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2

page 12



    畢學文沉吟不語,神情凝重的盯著手里的令牌,听到女兒提到‘黃公子’時,他突然欲言又止地回頭望向簫關,害原本‘肢體語言’豐富的簫關趕緊立直了身子,差點沒扭到脖子。

    直到女兒說完話,畢學文也重復了看令牌又看簫關這個動作很多次,或許連他自己也沒察覺。

    “丞相大人,你一直盯著晚輩是有什麼事嗎?”簫關外表憨愣,心里卻不禁想到該不會是丞相看上他英俊瀟灑,想把女兒轉而許配給他吧?思及此,簫關突然搖著手道;“丞丞丞相大人……晚輩,晚輩和畢小姐只是一起去探听消息,兩人絕對沒有什麼私人情愫……”

    此話一出,他心里不知為什麼有種心虛的感覺,而听到此話的畢芳,內心也不由自主的一揪,卻刻意忽視這樣的情緒。

    孰料,畢學文聞言竟是一笑,“簫關,你盡管放心,你和畢芳是不可能的。”

    簫關差點就(脫tuo)口而出問“為什麼”,但他硬生生忍住了。畢學文說的沒錯,他這個小子只是個窮酸的外來客,憑什麼沾染人家金枝玉葉的女兒?

    畢芳也給了一個讓自己心里好過一些的答案,“爹說的是當然,女兒已經和夏統領訂了親嘛。何況,簫關也說過他喜歡的類型,是下盤(強qiang)壯、手掌粗大,能幫忙拖網(殺sha)魚的女子,想必也看不上女兒。”

    這一回,畢學文的反應更出人意料了,他竟皺著眉搖起頭來,“也不行,簫關的對象,不能是鄉野村姑。”

    這下簫關忍不住問了,“為什麼?”丞相女兒太嬌貴,不行也就算了,連村姑也不行,難道他這輩子就只能當和尚?

    畢學文沒有回答,只是語重心長地道︰“你的對象不是你自己能決定的,理由你以後就會知道。”說到這里,他不再讓兩個晚輩有開口的機會,逕自道︰“這塊令牌我拿走了。今晚說的事我會去調查,你們兩個不許說出去,也不許再(插cha)手,知道嗎?”

    “可是那‘黃公子’--”還需要他們指認啊!畢芳怕父親忘了,連忙提醒,但她的話卻剛出口就被打斷。

    畢學文仍是一徑的厲害,口氣比平常多了一絲冰冷,“我說不許再管就不許再管,一切我會處理。”語畢他拂袖而去。

    畢芳滿心的不甘願,卻也只能妥協,然而簫關卻若有所思地望著丞相大人的背景,嗅出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因為畢芳與簫關提供的線索,五毒教一案似乎有了飛快的進展,畢學文竟好幾天不回相府,畢芳也乖乖的呆在府里沒有出門。

    奇怪的是,簫關這幾日竟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害畢芳想找個人來斗斗嘴都不成,只能整日待在相府和青兒打蚊子、撲蝴蝶,無聊至極。

    終于這天她忍不住了,不顧相府管事阻止,帶著青兒溜上街。不過這陣子她不敢再像過去那般張揚,走在大街上讓人瞻仰她的(艷yan)容,而是保守的乘了轎子,也多帶了一名侍衛,在街上逛逛。

    街上的景(色)看煩了,又嫌悶在轎子里不透風,最後畢芳還是要轎夫來到南湖畔。

    南湖一如既往的熱鬧,各家才俊又在這里的涼亭里開詩會,只不過少了畢芳這朵紅花,眾人看來有些提不起勁。

    這是畢芳一向最愛的情景,當她姍姍來遲,以最美(艷yan)絕倫的姿態來到詩會時,那些青年才俊都會為她的仙姿而贊嘆,用著欣賞的目光迎接她。然而今日當她一下轎,眾人反應一樣熱烈,她卻已覺得那些青年才俊看她的眼神都別有居心,讓她頓時有些反感。

    不過為了氣度,她還是弱弱婷婷地走進了涼亭,維持著得宜的微笑,後頭還跟著青兒與侍衛。

    “畢芳姑娘好久不見了。這幾日不見你,足讓小生失魂落魄好久,也讓我們幾個的聚會失(色)不少。”

