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8

page 18



    誰知畢芳只是緩緩地搖頭,神(色)淒楚地道︰“我要是哭了,相府就崩了,我也會跟著崩。我得忍著,你知道嗎?青兒,我得忍著。”

    這番話說出畢芳身不由己的苦衷,如今相府的存亡系在她一個弱女子身上,又沒有任何人能依靠,她若崩了,那一切真的完了。

    青兒只能暗自悲傷,努力的不將傷心的情緒表現出來讓小姐知道,小姐已經夠傷心了,她不能再加重她的負擔。

    這時候,一個懶懶散散的聲音突然傳入畢芳主僕耳中--

    “要忍什麼啊?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別忍,難道相府連茅廁都被人搬走了嗎?”

    听到這聲音,主僕兩人驟然回頭,一見到倚在門框上,一身風塵卻滿臉促狹的蕭關時,畢芳(強qiang)忍已久的淚水終于落下。

    而青兒見到小姐的眼淚,頓時明白了小姐的心事,心中既感動又感嘆,連夏統領退婚小姐都沒哭,卻在一見到蕭關回來就哭得像淚人兒似的,什麼堅(強qiang)都沒了,這代表的意思是再清楚不過了。

    “小姐,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夏統領那樣的。”她悄聲在畢芳耳邊說著,接著緩緩的退出花廳,把獨處的空間留給他們。

    蕭關走進花廳,才靠近畢芳,她便哭著撲了上來,朝他的(胸xiong)膛直捶,“你跑到哪里去了?你跑到哪里去了?一出事就失蹤,幾天都不見人影,我以為你不要我了,要看我們相府自生自滅……”

    “天地良心啊!我這幾天忙得對快累昏了,飯也吃得有一頓沒一頓的,還不都是為了你畢家的事,你可別好心當驢肝肺。”蕭關輕輕抓住她的雙手,雖然她打人不痛,但也沒忘記他蕭家的家傳寶刀還在她身上。

    畢芳抬起頭望著他,晶瑩的淚眼帶著幾分困惑,襯著她的花容月貌看來既天真又誘人。蕭關心頭頓時狂跳起來,忍不住回避她的眼神。

    他娘的!這女人老愛用這招,讓他總是有種想將她吃掉的(欲ru)望,卻又得(強qiang)自忍耐,實在太傷身、太傷身了!

    待心跳稍加和緩,她也哭成了一張大花臉,看起來沒那麼“好吃”了,他才詳細解釋自己這幾天的行蹤。

    “畢丞相一入獄,我就知道相府一定要亂了。不過丞相一生清廉,府里下人就算要逃要走也搬不了什麼東西,更不會傷人,但府外的壞人就不同了,一旦讓他們欺進來,那可是很危險的。”

    “我前一陣子在京城里有建立一些小勢力,現在京城大概有八成的乞兒和一些賤民都听我號令,我便去找那些人暗中保護相府。我可是安排了三天三夜才算妥當,否則你以為就憑相府里這些剩下來的下人和小兵,能擋得了幾個人?”

    畢芳這才恍然大悟,她一直有些納悶怎麼宵小盜賊都沒來趁火打劫,原來被他給處理掉了,心中對他的一絲疑慮頓消,原本被他傷害了的信任也全恢復了。

    青兒說的沒錯,不是每個男人都像夏邦呈那樣的。

    蕭關自己倒了杯茶,一口飲盡,稍解了渴之後,才繼續往下說︰“我也透過流光……呃,透過自己的管道,去打听了一下丞相的事。”

    畢芳聞言,激動的抓住他的手,“爹怎樣了?”

