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4

page 14



    夏邦呈聰明的不再說下去,畢竟事情還沒確定,有些話不要說死比較好,何況他爹和他敘述的情況,也不一定會成真。

    “畢小姐,在下言盡于此,公務繁忙,我只是抽空來,就先告辭了。”

    “青兒,幫我送一下夏統領。”畢芳撐著最後的笑容,一點也不想在夏邦呈面前失態。以往夏邦呈來訪,她一定會送客到大門口,也給外頭的人看看她與夏邦呈感情好,如今……她實在沒那心情。

    待人走了,簫關才大搖大擺的走進花廳,畢芳一看是他,方才在夏邦呈面前裝出來的端莊與氣勢也一下子全泄了,有些失意地在椅子上坐下。

    “你是怎麼與夏邦呈認識的?”簫關突然問,他方才在外面樹上,什麼話都听得一清二楚。

    “其實我們相府與夏府原本只是泛泛之交,或許是我的美名傳遍京城,令各家公子趨之若鶩,爹也不知為什麼早早就替我訂一門親事,好像跟什麼算命大仙有關,他便在上門求親的公子哥兒中挑了夏邦呈。”她偏著頭想道。

    “你爹也沒錯,我這一陣子在京城里奔走,耳目眼線也算布了不少,這夏邦呈倒是沒什麼惡名。”簫關雖不喜夏邦呈,倒也沒有抹黑他。“不過,你覺得他真的喜歡你嗎?”

    “廢話,他不喜歡我,為什麼要來求親?”她只差沒翻白眼送他。

    簫關好氣又好笑地瞄了她一眼,這小娘們剛才裝得氣質高雅,未婚夫一走就變了個人,在他面前一點形象都沒有,仿佛不在乎自己孔雀不開屏會成了雛雞。

    “你不是說自己才貌兼具?能夠得到京城第一美女的青睞,保證夏邦呈的聲望一下子就會拉到最高,成為男人又嫉又羨的對象。至于皇宮里嘛,自然也會好奇究竟是怎樣的青年才俊竟能打動丞相和京城第一美女,你說這夏邦呈還不出頭嗎?他微微地酸了她一句。

    畢芳不語,只撥了一下頭發,調了一下花簪的位置,說她美她倒不否認。

    簫關差點笑出來,不過現在不是玩笑的時候,他接下來要說的,是非常現實的事,“我記得他父親是兵部侍郎吧?如今兵部尚書年歲已高,搞不好過兩年就會回老家賣鴨蛋,那麼這個尚書的位置若有當朝丞相大人的推薦,還不手到擒來?“

    “你在暗示什麼?”畢芳皺起眉,她從沒想過這種事。

    “我沒暗示什麼,只是夏邦呈剛剛話里最後的暗示……我只能說,若是真心愛你,就不會大難來時各自飛了,是吧?”蕭關點到為止。雖然他有些看不過夏邦呈的行為,卻也不會在這時候就判對方死刑。

    “若是真心愛我,該是怎麼樣?”畢芳好奇地想听听他的高見。

    “自然是不離不棄。”蕭關說得斬釘截鐵。

    畢芳心里突然有些怪怪的情緒,能讓他不離不棄的女子會是什麼樣子?會比她美嗎?會比她更有才華嗎?或者背景更雄厚?

    蕭關瞧她臉(色)不豫,只當她在擔心畢學文,為了沖刷她擔憂的情緒,他以嘻皮笑臉的態度來淡化這件事,“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太早,咱們就等著看夏邦呈的表現吧。”

    等事情發展到最糟的地步,一切答案就會揭曉。

    第5章(1)

    清晨,整個相府只有負責采買及廚飲的人清醒,其他人從小姐到門房,都還沉沉地(睡Shui)著,蕭關卻是早就躍出了府牆,在胡同里左彎右拐,最後來到郊區一座破落的土地公廟旁,而里頭早就等在那里的是小錢鼠。

    “老大,有眉目了、有眉目了。”還沒等人站定,小錢鼠便一副邀功的樣子趨向蕭關,“老大教我們的那一套很有用,用來跟蹤人從沒有被發現。”

