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5

page 5



    畢芳像是看白痴般的看了他一眼,“天啊!你究竟是從哪個熊洞鑽出來的,京里這麼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蕭關笑嘻嘻地道︰“我家鄉沒有熊洞,蛇洞倒是不少,這蛇可滑溜了,你要抓東,他偏就走西,有時還會被咬一口,難纏得很呢!”

    畢芳隨即皺起眉來,跺了跺腳,他分明就是在調侃她!

    倒是一直听著蕭關胡言亂語的婢女青兒,這次終于忍不住噗嗤一笑,好心地解釋,“蕭公子剛來京城,消息不靈通是自然,不曉得蕭公子是否有听過二十年前,(發fa)生在皇宮里的一場巫蠱之亂?”

    蕭關老實地搖了搖頭。

    青兒微笑說明,“二十年前,五毒教興起,這個教派十分惡毒,利用下蠱或下毒的方式控制人,甚至還控制朝中大臣,試圖影響朝政。曾經有後宮的嬪妃與五毒教的人(勾gou)結,利用蠱毒(殺sha)害或詛咒皇上寵愛的妃子,後來此事被揭(露),不只後宮,整個朝廷都大清洗了一番,五毒教也從此銷聲匿跡。”

    “這和我問的問題有什麼(關guan)系?”一句話說得長之又長,蕭關被她說得頭都暈了。

    這回換畢芳忍不住笑了,“你還听不出來嗎?這滿城的官兵搜查的就是五毒教的教徒,最近他們在京城里似乎有死灰復燃的跡象。”

    “主持捉捕一事的人,就是丞相老爺,就算是王爺府,也是老爺一句話就能進去搜查,而城里負責率領官兵的人,是小姐的未婚夫夏公子,這陣子夏公子可威風了!”青兒知道小姐喜歡听這話,便捧了一句。

    果然,畢芳得意地昂起頭,仿佛她身邊的人威風,她也跟著威風似的。

    但看她這囂張的得意樣,蕭關就想瀉她的氣,“這樣走來走去就抓得到人?那我也在京城里走來走去,不久能拉個一串欽命要犯領賞金了?”

    “哼!你可別胡說,這城里的治安在夏公子的維護下,可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畢芳不由得反駁。

    她才說完,背後不小心就被人擦撞了一下,她驚叫一聲,回頭一看就見到一個小乞兒。

    小乞兒見自己似乎沖撞了官家小姐,立刻忙不迭地道歉,“這位天仙一般的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

    瞧他可憐兮兮的,雖一副結結巴巴的模樣,但說的話中听,畢芳便朝著青兒搖搖頭,青兒機靈地拿了一錠碎銀給小乞兒,說道︰“算了,我家小姐不和你計較,你快走吧。”

    小乞兒連忙道謝,匆匆忙忙的要走,但才一轉身,就被人從後方給拎住領子,拉了回來。

    “給我等等!”蕭關好整以暇地伸手拎住小乞兒。

    “蕭關!你又想做什麼?我已經說放了他了!”畢芳微一跺腳,總覺得蕭關是故意和她作對。

    青兒也幫腔,“公子,這小乞兒挺可憐的,就別和他計較了。”

    蕭關只是沒好氣地盯著她們兩個,“好心的畢小姐、天仙般的畢小姐,(摸Mo)(摸Mo)你的錢囊還在不在。”

    畢芳臉(色)一變,急忙探向腰間,果然原本放置在腰帶內側的錢囊早已不翼而飛。

    她驚疑不定地望向蕭關,只見他由小乞兒的懷里拎出一個綠(色)織錦的小布包,她立即驚叫道︰“我的錢囊!”

    這就是了!蕭關涼涼的望著她,“京城治安在夏公子的維護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畢芳冷哼一聲別過頭,直覺的不想承認自個兒丟臉丟到家。

    蕭關看得心里想笑,轉過頭二話不說先給了小乞兒一記栗暴,“你這小子,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家偷東西!”

