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番外之二

番外之二



    小魚臉(色)發白地從「厲鬼訓練班」走出來,膝蓋抖個不停,差點撐不住自己。

    「小魚妹妹,你沒事吧?」走在她身後的一名鬼差攙了她一把。

    「我沒事,謝謝你,阿牛哥。」小魚虛弱地微笑。這已經是她第二次來上課了,常欣第一次就晉級了,而她考試沒過被留級了。

    「後天就要考試了,你有把握嗎?」

    小魚害怕地搖頭。

    阿牛嘆氣。「我也沒有,對了,不如我們一起特訓好了。」

    「怎麼特訓?」

    「听說地府有一特區,都是厲鬼,我們去轉一圈,壯壯膽。」阿牛抬起(胸xiong)膛。

    小魚一听,臉(色)更白了。「我……我不敢……」

    阿牛將她攙到閻君廟外。「你別怕,我保護你——」

    「你是什麼東西?」

    阿牛轉頭,看到一個男子冷著臉正瞪著他,目光像刀劍一樣,刺得他難受,彷佛在剁砍他放在小魚臂上的手,他心中一凜,還來不及收回手,一道力量把他轟得退了好幾步,摔在地上。

    「師父,你做什麼?他是鬼差。阿牛哥你沒事吧?」小魚趕忙要扶起他,卻讓戚冬少抓住手臂。

    「他自己會起來。」戚冬少冷哼一聲。

    「唉喲!」阿牛悶悶地(摸Mo)著腦後,起身道︰「在下阿牛,不知何處得罪公子?」想到小魚剛剛喊對方師父,他趕忙又改口。「不知道阿牛哪里得罪了師父?」

    戚冬少冷道︰「誰是你師父?」

    阿牛立刻道︰「小魚妹妹的師父就是阿牛的師父。」

    小魚妹妹?戚冬少更不爽了,冷冷一笑。「那她的相公也是你的相公嗎?」

    阿牛呆住。

    小魚也呆,回過神時,師父已經拉著她離開閻君廟,走上大街。想到師父剛剛的話,她不由得紅著臉傻笑。相公……

    「你笑什麼?」

    她還來不及說話,他臭著臉說道︰「那個什麼阿牛的,以後不許再跟他說話。」

    小魚錯愕地正想追問為什麼,忽然听見一旁茶棚的客人說道︰「听說狐仙要娶親了。」

    「哪里的狐仙要娶親?」

    「就大度寺旁的大仙廟。」

    咦,小魚停下腳步,听得其中一人又道︰「前幾日這兒的富商萬大戶夢見狐仙來托夢,說他要娶親了,讓萬大戶給他鑄一個母的狐狸像,放在身邊。」

    「真的假的?我不信這種怪力亂神。」

    「你別這麼說,听說那狐仙廟靈得很。」

    小魚望了戚冬少一眼,臉又紅了。「師父,那……那個是不是你……」

    「沒錯,是我托夢給那胖子的。」他爽快承認。「雖然做他們口里的狐仙沒什麼意思,不過人間的香火供奉對你有益,我就勉為其難再做幾年。」

    小魚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心里暖暖的。「師父,你對我真好。」

    「知道就好。」他大方接受稱贊,滿意地(勾gou)起笑。

    「可是……我是鬼,對師父會不好。」她一方面高興,但又遲疑。

    她不過是一只小鬼,對他根本沒什麼影響,再說他又不是凡人受不得鬼氣,不過為了讓她好好修行,他並沒加以澄清,而是說道︰「鬼也能成仙,你努力點好好修煉,以後陰氣便不會傷到我。」

    听見這話,小魚激動了。「是,師父!」

    他滿意地點頭,眉開眼笑。

    她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師父,那個鑄像弄成狐狸好嗎?我又不是狐狸。」

    「不弄成狐狸,要弄(成cheng)人嗎?」他瞪她一眼。「萬一被認成二郎神跟哮天犬,能看嗎?」

    小魚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想到被她認成狗的狐狸雕像。

    戚冬少拍了下她的頭。「再笑,就叫萬大戶把你弄成一只豬!」

    「不要啊!師父。」她驚恐道。「還是狐狸好,狐狸好。」

    「那是當然。」戚冬少微笑地攥著她的手逛大街。

    三個月後,狐仙廟里多了一個穿紅衣的母狐狸,不只如此,萬大戶還十分熱心地附送了三只小狐狸,一個小小的狐仙廟擠了一窩狐狸。戚冬少十分火大,好好一間廟被弄成豬圈,可小魚害羞地傻笑,很喜歡這三個可愛的小狐狸像,每天都把他們擦得亮晶晶。

    狐仙廟的香火自此沒有斷過,一直延續至今……

    —全書完—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