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6

page 6



    因此,蕭關不待官兵有所動作便跳腳起來,“哇啊!你們這些官兵講不講道理?我站在路旁又沒遮遮掩掩也叫行蹤鬼祟?那你們這些官兵在我眼前交頭接耳,是不是叫做賊頭賊腦?”

    “你這賊人竟敢胡言亂語?來人啊,把他拿下!”吳副統領氣呼呼地道。

    “慢著!”一道嚴厲的聲音突然震住所有官兵。

    “啊?”吳副統領也被嚇愣了,不由自主的望向夏邦呈。

    夏邦呈沉著臉搖頭,表明了不是他喊的,他將視線投向蕭關。

    吳副統領見狀氣急敗壞地對著蕭關大喝,“你你你、你是什麼身份?這里哪輪得到你喊‘慢著’?”

    “我我我、我是什麼身份,這里哪輪得到你喊‘拿下’?”蕭關大大方方的再將錢囊甩了又收、拋了又接。“這東西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我偷了畢小姐的東西?”

    “吳副統領等一等,讓我再問清楚。”夏邦呈畢竟深諳為官之道,要是冤了人,會影響他的官途與名譽,還是仔細盤問一番為慎。“你由何得來此錢囊?”他走向蕭關,眼神緊緊的盯著錢囊。

    “畢家小姐給我的。”蕭關索(性xing)將錢囊拎到他眼前兩寸處,讓他看個清楚。“你接下來是不是又要問我,我和畢家小姐是什麼(關guan)系?她為什麼要給我錢囊?她又到哪里去了?”

    蕭關在桃渚時被官兵抓到都成了熟人,進衙門像進自家茅廁,官兵盤問的內容他早就倒背如流。

    夏邦呈拍掉他不禮貌的手,眼神越見凌厲地瞪著他。

    蕭關當作沒看到他不善的表情,一逕的自問自答,“我是畢丞相的客人,現在和畢小姐住在一起,今天一起出來玩,走散了,所以我在這里等她回來。”

    這分明在說他與畢芳(關guan)系匪淺,而且似乎還有丞相大人的許可,夏邦呈听完,臉已經全黑了。

    蕭關要的就是他這種表情,他嬉皮笑臉地伸出食指,指向夏邦呈身後,“嘿!你不信,想罵人對吧?等一等,不如我幫你問問身後的人,你就會相信我的話。”

    第2章(2)

    夏邦呈還來不及回頭看,就听到一道極耳熟的女聲,由背後遠遠傳來--

    “蕭關,你在做什麼……”

    待畢芳走近時,才恍然發現蕭關身旁還有些官兵,甚至連夏邦呈也在其中。她原本準備好要教訓蕭關的話戛然而止,還硬生生轉了彎,不僅表情變得柔美,連說話聲音也變得溫和細小。

    “夏統領,你在這兒?”她揚起一抹春花般的笑,方才的戾氣蕩然無存。

    蕭關簡直對她神乎其技的變臉技巧嘆為觀止,只差沒替她鼓掌叫好。

    “畢小姐,這人手上為何有你的錢囊?”夏邦呈按捺著不悅的口氣,但听起來也像是某種程度的質問。

    見夏邦呈似乎為此不開心,畢芳努力解釋,“啊!是啊,我便是要來討回的。”

    “他說他是你府上的客人?”夏邦呈余慍稍斂,但仍是有些芥蒂。

    “沒錯,可是……”

    這一會,畢芳才起了個開頭,便被蕭關打斷--

    “沒錯吧?夏大人,接下來我幫你問吧。”他的戲份也該上場了吧?

    蕭關刻意(露)出一個笑容,只不過看起來很可惡,“畢小姐,我如今和你住在一個屋檐下,對吧?”

    “是,不過……”畢芳才吐出三個字,又再次被打岔。

    “我們今天是不是一起出來的?”蕭關這問題,可是精準的選擇了會令人誤會的表達方式呢!

    “是,但……”

    畢芳一開口,蕭關的下一句問話馬上又來--

    “我們分散了,所以我在這里等你回來,也沒錯吧?”

    “沒錯……”

    “這就得了!”蕭關手一拍,大功告成。“夏統領,你可听清楚了?我一句話也沒騙你,畢小姐都替我證實了。”這下不氣死夏邦呈,也要讓他嘔幾口氣!

