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金牌二手妻 page 3

page 3



    看來他得做個測試來試探試探她,她真是引起了他莫大的好奇心。

    待那老乞丐抱著碗走了,青兒回到涼亭里和畢芳也要離開,兩人才走出涼亭,青兒眼楮不經意一掃,突然停下腳步。

    “哎呀!小姐,”青兒示意她看向涼亭里的桌面上,“有東西忘了拿呢!”

    畢芳主僕兩人走回涼亭,看到應該被青兒清空了的桌面上,還擺著兩樣東西,一支精美的金釵,還有一把造型古樸的短刀。

    “難道是我漏拿了?”青兒吐了吐舌,“小姐,這金釵倒是別致,比剛剛那些禮物都好,也不知道是哪位公子送的,要不你收下吧。至于這把短刀倒是遜(色)了些,青兒把它丟了?”

    “不,”畢芳走到桌旁,竟是看也不看那金釵一眼,逕自拿起短刀把玩。“這東西看起來也挺有趣的,還滿合我的眼,我要了,那金釵就算了吧。”

    小姐說不要,青兒也不好納為己有,便指著湖畔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一個年輕乞丐道︰“要不給那人吧?”

    不料畢芳竟搖搖頭,仍是指著不遠處的老乞丐,“還是給老乞丐。”方才拿了碗走人的老乞丐,不知道什麼時候竟又回來了。

    她有些鄙視地看了看那年輕乞丐,“年輕力壯又好手好腳的,不去找份工作,居然在這里乞討,就是這些人造成朝廷的負擔,讓爹爹的工作忙不完。”

    青兒認同地點點頭,將金釵又拿給老乞丐,畢芳自然又受了一次大禮。

    第1章(2)

    這時候,她們口中那名年輕乞丐的方向,突然傳來說話的聲音-

    “田中一老牛,懶惰又貪(睡Shui),頭角朝陽指,不知累不累?”

    這顯然是在模仿方才那群公子哥兒做的詩,聞言,畢芳皺了皺眉,青兒更是生氣,“小姐,這乞兒在諷刺你!”

    畢芳仔細地瞧了瞧那乞丐,只見他無精打采地低著頭,不像有什麼企圖,她也不屑與之計較。“這應該只是巧合,就憑這人只能當乞丐,也諷刺得了人?何況我可是京城第一美女,不會有人諷刺我的。”

    這麼大言不慚的話,她說得臉不紅氣不喘,青兒居然也點頭附和,“說得也是。小姐,咱們走吧。”

    待畢芳主僕兩人走遠了,扮成年輕乞丐的蕭關才抬起頭來,哭笑不得地瞪著她們離去的方向“這對主僕真是絕了,竟可以自戀到這種程度,那名喚青兒的丫頭簡直不是普通的配合。”

    他站起身,拍拍身上故意沾上的灰塵和草屑,接著在衣襟里掏了掏,苦笑自語,“叫畢芳的小娘兒們,那金釵可是(奶Nai)娘留給我變現的,你隨隨便便就送走了我這十天的伙食費,還污走我最心愛的護身短刀?這回真是失算了!害我還犧牲形象扮成乞丐……”

    蕭關在(胸xiong)前掏了老半天,終于掏出玉佩。

    “看來,真的得去找‘那個人’了……”

    問了路人得知當今丞相的府邸後,蕭關循線而去,不消多時,他已站在朱門大戶的丞相府邸前。

    在敲門前,他靈活的腦筋已經拐了一百八十個彎,市井坊間對畢學文的風評皆是忠誠嚴謹、剛正不阿,除了當丞相之外,還身兼太子太傅,負責教導國家未來的君主,所以皇室恩澤之于畢家不可小覷。

    因此,當有人出來應門後,蕭關那總是玩世不恭的表情馬上收斂起來,擺出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掏出玉佩求見丞相。

    開門的老門房原以為衣著破落的蕭關是來乞討的,本想給兩顆饅頭打發了事,但見他竟能拿出一塊價值不菲的玉佩,便半信半疑地入內詢求,果然一刻鐘不到的時間,老門房便匆匆忙忙的趕來,一改先前不屑的態度,和善地邀請蕭關入內。

