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9章(1)

第9章(1)



    小魚渾身無力,癱軟地趴在戚冬少身上,臉上還殘留著未褪的春(色)與歡愛後的疲倦,想到方才兩人的親密與纏綿,她羞得真想把自己埋起來……他根本不是什麼狐狸,是大(色)狼才對!

    暗紅的絲綢床幕隨著涼風飄動,戚冬少滿足地(勾gou)著笑,修長的手指無意識地撫過她柔軟的青絲。

    雖然很想再與她繾綣一番,不過今天還有事得做,他不想留到明天狐王的壽宴上才解決。

    「想不想上街?」他的手順著她的背脊往下滑,來到她的腰臀輕撫。

    小魚羞得想鑽到地洞里,听到他要上街,趕忙點頭說好,只要能離開這床,哪里都好。

    他坐起身,在她紅通通的臉上親了下後,才彈手施法,眨眼間赤(chi)裸m的身軀上已覆上衣物,戚冬少明顯感覺小魚松了口氣,笑著咬了下她的耳朵。

    「晚點為師再來教你媚術。」

    「不、不用了……」她不假思索地回道。

    「嗯?」他故意生氣地看她一眼。「再敢違抗師父,罰責加倍。」

    她錯愕地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低下頭,小聲說道︰「是。」師父真壞,老是欺負她。

    他這才滿意地帶著她到街上閑晃,當然兩個人都變了樣貌,免得又讓羅欽盯上。這舉動著實讓小魚詫異不已,沒想到他除了饒羅欽不死,還願意變換容貌以免惹來羅欽等人的注意。

    听見小魚的話語,戚冬少冷笑。「在人類里,他還算是有腦袋的,不過在我眼里還不值一提,我只是懶得跟他糾纏。」對他來講人類就像螞蟻一樣,要取他們的(性xing)命太簡單了,簡單到他根本不屑為之。

    「若是四、五百年前,我還願意裝(成cheng)人的樣子跟他斗斗智,現在我連那精神都沒有。」起初幻化(成cheng)人形時,他也曾好奇地與人相處過一陣子,甚至當過俠士、謀過官職,那時還覺得有趣,但沒多久就膩了。

    畢竟他不是真正的人,人類重視的功名利祿在他眼里一文不值,他是妖,權勢名利對他來說像糞土,他要那些東西(干gan)麼,還不如去偷蟠桃增加修行,所以慢慢地,他不再與人類親近,之後的四百年他都專心在修行,這十年因為無聊,才又扮(成cheng)人的模樣下山來走走。

    瞧見小魚異樣的眼光,他挑眉道︰「怎麼?」

    她微微一笑。「沒有,只是覺得好像看錯你了,剛開始覺得你好討厭,幼稚又自我中心,還愛找麻煩,實在討厭……」見他拉下臉,她趕忙道︰「但是現在不一樣,你很好。」

    「哪里好?」他冷哼。「壞話說了一堆,好話只有很好兩個字,要我把你丟進水里是不是?」

    「不是、不是。」她急道︰「師父就是很好、很好,雖然對我凶,又愛欺負人,但是也對我好。」

    「好在哪兒?」他瞪她。這蠢蛋,講好話也不會嗎?

    「好在……我不會說。」又不能說他溫柔、善解人意、體貼、隨和,這些優點他都沒有,唉……現在才發現他的優點好難講。

    他的眼皮抽了下,正想把她抓起來痛打一頓,她開口道︰「我想到怎麼說了,師父好像小白,小白一開始對我也不好,還咬我,住持說小白是在野外長大的,所以不像小黑那麼听話。但是小白雖然咬我,卻沒有傷我的意思,見我被人家欺負,還會幫我出氣,一開始不喜歡我幫它梳毛,可是後來我幾天沒幫它梳毛,它還會生氣。小白雖然常常不理我,但是它會幫我撿樹枝,還會幫我提水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它就會用尾巴搔我的癢,讓我呵呵笑,還會幫我趕蚊子……」

    她嘆氣,因往事而眸光閃亮。「師父就像小白一樣,是相處了以後才會知道『好』的人。」

    原是要罵她贊美的詞匯還是那樣貧乏,只有「好」一字,但說的事卻讓他(勾gou)起笑。五百年前的事他有些印象,但許多都模糊了,不過這一、兩天又憶起了一些,而且都是關鍵之事,他打算今日做個了斷。

    偶爾,他會想自己與她究竟是怎樣的因緣,還對她這樣上心,明明不特別漂亮也不特別聰明,怎麼五百年前自己會留在她身邊,如今踫在一塊,還是放不下她?要說她有什麼值得讓人喜歡的地方……(性xing)子好、不與人爭,大概是最大的優點。

    小魚偷偷瞄他一眼,見他帶著笑,才安心了些。

    經過一攤子,戚冬少買了糖葫蘆跟幾塊桂花糕給她,小魚笑開,高興得像是拿了珠寶似的。

    「我們今天出來要做什麼?」小魚吃口糕餅。

    「看了就知道。」他不著痕跡地動了下食指,迎面而來的男子不知怎地腳下一陣踉蹌,往前撲去。

    小魚訝異地看著男子撲在一個姑娘身上,兩人頓時摔成一團,女子驚慌地叫著,那公子趕忙道︰「對不住,小生無禮了。」他臉上染了一層紅暈,連忙起身。

    被她撞上的姑娘也一臉羞赧。「沒……沒事。」

    小魚一臉納悶。「師父,是你弄倒他的嗎?」

    「嗯。」

    「為什麼?」她更疑惑了。

    「他們來求過姻緣。」見她還是一臉茫然,他白她一眼。「你以為狐仙廟里供奉的是誰?」

    狐仙廟?師父?她恍然大悟。「你是說……你……」

    「就你一個笨蛋到現在都沒發現。」他受不了地搖頭。

    小魚想辯解,卻不知要說什麼,最後只能訕笑幾聲,問道︰「沒想到師父會管這種事。」

    「當初無聊順手救了一個人,也沒要他報答,沒想到他發達以後幫我蓋了一間廟,我正閑著無聊,于是就做起他們口中的大仙。現在十幾年過去也做厭了,心情好時才出手幫幾個忙。」他停在攤子前,順手拿起珠花幫她(插cha)在耳旁。

