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10章(1)

第10章(1)



    院子里石榴花開得(艷yan)紅似火,燦爛奪目,在風里輕輕搖動,像在招人近一點瞧她。

    年輕的時候,蘭芳並不喜歡火紅俗(艷yan)的花朵,只有高傲幽雅的花兒才能入她的眼,年歲漸長後才逐漸欣賞石榴這樣大紅的花卉,尤其是心情憂悶時,見著喜氣的紅總能讓心情好些。

    正想要身後的奴婢去摘些紅花,就見一人影自小徑走來,跨進院內,原本懶懶斜躺在長椅上的蘭芳立即坐正身子,雙眸透著欣喜。

    「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快去泡茶。」蘭芳對奴婢說道。

    戚冬少冷冷地看著帶大自己的姨母。她幾乎沒有什麼變,雪白的肌膚,面貌姣好,但那眸子自始至終都是冷的,他從沒看見這雙眼楮溫暖過。

    「不用了,我不是來喝茶的,只是來問你幾句話,一會兒就走。」

    蘭芳眸子里的喜悅褪去,也冷下了聲音。「什麼話這麼重要,還讓你特地回來問我?」

    「綺(色)應該都告訴你了吧。」

    「告訴我什麼?」

    「別裝了,綺(色)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跟你報告我的事,小魚與我五百年前的因緣,她應該都告訴你了。」綺(色)一直以來跟阿姨維持良好(關guan)系,只要是他的事,綺(色)都會如實轉告阿姨。「我要知道五百年前老和尚與小魚的死,是否跟你有(關guan)系?」

    看著他憤怒的臉,蘭芳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死了兩個人,還是五百年前的事,值得你這樣跑來質問我?」蘭芳的心態與綺(色)是一樣的,人類的(性xing)命有什麼了不得的嗎?

    雖然她沒有直接承認,但她的語氣、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不管你(殺sha)誰,但你動到我的人,我便不會與你善罷(干gan)休!」他怒聲道︰「你若真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當初又何必故意支開我?」昨天,他終于想起自己當初為何會離開小魚,因為綺(色)告訴他姨母病了,讓他回去一趟。那時的記憶會模模糊糊的,也是因為姨母讓他吃下無根果。

    蘭芳輕笑。「當時不想讓你知道,只是想你專心修行,那時是你幻化成形的最好時機,你卻不思長進,陪在一個(奶Nai)娃旁,像什麼話!」

    當初沒告訴他,並不是因為她真覺得自己做錯事有愧于他,畢竟她是妖,不是仙更不是佛,她雖不會濫(殺sha)人類,但有必要時她也不會心慈手軟。

    當時會下(殺sha)手,是希望他專心修行,那時正值他修煉的重要關卡,他卻成天守著一個小女娃,為此她才動了(殺sha)機。要先解決老和尚,是因為他擋了她的路,他雖是人類,但修為極高,已是大悟之人,有他在,她動不了那小姑娘,所以才先利用小姑娘毒害老和尚,而後再除掉那礙事的女娃。

    「那是我的事。」他冷厲道。

    「你母親臨死前把你交給我,你就是我的事。」她也冷冷回應。

    「你少拿我母親來壓我。」他面帶寒霜。

    「那你現在想怎麼樣,為那女娃報仇?」她冷笑。

    如果是五百年前知道真相的當下,他必定暴怒難忍,說不定真與阿姨拚個你死我活,但畢竟已過了五百年,他雖余怒未消,卻無(殺sha)她之意,因為小魚如今安好在他身旁,為此他可以不再計較。

    「以後你再管我的事,別怪我翻臉無情。」

    如果不是還念著她的養育之恩,他雖無(殺sha)她之意,今天也必與她打一場,不會只是站在這兒與她對質。

    「你——」蘭芳深吸口氣,忍住怒氣。「她對你沒有助益,不管是人還是鬼。」

    「我不在乎,你若再敢對她出手,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你最好別測試我。」戚冬少轉身拂袖而去。

    「你給我站——」蘭芳起身要喚住他,卻突然咳了起來。

    「主人。」身旁的奴婢立刻上前拍著她的背。

    「沒事,下去。」蘭芳邊咳邊道。

    「是。」奴婢起身立在一旁。

    蘭芳幽幽地嘆口氣。

    「隨他去吧,這事你也別再(插cha)手了。」一個滿面白胡的老爺爺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她身旁。

    所有人立即恭敬道︰「狐王。」

    他伸手在蘭芳背上拍了幾下,她立刻覺得舒服許多。

    「都活多少歲數了,你還不知道天道自有規則,你(強qiang)硬(插cha)手,沒有好處,若不是(殺sha)了那老僧,你怎會遭落雷擊中,埋下此患?」狐王緩緩說道。

    蘭芳喟嘆一聲。「原以為只是毀去兩、三百年修行,沒想幾乎要了我的命。」更氣人的是,老和尚送給小魚的念珠護住了她一縷幽魂,否則閻大人哪能那麼順利將飛散的魂魄再次聚集起來。」

