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9章(2)

第9章(2)



    他話才說完,山洞前忽然有一男子現身,有著狐狸族特有的妖媚外貌,但表情很不高興。

    「你一回來就想惹事嗎?」男子慍道,他與戚冬少是一起長大的,但兩人自小到大都不合拍。

    戚冬少正要冷諷回去,小魚卻比他先開口。「不是,我們沒有要惹事,師父不是有意的,對不起。」她趕忙道歉。

    戚冬少火了。「你道什麼歉?」

    「師父?」男子鄙夷地看他一眼。「有資格做人師父嗎?」

    「怎麼樣都比你這個半吊子(強qiang)。」戚冬少冷哼。

    「你——」

    沒等他說完,戚冬少便抓著小魚離開,來到一處花園,小魚問道︰「那個人是誰?」

    「路人。」他冷言道。

    一听就知道他不想講,小魚也沒多問,只道︰「我們回去吧!」

    「得先辦一件事。」

    他正要邁開腳步,小魚忽然抱住他的腰,叫道︰「師父,你不要偷東西,我們走吧!」

    他又好氣又好笑。「還不放手。」

    「不放!」她急嚷。「住持說了,不能拿別人的東西——」

    「別在這兒胡說八道。」一個女聲突然(插cha)話。

    小魚抬眼,發現出聲的是刑夫人,察覺到自己還抱著戚冬少,她臉紅地松開手,囁嚅道︰「我沒胡說,偷東西不好。」

    「在我們這兒東西被偷,只能怪自己沒能力保護,怨不了別人。」綺(色)冷瞄了小魚一眼,但望向戚冬少時,神情立即轉為柔和。「還以為你不來呢!」

    「我一會兒就走。」戚冬少語氣淡淡。

    「什麼意思?你不留下來?」綺(色)詫異道。

    「嗯。」他將小魚拉到一旁,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綺(色)冷冷地看著兩人,小魚紅著臉點頭,小聲喊了一句癢,脖子縮在一塊兒,輕輕推了戚冬少一下。

    戚冬少直起身子,(摸Mo)(摸Mo)她的頭。「在這兒等我。」

    「好。」小魚乖乖地點頭。

    戚冬少揮了下衣袖,人便咻一聲不見,綺(色)盯著小魚,問道︰「他去哪兒?」

    「去看阿姨。」見綺(色)臉(色)閃過一絲訝異,小魚問道︰「怎麼了?」

    綺(色)沒回答她的話,內心隱隱不安。

    兩百年前,戚冬少與蘭芳姨大吵一架後,他就不曾回來看過她,為何這次……

    「我听七雲說五百年前你住在大度寺里?」自七雲跟她說了戚冬少與小魚的因緣後,她就一直惶惶不安,遺忘的過去像浪花打上了岸。

    「嗯。」

    「你是怎麼死的?」她又問了一句。

    為什麼她會問這個問題?小魚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老實回答。「落井死的。」

    綺(色)握了一下拳,又緩緩放開。「原來如此。」

    見她表情復雜,小魚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不對?你的臉(色)好難看。」

    「沒什麼。」綺(色)(露)出笑容。「只是覺得你們的緣分很有意思。」

    她更糊涂了。「你們是指誰?」

    「當然是你跟戚少。」

    「我跟師父?」她想了下。「也是,沒想到他會跟小白認識。」如果不是戚冬少硬要報恩,他們也不會糾纏在一塊兒。

    這下綺(色)懵了。「什麼小白?」

    小魚簡短將自己以前養的寵物小白與戚冬少認識的事說了下。

    綺(色)越听越詫異,她在講什麼?她不知道戚冬少就是小白嗎?她(脫tuo)口就要說出,話到嘴邊,卻念頭一轉。

    她(干gan)麼跟小魚說這些,這只會加深他們的羈絆,再說她也沒義務告訴她。

    只是經小魚這麼一提,綺(色)已然確定她就是當初那個小女孩。

    可她明明已經魂飛魄散,為何還會出現?

