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7

page 17



    話聲到此戛然而止,他與畢芳面面相覷,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難以置信。

    多了這塊五毒教的令牌……看來,情況越變越復雜了。

    第6章(1)

    一個晚上,畢芳的世界全變了。

    京城里抓到幾個五毒教徒,他們承認與太子(勾gou)結,想咒(殺sha)皇上,弒君自立。

    為此,皇上派內侍搜查太子寢宮,果然搜出咒(殺sha)皇帝的人偶,听說太子這麼做事怕聲勢正隆的二皇子歐陽澈搶去太子之位,才想先下手為(強qiang),咒(殺sha)父皇繼位。

    皇帝震怒,原想當場斬了太子,但在皇後苦苦哀求下,先將太子軟禁听候處決,其余太子一(干gan)黨羽全捉起來,其中官位最大的,便是丞相畢學文,他身為太子太傅卻教導無方,被盛怒的皇帝下了獄。

    消息傳回相府後,頓時人仰馬翻,涉入謀反算是(殺sha)頭大罪,下人們亂成一團,有的悄悄離府,有的捐款潛逃,幸而有些對相府忠心耿耿的下人及士兵死守在府里,才不致讓外頭想趁機混進相府的混混有可乘之機。

    大家都知道,畢丞相妻子早逝,如今他下了獄,相府的主人就只剩一個柔弱的畢小姐,現在正是趁亂敲些好處的好時機。

    畢芳完全六神無主,雖然父親已經給了她心里準備,她還是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一切轉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蕭關卻不見蹤影。

    她能理解他這時為什麼會走,畢竟靠山倒了,他當然要一走了之,免得被拖累。而此刻她內心的沖擊及失望則讓她知道,原來她早就那麼相信他,那麼依賴他,所以當他一離開,她根本無法接受,不知道這麼混亂的時候,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

    甚至……她更覺得自己的感情像被掏空了一樣,無所依歸,這麼緊急無助的時候,她的心中竟然只有蕭關的影子,什麼夏邦呈甚至是其他的男人,她一個也想不起來。

    青兒見不得小姐這麼難過,也在心里咒罵蕭關,不過光傷心也不是辦法,她便建議小姐去找那些仰慕她的青年才俊們,他們大多都是高官顯貴之子,說不定能給她一些幫忙,或者請他們的父執輩在朝廷替丞相說說話。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由于夏邦呈因為本案入了宮暫時找不到人,三天內,畢芳分別前往尤聰明、嚴善仁、趙天成及劉秉等人府上拜訪,但對方不是人不在,就是鬧肚子疼無法見客,還有的更是直接翻臉不認人,好不容易等到劉秉的父親內閣大學士願意接見她,卻是勸她放棄求援,告訴她情勢對畢丞相有多不利,他們劉家不會這趟渾水。

    畢芳失落又難過的回到相府,如今的她已是一籌莫展,突然,青兒一臉喜(色)的急急忙忙跑來--

    “小姐,夏統領來了!”

    “夏邦呈來了?”畢芳驚喜地站起來,這幾天她找不到他,正想準備再去找他,他就自己來見她了,不知是不是能幫上她的忙,替她拿主意?

    她急匆匆地往花廳行去,從來沒這麼期待見到夏邦呈。

    然而才踏進花廳,便見到夏邦呈一臉凝重,目光之中還有種說不清的愧疚。

    畢芳的心沉了一半,她平復情緒後緩緩步進門,察覺夏邦呈似乎有些抗拒她的接近,神(色)復雜。

    “夏統領此番前來,是否為了家父的事?”

    直至畢芳行至他面前,夏邦呈才像大夢初醒般,有些遲疑地道︰“其實我這次來……是奉家父之命……畢丞相是一個忠君愛國的好官,這次被太子之事牽連,情況比想像中嚴重,若非群臣勸住,說不定畢丞相已被皇上當場斬斃,所以……所以……”

    听到“當場斬斃”四字,畢芳頓覺眼前一黑,身子不由得晃了晃,再听他沉重的語氣,讓她心下一沉,她知道他話中的未竟之意,因此穩住心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說︰“夏統領有話直說吧。”

    “芳兒……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夏邦呈定定的望著她,而後長嘆了口氣,“我今天來,主要是來退婚的。”

    畢芳心中一緊,連連退了三大步,以她高傲的自尊,如何能接受這樣的結果?這事若傳了出去,她京城第一美女的臉要往哪里擺?