    經過重重的院門及回廊,蕭關被領至花廳,才一進門,就見到一名年約五旬、神(色)莊嚴的男子立在廳中。

    不消說,眼前這人一副被人倒債的表情,肯定就是傳言中嚴肅剛正的畢學文。蕭關心中暗想,表面仍是一副忠厚老實的樣子。

    畢學文第一眼看到蕭關時,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可他將情緒掩飾得很好,淡淡地道︰“你從何而來,經歷過什麼,家中還有什麼親人,細細與本官報來。”

    蕭關眼神呆滯,乖乖地道︰“晚輩來自桃渚,自小與(奶Nai)娘相依為命,前一陣子(奶Nai)娘死了,就遣晚輩拿著玉佩來尋找一位畢學文大人,晚輩在京城打听,知道畢大人是當朝丞相,就找來了。”

    “可有讀書識字,或者騎馬練武?”畢學文又問。

    蕭關一副老實巴結的模樣,有問必答,“書讀過一點兒,但不通透,”他懂的那些旁門左道把戲可不比讀書人少,“馬術沒學過,”都是偷騎別人家的,“武功會一些,可都是基本招式。”在街上打架、斗毆,他可是一流的,一對一的單打,沒幾個人躲得過他的下流手段,此外還偷學了別人家好多的家傳武功,只是雜而不精,還真的都是些基本招式。

    瞧他這模樣,是個老實的孩子,還帶了些傻氣,畢學文眼中的熾熱光芒慢慢冷卻下來,最後點了點頭,將玉佩交還給他,“來了就好。你父母的事,遲些我再告訴你,你先住在我這里吧。”

    “這樣就行了嗎?”蕭關愣愣地問,但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這麼簡單就讓老子過關了?不怕我拿塊假玉佩糊弄你?

    想不到畢學文似乎看穿他的想法,微微一笑道︰“這玉佩全天下只有一塊,是做不了假的。”

    蕭關心里一驚,眼前這可是只老狐狸啊!他裝得呆愣憨傻,天知道畢學文難道就不會裝得嚴肅老成?看來關于他父母的事,畢學文說的也許不能盡信,還是得自己去多方打探了。

    思緒至此,他給了畢學文一記傻笑,听話的退場,要隨著下人到自己的寢居。然而才踏出花廳,過了幾道門來到別院,立在院中的一個美人兒卻令他眼楮一亮,嘿嘿,以後在這丞相府的日子,不會無聊了!

    當他裝傻充愣的經過畢芳身邊時,只見畢芳叫住了他。

    “你就是門房所說,那個來認親的?”她高姿態地半側著臉斜睨著他,一方面表現出驕傲,另一方面,這樣的姿態最能表現出女人臉部柔美的線條。

    蕭關點了點頭,領在他前面的下人涎著笑替他回答,“啟稟小姐,這位蕭關公子以後要暫居相府。”

    “喔?是嗎?”畢芳微微一笑,換了一個姿態來到蕭關身旁,好像刻意要讓他看清楚她的美貌,然後微啟芳唇自我介紹,“蕭關,我是丞相之女畢芳。”

    “喔。”蕭關淡淡地應了一聲。

    接下來便是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畢芳努力的在他面前表現出自己最美好的姿態,但蕭關只是呆呆地望著她,表情甚至都沒變。

    “你……不會說些什麼嗎?”畢芳有些惱了,這男人沒見到京城第一美女站在他眼前嗎?不會夸贊一句?

    蕭關故意搖搖頭,心中為她的做作差點笑出聲來。

    “你不覺得我和別人……哪里不太一樣?”她昂了昂首。

    “是不太一樣。”他點點頭,就在畢芳得意地準備接受他的贊美時,他突然出乎意料地道︰“你的脖子拉得這麼長,不累嗎?”

    “你!”畢芳氣得跺了跺腳。

    美人兒氣了,蕭關卻一副沒事人樣的抿抿嘴,突然吟起詩來,“田中一老牛,懶惰又貪(睡Shui),頭角朝陽指,不知累不累?”

    畢芳一雙媚眼瞪大,連忙遣退替蕭關領路的下人,難以置信地指著他,“你你你,你是那名乞丐”

    歡迎您訪問言情小說大全,最新言情小說超速更新!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