    夏邦呈不是傻子,光看畢芳那一向優雅的麗顏忍不住快崩潰的樣子,就知道蕭關的話不盡確實,可因為眼下也無法抓到狡猾的蕭關什麼把柄,他只得暫時按捺住心中的不滿。

    “既然有畢小姐為你做擔保,我暫時放過你一回。”他若有深意的望了眼畢芳,“畢小姐,有句話夏某需稍微規勸你,你是丞相之女,在京城也有美名,切勿與不倫不類的人混在一起,免得丟丞相大人的臉。”

    他這句話說得有些重,天之驕女的畢芳听了也不高興,但又不能當場回嗆破壞自己唯美的形象,只得忍下氣來默不作聲。

    “至于你,”夏邦呈再把矛頭指向蕭關。“我還沒有完全相信你,但你今日既隨著畢小姐出門,也要惦著相府的顏面,身為京軍統領,夏某提醒你行止要得宜。”冠冕堂皇的話至此,夏邦呈突然降低音量,惡狠狠的再蕭關耳邊道︰“另外,身為畢小姐的未婚夫,夏某也要提醒你,癩蛤蟆不要妄想吃天鵝(肉rou),若讓我知道你覬覦畢小姐的美(色),對她有任何不敬,我私底下也會找你算帳!”

    “說得好,有氣概、有魄力。畢小姐你听到了吧?連我听了都差點潸然淚下,幾乎要愛上他了呢!”蕭關知道夏邦呈的用意,偏要大聲的把他小氣巴拉的話給捅出來,讓每個人都听到,這回他還真的鼓起掌了。“不過,夏統領你放心,在我長大的那個地方,下盤(強qiang)壯、手掌粗大,能幫忙拖網(殺sha)魚的才算美女,畢小姐這種縴細的身段和白嫩的皮膚,在我們那兒只能算是風(干gan)的病雞。”

    “你、你才是風(干gan)的……”話聲頓止,畢芳赫然發現自己差點在夏邦呈面前失態,便將接下來的話硬生生的吞到肚子里,“哼!本小姐我心(胸xiong)寬大,不與你計較。”

    “唉唉唉,夏統領你都听到了,我家畢小姐多麼心(胸xiong)寬大啊!連我一時失言都能原諒。你不知道我家畢小姐在府里的儀態更是‘優雅’、‘溫柔’呢,下回有機會遇到你,我再同你說說。”蕭關笑得燦爛,天知道他也是在告訴畢芳,他可是握有她凶惡真面目的把柄,弄得他老大不開心,他一把全捅出來,讓她的未婚夫知道她隱藏在溫柔婉約下的真面目。

    “你……”畢芳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但眼底閃過的光芒在在警告蕭關,最好不要跟夏邦呈亂說話,要是損及她的名譽,她肯定和他拚命。

    兩人之間的暗潮洶涌,又豈能逃過夏邦呈的眼?只不過眼下他有任務在身,分身乏術。心里相信畢芳不可能和這種下等人物糾纏胡來,加上礙于對方似乎真是丞相賓客,他只好拜別畢芳,憤憤離去。

    至于畢芳,早已氣到不想再和蕭關多說什麼,轉身就想走,只不過走沒兩步,又因蕭關這可惡男人的可惡話語而止了步。

    “喂,畢小姐,你不是來找錢囊的?這玩意兒我不想要了,才拿沒多久,就引來一堆官兵,你再不拿回去,我怕等會來的就是一群火槍軍了!”

    畢芳一回頭,錢囊都還沒拿回來,方才偷她東西的那名小乞兒卻又巴巴地跑了回來,臉上還一副欽佩又欣喜的表情。

    “恩人啊!方才我見官兵圍著你,還替你捏了一把冷汗,想不到你居然能安然(脫tuo)身,那夏統領仿佛還很生氣的走了呢!”小乞兒仿佛沒見到畢芳,一來就對著蕭關說話,那模樣像只搖著尾巴的哈巴狗。

    畢芳這輩子從沒受過這種待遇,一個蕭關不把她的美(色)放在眼里也就罷了,現在連個乞丐都不睜眼看她是怎麼回事?簡直令人吐血!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