,兩個姑娘家在閨房的玩笑話,青兒怎麼就這樣說出來?!

    蕭關從一進門,就覺得一頭霧水,此時不由得抗議道︰“喂喂,你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

    “蕭公子,青兒要替小姐向你抱不平呢!她今兒個把華美衣裳換下,變得樸素簡單,你卻一點也沒看出來?”青兒搖了搖頭,很不認同地道,“小姐好說歹說,也算是京城第一美女,卻從沒見你夸過她。”

    原來如此,蕭關這才注意到畢芳確實換了裝扮,有另一番味道。不過,他的個(性xing)可不會讓她太得意,便隨口回到︰“我說過,我喜歡的類型要腰粗腿壯……”

    “所以你不喜歡小姐嗎?”青兒一針見血的問。

    在畢芳的注視下,蕭關竟回答不出來,他喜不喜歡她這件事,答案早就了然于(胸xiong),要他為了否認而否認,著實矯情。

    “夸一句吧,蕭公子?”

    青兒看出他的心思,便敲起邊鼓,起碼也替自家小姐撈幾句好听話。

    “好吧。”蕭關痛下決心,突然正視著畢芳,“你很漂亮。”

    而後,便是持續了好一陣子的一片靜默。

    “就這樣?”畢芳難以置信的望著他,還以為他會說出什麼沉魚落雁、傾國傾城的贊美之詞,想不到就這麼簡單一句話便打發她?

    “就這樣。”蕭關慎重的點點頭。

    “你這臭男人!一句話就想混一輩子?”畢芳不禁惱了起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