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5

page 15



    蕭關眯起眼看了看。好吧,對方看起來是高手,而且追蹤的技巧一流,現在站的位置擺明了就是不讓人走,而他這身武藝雖然還算拿得出來見人,但一個打五個太不劃算,且那把救命用的短刀也給了畢芳,他連嚇唬對方都沒有道具了。

    聳起肩擺擺手,蕭關無奈地道︰“諸位大俠,不知各位追著小弟有何貴(干gan)?小弟兩袖清風,銀子一毛也沒有。”

    “我們要你的人。”一名藍衣人深深的望著他,眼底閃過一絲驚訝,卻冷靜的掩飾住。

    誰知蕭關突然抓緊自己的衣領,面(露)驚恐直往後退,“不、不會吧?諸位大俠有這種癖好?雖然小弟英俊瀟灑貌若潘安,但並沒有那種嗜好。難怪、難怪你們都用那種奇怪的眼光看我……”

    幾名藍衣人面面相覷,像是沒料到他竟有這種反應。方才說話的那個藍衣人皺著眉,出面想解釋,“我們不是……”

    他話還沒說完,就見蕭關向他們撒了一把白(色)粉末,幾個藍衣人都受過嚴格訓練,當下急忙閉氣合眼,怕中了對方的毒粉,蕭關便趁著這個空檔,由藍衣人之間閃身而出,一手搭上旁邊民宅的牆頭,敏捷地翻過身去。

    落地站定後,他正準備溜之大吉,眼前的畫面就令他傻眼--牆的這一頭早已站著幾個藍衣人正等著他。

    蕭關真是服了,這簡直是天羅地網,他只得無奈地道︰“算了、算了,看來我是逃不掉了,你們要我做什麼?”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直到方才被他用面粉蒙了眼的幾個藍衣人也翻牆過來後,那個唯一說話的藍衣人才道︰“我們的主子想請你走一趟,不會傷害你的(性xing)命。”

    暗自翻了個白眼,蕭關暗忖現在形勢比人(強qiang),會不會傷害(性xing)命不都是他們在說?一點保障都沒有!不過對方既然擺出這麼大陣仗,卻到現在還沒動他一根寒毛,想必他的安全確實暫時無虞。

    “走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藍衣人也沒有為難他,立刻十分低調隱諱的又帶他繞了幾個胡同,抵達的目的地是一間非常普通的民宅。

    唯一開口的藍衣人在門板上有節奏的敲了幾下後,屋里的人立即開門讓他們進屋。蕭關隨著藍衣人進入大廳之後,只听到室內先傳出說話聲,里頭的人才慢慢的走出來。

    “蕭關,用這種方式請你來,讓你受驚了。”

    走出室內的有兩個人,前一位是個中年男子,也就是開口和蕭關說話的那個人,對方留著外族的發辮和頭飾,一臉精明(干gan)練的樣子,他後頭跟著一位錦衣公子,長得清俊斯文,一身貴氣。

    不過就兩個人,也沒什麼特別的,但蕭關見著了卻是驚訝得目瞪口呆--

    “我的老天!你跟我長得好像,我老爹該不會在外頭和人偷生孩子吧?!”他有些張口結舌的指著後頭那個錦衣公子。

    錦衣公子似乎也相當意外,可是他都還沒開口,那個中年男子便先說話,“方才听流光說,蕭公子長得與……與我們公子十分相似,原本我還不太相信世上竟有這般巧合,但如今一見,即使有了心理準備,還是嚇了一跳。”

    對方都說是巧合了,蕭關也不會在被“綁架”的時候還去和人攀親戚,便當一切是巧合。他略過這件事不提,沒好氣地對著中年男子道︰“你叫他公子,所以他是老大嘍?”他轉向錦衣公子,“你大費周章請我來此,有何要事?”