    蕭關知她心急,安慰似的反握住她的柔荑,輕輕拍了拍,“皇上確實很生氣,但這幾天已經比較冷靜了,丞相平時為國為民,居功至偉,在這件事情上也只是被牽連,又不是首惡,更何況五毒教的事還是他密報皇上才揭發,所以很可能多關他幾天就會放出來了,只是……”

    “只是什麼?”畢芳緊張的整個人都往他貼了上去。

    一股香氣登時竄入蕭關鼻間,令他有些暈陶陶的。這小娘兒們平時端莊得很,哪個人都不太願意接近,想不到為了她爹,她都忘了和他保持距離,足見她確實有孝心。

    不過回想起來,他一向和她也沒有什麼距離就是了,在兩人比較熟稔之後,她對他似乎有某種程度的信任,常不設防的(露)出真(性xing)情。

    再想想小錢鼠的話,他突然又心髒狂跳,看著她的眼,他霎時明白自己放不下她的原因為何了。想不到他縱橫江湖那麼多年,最後竟栽在她身上,自己是什麼時候把心擱在人家姑娘身上的,他完全不知道。

    想著想著,蕭關的心都軟了起來,話音也放輕了,“如果你爹再也當不了官,被迫致仕,你會怎麼辦?”

    “只要能保住命就好,那官不當就不當了。”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她松了口氣,又撩了一下頭發。“反正爹不當丞相,也改變不了我是京城第一美女的事實。”

    再飲一杯茶的蕭關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她真是十分執著于美貌啊!這時候還能惦著這個也算是厲害了,但,這不也是她可愛的地方嗎?

    畢芳定定的望著他,突然嘆了口氣,“想不到,最後居然只有你陪在我身邊……”方才夏邦呈退婚時,她真的對男人萬念俱灰,沒想到他竟回來了。幸好他不是那種人,幸好不是。

    蕭關剛才回相府時,見到夏邦呈離去的身影,現在再一眼瞥到桌上錦盒里擺著一把名貴的玉如意,便了然于(胸xiong)地直言,“夏邦呈來退婚?”

    畢芳默然不語。她不知道蕭關是怎麼看出來的,只覺得在他面前丟了臉,心情一下子惡劣起來。

    想不到蕭關卻大笑,“退的好!恭喜畢小姐(脫tuo)離苦海。你想想,沒有真的嫁給這麼無情無義的家伙,大難來時各自飛,不值得大大恭喜一番嗎?”

    畢芳一愣,也忍不住跟著大笑,這家伙滿口謬論,卻荒謬得很實在。

    瞧她又哭又笑,(性xing)子直接單純,和她的美貌一點都不相稱,簡直可愛到極點,蕭關一直放在心里的情感再壓抑不住,不由得(脫tuo)口而出,“這樣好了,如果丞相真的致仕,我可以勉勉(強qiang)(強qiang)接受你,娶你當個小妾。反正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腰不夠粗、腿不夠壯,但至少還算個漂亮的擺設,帶出去也可以唬唬人。”不自覺的,他說出口的話就是這麼無賴。

    豈料畢芳笑得更開心了,這是她自父親入獄以來,第一次(露)出笑容。

    他本來就不會遺棄她,否則他三天前就可以走了,何必還費心的替她做這麼多安排?他這麼說只是故意消遣她,可她還是中計了,而且是心甘情願中這個計。

    兩人笑聲乍止,突然發現彼此的手還是默默的牽在一起,而且誰都沒有放開的打算,一種(曖ai)昧的氛圍頓時籠罩著整個室內。

    她應該推開他的不是嗎?可是她又好希望他能就這樣牽著自己的手,一輩子都別放……

    他應該放開她的,但他卻留戀著她柔軟的雙手及依賴著他的嬌態,怎麼也不想松手……

    突然一陣輕咳聲音響起,讓兩人如遭雷擊般立刻分開,青兒笑著由外頭走進來,手里還端著熱騰騰的食物。

    “蕭公子風塵僕僕,應該是餓了吧?青兒替你送膳食來了。”

    蕭關嘿嘿地笑著,掩飾方才的尷尬,“好青兒,我餓的都能吞下一個人了,你再不送食物來……”

    “你就要吞下我們小姐嗎?”青兒促狹接話道。

    “青兒!”畢芳不依地啐了一聲。

    蕭關裝聾作啞的開始狂吃青兒送來的膳食,畢芳這小娘兒們確實有自戀的本錢,他發現自己很愛看她這種嬌嗔的風情,趁著飯吃還算一道不錯的“菜”。

    在她們主僕調笑之間,他很快的吃完東西,嘴才剛擦(干gan)淨,畢芳卻突然將桌上的玉如意錦盒塞進他手里。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