    另外,最重要、也最令她心驚的是,她發現自己被退婚,第一個沖擊她內心感覺竟然不是感情上的難過,而只是一種單純被背叛的憤怒。

    原來她根本不愛夏邦呈,父親的事件,讓她一時之間領悟許多事,從一開始對夏邦呈那種最純粹的心動痕跡,就沒在她心上出現過,而夏邦呈也沒愛過她,否則他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她。兩人的婚約只是父執輩的利益考量,當初蕭關只是稍微觀察他們的互動,竟然就一針見血的說出了這番事實。

    這幾日蕭關的失蹤,給她的打擊甚至比今日退婚還要來得更大、更深,也在證明了誰在她心中佔的份量多。

    夏邦呈見畢芳大受打擊,心里也很是難受,不由得愧疚地道︰“芳兒,我很抱歉,但這是我父親的意思,我無法違背他。”

    “是你不能違背,還是不想違背?因為我父親的事,若你繼續和我有婚約,恐怕會影響你的前程?或者是因為我父親倒了,在朝廷里對你夏家沒有幫助了,所以你們要快刀斬亂麻的斬斷我們之間的(關guan)系?”畢芳冷冷一笑。

    她說的,全是蕭關曾和她說過的話,如今卻成為她反擊夏邦呈無情的武器,著實可笑又可悲。

    夏邦呈滿臉慚愧,足見她確實說中了,不過他仍是要替自己平反一些指控,“芳兒,我當初真的是喜歡你,跟你退婚我也相當不舍。”

    “是不是因為我是京城第一美女,有此未婚妻讓你很有面子?但現在,和我的婚約只會讓你成為他人的笑柄,你就算不舍我的美(色),也得忍痛放手。”見到夏邦呈的表情,畢芳便知道自己又說對了。蕭關對于人(性xing)的觀察與判斷真是奇準,奇準到令人心酸。

    她說的一點也沒錯,夏邦呈雖然羞愧于自己的自私,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只能怪她的命不好,兩人沒有緣分。

    “芳兒,我不想多做解釋,是我負你在先,我無話可說,只是……”接下來他要說的,便是此行最艱難的部分。“只是家父要我向你討回……當初訂婚的信物……”

    畢芳沒有多說什麼,命候在花廳外的青兒拿來一個錦盒,在與夏邦呈換回了信物後,她只淡淡地道︰“青兒,送客。”

    夏邦呈為難地道︰“芳兒,雖然我們退了婚,不過若有些小事,不牽涉到令尊的案子,我還是可以為你……”

    “夏統領,我們已經沒有(關guan)系了。”畢芳面無表情的望向他,那凜凜的目光令夏邦呈心中一跳。

    一直以來,她在他的心中就是徒有外表,帶出去很有面子,其他部分或許是膚淺,或許是無知,他也不想要求她了,只要她身份是丞相之女,他不在乎外貌以外的部分。

    然而如今的她,在遭逢一番變故後,眼神變得堅定,氣勢變得凌人,嬌弱中又有幾分剛毅的氣息……夏邦呈不禁有些遺憾,這樣的她,不管是不是丞相之女,都會是他想追求的對象啊!

    帶著後悔的掙扎與矛盾,夏邦呈被青兒請出了相府大門。

    直到青兒匆匆的回到了花廳,看到的確實畢芳愣愣的瞪著夏邦呈退回的訂婚信物,口中喃喃自語道︰“這便是男人啊……”

    畢芳在花廳里呆坐了一個下午,青兒心中暗自焦慮,卻是無計可施,最後終于忍不住道︰“小姐,別忍,你若傷心就哭出來吧!”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