    錦衣公子面有難(色)的看向中年男子,後者也不嘍嗦,馬上接下他“老大”的話頭,開門見山地對蕭關道︰“是關于五毒教的事。畢丞相向皇上密談五毒教徒與皇宮中人(勾gou)結,在宮里引起很大的風波,所有的不利證據都指向一人,但我們認為這件事內情不單純。听說你就是听到五毒教徒密商的第一人,可否請你清楚的將那天他們的對話告訴我們?”

    蕭關沒有馬上回答,他仔細看著錦衣公子,慢慢的玩味對方的話。此人知道宮里秘辛,連畢丞相向皇上密諫之事都知道,代表他在宮中官位不低、勢力不小,即使所有不利證據都指向太子,此人卻在還不完全明白內情之前,選擇了不相信這個結果,由此可見,此人若非太子一幫,那就是--

    “你老大,是太子歐陽浯?”蕭關對著中年男子道,他發現錦衣公子似乎頗為內向,說話全要由這個中年男子代表。

    他對自己的推測有八成的自信,因為如果不是太子這個最大嫌疑人,根本不需要藏頭藏尾的將他抓到民宅密會。

    原以為又是中年男子要回他的話,想不到錦衣公子竟(露)出一個苦笑,突然開口,“沒錯,我確實是歐陽浯,所以你該知道我們找你的原因了。我根本不認識什麼五毒教徒,更遑論(勾gou)結,可是……可是所有的人都在逼我,因此、因此我必須弄清楚問題出在哪里,是畢太傅的證言有誤,抑或是畢太傅沒錯,而是調查的人出了問題……我要知道……”

    幾句話講得顛顛倒倒、冷靜全失,中年男子回頭看了他一眼,歐陽浯竟然就閉嘴了。這一幕令蕭關看得有些驚訝,這個中年男子究竟是誰,權力難道比太子還要大?

    “你是誰?”他忍不住發問。

    中年男子淡淡地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誰,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

    蕭關(干gan)脆地一聳肩,雙手一攤,“我不和無名氏說話。”

    歐陽浯突然拉了中年男子的衣袖,一臉懇求,中年男子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道︰“敝人苻望,來自狼族。”

    狼族……蕭關突然想到皇宮中似乎有這麼一個人,在朝廷與狼族議和後,由狼族派來一人至中原協助太子了解邊疆情況,原來那人就是他。

    “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先了解,你如何知道是我去偷听五毒教徒密會談話?”知道對方是狼族人,蕭關有些提防。

    “悅紅樓的鴇母。”苻望沒有隱瞞。“畢丞相向皇上言明五毒教的密談由悅紅樓而來,鴇母說那幾天的客人只有一個生面孔,並拿來當時你付帳的銀票。‘通遠錢莊’的銀票大多是官家在用,京城里這麼多官家,我猜應是相府的人所使用,否則一般人並不容易見到畢丞相,進而向他密報。畢丞相不可能上青樓,這陣子你在相府進進出出,是唯一的外人,所以提供偷听線報的人必定是你無誤。”

    這人不簡單!由一張銀票查出一個人。蕭關對苻望不由得另眼相看,這人不是那麼好誆的。

    被人抓個正著,他翻了個白眼,無奈的肩一垮,攤手道︰“好吧、好吧,你們想知道什麼我全告訴你們,反正我也不覺得事情是太子(干gan)的。”

    苻望斂了臉(色),“願聞其詳。”

    第5章(2)

    這一次,蕭關從小乞兒偷到五毒教徒的令牌被他捉到開始講到,再說到自己潛入悅紅樓,形容得無比生動。當然,他講的大部分都是實話,因為依苻望的精明肯定能分辨真假,他只是隱去了畢芳有參與的部分。

    總之,他就是直覺的不想讓畢芳涉入太多,她太單純,也太自信,別與此事扯上(關guan)系最好,免得害了她自己。

    “……畢丞相收留我這個孤兒,我應該報答他,所以才會去偷听。”蕭關簡單地解釋他的動機,而後正(色)的對頭歐陽浯道︰“由五毒教徒的對話听來,你根本不可能是凶手,是被害人還差不多。而你不是叫畢丞相‘太傅’嗎?你若有事,他也會有事,問題不太可能是出在他身上。”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