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8章(2)

第8章(2)



    翌日

    撲通,水面濺起一串水花,小魚驚慌地拍打手腳,人卻越往下沉。一雙手在她沉到水底前將她撈起,她大口喘氣,緊緊地抱住眼前的人兒。

    「說過多少次了,越慌就越往下沉。」戚冬少斥責一聲。

    「我也不想驚慌,可是一下水就怕。」小魚攀著他,語氣很氣餒。

    昨天落湖後,前世的記憶翻涌而出,她心神大亂,致使聚靈珠出現裂痕,戚冬少決定測試她是否每次落水都會憶起前世,特意變出一個大水池,將她丟進去試驗,結果沒喚起什麼記憶,倒是(勾gou)出她怕水的病癥。

    見狀,戚冬少決心讓她克服懼水之癥,不顧她的抗議堅決要教她游水,雖然知道他是為她好,但她在水里就是沒法放松。

    小魚嘆氣,抬手抹去臉上的水珠。「衣服好重。」

    「誰教你要穿這麼多。」他本想讓她只穿肚兜跟褻褲,她卻紅著臉死活不肯,只(脫tuo)了外衣,可還穿著里頭的白(色)單衣。

    听見這話,小魚渾身不自在,雖說在現代住了一年有余,那兒的泳衣比肚兜、褻褲還暴(露),可她還是不敢。

    沒想到戚冬少也沒在衣服上為難她,就讓她穿著單衣、薄長褲下水,絲毫沒留意濕透的單衣如同薄紗,若隱若現,別有一番風情。

    兩人昨天才接(吻wen),今天就這麼親近,對她來說還是無法適應,但戚冬少卻不然,非常大方地在她面前裸(露)上身,她都不知要將目光放哪兒。

    「要不要我幫你把單衣(脫tuo)了?」他故意問。

    「不要!」她趕忙改口。「不重,衣服其實不是很重。」

    「隨你吧。」

    他突然往後移動,她緊張地抱住他,問道︰「今天學夠了,明天再學好嗎?」

    他挑眉。「從你下水到現在才過了一刻鐘,告訴我你學了什麼?」

    她頓時顯得心虛,想了一會兒才道︰「我是想……不用學游水也沒(關guan)系,我可以用法術離開……」

    「昨天你落水時怎麼沒想到用法術離開?」他哼了聲。

    「那時掉進水里,頭就昏了,但是現在不會了。」她立刻道,雖然有點怕水,不過並沒有頭昏的現象。

    「既然怕水,這便是你的弱處,必須克服才行。」他扯下她的手。「休息夠了,開始練習。」

    小魚嘆口氣,乖乖地開始練習,戚冬少也沒要她今天就學會,只想著讓她多親近水,所以並沒特別嚴厲,也一直在她旁邊照看,每當她沉下水時,就把她撈上來。

    在水里原本就費勁,她又穿著一身濕衣,沒多久就累得喘吁吁。

    她滑動酸痛的手臂,覺得比練功還累,自己都做鬼了,為什麼還要學游水?

    戚冬少托著她的腰,看她賣力的樣子,一開始覺得好笑,後來就有點心不在焉,她一身濕衣黏在身上,曲線畢(露),實在(誘you)惑。

    小魚渾然不覺身旁灼熱的眼神,仍然不停擺動雙臂,疲累地道︰「師父……我手好酸,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戚冬少的目光一直停在她若隱若現的背與腰臀上,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得到首肯的小魚高興不已,疲累地停下雙手,轉頭望向他。

    當她發現他的雙眼火熱地瞅著自己時,順著他的視線望去,旋即驚叫出聲。天啊!她的衣物跟沒穿沒兩樣……

    她一驚慌,身子緊繃,往下沉去,戚冬少立即伸手抱住她,她大聲喘咳,抹去臉上的水珠。

    還沒來得及開口,雙唇已被掠奪,腰際也被一雙臂膀狠狠箍住,她喘息地承受他的熱(吻wen),感覺他的雙手在衣下滑走,每到一處便如火炬,燒燙那兒的肌膚。單衣與肚兜不知何時已被褪下,小魚卻渾然不覺,直到他撫上(胸xiong)前的丘壑,才將她驚醒。

    「師父……」她驚慌地打開他的手,雙臂環在(胸xiong)前。

    「嗯?」他微眯雙眼,黑眸閃著欲火。

    她不敢看他的眼,結巴道︰「這樣……這樣不好。」

    「哪里不好?」他低頭一路(吻wen)下她的頸項,噬咬她縴細的肩頭。

    小魚一陣酥軟,若不是他扣著她的腰,她又要滑進水里了。「那……那個……要……要成親才能。」

    他抬起臉,黑眸閃著火光。「成親?鬼跟妖嗎?」

    小魚愣了下,對喔,她現在是鬼……她又想到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師父,鬼跟妖可以在一起嗎?會不會對你不好?」鬼跟人一塊兒,對人是絕對不好的,但她不曉得對妖是不是也不好。