    先說話的是尤聰明,他的笑容以前還讓畢芳覺得溫良恭儉讓。今天只讓她寒毛直立,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尤公子說笑了,畢芳哪里有那麼大的面子,能影響公子們的心情呢?”畢芳微微一斂容,技巧(性xing)的移動腳步,讓侍衛能稍微擋在他熾熱的目光。

    尤聰明見狀,只好尷尬的略斂笑容。

    嚴善人見到他吃癟這一幕,心中嘲笑,他們幾人雖然常聚在一起,但自命不凡的公子哥總會有競爭心理,見對手受挫,他心里免不了大喜,表面上仍是客氣道︰“聰明公子說的是,因為姑娘不在,我們幾個什麼詩興都沒了,只好琴酒書畫漫一通。”花聲至此,他突然拿起桌上的金酒壺與酒盞,看來金光閃閃、奢侈至極。“在下恰好帶來了御賜的貢酒,是由西域的水果釀成,十分珍貴稀有,很適合女子喝,不如在下倒上一盞,讓畢芳姑娘略微品評?”

    在他準備倒酒時,畢芳腦海里突然浮現他硬要將口里的酒哺進妓女嘴巴的畫面,一股惡心之感油然而生。

    “感謝嚴公子抬愛,不過畢芳最近沒出府是(身shen)體微恙,眼下恐怕不適合喝酒。”畢芳委婉的拒絕。

    嚴善仁也吃了癟,正是其他人表現的時候,趙天成連忙也湊上來獻殷勤,“畢芳姑娘(身shen)體不適,就坐著休息吧。在下不才,正在繪畫,不如替畢芳姑娘畫上一幅,也為這畫添點麗(色)?”

    听他說這些話,畢芳只覺得快要吐了,想到他在妓女身上作畫的情景,她連忙拒絕,“這怎麼好意思?還是不了,畢竟畢芳已許了人,若是由趙公子替畢芳作畫恐怕不妥。”

    連夏邦呈都搬出來了,這群有意想中途截胡一親芳澤的公子哥兒也只能作罷。不過其中有一個內閣大學士之子劉秉一向自詡高人一等,夏邦呈他自然不看在眼里,于是開口說道︰“要不然……”

    他才說了三個字,就被畢芳打斷,“呃,畢芳現在頭有點暈,不想听琴。”

    劉秉一愣,“畢芳姑娘怎知我要彈琴?”

    畢芳笑得勉(強qiang),難道她可以問他放在琴妓(屁pi)股上那只手,究竟洗了沒有嗎?“劉公子向來琴技傲人,略微想想也不難猜到。”

    劉秉點點頭,接受了她婉拒的答案,這下琴酒書畫都被拒絕了,還能做些什麼?難道要一群人對著南湖練習打水漂?

    此刻畢芳不由得想到簫關,和他在一起絕對不會無聊,雖然她常被他的話氣得火冒三丈,但至少他的胡言亂語真實無偽,因為他每次一激她、氣她,總是會讓她又察覺一些自己以前沒有注意到、反省到的事。

    反應最快的尤聰明看出畢芳心思似乎不在他們身上,便將話鋒一轉,用另一種方式討好她,也希望將她的注意力拉回來。

    “那咱們來聊聊天好了。”他先裝模作樣地皺起了眉,半賣關子地道︰“這陣子在下恐怕要替畢芳姑娘擔心了。”

    “擔心什麼?”不僅畢芳不解,其他人也跟著納悶。

    “姑娘不知道嗎?”尤聰明故作驚訝,最後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令尊大人最近不是在追查五毒教徒混進京城里之事?其實宮里已經查出了些端倪,只是尚未外傳而已。”

    “什麼端倪?”因為與父親有關,又是她提供的線索,所以畢芳特別關心。

    尤聰明得意揚揚的看著幾個表情陰晴不定的公子哥兒,他爹是吏部尚書,這一次討好佳人,他可是勝在消息靈通啊!

    “其實听說五毒教與皇室(勾gou)結一事,太子似乎涉嫌重大。”他低聲說道。

    畢芳听得眼都瞪大了。太子涉嫌重大?那不就代表著所謂的‘黃公子’有可能是太子?但這好像和她在悅紅樓听到的事有些出入啊……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