    綺(色)心煩意亂,忽然一陣涼意竄下背脊。難道戚冬少察覺了什麼?所以才去找蘭芳姨嗎?

    「你沒事吧?」小魚探問。「你好像快昏倒了,要不要先坐下?」

    小魚伸手要攙扶,才踫上她的衣袖,綺(色)煩躁地揚手一甩,小魚毫無防備,只覺一陣力道擊中她(胸xiong)口,將她打出幾尺外,砰一聲摔落在地,臉(色)發白,動彈不得。

    糟糕!綺(色)慌亂地看了下自己的手,出手太重了。她飛到小魚身邊,問道︰「你沒事吧?」

    小魚擰著眉頭,過了一會兒喘道︰「(胸xiong)口很痛。」

    她扶起她,正想幫她療傷時,忽然想到一個更好的東西。「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去摘果子給你。」

    小魚還沒來得及說話,她已經不見了,不過不一會兒她就回來了,手上拿了幾顆紅果子。

    「這是谷丘獨有的,治傷很有效,你吃了馬上就會好。」她把紅果子拿到她嘴邊。「快吃。」雖然一時失手,但也不是要命的傷,只是她擔心戚冬少回來對他難以交代。

    小魚疼道︰「師父剛剛說不能吃這里的東西。」

    綺(色)怔了下,隨即道︰「你不吃傷怎麼好,一會兒戚少回來看到你這樣,會怪罪我。」

    小魚面(露)難(色),綺(色)繼續道︰「我剛剛沒留神,出手太重,你快把果子吃了。」

    「不行,我——」

    綺(色)把果子塞到她嘴里,小魚倔(強qiang)地吐出來,綺(色)火了,低聲道︰「我不想傷你,乖乖听話把果子吃了。」

    小魚瞅著她的臉,忽然道︰「你是不是那個姊姊?」

    綺(色)愣住,冷聲道︰「什麼姊姊不姊姊,我沒那麼大福氣做你姊姊。」

    「我看到給我草藥還有讓我跌下水井的姊姊。」小魚疑惑地看著她。「你們長得不像,可是又有一點像。」

    還有她外圍的氣場跟當時的姊姊有幾分像,但又不完全一樣,閻帥大人說過,修行和心(性xing)的提升都會改變氣場的顏(色),所以綺(色)與五百年前那位姊姊氣場不一樣也不奇怪,但她就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覺得她們似乎有關連。

    「你笑起來跟那個姊姊有一點像。」她又加上一句。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綺(色)以法術定住她,而後塞了兩顆果子到她嘴里。

    小魚反抗不了,感覺兩顆果子在口中慢慢化去,流入體內,(胸xiong)口的疼痛頓時舒緩不少。

    綺(色)看著她,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戚冬少故意把小魚留下是為了試探她吧?她不確定戚冬少到底知道了多少事……不過按兵不動應是最好的選擇,只是五百年前的事,戚冬少真要追究嗎?

    不過就是死了兩個人,一個老和尚、一個是小魚。妖族雖不會任意(殺sha)人,但若時勢所逼,(殺sha)了人又如何?

    這五百年來,她也(殺sha)過不少人,包括想要為民除害的道士,不管是直接出于她手或是間接,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她不濫(殺sha)無辜,但擋在路上的,她也不會心軟。他們是妖不是仙,仁慈與德行不是必備之物。

    現在(殺sha)死小魚,對她來說易如反掌,她要考慮的是真要為此與戚冬少反目成仇嗎?

    依他的(性xing)子,是絕對下得了手(殺sha)她……想到這兒,她咬咬牙,為他的薄情而怒,她對他有情,但幾百年過去了,他一直沒有對她動心,而她對他的情愫已摻雜了太多的不甘心而變了。

    或者就像七雲所說的,她只是得不到,所以才始終放在心上,最後,執念成了繞在頸項的藤蔓,掐得自己不能呼吸,成了自己的心魔——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