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10

page 10



    那他還在看什麼?畢芳一呆,仔細一想,不由得怒極的又擰了他一把,“你這無恥的(色)胚,偷看人家燕好,簡直不知禮義廉恥,哼!我可不陪你做這等下流的事!”

    說完,畢芳賭氣地推開門出去,那臭男人要看就讓他看個夠吧!

    氣呼呼的畢芳低頭悶聲直走,在這種地方,她連抬起頭來都覺得羞愧。然後才剛步出東跨院,一個轉彎,頭頂沒長眼楮的她就這麼硬生生的撞到了一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哥兒。

    猝不及防的畢芳驚叫一聲,又不知是誰在她手臂上一推,害她整個人往後坐在地上,用來隱藏一頭秀發的瓜皮小帽也掉在地上。

    畢芳狼狽地一抬頭,恰好與那華衣公子驚(艷yan)的目光對個正著。

    在悅紅樓里,身著男裝的倌人也不是沒有,通常都是接待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客人,所以華衣公子並沒有詫異于她的裝扮。

    “悅紅樓竟有此絕(色)佳人?男裝更顯姝麗啊!”華衣公子贊嘆,“你是哪房的?掛牌了嗎?叫什麼名字。”

    這種情形下,不管再怎麼自戀,都沒那心情去享受被贊美的虛榮,畢芳不發一語的瘋狂搖頭,站起身來就想走。

    華衣公子手一伸,一把折扇擋在她前頭。“看來是個清官啊,還會害羞呢!”他用眼神朝身邊一個三角眼的隨從示了意。“本公子今天決定不回去了,就要她來陪宿,你們去告訴鴇母,說我買了她。”

    這下畢芳不能再裝聾作啞了,急忙推開他道︰“我不是妓女!”

    “哈哈哈,在這悅紅樓里,女的除了鴇母之外,每個都是妓,你不過是沒踫過男人,別自命清高了。”華衣公子的眼中閃過一絲輕蔑。“能服侍我,是你的榮幸,說不定侍奉得我舒服了,你就可一飛沖天。”

    “不!我不是悅紅樓里的人!”畢芳連連反駁。

    “那可就奇了,在這種風月場所出沒,莫非你還是個良家婦女?哈哈哈……”華衣公子壓根就不相信,持著扇子的手一揮,“將她給我帶到房里,總之我今天要定她了!”

    三角眼領著其他隨從一擁而上,將畢芳架住就要拖回東跨院時,想不到一個悠哉悠哉的聲音此時由旁邊傳來,畢芳听到時,忍不住心下一松、腳一軟,(身shen)體只能軟癱在挾持她的人身上。

    得救了!

    “這位公子言重了,你抓的是我的小妾,確實是良家婦女。”蕭關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仍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除此之外,又多了幾分敗家子的流里流氣。

    華衣公子見著蕭關,表情突然變得驚訝,連他的手下們也全變了臉(色),這種驚訝已經超乎眼下該有的情況,令蕭關有些納悶。

    “怎麼?這麼怕我?既然如此,還不快放了我的小妾?”蕭關順水推舟地道。

    “你……有些眼熟。”華衣公子遲疑地道。

    “你還有些眼生呢!我可不認識你這種會抓人小妾的人。”蕭關沒好氣地道。

    又仔細觀察蕭關好一會兒,華衣公子仿佛放下心來,心忖此人流里流氣,氣勢卻是驚人,確實不像他誤以為的那個人。

    “你說她是你的小妾?”華衣公子又將注意力放到畢芳身上,即使對蕭關半信半疑,卻也讓三角眼暫時停止將人押進房的舉動。

    “是啊,公子你也看到了,我這小妾年輕不懂事,所以我就帶她來悅紅樓里見識見識,看看別的女人是怎麼服侍男人的。”蕭關一副(色)迷迷的樣子,拋了個(曖ai)昧的眼波給畢芳,“你說是不是?”

