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3

page 13



    第4章(2)

    其他人聞言,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嚴善仁是這群公子哥兒里面最駑鈍的一個,聞言不禁奇道︰“不管和誰有關,事情查出來就是畢丞相立了大功,那對畢芳姑娘來說應該是好事啊,她擔心個什麼勁?”

    這回不待尤聰明解釋,劉秉便先回道︰“因為畢丞相身兼太子太傅,如果太子德行有失,那麼太傅絕對(脫tuo)不了責任。”

    尤聰明微惱地瞪了劉秉一眼,誰要他來多嘴?明明是他提供的線報,但光芒又被劉秉給搶走了!

    听到這里,畢芳臉(色)都白了,顧不得其他人的反應,她一個轉身命令一下,“回府!”什麼儀態都不管地快步回到轎子上。

    直至她的轎子抬遠了,其他三名公子才惡狠狠地盯著尤聰明,異口同聲地罵他笨蛋。

    “你這笨蛋!好不容易等到她來,把她嚇走(干gan)嘛?明明我可以說服她喝杯酒的,說不定她喝得醉醺醺,我們也能討點好處。”

    “笨蛋、笨蛋!若是說我替她畫幅畫,她呆坐在那里等到(睡Shui)著,我們難道有比這個更能一親芳澤的好機會?”

    “就是嘛!真是笨笨笨!我彈琴,你們難道不會和她擊掌合拍嗎?”

    三個人罵得口水亂噴,什麼公子儀態都沒有了。

    一身狗血淋頭的尤聰明訕訕地道︰“你們才是笨蛋吧,沒看到她有帶侍衛嗎?我們要真敢踫她一下,咱們下次的詩會大概要在大牢里開了……”

    沒有太多耽擱,畢芳很快地回到相府里,一下轎便先向門房打听簫關是否回府,得到肯定的答案,便直往簫關住的院落快步走去。

    然而才進院落,便看到他門開著,根本沒有關,里頭也空無一人。

    事出緊急,又是在自家府里,加上簫關住的地方人煙罕至,所以畢芳便不顧忌的大聲叫喚起來。

    “簫關?簫關?你在哪里?”她左顧右盼,卻仍找不到人,突然靈光一閃,走到一株老樹下抬頭一看,他簫老兄果然(睡Shui)在上頭,腳還翹得老高,厲害的是這樣居然還不會掉下來。

    畢芳心中一氣,雙手抵住樹(干gan)用力搖了搖,只是老樹卻紋風不動,上頭的老兄也(睡Shui)得香甜。此時她眼角瞄到不遠處擺著一把砍柴的斧頭,氣呼呼的走過去,拿起斧頭再走回老樹下,用盡吃(奶Nai)的力氣,舉起斧頭就要往樹(干gan)砍下去。

    “啊--啊!”

    她一斧才剛要砍下,突然被人由後抓住了斧頭,接著便听到簫關懶洋洋的聲音道︰“哇!你想宰了我嗎?這麼一斧砍下去,我若從樹上掉下來,還有命活?”

    畢芳沒好氣地放開斧頭,“不這樣你會下來嗎?叫了你好久都不回應!”他明明知道她只是嚇唬他,依她的力氣這一斧砍下去,說不定樹皮都不會掉一塊。

    “畢大小姐,我最近為了自己在京城里光榮的未來,忙得眼都沒闔過,並不是不回應你,實在是太累了呀。”說話之間,簫關還打了個呵欠。“不知小姐找我,有何貴(干gan)啊?”

    畢芳只當沒看到他這不雅觀的動作,否則和這混人糾纏不完的。她單刀直入地說明來意,“你知道宮里的消息嗎?”

