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8

page 8



    畢芳的粉唇動了動,最後還是把話吞回肚里,想要替父親立功揚名的心,終究是戰勝了膽怯。

    蕭關微微一笑,扇起了手中的折扇,大大方方的帶著畢芳進了悅紅樓。

    鴇母一見到這兩名衣著光鮮的主僕,眼楮都亮了起來,又有兩只肥羊上門了!

    她熱情的迎上前招呼,“兩位公子很眼生啊,可是第一次來我們悅紅樓?我讓我們樓里最漂亮的紅兒和綠兒來陪兩位喝杯酒吧?”

    蕭關收起折扇揮了揮,一派紈褲子弟的模樣,“不必不必,我和幾名公子哥兒有約,他們會替我安排。”

    “哎呀!不知是和哪位公子有約?我找人替公子帶路?”鴇母听他說話大氣,大概也是逛窯子的常客,便益發殷勤起來。

    大手往人多的方向隨便指了指,蕭關皺起眉道︰“他們不就在那里嗎?不用帶路了,我自己過去。”

    說完,也不待鴇母再說什麼,他領著青衣小童畢芳,就像個敗家子帶著誠惶誠恐的書僮般,大搖大擺的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刻意繞了幾圈後,擺(脫tuo)鴇母的注意,畢芳才忍不住皺眉,“這里龍蛇雜處,我們辦完事就快走吧。”

    “不,我要帶你看的東西,你還沒看到呢!”蕭關神秘地笑著,隨便拉個路過的婢女問了兩句,便繼續扮著當家公子哥兒,帶著畢芳來到一間大包廂外。

    大包廂沒有門,只虛設著一座輕紗屏風,這地方是為了讓一些喜好奢華,又擔心沒人看到他們華麗排場的公子哥兒們設計的,所以光是站在外頭,就能听到里頭傳出的絲竹樂音、淫聲浪語,透過輕紗,誰在里頭做了什麼全都一目了然。

    蕭關站在包廂外,用手指了指里面,示意畢芳看仔細,她定楮一瞧,一張小嘴張得老大,眼楮睜得都圓了,頭頂也似乎開始冒起了絲絲火氣。

    包廂里坐了幾個人,個個都摟著一個妓女。將手伸在妓女褻衣里淫笑著的是吏部尚書之子尤聰明;將口里的酒硬要喂到妓女嘴里的是大理寺卿的公子嚴善仁;拿著筆在妓女身上作畫的是禮部尚書之子趙天成,其中只有一位內閣大學士的兒子劉秉稍好一些,沒有那麼放浪形骸,他乖乖的坐在妓女身邊听琴……不,他的手正擱在妓女的(屁pi)股上!

    “這……簡直是有辱斯文!”畢芳腳一跺,作勢就要走進去。

    “喂,你想做什麼?”蕭關連忙拉住她。

    “我要進去阻止他們。”她鄙夷又失望的再看一眼,若非親眼瞧見,她真的很難想像這群一向知書達理的青年才俊,居然全是道貌岸然,背地里都做這些齷齪下流事。

    “人家花錢來這里就是來找樂子的,你進去做什麼?難道你想讓他們知道,丞相之女畢芳也來狎妓?”蕭關好整以暇地道,倒是沒再攔著她。

    “可是……”畢芳硬生生的止住腳步,卻十足的不甘心。“哼!我真沒想到他們竟是這種人!”

    “你有沒有想過,他們為什麼來這里召妓飲酒作樂?”蕭關突然有此一問。

    “還不是貪圖女(色)!”她在心里冷哼了一聲,不屑至極。

    就是這個答案!蕭關就著她的回答反問︰“那你又有沒有想過,他們為什麼願意在什麼詩會琴會上,眾星拱月、花言巧語的將你吹捧贊美成天上仙女?”

    他的一句話猶如當頭棒喝,擊中了畢芳。

    這麼說起來,他們開包廂狎妓,和佔涼亭開詩會,為的都是一樣的事,只是用的手段和表現出來的態度不同罷了,這認知令畢芳心寒。

    “這是一樣的道理,不也是貪圖你的美(色)嗎?”蕭關一語道破。

    不過話說得這麼明白,反倒惹惱了畢芳,畢竟她是丞相之女,如何能接受自己與娼妓相提並論?“我和那些娼妓自然不同!”

