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1

page 11



    “好吧,其實我今天找你到此隱密之地,是想教你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蕭氏刀法。”他揮了揮手上的短刀,笑嘻嘻地道,看起來一點轟動武林的氣勢都沒有。

    “蕭氏刀法?”畢芳納悶。

    “沒錯,說到這蕭氏刀法,要施展起來可是驚天動地,而且非要用我手上這把蕭家的家傳寶刀不可。”蕭關熟練地耍弄著手上的短刀。“弄塊(肉rou)過來。”

    “(肉rou)?”畢芳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吊在窗旁的腌豬(肉rou),忍不住臉(色)一白。“你不會是我要拿那個吧?”

    “就是那個,拿過來。”

    “不要!那個東西紅通通、血淋淋的,煞是恐怖,我不敢拿……”畢芳頭搖得像博浪鼓般。

    “畢大小姐(肉rou)都敢吃,生(肉rou)卻不敢拿?簡直是嬌生慣養。”蕭關口里念著,自己走到窗邊拿下那塊腌豬(肉rou),放到桌面上。

    這只是很小的動作,畢芳心中卻有些動容,忍不住莞爾。這男人嘴巴上愛佔她便宜,又喜歡吃她小豆腐,但其實也有他別扭的體貼。

    “瞧清楚了,我要表演蕭氏刀法了。”

    確認她的視線是在自己身上後,蕭關挽起袖子,由皮鞘里抽出短刀,全黑的刀身在油燈的映照下發出寒氣森森的光芒。

    接著,就看他突然大展拳腳,一把刀在手里玩得花哨,身形一下躍起、一下伏低,抖手踢腳,刀光在手和腳之間穿梭,看得畢芳眼花繚亂,最後他大喝一聲,在桌旁擺了一個極為英武的姿勢,正以為他要施展絕招了,他卻只是簡單地拿著短刀在腌豬(肉rou)上劃了一刀。

    “這就是蕭氏刀法。”打完,收功,蕭關故作氣喘吁吁地道。

    “這……這就是蕭氏刀法?”畢芳嘴角有些抽搐。“我看你姿勢擺了半天,最後也不過是在豬(肉rou)上劃了一刀。”

    “你不明白,這一刀是我們蕭氏刀法終極奧義的精髓啊!”他笑嘻嘻地道︰“前面那些招式,是用來嚇唬敵人的,難度太高,你學不起來就罷了,但最後這一刀,你非得學起來不可,遇到危急的時候才能自保,所以……”他突然抓過她的手,將短刀放在她手上,“這個你貼身收好,如果又遇到像今天下午的情形,就抽冷子給他一刀!”

    畢芳愣愣地望著短刀,以及被他輕握住的手,心中百般滋味。他耍了那麼大一段,根本只是在教她拿刀用力一劃就對了,最後還真把家傳寶刀給了她,讓她自保。他雖然沒有明說,但她很明白他是在擔心她的安危。

    這男人真的很壞,卻又很好,叫她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蕭關牽著她,另一只手伸出來指著腌豬(肉rou),“你仔細瞧,我剛劃了一刀,但你看到刀痕了嗎?”

    畢芳聚精會神地一瞧,整塊豬(肉rou)相當完整,一點也不像被切了一刀,然而剛才她明明看到他用力地劃了下去啊……

    接觸了她疑惑的眼神後,蕭關才得意揚揚地道︰“告訴你,我蕭家家傳寶刀削鐵如泥,所以刀痕連看都看不出來……”他用手撥弄了一下豬(肉rou),它竟然就在畢芳驚訝的目光中分為兩塊。“若這是只活豬,寶刀造成的傷痕差不多明日就能自己愈合,到時豬死了都不知道為什麼,足見這刀鋒有多快多利,以後你就拿這短刀對付那些登徒子。”

    畢芳微微一笑,忍不住有些嬌嗔道︰“哪里來那麼多登徒子呢?”

