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10章(2)

第10章(2)



    常欣故意捉弄道︰「心這麼快就偏到他那邊了?」

    「不是,我說的是實話。」她的眼神半是害羞半是認真。

    「知道了,別在我面前放粉紅彈。」她不免長吁短嘆一番。「唉……為什麼我這麼命苦,在世的時候還來不及品嘗男人的滋味就死了,死了也撈不到半個男人……」

    「七雲可以——」

    「恚 鉤P來蚨縴幕啊!肝也灰 侵只ㄐ穆懿貳!br />
    「你之前不是說什麼男人都好?」小魚一臉疑惑。

    常欣挑眉。「武器都有升級版了,我的思想就不能更新嗎?」

    「喔。」小魚垂下眼,繼續到別桌放筷子,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興奮道︰「我叫師父幫你!他是狐仙,會幫人牽紅線。」當然狐仙是百姓封的,他的修為還不到仙的境地。

    「不要,別找他。」常欣搖手。「他那個人心眼不好,一定會故意整我。」

    小魚想想,好像也對,師父現在對她不錯,可是對其他人還是會使壞心。

    「時間差不多了,可以開門了。」老板娘自廚房走出。

    「知道了!」常欣機伶地喊了一聲。

    「我也差不多該走了。」小魚拿出木牌看了一眼。

    「一會兒有任務?」常欣拉開門閂。

    「嗯。」小魚往外走。

    正要跨過門檻,常欣忽然想起一件事,趕忙拉住她,神秘兮兮地說道︰「差點忘了告訴你一件秘密。」

    「什麼秘密?」

    常欣竊笑著在她耳邊講了幾句話,就听見小魚驚訝地叫出聲。「咦?什……什麼?怎……怎麼會?」

    「我打听到的,千真萬確。」常欣開心地拍拍小魚的肩。「這是你扳回一城的機會,去吧!」

    小魚仍在錯愕中,根本沒听清楚常欣那是什麼意思,呆呆走出酒肆,過了一條街後,才因為木牌急促的叫聲而回過神來。

    她疑惑地拿出木牌,隨即瞠大眼。奇怪,時間怎麼突然提前了?她施法術來到一處宅院,她提魂的對象柳必應就躺在(床chuang)上,家人圍繞在床邊,臉(色)凝重、十分焦急。

    她走到床邊,發現柳必應慘白著臉、呼吸微弱,她彎身拍拍她的眉心,又移至頭頂拍了拍。坐在床邊的大夫診治良久,眉心糾結,小魚听見屋里有人說妹妹是被害死的……

    小魚疑惑地拿出木牌,木牌上說這位柳小姐是病死的,怎麼會是被害死的?

    她仔細端詳柳小姐的臉(色)是帶著病氣,但還有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受……小魚把手放在柳必應額上兩寸。剛剛拍她額頭的時候,她就覺得觸覺不大對。

    她閉上眼,聚精會神感應,隨即張開雙眼,表情愕然。怎麼會這樣……柳小姐的魂魄早已不在軀殼內了!

    她驚訝地呆了好幾秒,沒魂魄她要怎麼(勾gou)魂?

    事情匯報上級之後,引發了一陣混亂。小魚不曉得(發fa)生什麼事,長官也沒告訴她,只說他們會處理,便打發她走了。雖然有點好奇,不過上頭的人堅持不說的事,她也無從得知。

    她不像常欣可以動用三寸不爛之舌打听消息,上回她問過閻帥大人住持投胎至何方,但閻帥大人不肯告訴她,只說冥府里的人不能打听跟自身相關的事,尤其是身邊的親朋好友,如果開了先例,每個人都來問父親投胎去哪兒了、太太現在在何處、兒子女兒怎麼樣,冥府還要不要運作?這些規矩早在進來前就說過,如果還有疑問,可以回去翻《如何做個冥府好員工》手冊。