    “你說的是什麼消息?是皇上夜壺什麼時候倒的消息,還是哪個妃子又偷了哪個侍衛?”簫關啼笑皆非,他今天要是太子,保證皇宮里什麼消息都不會放過。

    “我不是和你開玩笑,咱們密報爹的那件事,就是關于五毒教徒的,听說已經查出眉目了。”她跺了跺腳。

    “什麼眉目?”簫關習慣(性xing)地揚了揚眉,想听听看她能打听到什麼。

    可能自打嘴巴,只有畢芳這種天真的(性xing)子才會相信她父親是完全的清廉正直。

    忍不住深深看了他一眼,畢芳不由得想著,怎麼她想不到的事,這臭男人全都想得到,他的聰明真是越來越令她驚訝了。不過她不想承認自己不夠聰明,便大大方方地掠了劉秉的美,將他的話拿來自己用,“你說的有理,我也是這麼認為,若太子德行有失,那麼太傅絕對(脫tuo)不了責任。”

    簫關沒注意到她情緒轉變的軌跡古怪,自顧飛快地動著腦袋,分析道︰“如果我們說的沒錯,丞相大人也沒听錯,那麼就是之後調查的環節出了問題,而調查結果若真能顛倒是非,連皇上也瞞了過去,代表這中間有一股力量,大到可以左右朝廷人的耳目。”

    他認真地看著畢芳略顯蒼白的俏臉,慎重地接著說︰“再深入一點想,這股力量若能瞞天過海,代表他在宮里的勢力龐大、地位高,很有可能當初丞相大人在向上報告消息來源時,是我們兩個密報的事,早就傳入了那人的耳中。”

    “所以,”他突然直直地盯著她,讓她嚇了一跳。“近日我們出入時最好小心些,尤其是你。你一個女孩子,手無縛雞之力,再加上是京城第一美女,簫氏刀又還沒練好,最近還是別出門的好。”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畢芳即使被關怕了,卻還真沒辦法反駁他。

    這時候,青兒突然氣喘吁吁地由外頭奔了進來,出乎意料地道︰“小姐,夏統領來訪,他好像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畢芳心里興起一股不妙的感覺,本能地看向簫關,想不到他竟莫測高深地笑了起來,一邊的眉毛還揚得高高的。

    “看來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簫關看夏邦呈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一下子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畢芳只好領著青兒,親自來到花廳接待夏邦呈。

    夏邦呈應該知道丞相不在府里,卻特地稱有重要的事來訪,看來真是非常嚴重。畢芳心里隱隱有種感覺,他要說的事,與五毒教一案定(脫tuo)不了(關guan)系。

    她一進到花廳,夏邦呈便步上前來,她微微一福身,看起來仍是一貫的高雅絕美,和剛才面對簫關時的隨興判若兩人。

    “夏統領,不知前來找畢芳有什麼事?”

    “在下特地來訪,是想告訴小姐最近宮中的消息,是關于五毒教的……”

    夏邦呈話說到一半,便被畢芳打斷。

    “夏統領是指事涉太子一事嗎?我已經知道了。”畢芳沉靜地道,成功地掩飾對此事的震驚。不過其實也不需要太過掩飾,橫豎她剛才嚇的、該緊張的,在簫關那里已經先做了一遍了。

    “你已經知道了?”夏邦呈有些意外她消息之靈通,不過轉念一想,她是丞相之女,雖然訂了親卻仍追求者眾多。其中有幾個高官之子向她透(露)些什麼也不是不可能。“好吧,既然如此,你也該知道若此事為真,丞相恐怕難逃一劫,因為我們兩家的(關guan)系親密,兵部最近已經稍微提醒了我,我才特地前來告訴你。”

    “謝謝夏統領。”畢芳越听心越沉,似乎每個人都覺得她這次死定了。

    “丞相若出了事,你便成了府里主事的人,也該有些準備。”夏邦呈突然道。

    “畢芳一介弱女子,政事也摻和不上,能準備什麼?”她有些無奈。

    “心理準備。”夏邦呈看著她秀美的容顏,眉宇之間有了些遲疑,但也只是一瞬,便馬上恢復成冷靜的京軍統領,“其實今日是我爹叫我來的,我也希望太子這件事是誤會,否則恐怕不會到此為止。你爹貴為丞相,卻被太子給拖累,不管有沒有入獄,這官應該都丟定了,你我的(關guan)系尚未穩定,只怕……”

    畢芳臉(色)微變,他這是什麼意思?從沒想過自己與夏邦呈(關guan)系會生變的她,突然有種被嫌棄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令她難受。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