    “別拍馬屁了,講重點。”蕭關沒好氣地敲他一記栗爆。

    這陣子,蕭關透過小錢鼠集結了許多京城的小乞丐,他將自己在桃渚生存所學會的坑蒙拐騙、偷听、跟蹤的技巧全教給了他們,甚至還教他們識了不少字,以便在京城里混能更加如魚得水,如此便形成了一片密布的羅網,也讓他辦起事來方便許多。

    小錢鼠雖挨了打,但還是笑嘻嘻的,他們小乞兒幫由開始的十幾人,到蕭關的組織與號召變成了上百人,他這沒沒無聞的小錢鼠也嚴然成了個小統領,如此怎麼能不對蕭關心悅誠服?

    “老大,你叫我們暗中盯著那幾個五毒教的人,北邊的弟兄們發現他們最近偷偷的進了皇宮,而且進去的人就沒再出來過。”小錢鼠如實地慎重說著。

    “進皇宮?為什麼要進皇宮?”蕭關揚起眉,這個小動作只要在他思考時,總是會不經意的做出來。“不管宮里和他們串通的人是誰,這時候朝廷調查起來,風頭正緊,五毒教怎麼樣也應該撤出京城保存實力,而不是反倒潛入皇宮里……看來,過一陣子皇宮里有個翻天覆地的好戲要演了。”

    這只是簡單的推論,小錢鼠卻佩服得五體投地,“老大,你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得想個法子探听一下皇宮里的消息才行。”蕭關在廟里踱來踱去,苦思著混入皇宮的法子,因為他的勢力主要還是在宮牆之外,總不能叫小錢鼠真在宮牆打個洞鑽進去吧?

    想不到小錢鼠這時異想天開地道︰“老大,那個畢小姐的父親不是丞相嗎?你和她感情那麼好,讓她去打探一下不就得了?”

    “我什麼時候和她感情好了?”蕭關臉一歪。

    “不是嗎?我看老大你明明很喜歡她的啊,每次听你談起她,你的眼楮都會發亮呢!”小錢鼠娓娓道來他的觀察心得。

    “是這樣嗎?”蕭關心中一跳,他會喜歡那個自戀過頭的小娘兒們?她也不過長得比別人漂亮一點、反應比別人好玩一點,所以引起他的興趣罷了,怎麼原來在別人眼中,他居然是喜歡她的?

    “你可別胡說,那個小娘兒們早就許給夏邦呈了,我可無福消受。”他不否認說這句話時,心中一直有股氣堵著,感覺悶悶怪怪的。

    “老大,這件事只要稍微消息靈通的人都知道,當今皇上好女(色),畢小姐的美(色)又是名聞京城,畢丞相只是不希望自己女兒入宮,去嫁一個老頭子守活寡,才早早就將她許了人。”小錢鼠像是在說什麼秘密般,笑得賊兮兮的。

    蕭關聞言,左手手背往右手手心用力一擊,像是領悟過來什麼一樣,“原來如此!我就在想那小娘兒們和夏邦呈根本貌合神離,到底是怎麼湊上的……”

    “老大,要不要將她搶過來?”小錢鼠興致勃勃,摩拳擦掌,“畢小姐我雖沒見過幾交,不過看起來對老大也是頗有情意……”

    “真的?”她對他有情意?蕭關听得心癢癢,心忖連那驕傲的小娘兒們都逃不過他英俊瀟灑的魅力了。

    “真的!”小錢鼠點頭如搗蒜,“要是能讓畢小姐拜倒在老大你的……呃,綁腿褲下,不等于打了夏邦呈一巴掌嗎?也替我們這些以前常被京軍欺負的手下出口氣。”

    “去你的,說來說去還是為了自己。”蕭關再賞他一記栗爆。“別再提這件事了,老大追女人也是你能管的嗎?”

    “是是是……”小錢鼠捂著頭,不敢喊痛。

    不過對于畢芳這檔子事,蕭關心里是怎麼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才踏出土地公廟,蕭關立刻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了,于是他吹著口哨,又在胡同里繞來繞去,甚至翻牆直接穿過別人家的院落,再從另一面翻牆出來。以為自己擺(脫tuo)了跟蹤,沒想到一個轉彎,幾名藍衣人竟現身擋在他前頭。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