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9

page 9



    “才沒說兩句,你這小娘兒們的孔雀尾巴又(露)了出來,看來你不听到你是全天下第一美女的贊美是不會罷休的。不過老子今天扮成俗氣的土財主,可不是為了美女而來,為了令尊的鴻圖大業,就委屈你一下,扮個孌童吧。”

    “什麼?!”畢芳除了瞠目結舌之外,已不知道該做任何表情。

    若不是蕭關先給了畢芳心理準備,她肯定會直接發飆,搞砸這一樁事。

    蕭關在悅紅樓里繞了一大圈後,果然成功地看到小錢鼠所說的那名手指缺一截的灰衣漢子,還見到他進了東院一間隱秘(性xing)十足的房間。

    所以他帶著畢芳向鴇母要求開一間房間時,鴇母以為財神要散財了,極力推薦自家當紅姑娘作陪,想不到蕭關只是(曖ai)昧地一笑,用眼角睞了一下自己身旁的青衣小童。

    “嬤嬤,你知道的,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喜歡女(色)。”他隱諱又下流地暗示著。

    鴇母也是風塵界的一把交椅,哪里會不懂他的意思,京城里好男風之氣盛行,尤其是眼前這位公子哥兒帶的孌童,唇紅齒白,更是極品中的極品,她自然明白這位公子只是想找個地方和自家侍童胡混罷了。

    至于被兩人打量的畢芳則是漲紅了臉,多麼想一巴掌打死那個讓她淪落到這等尷尬境地的蕭關,不過為了父親,她忍!

    蕭關指了指東院,“我看那里不錯,人煙稀少,比較不會影響公子我辦大事……喔--”

    他的聲音突然拔高,原來是畢芳暗地里在他背後擰了一把。

    “公子怎麼了?”鴇母被他嚇了一跳。

    “不不不,我是太開心了,只要心情好,我就喜歡鬼吼鬼叫……啊--”蕭關痛得五官都抽搐了,但還要(強qiang)自擠出笑容。

    眼前這公子笑得著實猙獰,鴇母心忖他大概欲火焚身了,便自以為聰明地道︰“瞧公子爺您興奮的,直叫個不停呢!我馬上替您安排在東跨院開一間房。”

    鴇母連忙招來一名婢女,領著蕭關兩人來到東跨院的房間里,蕭關一路上為求逼真,和畢芳故作親熱,身上自然又中了好幾記“暗算”。

    直至進了房,門一關,畢芳又羞又氣地發火了,“你你你……怎麼可以隨便搭我的肩?還摟我的腰?”

    他吃她兩口豆腐,也付出不小代價啊!蕭關揉著後腰,齜牙咧嘴的忖思,嘴里卻仍不正經地道︰“姑娘,別忘了咱們假扮的角(色),當然要親熱些,我已經很收斂了,難道你要我(摸Mo)你的(胸xiong)、襲你的臀?”

    “你無恥!”想不到他竟如此大言不慚,她的臉都快燒起來了。

    “唉,這年頭說真話都沒人听了,做好事還要被懲罰……”蕭關猜自己的腰大概瘀青一片了。“反正你也沒(胸xiong)沒臀的,我只是說說,你那麼激動(干gan)嘛?”

    這下又大大惹惱了畢芳,她可是最自豪自己前凸後翹的身材呢!

    一下子忘了自己是在質問他的狼爪,情急之下,她挺了挺自己那纏得緊實的(胸xiong)部。“誰說我沒(胸xiong)沒臀?哼!”

    蕭關差點沒絕倒,“我的老天啊!你能不能清醒點?你現在是孌童怎麼會有(胸xiong)有臀?”

    畢芳一愣,想起自己為扮成書僮而纏(胸xiong)一事,反而被他說得無語,只得氣惱地別過頭去。

    蕭關見狀,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自顧自的走到床邊。

    “你又想(干gan)什麼?”她本能地將雙手交叉環在(胸xiong)前。

    “辦事啊!你忘了我們是來做什麼的?”蕭關沒好氣地望著她。

    听了他的話,畢芳躲得更遠了,身子幾乎要貼到牆上去,提防的看著他,“你你你你你……你別忘了我只是假的孌童,不是真的,雖然你和鴇母說得(曖ai)昧,但你不能真的對我亂來……”

    “老天爺啊,(殺sha)了我吧。”蕭關用了抓了抓自己的頭,弄得頭發都亂了。“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究竟以為我要辦的是什麼事?”