    他這話是在為她主持正義嗎?畢芳有些訝異地轉回頭看他,心中不禁對蕭關有些改觀,這人不只替她抓小偷,還替她教訓小乞兒,他似乎沒她想像中的那麼壞嘛……

    每個人都覺得小乞兒慘了,連小乞兒自己都覺得天亡我矣,豈料蕭關語氣急轉直下地道︰“你偷東西竟敢偷到老子面前來?要說當扒手,老子我可算是宗師級的!你這招聲東擊西手法用得太拙劣了,也來得太突兀,想在京城里生存,老子教你一招,要偷別人東西時,要用最自然的方式接近對方,注視對方的視線,在他視線的死角動手,更重要的是那肥羊四周的人也要一並注意,否則就會被抓個正著,知道嗎?”

    畢芳听得眼兒都圓了,青兒更是目瞪口呆,這男人沒說錯吧?他他他……他不是要主持正義,而是要同流合污?!

    “你你你……”畢芳吃驚到連話都說不好,只覺得一口氣梗在喉頭,指著他的縴指都在顫抖了。“你這時候不是應該點化他、教育他,讓他不要再犯嗎?”她終于一口氣說完。

    “然後呢?不要再犯他就能填飽肚子嗎?”蕭關不以為然地(勾gou)起一邊唇角,斜睨著她,“點化他、教育他是觀世音菩薩的工作,我自認還沒那資格。”

    听听這話,歪理都成了真理了,偏偏畢芳卻只能辭窮,因為他簡直是無懈可擊的可恥。

    小乞兒听得津津有味,一副恍然大悟、如遇良師的模樣道︰“我明白了,難怪我屢次差點失手,幸好腳程快才躲過幾劫,想不到當扒手還有這些個竅門,我怎麼沒早點遇到公子你啊!”

    “叫老大!”這可是蕭關出了桃渚後第一個收的小弟,老大當久了,偶爾也會向听听這些尊稱回味一番。“下回別這麼不長眼,等你偷出個門道之後,再回來找我幫你驗收。”

    “是,老大!”小乞兒很機靈,叫得心悅誠服。

    蕭關拍拍手,便放人離開,畢芳見小乞兒一溜煙地跑得不見人影,遂不依地嚷道︰“你怎麼就讓他走了?”

    “不然怎地?你掉了什麼東西?”蕭關拎著她錢囊的帶子,在她面前甩了兩圈。

    畢芳被他一堵,再次無言,她的東西都拿回來了,還能掉什麼?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瞪著他,思索著自己完美的形象該不該因為這臭男人而在大街上破滅。

    最後,她還是決定當她的京城第一美女,冷哼一聲說道︰“你不準再跟來了!青兒,咱們走!”

    說完,畢芳便領著青兒掉頭而去,倒是蕭關好整以暇地將錢囊在手上一拋,再精準的接住。

    “這女人在他人面前溫柔,在我面前就凶悍得很,走了連錢囊都不要了,莫非是怕我說出她的真面目,才塞錢給我?”

    隔了一段距離,蕭關跟著畢芳主僕,然而才拐了兩個彎,眼前就突然出現一堆官兵將他團團圍住。

    夏邦呈由官兵團里步出站在他面前,嚴厲地質問他,“你手上的錢囊從何而來?”

    蕭關上上下下打量了這個人,算是有幾分英姿颯爽,比起之前在南湖涼亭里看到的那些所謂青年才俊要出眾許多,不過那盛氣凌人的官威,倒教人不敢領教。

    “這?算是人家送的吧?”蕭關刻意悠哉悠哉地甩了甩錢囊。

    “不可能!這錢囊是我送給畢家小姐的禮物,她怎麼可能會轉送給你?”夏邦呈的眉頭攢得可以夾死蒼蠅了。

    “夏統領,我看此人行蹤鬼祟,畢小姐的錢囊分明是他偷竊而來。”另一個身材略胖的官兵在夏邦呈耳邊低語。

    然而這一切全都清楚的听入了蕭關的耳里。送錢囊給畢家小姐的夏統領,除了畢芳的未婚夫夏邦呈之外不會有別人,可他混跡市井這麼久,最討厭的就是官兵,尤其是囂張跋扈又耀武揚威的官兵,如今這夏邦呈兩項條件都符合,甚至無故欺到他人頭上來,他蕭關可不是省油的燈,不好好耍耍他怎麼成?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