    她一听,頭垂得低低的,不敢再問。這些她自然清楚,所以一直拖著不敢來問,好不容易提起勇氣,果然被罵了。

    後來常欣不知從哪里打听到消息,說住持現在已是得道之人,要她不用擔心,她的心這才真的放下。

    想到住持,小魚心念一動,不覺又來到大度寺,望著殿內的大佛,誠心地叩首,希望佛祖保佑住持,願他一切都好,福報綿延。

    走出大度寺,她心情愉悅,而後蹲在狐仙廟前擺好散亂的供品,微笑地(摸Mo)著廟前的狐狸,想到常欣方才告訴她的秘密,不由地發起怔來……

    「蹲在這兒(干gan)麼,想求大仙什麼?」

    熟悉的聲音讓小魚轉過身,歡欣地撲進他懷里。「你回來啦?」

    對于她的熱烈歡迎,戚冬少自是十分高興。「想我了?」

    她害羞地點頭,仰首望著他。「不是說回谷丘三天,怎麼今天就回來了?」按理他應該明天才會回來。

    「兩天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若不是狐王手里有他要的東西,他才不會回去。

    「狐王找你什麼事?」前兩天,狐王派人來說有事要見他,原本戚冬少是不理的,但那人低聲說了幾句話後,他便改變主意。

    「給我寶珠。」

    「寶珠?夜明珠嗎?」

    他好笑道︰「夜明珠是什麼寶珠,人類把它當寶,我還不屑一顧。狐王送的寶珠類似聚靈珠,不過是狐王親手制的,比閻帥那個更好,一會兒我幫你換過來。」若不是要學怎麼運用這寶珠,他才不會待兩天。

    小魚不解。「為什麼狐王要送寶珠給你?」

    「其實是給你,算是姨母做錯事的補償,還有你及時拉住綺(色),沒讓她走上姨母的路,算那老頭還有點良心。」他揚袖將兩人帶回宅子。

    「但那時我並沒有要拉住綺(色)。」她搖頭。

    「不用管有沒有,反正他給我們就收。」

    戚冬少拿出寶珠。小魚看著他掌心上紅透的寶珠,比雞蛋大一些,圓潤光滑而且周圍有一層淡淡的光暈,一看就是很好的寶物。

    「這麼好的東西真的要給我?」小魚伸出手想(摸Mo),又有點膽怯。

    他抬起另一只手,敲了下她的額頭。「沒出息,不過是一顆珠子,值得這麼小心翼翼?」

    他把寶珠放到她掌心,一股暖流立即竄過她的身子,她高興地綻出笑。「好暖喔!我是不是要去謝謝狐王?」

    「不用了。」他指示她把珠子吞下去。「晚一點我再把你的魂魄放進寶珠里。」

    「好。」小魚听話的把珠子吞進肚里,暖流立即散至四肢百骸。

    「一會兒會有點熱。」他變出一個小水池。「下去坐著。」

    她(脫tuo)下外袍和鞋襪,走進池子里坐著,像在泡冷泉,戚冬少隨即也坐進池子里,與她不同的是他全身赤(chi)裸m,不著一縷。

    小魚羞窘地不知要看哪里,她實在無法像他一樣處之泰然。戚冬少自然明白她臉皮薄,故意將她拉近,說道︰「怎麼穿這麼多?」

    她紅著臉說道︰「你別捉弄我。」

    他低頭親了下她的嘴。「我有捉弄你嗎?誰在水里穿這麼多?」

    「等等……」感覺他開始扯她衣服,小魚連忙阻止他。「我有話問你。」

    「什麼?」

    「那……那個,我好像沒問過你怎麼跟小白認識的。」

    「不是跟你說了我們都是狐狸,自然會認識。」戚冬少揚起眉宇。

    「小白也是狐妖嗎?」她追問。

    他盯著她的眼楮。「怎麼突然問起這個,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見她(露)出心虛之(色),他心里便有底了。