    「會不會損耗你的陽氣?」她不想害了他。

    「多多少少。」她擔心的語氣讓他微笑,心底十分歡喜。

    「那不要……」她搖頭,不想師父因為她而陽氣受損。

    他的手滑過她的腰際,嘴角更往上揚。「你這麼低級的鬼,能傷我什麼?」

    聞言,她不高興地抬頭。「(干gan)麼說我低級?」

    「你連幻形之術都學不精,還不低級嗎?」他拉開她環在(胸xiong)前的雙臂。

    「啊——」她驚叫,想遮住自己又比不過他的力氣。

    他故意抱著她沉入水里,而她也如他所料,驚慌地抱住自己,柔軟的身子緊貼著他。

    (欲ru)望一下翻涌而上,戚冬少(吻wen)上她的唇,噬咬起來,雙手在她身上點起一連串的火星,燒得她無法思考,只覺身子越來越沉、越來越熱……

    ★★★

    幽冥府

    明天是狐王生日,雖然雙方沒什麼來往,不過禮不可廢,這種大日子,還是得送個禮意思意思,所以此時閻帥正哼著歌愜意地包裝手工蛋糕、麻跟餅(干gan)。

    方潔走進來時,就見自家老板正在蛋糕禮盒上打蝴蝶結,她假裝沒看見,咳了聲後才道︰「常欣跟小魚這三個月來的報告我已經打好了。」瞄了下凌亂的桌面,發現沒讓她擺資料的地方。

    閻帥頭也沒抬地說︰「隨便放。」

    見小龜在一旁打瞌(睡Shui),龜殼上貼著滿滿的便利貼,上頭都是下屬們要自家老板做的事,她瞄了下上頭的內容,忍不住說道︰「大人,你多久沒處理公事了?」

    閻帥抽掉藍絲帶,換個紅絲帶,一邊道︰「對,你來得正好,好像積了一堆事,你幫我處理一下。」

    「大人——」

    「你辦事我放心。」他截斷她還未出口的嘮叨話語。

    她一臉無奈,轉身要走,卻讓他喚住。「等等。」

    「這三個小包給你還有常欣跟小魚,是我做的蛋糕跟麻。」他眨了下右眼,桌上的三個小包裹就落在方潔手上。

    方潔深吸口氣,免得自己忍不住想教訓自家老板。「我不愛吃甜的。」

    「你的是咸的。」他滿意地(摸Mo)(摸Mo)紅(色)蝴蝶結。

    咸的?她皺下眉頭,咸蛋糕跟咸麻嗎?怎麼有種想吐的感覺。算了,不管他,與老板相處多年,她已經明白有些事別跟他糾纏,反正轉手把他送的東西丟進黑洞就行了。

    「資料我放這兒。」她把桌上的禮盒挪開一些,將紙卷放在旁邊。

    「好。」

    見他彎身找其他材質的絲帶,方潔搖搖頭,受不了地要離開,離去前,她忽然想到擱在心上的問題,遲疑了下,才開口問道︰「小魚的事……我們還是不(插cha)手嗎?」

    「不用,她是戚少的問題。」

    「即使他們曾有宿緣,我也不覺得非要讓戚冬少(插cha)一手不可。」她頓了下。「雖然小魚資質不是上等,但她德行好,是塊璞玉,很適合修仙之路,為何不讓她到仙子身邊修行,而要讓她跟戚冬少一起?」

    「在塵世里多歷練對小魚有好處。」他抬眼問道︰「怎麼,你覺得我做錯了?」

    「我沒這麼說。」她淡淡地說。

    「雖沒說,可心里這麼想的吧?」閻帥動動發酸的肩膀,說道︰「你以為我整天吃飽沒事(干gan),專管閑事?個人有個人的因緣,我沒那閑工夫,什麼事都(插cha)上一腳。」

    「那你當初為何救她?」她不相信他說的話。

    他微笑。「我自有我的道理,不過我能做的已經都做了,之後就不是我能(插cha)手的了。」

    他的話讓她眉心一皺。「什麼意思,難道小魚還會有危險?」

    閻帥沒正面回答,只道︰「剩下的就看她的造化了。」

    方潔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祥之感。小魚雖然單純傻氣,但很討她喜歡,雖然自己總是嚴厲以對,但也不過是希望她與常欣能多有上進之心,好好擔任鬼差、好好修行,現在听見小魚可能有難,心中自然焦急。

    「沒事的話就出去吧,我還得把禮品先弄好。」閻帥繼續埋頭苦(干gan)。

    「是。」方潔轉身離開,心里忖道︰或者提醒小魚幾句也好,只是她也不知小魚會遭受什麼事,該如何提醒?

    但想想,有戚冬少在身邊,小魚應該不會有問題,那人雖然不通人情又我行我素,但他對小魚還是挺照顧的,自己應該不用太擔心才是。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