    今天讓她變了個嬌(艷yan)的小姑娘,比起平常自是好看不少,不過不知是美女看多了,還是已經習慣她略帶傻氣的面貌,他還是喜歡她原本的樣子。

    他出乎意料的舉動讓小魚紅霞滿面,販子更在一邊推波助瀾。

    「這珠花可適合姑娘了,嬌(艷yan)又大方……」

    戚冬少左看右看,覺得挺滿意的,尤其小魚靦的模樣讓他心情大好,除了珠花外,他還給她買了玉簪跟耳,她紅著臉收下。

    「你為什麼突然送我東西?」她羞怯地問。

    「沒為什麼,覺得適合你就送了。」他(摸Mo)了下她發上的珠花。「喜歡嗎?」

    「喜歡。」她紅著臉點頭。是師父送她的禮物呢……

    他微笑地(摸Mo)(摸Mo)她的臉頰。「讓你變這模樣還真不習慣。」還是覺得她傻愣的樣子順眼。

    「師父變成這樣我也不習慣。」小魚說道,他變了個書生模樣,臉龐依舊是俊俏的,可畢竟不是熟悉的樣子,看著還是別扭。「不過……」

    「不過什麼?」

    她漾起笑。「眼神是一樣的。」以前瞧著他的眼,總覺得不是嘲諷就是魅惑,如今她也能看出一些不同。

    「哪里一樣?」他挑眉,他自認連眼神都改變了。

    「我不會說,反正……就是師父的眼楮。」她堅定地說。

    她的回答讓他覺得好笑,明明說得這樣模糊,卻一副「沒錯,就是這樣」、「我說了就算」的表情,他忍不住想逗逗她。

    「你喜歡我的眼楮?」

    她頓時手足無措,一遇上他深邃的雙眼,連忙低下頭。「嗯……」以前雖然曉得他長得十分好看,但沒有特別感覺,可自從發現自己在意師父後,光是看著他,就覺得自己的心悸動得厲害。

    「說什麼?我沒听清楚。」他彎xia身子。

    她後退一步,慌亂地看著街上的行人。「外面……這樣不好。」萬一他又獸(性xing)大發,把她捉回(床chuang)上……想到兩人先前的纏綿,她羞得不知要看哪兒好。

    他笑著(摸Mo)了下她的發絲,故意為難。「你回答,我就不逗你了。你喜歡我的眼楮?」

    她抬頭對上他促狹的雙眼,又趕忙低下頭。他真壞,每次都這樣捉弄她……

    「快點。」他伸手要將她拉入懷中。

    她慌道︰「喜歡、喜歡。」

    他滿意地輕笑,眸子里都是得意之(色)。

    小魚又羞又氣。「師父就會威脅我——」

    「不然當師父要(干gan)麼?」他拉著她走進一條幽靜的巷弄。

    見他說得這樣理直氣壯,她一時語塞,不知怎麼反駁,最後只能轉開話題,問道︰「來這兒做什麼?」

    「我帶你去個地方。」

    「哪里?」

    「谷丘。」他揚起衣袖。

    小魚眼前頓時一黑,腳下有種虛空感,她緊緊拉著他的手,不一會兒,兩人來到一處風景明媚之地。

    「這是哪兒?」她驚訝地看著四周,這兒草木蓊郁,樹上結了好多果實,遠遠還能听見流水潺潺,微風帶著涼意吹拂而來,讓人精神一振。

    「狐王居住的地方。」

    「狐王?」她詫異地看著他。「為什麼帶我來這里?」

    「明天是他三千大壽。」

    「我在這里不要緊嗎?」那似乎是他們狐狸一族的聚會,她在這兒不知妥當嗎?

    「我沒打算參加他的大壽。」他把她帶到一個山洞前。

    「那我們來這里做什麼?」她一臉茫然。

    「偷東西。」他這次回來谷丘主要是與姨母對質,解開心中的疑惑,不過既然都來了,這山洞又堆了那麼多寶物,來拿點東西也好。

    「咦?!」她驚叫。

    她驚恐的表情讓他輕笑。「這呆樣,每次就只會咦咦咦。」

    她不理他的取笑,急道︰「你為什麼要偷東西?」

    「這山洞都是壽禮,寶物很多。」他伸手(摸Mo)了下山洞口,一道(強qiang)烈的力道將他震退半步。

    「你沒事吧?」她著急地拉住他。「別偷東西,我們走了。」

    「沒事。」他揚手打向洞口的結界,只听轟的一聲,山洞晃了下,可仍是完好如初。他倒也不氣惱,狐王的法術本就比他高,來這兒本就是抱持姑且一試的心態,所以得失心不重。

    小魚的聚靈珠已有裂縫,雖然還是能用,但他想另找一顆珠子以備不時之需,這山洞里有他要的東西,只是要破狐王的法術,還得專心修煉一陣子。

    「師父!」小魚生氣了。「你為什麼要偷東西?被發現了怎麼辦?」

    「我們一進來就有人知道了。」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