    「好好養著(身shen)體,別再(插cha)手管他的事了,他也大了,無論福禍,他得自己擔待。」狐王拍拍她的手,起身要離去。

    「綺(色)她……」蘭芳欲言又止。

    狐王望向遠方的山脈。「她有她的心魔,能不能克服要看她自己,冬少也在試探,她若真動了(殺sha)念,那孩子便不會留情了——」

    ★★★

    園子里,綺(色)揚手要打向小魚(胸xiong)口,幾度抬了手又放下,難以決定。

    小魚眨眨眼,困難道︰「你別做傻事,師父一會兒要回來了,你討厭我便走吧,我已經好多了,剛剛的事我也不會告訴師父……」

    「我不需要你假好心,也不想承你的情。」綺(色)冷哼一聲。

    「我沒要你承我的情,你討厭我,我也不喜歡你,你(殺sha)死我我不恨你,但你(殺sha)死住持,我——」

    「(殺sha)死你跟老和尚的不是我,是戚冬少的阿姨。五百年前我還不會幻化人形,你們不是我直接(殺sha)死的,可我也做了幫手。不過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對妖來說,人命沒那麼了不起。」她原是不想講的,但既然自己已動了(殺sha)機,小魚也瞧見了,便沒什麼好瞞的了。

    「你這些話我不喜歡听,但我知道自己不夠聰明,沒辦法說服你,可是不管你怎麼說,我對你還是討厭的。還有戚冬少的阿姨,她(殺sha)了住持,我……我不原諒她,也恨她。」說著說著,她眼角滾下一滴淚。

    對他們來說是五百年前的事,可對她卻只像過了兩、三年,只要想到住持對她的養育,再想到是自己喂他喝下毒藥,心里就難受。

    她嗚咽地哭著,想著住持慈愛地(摸Mo)著她的頭,一句一句不厭其煩地教她念經文,當她讓村里其他小孩欺負時,他就會溫柔地為她開解……回憶一幕幕閃過她的眼前,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她彷佛還能听見住持慈祥地對她說︰笨一點有什麼(關guan)系呢?人太聰明反而會自尋煩惱。你雖然笨拙,心眼卻極老實,待人最重要的是心,不是腦袋,你要記得,別人的心我們是管不著的,但自己的心卻要牢牢地看好,听得懂嗎?

    不是很懂。

    沒(關guan)系,記得做個好孩子就成了。

    看她直哭,綺(色)不耐道︰「有什麼好哭的?人本來就有壽命,就算蘭姨不(殺sha)那老和尚,他也會死的。」

    小魚抹去眼淚。「我知道,人都會死的,住持告訴過我,但你們害死他就是不對。」

    綺(色)冷哼一聲。「那是你一廂情願的看法。」

    小魚吸吸鼻子。「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我真的很討厭你……可是住持從小教我要待人慈悲、要為人想,不要心存怨恨,我……我做得不好,但是我一直記著他的話,所以……我會努力原諒戚冬少的阿姨還有你,因為我答應過住持要听他的話,做一個好孩子……嗚……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說完,小魚又哭了起來。

    听她如此直率地表達對自己的討厭,綺(色)並沒有被激怒。她何嘗不討厭小魚呢?帶著(殺sha)意的心,沒有減少但也沒有增加,不過理智倒是回來了一點,在這地方,小魚若真要有萬一,自己是逃(脫tuo)不了(關guan)系的。

    綺(色)放開她,起身道︰「你討厭我最好,我也非常討厭你。」她冷哼一聲,離開花園。

    她離去不久,戚冬少正好回來,見小魚躺在地上哭泣,一臉錯愕。「怎麼了?」他蹲下將她扶起。

    「師父……」小魚摟住他的頸項,像個委屈的孩子似的,放聲大哭。

    「怎麼了,沒事吧?她傷了你?」他的手快速探過她的(身shen)體,只感覺她受了一點輕傷,聚靈珠完好如初。

    來這里之前,他以法術將聚靈珠層層護住,若是有人想(強qiang)行毀去,將會被他的法術反噬。他不知綺(色)為何沒動手,不過也不關心,只要她不來犯,他就會給她一條活路。

