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7

page 7



    “忘了嗎?叫我老大!”蕭關漫不經心地道,但比較在意的還是身旁那只自以為是羊的母老虎。“你又回來做什麼?”

    “老大不是說,等我偷個門道就回來找你驗收嗎?我方才隨便一試,果然就用老大的方法(摸Mo)到了這個!”小乞兒喜孜孜地獻寶,“瞧,好大一塊銀子啊!”

    蕭關一看,右邊的眉毛不禁挑得老高,因為他不管橫看豎看,那“一大塊銀子”看來都像是一塊銀牌。

    “拿過來我看看。”蕭關接過東西,先惦了惦重量,果然事有蹊蹺,之後又左翻右翻,再舉起來在陽光下看了半晌,忽而眼楮一亮,“嘿!好小子,你偷到好東西了。”

    “真的嗎?”小乞兒一喜。“當初入手時,我還想著這麼大一塊銀子,哪有人會帶著在街上走,根本就找不開,怕是假銀呢!”

    “這是真銀,而且絕對比你想的還值錢,不過卻可能會要了你的腦袋。”蕭關慢條斯理地道。

    畢芳在一旁听得好奇心大起,生氣的事一時也忘了,不由得(插cha)口道︰“為什麼會要了他的腦袋?”

    蕭關睨了她一眼,心忖這小娘兒們的脾氣真是來得快也去得快,不禁微笑,“這就要問這小子,這塊銀子是從誰身上偷來的?那人長什麼模樣?”

    小乞兒擔心著自己的腦袋,連忙說道︰“那人是個年約五旬的漢子,留著一臉落腮胡,眼楮瞪得像銅鈴那麼大,穿著一身灰衣灰褲,最惹眼的是他右手小指少了一截。”

    “你記得倒清楚。你有見到那灰衣大漢往哪里去了嗎?”

    小乞兒突然(曖ai)昧一笑,“那人進了悅紅樓,他的銀子被我偷了,不知會不會沒錢付賬?”會想到這里,他吞了吞口水,“老大,我為什麼會掉腦袋?那人很難惹嗎?”

    “你呀!該說你運氣好,還是不走運呢?”蕭關突然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只見小乞兒臉(色)一變,雙眼透(露)著驚恐。

    “你叫什麼名字?”蕭關突然問。

    “小的沒有名字,但其他人都叫我小錢鼠。”

    “好,小錢鼠,這些錢買你這塊銀子,這陣子你避避風頭,若有用到你的地方,我會再找你。”蕭關突然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給他。

    畢芳以為那小乞兒應該會要回銀子,因為銀票面額再大,也買不了那麼大一塊銀子,想不到小乞兒竟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拿了銀票飛也似的跑了,似乎要余悸猶存。

    她納悶地問著蕭關,“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怎麼又放了他,還給他那麼多錢?”說到這里,她突然一臉狐疑,“你又是從哪里拿來那麼多錢?”

    “你的問題還真多,我要先回答哪一個?”蕭關只覺好笑,“銀票是你爹給我的啊,他硬要拿錢給我,還說任我隨便花,唉,我也是很困擾。”

    事實上,蕭關該說是很疑惑,因為畢學文一向自恃清廉,自己過得克勤克儉,卻對他這故舊之子這麼大方,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畢芳听了之後有些不平衡,“我爹對我都沒像對你這麼好。”

    他不禁噗嗤一笑,意有所指地道︰“難道你要跟我吃醋?畢丞相可沒把我許給夏統領啊!”

    這算什麼話?畢芳想笑卻又覺得不適合,憋得臉上陰晴不定,身旁的青兒則是早閃得老遠躲起來偷笑,最後,畢芳終是忍不住被他的渾話給逗笑,這般又氣又笑的還真是令人難受。

    “好了,咱們說點正經的,你不是想知道那小乞兒會掉腦袋是怎麼回事?”把她弄得哭笑不得,似乎是蕭關的惡趣味,這下子他又一臉正經。“你對著陽光看看這個。”

    畢芳由他手上接過那“好大一塊銀子”,對著陽光細看,在光芒流轉之下,赫然發現銀子上出現了兩個字--五毒。

    “這是五毒教的令牌?!”畢芳不由得驚呼,之後機警的左看右看後,又偷偷(摸Mo)(摸Mo)的將令牌塞回給蕭關,並壓低了聲音,“這麼巧被小乞兒給偷了?”