    他說得內容簡直太丟臉,表情也太無恥了,但落難中的畢芳沒得選擇,只能含恨的點點頭,在心里將他罵翻天。

    “如果我要你將她讓給我呢?”華衣公子仍是舍不得放手。“什麼價錢?你出個價。”

    “我這小妾是不賣的。”蕭關搖了搖食指。

    “若是我硬要買呢?”瞧對方那不正經的模樣,華衣公子慍火頓起,語氣也跟著(強qiang)硬起來。

    “這位公子你這麼說就不對了,這不是(強qiang)搶民女嗎?”蕭關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模樣,還真讓人拿他沒辦法。“瞧公子衣著顯貴,想必不是尋常人家,如果我去告官,大家臉上都不好看。方才是我的小妾沖撞了公子對吧?我請她向你賠個罪,大家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吧。”

    再一次,畢芳忍住怒氣,斂目向華衣公子生硬地道了個歉,但眼皮子底下想(殺sha)人的火焰,卻是讓蕭關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哼!我們走!”華衣公子似乎真怕事情鬧大,深深地望了畢芳一眼之後,便拂袖而去。

    解決了麻煩,蕭關嬉皮笑臉的轉過身來想邀功,雖說他方才大概讓這小娘兒們氣炸了,不過說到底他也救了她。

    想不到畢芳並沒有擺出一副要將他大卸八塊的氣勢,直視了他好一陣子之後,才語氣不解地問︰“他怎麼會那麼听你的話?”

    蕭關眉梢一揚,心忖她居然控制住脾氣了?跟他在一起久了,果然也有了一些長進。

    心中一樂,他好心地稍微提點了她,“你沒發現嗎?你撞到他時,是撞到他的背,這代表你們走的方向是一樣的,而之後起了沖突,他命人抓著你要走回的就是東跨院。”

    其實畢芳原本猜想著,蕭關約莫是偷偷跟在她後面,但不知道跟了多久,才會恰好救下她,但如今听他這麼一說,不就代表著他其實在她出了房門之後,就一直跟著?他根本就很擔心她的安危嘛!

    這麼一想,他似乎也沒有他自己表現出來的那麼壞,只是詭計多端了一點、(奸jian)詐狡猾了一些,再加上個(性xing)幼稚了一點罷了。

    所以畢芳氣頭過了,便不想再和他計較,反正他死皮賴臉愛佔便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過,她心里倒是對他有些另眼相看了。

    “你是說……他就是‘黃公子’?”她眼楮一亮。

    “就算不是,也可能有點(關guan)系,否則他不會那麼怕事情鬧大。反正我們已經記得他的樣子,他跑不掉了。”蕭關仍是笑嘻嘻的,今天這趟悅紅樓,也算是來對了,不僅查到了該查的事,還看了好幾場好戲呢!

    然而蕭關與畢芳沒想到的是,就算把對方的模樣記起來,也得有機會見到人才有辦法指認。

    蕭關與畢芳回到相府後,因畢學文今日在皇宮議事尚未回府,畢芳遂按捺下想向父親邀功的情緒。

    不過蕭關沒閑著,他拉著畢芳來到廚房後的倉庫,這里平時都會堆著一些平日相府廚房使用的蔬果魚(肉rou),外頭也會有長工在劈柴,或是送菜的奴僕與廚娘走來走去,然而因為眼下才剛用完晚膳,柴也堆得半天高,所以現在反而一個人都沒有。

    畢芳不明所以地進了倉庫後,只見蕭關突然一臉邪笑,慢吞吞地由懷里掏出那把他由畢芳手中拿回來的短刀。

    “嘿嘿嘿,這里四下無人,月黑風高……”

    “做什麼?有事快說,我還要到書房等爹呢!”畢芳沒好氣地望著他。

    蕭關裝腔作勢的邪笑著,饒富興味地揚起眉,“如今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手上還拿著凶器,你不怕嗎?”

    “有什麼好怕的?你想對我怎麼樣的話,今天機會還會少嗎?別忘了我們在悅紅樓的房間里也是孤男寡女,我還被你嘲笑了好一陣子。”仿佛听到什麼廢話,畢芳白了他一眼。

    美人秋波,著實撩動人心。蕭關心忖這小娘兒們老愛對他拋媚眼,幸好他雖然血氣方剛但夠正直,否則早餓虎撲羊,只是也不能這麼一直持續下去,這對于他往後人生的品行發展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