    「沒……沒有。」她的目光閃爍不定。

    他微笑地咬了下她的嘴。「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那寶珠很厲害,你只要說謊,眼楮就會變紅。」

    她嚇得(摸Mo)上眼楮。「真的嗎?」

    「這麼緊張?」他彈了下她的額頭,冷聲道︰「敢說謊騙我?」

    「不是、不是。」她(摸Mo)(摸Mo)發痛的額頭。「人家只是想問你……」她鼓起勇氣。「你是不是小白?」

    「這很重要嗎?」他瞪她。

    她搖頭,直率道︰「不管你是不是小白,我都喜歡你啊!」

    他的眸子浮上喜(色),她抱著他的脖子說道︰「等一等你讓我幫你梳毛。」

    「我考慮一下。」他咬了下她的耳垂。

    還要考慮啊?真小氣。小魚在心里咕噥,常欣說他不想讓她知道,大概是覺得當過她的寵物,身分會矮一截,畢竟那時她是主人。

    可以前他是小白的時候,他也沒有一點寵物該有的樣子,常常違背她的命令,還會凶她,感覺他還比較像主人。

    唉,怎麼自己這麼窩囊,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被他吃得死死的。

    想到之前戚冬少問過她是否怪他?畢竟(殺sha)死住持的是他阿姨,或許他不想讓她知道也是因為這原因吧,若真是如此,她也不想再探究了。

    其實他是不是小白並不重要,對他們的(關guan)系也不會有影響,因為她與小白並無恩怨。不過既然他別扭不想說,她也不問了,現在師父雖然一樣會欺負她、戲弄她,但也常會做讓她窩心的事。

    前幾天,她在街上看到一只小白狗,就吵著讓師父變小白給她看,雖然一開始不願意,但最後他還是順了她的意變回狐狸,讓她抱個過癮。

    「想什麼?」

    回過神來,小魚搖搖頭。「沒有。」

    戚冬少瞅著她的臉,黑眸若有所思,撫過她的眉眼,低聲道︰「以前的事別去想了。」他不想成為她心中那根刺,雖然她說姨母是姨母、他是他,但他不能確定她是否真的毫無芥蒂。

    她听話地點頭。「我已經不想了,而且也不生氣了。」她抱緊他,微笑地仰望。「我真的不在意。」

    他又恢復自信高傲的神情,轉了話題。「好一陣沒教你游水了,今天再來吧!」

    「不是泡著就好……」

    「我有這麼說嗎?」他挑眉。

    「可不可以不要練了?」她一臉苦惱,若真的練游水也不要緊,可基于前幾次的經驗,最後都變成……變成……那個……她的臉紅透了,不敢再想。

    瞄了眼她紅通通的臉頰,戚冬少惡意道︰「想什麼yin蕩的事?」

    她拚命搖頭。「沒有、沒有。」她慌張地推開他,趕緊打水,沒幾下就沉到水里。

    他嘆口氣,把她撈起來。「沒見過這麼笨手笨腳的,沒把你訓練成一條魚之前,得一直練下去……還敢叫小魚,簡直侮辱了這名字。」

    小魚抹去臉上的水滴,咳道︰「什……麼?不是,我名字里的魚不是指真的魚,是木魚的魚,我喜歡听敲木魚的聲音,所以叫小魚。」

    他瞪著她認真的表情,最後忍不住笑了出來。「竟然是木魚的魚,你這蠢東西,果然人如其名。」他故意敲打她的額頭。「我讓你做木魚——」

    「唉喲,好痛!」小魚躲進水里。

    他笑著也沉入水里,抓住想逃跑的小魚,摟著她在水里翻滾。小魚嚇得抱緊他,被他弄得七葷八素,頭暈目眩,他開心大笑,最後不知怎麼的,又滾上了床。

    唉……這樣下去,她什麼時候才能學好游水?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