    身為丞相之女以及夏邦呈的未婚妻,她偶爾會听到父親提到捉捕五毒教徒的事,想不到竟然被她遇到了。

    “沒錯!”蕭關朝她挑了挑眉,“怎麼樣?想不想在你爹面前(露)(露)臉?說不定他會給你更大張的銀票哦?”

    誰想要銀票了?畢芳很不淑女地白了他一眼,卻又忍不住半信半疑地問道︰“什麼意思?”

    “小錢鼠說,那灰衣人往悅紅樓去了,要不要一起去瞧瞧?”

    其實要追蹤五毒教徒,蕭關一個人行動還方便許多,但他刻意約她一起,是有另外的用意,就不知道這小娘兒們最後能不能接受她所看到的現實。

    “悅紅樓?那不是青樓嗎?”畢芳倒抽了一口氣,連忙搖頭,“我可是京城第一美女,出入那種風月場所成何體統?萬一壞了我冰清玉潔、宜室宜家、京城男子最理想妻子的好名聲怎麼辦?”

    蕭關听得眼角都抽搐起來,這小娘兒們的臉皮之厚簡直不遜于舌燦蓮花的他,不過這時候他不急著反駁,臉上反而揚起一個(奸jian)笑,(勾gou)引著她,“青樓又如何?瞧你一臉敬謝不敏的樣子。你有沒有想過,我若不帶你去,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見識到青樓,瞧你這陣子氣呼呼的,我可是在為你尋些樂子啊。”

    “我會生氣還不是都你害的!”畢芳橫瞟了他一眼,不過卻被他說得有些心動。

    她這一眼可不得了,蕭關被(勾gou)得心中一跳,暗忖這小娘兒們的姿(色)果然有些門道,連他這在群花中游走長大的浪子,都被她惹得心癢癢的。

    “我這不是想辦法要讓你開心了嗎?放心,我不會讓人認出你的,你絕不會丟相府的臉。”他又加了一些誘餌,“何況你想想看,你在京城是有名的美人,如果能替你爹破了五毒教的驚天大案,那在美貌之外,世人又將如何傳頌贊美你的機智……”

    “好,我去!”听到能夠為自己錦上添花,等不及蕭關說完,畢芳想都不想就立刻答應。

    蕭關差點沒當場捧腹大笑,瞧瞧她已經開始想像自己立功,得意揚揚地抬高下巴,他不由得忍著笑意問︰“有沒有人說你很像一種動物?”

    “什麼動物?”畢芳皺起眉。

    “孔雀。”

    “孔雀?!這是什麼意思?”依蕭關的“前科”,她實在弄不清楚他是褒是貶。

    “呵呵,孔雀開屏看過吧?說你長得漂亮,像一只華麗的孔雀啊!”蕭關憋笑憋得肚子都痛了。

    “這還差不多,認為我漂亮的人可多了,會有這種聯想也不奇怪。”她驕傲的一昂首,心忖這男人最後還不是承認她漂亮。

    蕭關在心中狂笑不止,她這小娘兒們確實像孔雀,外表看來孤傲華美難以接近,卻用華麗的開屏掩飾她單純不安的內心,稍微一激怒她就反應激烈,但若一安撫卻又很容易被取悅,馬上就恢復那高傲自恃的模樣。

    他真的對她越來越感興趣了。

    第3章(1)

    悅紅樓是京城里最熱鬧的青樓,里頭的倌人們不只長相標致、身材姣好,更是琴棋歌舞樣樣精通,吸引大批文人雅士流連忘返,而京城里士人富賈的奢靡風氣,更以能成為當紅倌人的入幕之賓為開端。

    這個下午,悅紅樓的門外來了一個衣著貴氣的公子,帶著個青衣小童,唇紅齒白的,看起來便是出身不凡。

    “我這樣穿真的可以嗎?”扮成青衣小童的畢芳(摸Mo)(摸Mo)自己的帽子,又擔心地左顧右盼。“不會被認出來吧?”

    “放心吧,就算有人懷疑,也不會有種來到你面前問你是不是畢芳。揭穿你可是要冒著得罪丞相的風險,又不是吃飽沒事(干gan),再說根本沒人會相信京城第一美女會來這種地方。”蕭關倒是神情輕松,態度篤定。“何況你只要低調安靜,不會有人去注意一個瘦弱的隨從的。”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