    “你可別低估世道險惡,只有像我這麼風度翩翩、氣宇軒昂、一表人才、正直勇敢的人才是真正的好青年,其他你最好一律當作(色)胚看待,免得吃虧。”蕭關說得大言不慚。

    “看來,你也認為我確實生得傾國傾城、貌美如花,容易引起他人覬覦,所以才會連家傳寶刀都送給我了。”她不服氣地想將他給比下去。

    “唉,你不知道我的苦楚。”蕭關突然垮下臉來,開始裝可憐。“我若沒保護好你,說不定就會被丞相趕出府,屆時我就要流落街頭了。”

    “放心,若我能用你這把刀自保,也算你有功,我會替你向爹求情……”她媚眼滴溜溜地一轉,“……趕你出府時,多給你幾顆饅頭。”

    話雖然是這麼說的,她還是妥當地將短刀擦(干gan)淨收了起來。

    “你這小娘兒們,我可是救過你啊,想不到你竟恩將仇報,真狠……”

    因為她的嬌樣,兩人對話居然有些打情罵俏的味道了,還意猶未盡地在倉庫這種一點氣氛都沒有的地方繼續斗嘴。

    只是他們誰也沒發現這樣的(曖ai)昧,因為兩人之間的相處太自在、太隨意,就像自然而然應該(發fa)生的事一樣。

    第4章(1)

    畢學文終于回相府,雖然體諒父親政事疲憊,不過自己要轉達的事實實在太重要了,所以顧不得讓父親休息,畢芳和簫關兩個人一起來到畢學文的書房。

    畢學文原是心事重重地正飲著茶,乍听到女兒提起遇到五毒教的人,神情凝重地放下茶杯。

    “你們如何知道所遇之人便是五毒教徒?”

    畢芳拿出那塊銀牌,遞給父親。“這便是證據,對著光源看,銀牌上會顯現‘五毒’兩字。”

    “五毒教徒一向謹慎詭秘,你怎麼拿到這塊令牌的?”畢學文質疑。

    怎麼拿到?這過程實在太錯綜復雜了,而且有諸多不能啟齒之事,她求助的目光望向簫關。

    一向飛揚的灑(脫tuo),吊兒郎當的簫關,只要在丞相面前就是乖巧憨厚的模樣,他先是傻笑了一陣,才抓著頭回想道︰“應該是他們掉的吧?”

    “對對對,他們掉的,被我們撿了。”畢芳也附和。

    畢學文雖然半信半疑,卻也勉(強qiang)接受這個說法,畢竟在他心中,簫關是個老實人,應該不會扯謊,何況自個女兒手上這塊令牌是貨真價實的五毒教令牌,能探得賊人動向最重要,至于得手的過程,他也不再追問。

    “你們說的五毒教徒,最後到哪里去了。”

    “他們進了悅紅樓!”畢芳一時嘴快,供了出來。

    “她一個姑娘家,竟然跑到悅紅樓那塊地方?!”畢學文臉一沉,倒像是真要發火了。

    畢芳肩一縮,又看向簫關。

    簫關心里苦笑,這小娘們亂放炮,每回都要他來收尾。

    他佯裝呆頭呆腦地道︰“呃……是我去的,畢小姐只是在外面等。”

    “對,在外面等……呃,我在外面等……”畢芳忙不迭地點頭。等了之後呢?她的雙眼又往簫關那兒瞄去。

    好吧好吧。今天就好人做到底,替她收尾收個功德圓滿吧!簫關並不想這麼早在畢學文面前(露)出原形,所以只能將事讓畢芳說出,但因追蹤過程對于閨女來說不合宜,見畢芳快要掰不出理由了,他便替她說道︰“其實當我們發現五毒教徒的行蹤後,便一路尾隨,見他們進了悅紅樓,畢小姐不能進去,才會讓我進去探查。”

    “你又是怎麼听到他們說話的?”畢學文層層追問,一點線索也不放過。

    “因為……因為晚輩穿了相府幫我準備的新衣服,看起來很體面吧。又剛好晚輩走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所以青樓里的人以為我和他們是一道的,依我要求就幫我安排了在他們旁邊的房間,牆壁不厚,他們說的話我全都听到了。”

    這兩個孩子一個老實一個單純,說的話乍听之下也似乎沒什麼破綻,畢學文心知他們說的話可信,要給他的一定是極為重要的情報,便進入了主題。

    “他們說了什麼?”他沉聲問。

    簫關望向畢芳,一副將功勞讓給她的模樣,畢芳想在父親面前表現,便鉅細靡遺地敘述了他們所听到的一切,最後又補上一句,“……所以,五毒教應該是和宮里一位‘黃公子’(勾gou)結了,而且我們……呃,事後還遇到了一個人,那人對我……”此時,簫關在畢學文背後對她歪著臉直搖頭,讓她突然領悟到自己被輕薄一事說不得,硬是改口,“總之,簫關和我猜他就是‘黃公子’,我們也都看到了他的長相,要是再次見到他,我們一定能認出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