    “你自己剛剛才說我是孌童,那不就是要辦……”畢芳很無辜,明明被搞得一頭霧水的是她啊!

    這小娘兒們還真自以為美到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想要輕薄她嗎?蕭關簡直快崩潰了,只能深呼吸個幾口氣後,才逼自己冷靜地一字一句仔細說道︰“美麗大方的畢芳小姐,我們今日是來解決令尊的問題,所以才編了一個孌童的理由,和鴇母要了一個在對手隔壁的房間,而床邊這面牆,恰好與他們相鄰,所以我們要從這里偷听。這麼說明是否清楚又明白,讓你聰明又睿智的腦袋听懂了?”

    畢芳這才知道自己誤會大了,不禁雙頰爆紅,不依地腳一跺,“誰叫你這人這麼不正經,我才會一直想歪。”

    這話一反她平時總愛睥睨他的高傲態度,反而有些小女兒的嬌嗔,讓蕭關在心里直呼受不了。難怪她美名遠播,是男人都躲不過這一招啊!要再來個幾次,說不定他真會被她料中,忍不住就撲上去……

    蕭關(強qiang)自鎮定,將視線由她身上移開,稍微觀察牆面之後,突然向後伸出手,“我的刀拿來。”

    畢芳大概猜得出他想做什麼,但這麼便宜就把刀還給他實在不甘心,只不過礙于情勢,她還是將短刀交給了他,“在你無法證明這刀的主人是誰之前,算是我借你的,你用完可要還我。”

    蕭關翻了個白眼,他傻了才會再還她。

    他在床腳不起眼的角落用刀鑿了一個小洞,削鐵如泥的短刀沒兩下就輕松將牆面穿個洞出來,接著便听到說話的聲音清楚地傳了過來--

    “不知‘黃少爺’那兒是否一切就序?什麼時候可以行動?”一個沙啞低沉的聲音道。

    “咱家少爺認為,最好再等一個月,畢竟東宮守衛森嚴,不是那麼好下手。”回應的則是一個尖細得像是捏著脖子說話的嗓音。

    “還要再等嗎?我怕教主會有所不滿。”沙啞的聲音似乎有些猶豫。

    “欲速則不達。最近風聲緊,全城官兵都在搜捕你們,咱家少爺不宜與你們太頻繁接觸,所以才會想等風聲過了之後再行大事。”尖細嗓音有些責備地道。

    “好吧,也不知是誰將風聲放出去,幸好我們在宮里還有‘黃少爺’穩著,一切就听你們的。”那沙啞的聲音先是抱怨了一句,卻不忘將“黃少爺”捧得高高的。

    “咱家少爺何止能穩著宮里,還能穩著這里呢!咱家幫你叫來了最近悅紅樓新進的一個清倌人,听說模樣標致得很,夠你享受了。”

    “那就謝謝‘黃少爺’了!”沙啞的聲音顯得相當興奮。

    “嗯。”

    這次出聲的是一個年輕人,發出一個聲音就不再說話,應該就是那個“黃少爺”。

    第3章(2)

    听到這里,蕭關與畢芳對視一眼,彼此的表情都是驚訝,想不到五毒教會在京城里出沒,居然是因為與宮里的人(勾gou)結,而且听起來對方的官位還不低,似乎有天大的陰謀在里頭,不知道這位“黃少爺”是何方神聖,居然如此膽大包天。

    蕭關俯xia身子,透過那個洞往隔壁看,此時那洞里傳來陣陣淫聲浪語,蕭關也一直換著角度看。

    “你看到了沒?”畢芳低聲問道,她听得都有些臉紅耳赤了。

    “還沒,再等一下。”突然,蕭關停在某個角度,目光直直地盯著里頭,嘴角還噙著一抹笑意。

    “你究竟看到那‘黃少爺’的長相了沒?”畢芳有些急了,畢竟她一個黃花大閨女,待在妓院“听”人燕好,真是不倫不類。

    “誰跟你說我在看‘黃公子’?”蕭關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里頭只剩那灰衣漢子和一個妓女,什麼勞什子的黃公子早就離開了。”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