    「別哭了。」他抹去她的眼淚,眉頭緊皺。「不是警告過你不許哭?」

    「我不想待在這里,我們回去吧……」她哽咽地說。

    他也不想在這地方多待,雙手橫抱起她,邁步而去。

    「別哭了。」

    懷里的人還是哭個不停。

    「好了,再哭我要生氣了。」

    懷里的人置若罔聞,繼續抽泣。

    戚冬少瞄她一眼,好啊,越來越不把他的話當話了是不是?「再哭就扒你衣裳。」

    小魚紅著一雙眼抬起頭來,臉上都是淚。見她這模樣,戚冬少拿帕子給她擦淚,心里也悶悶的不痛快。

    「前天才哭得喘不過氣,今天又哭,真要惹我生氣?」他撫過她紅腫的眼皮。

    「不是……就是難過。」她也不想哭,但心里就是難受。

    剛剛她已經哭哭啼啼的把在花園的事說了一遍,他自然明白她在為住持傷心,幸好他已事先用法術保護聚靈珠,否則以她這種哭法,難保不會又產生裂縫。

    「還有,我忘了……問她為什麼要害死住持跟我?」她打聲嗝。「我只顧著哭,都忘了要問……」

    戚冬少擰下眉心,不知要如何開口跟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更擔心她知道真相後無法接受。

    他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樣戰戰兢兢的一天。

    「你怎麼了?」小魚撫上他的臉,他的表情有些怪怪的。

    「如果……」他遲疑。

    等了一會兒等不到下文,她問道︰「是不是跟你阿姨談得不愉快?」

    她這一提,倒讓他有個引子說下去。「綺(色)跟你說了,我姨母害了你跟老和尚,你……可怪我?」

    她呆愣。「怪什麼?又不是師父(殺sha)死住持。」

    他拿帕子擦拭她未(干gan)的淚痕。「我雖沒有直接害死你們,可姨母卻是為了我才動的(殺sha)念。」

    「為了你?」她想了一下。「我不懂,我們以前有見過嗎?」莫非她、住持與戚冬少五百年前有交集,不然他姨母為什麼無緣無故要(殺sha)他們?

    戚冬少實在說不出自己就是小白,只好道︰「以前見過,不過這不重要,我只問你怪我嗎?」

    小魚望著他,第一次在他漂亮的眸子里瞧見不安與恐懼,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暖意,第一次確切的感覺到師父是真的在意她。

    這是不是代表師父真的喜歡她?不是戲耍也不是逗弄,雖然送禮物給她,她也很高興,但這樣真切感受到他對自己的在乎,讓她更加心動。

    「我沒怪你,也不怪你,你姨母做的事不能算在你頭上。」她環住他的腰,仰著臉認真道︰「我是說真的,我已經決定把這件事放下了,師父也放下好嗎?」她想他方才應該是去質問這件事。

    他眸中的不安與恐懼被暖意與溫柔取代,心中泛起漣漪,情不自禁地低頭(吻wen)上她的唇。「好,以後我們不提了。」

    感覺他柔情地磨蹭她的雙唇,小魚抱得更緊,他的雙唇如棉花糖般在她臉上滑過,甜甜軟軟的,當他重新覆上她的雙唇時,她顫抖地嘆息一聲,為他開啟唇瓣,心神頓時讓他的熱情席卷而去。

    ★★★

    這天,例行地(勾gou)完魂後,小魚跑到晚風酒肆找常欣。

    她們兩人通過審核,告別實習生成了正式鬼差,方姊也沒再一天到晚盯著兩人,她已經功成身退,回冥府參辦別的工作。

    成了真正的鬼差後,常欣覺得每天混日子也無聊,不如找個差事做,于是就到晚風酒肆當跑堂的小二。在陽間的一切開銷,鬼差得自行負責,因此幾乎都會找份工作來做。晚風酒肆是間小酒館,客人不那麼多,常欣覺得不會太累,才接下這差事的。

    小魚原本也想找份兼差,但戚冬少說她的法術沒達到他的要求前,不能被其他事分心,小魚覺得師父說的話很有道理,自然言听計從,常欣卻是嗤之以鼻。

    「他就是想掌控你,你不要傻傻地什麼都听他的。」她一邊擦桌子一邊說道。

    「師父說的也沒錯,我的法術得再加(強qiang),你忘了我被綺(色)輕輕一揮就飛出去了。」小魚幫忙將(干gan)淨的筷子放進竹筒里。這小酒館中午才開始營業,她有空就會過來幫忙,順便跟常欣聊聊天。

    「那是當然,她跟戚冬少的修行有好幾百年,跟他們比起來我們只是小嬰兒,被打飛是一定的。」常欣瞄她一眼。「那個刑夫人你還是小心一點,誰曉得她會不會突然發神經來(殺sha)你。」

    「師父說我不用怕她,若是我有生命危險他會知道。」距上次在谷丘見到綺(色)後,已一個多月了,雖然兩人同在興安城,但她沒再見過她。

    「怎麼知道?他在你身上弄了什麼法術?」常欣好奇道。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保護我的魂魄的,只有別人想毀壞聚靈珠時才會啟動。」戚冬少說只要魂魄完好,不管受多大的傷,都能恢復。

    常欣揚高眉頭。「那個人變態歸變態,還是挺在乎你的。」

    听見這話,小魚靦地笑。「師父雖然有點我行我素,可是他的心不壞的,對我也很好。」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