    “是啊,你有良好的出身,她們沒有,所以她們3**m,你是孔雀,是這樣嗎?”蕭關皺了皺眉,他也是在社會底層打滾生活的人,自然不會歧視娼妓,倒是對高官貴人們那副高高在上的作態很有意見,不由得反嘲了一句。

    “我……至少我不會作賤自己。”畢芳根本無法想像娼妓們願意讓男人狎玩的心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那只是因為你還沒走到絕境,不知人間疾苦。”蕭關搖了搖頭,難得正(色)的道︰“你有沒有想過若是哪一天丞相垮了台,你家被抄了,有多少政敵會來趁機補刀?你的下場又會比這些妓女好到哪里去?至少,你覺得包廂里那群‘青年才俊’會來救你嗎?”

    畢芳沒有再說話,因為她很清楚他說得雖殘酷,卻是事實。花無百日紅,若是父親一直都飛黃騰達也就罷了,但若有朝一日父親失勢,也許她也活不下去了。

    她確實沒有想過這些,居安思危,她卻從來不思,因為浮華的生活早就掩蔽了她的耳目,若非蕭關今日特地讓她看到真相,她或許還會繼續自欺欺人。

    蕭關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她一下子也無法消化太多,不過看她的表情,已經開始在思考他所說的話,這樣也就夠了,她的本(性xing)真的不壞,卻迷失在奢華虛榮里,讓他覺得……有點可惜。

    甩了甩頭不去在意那絲對她的莫名疼惜,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情緒,沖動的帶她到悅紅樓,可事情做了就做了,他是不會後悔的。

    “這就是那群‘青年才俊’的真面目。當然不能說每個京城富少都是這樣,只是我在京城里混了幾日,听到的盡是他們的壞話,還定期狎妓,但你好像全不知道似的。”蕭關心中想的是,她根本被那群‘青年才俊’唬得團團轉,不過他既住相府,而且還需從她身上探听消息,那她現在就是他罩的,只有他可以欺負。

    然而他雖愛鬧、愛逗她,卻也不是真的想看到她因此心情低落,語氣也緩和了一些,“所以我要提醒你的是,一朵花被人稱贊漂亮,是因為花真的漂亮,如果稱贊一朵花漂亮之余,還要不斷地加上一些什麼冰清玉潔、美不勝收之類的錦上添花之語,那一定是別有目的,那些巧言贅詞听了也沒什麼用,你自己想想吧。”

    畢芳只能苦笑。她一向以貌美自豪,也以此在京城聞名,可當她享受這些“青年才俊們”的吹捧時,他們的心里難道也是在動著一些下流無恥的腦筋?而她的虛榮,只是成了別人的意淫?

    畢芳突然覺得這一切很惡心,也不想再繼續看下去。

    “我們不是要追查五毒教徒?別再浪費時間了。”她突然微惱地別過頭道。

    蕭關聞言不由得莞爾。“小娘兒們,看來你是想通了一些,不枉我一番心思帶你來看戲,老子事業大、忙得很,可不是閑著沒事(干gan)成天到處開導別人。”

    他的語氣又變得輕佻,畢芳的心情也跟著輕松起來,伶牙利嘴地駁了回去,她可不是能接受自己一直處于下風的那種人,“喔?那你今日如此開導我,又是為何?莫非也是看我長得漂亮,不忍我被人騙,所以才提點我?”

    雖然他當面揭破那些花言巧語下的秘密,但她倒不會因此認為自己就不是真的漂亮,因為如果不是因為她美麗,別人也沒辦法對她吹捧逢迎,所以錯不是錯在她外表出眾,而是別人心懷不軌。

    蕭關見她心情調適得快,不禁暗贊了下她的堅(強qiang)。不過他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觀察出她是真的豁達,還是只是少根筋。

    但現在的他,倒是很願意和她調笑,因為接下來的任務,可能會氣得她吐血三斤。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