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8章(1)

第8章(1)



    戚冬少抱緊她,巨大的憤怒貫穿他的(身shen)體,他撫過她的眉心讓掙扎不休的她安靜下來,沸騰的怒氣讓湖里的魚兒慌張躲藏。

    「戚少,我這小廟容不了你這大和尚,可別在這兒發火,讓我白白遭受池魚之殃。」忽地,湖仙輕柔的聲音傳來。

    戚冬少怒哼一聲,右手揚起,抱著小魚離開。

    回到小屋後,他先將兩人濕透的衣裳以法術弄乾,再將她安置在(床chuang)上歇息。她眉心緊擰著,似乎仍被夢魘糾纏。

    他想將她記憶壓下,可終究沒有動手,她心上的那根刺由別人種下,他就得替她拔掉,否則永遠都不會好。

    雖然想得這樣理智,但那盈滿的怒氣始終在(身shen)體里盤旋。

    沒想到她真是被他所累,剛剛她腦中的女子雖然幻化過,但他一眼就瞧出是誰。上次只見到背面,他還不敢如此確定,如今見到正面,他心中的疑惑已解,而憤怒卻如火般燒灼著他,恨不得立刻就找那人當面對質……

    「不要……姊姊……住持……」

    小魚的低泣聲將戚冬少的神思拉回,見她痛苦地困在惡夢中,他撫過她的額頭,讓她自惡夢中醒來。

    她驚恐地睜眼,他便道︰「醒了?」

    才看著他溫柔的眼楮,小魚的眼淚嘩地掉出。「我……我看到……住持、住持被我害死了……嗚……」

    「胡說什麼。」他抹去她的眼淚。「住持是讓別人害死的,關你什麼事?」

    「不是……草藥、草藥……有毒的,我給住持喝了,我害死他了……」

    見她捂著(胸xiong)口痛苦呢喃,戚冬少連忙以手覆上她的額頭,欲安下她的心神。「別說了,靜下來。」

    她沒有听到他的話語,心神依舊留在自責與愧疚中。「都是我不好……」她的(胸xiong)口越來越緊。「唔……痛……」

    他捧起她糾結的面孔,怒聲道︰「還不靜下心來,你想魂飛魄散是不是?!」

    師父……師父……小魚想告訴他(胸xiong)口好痛,椎心刺骨,她的神智開始渙散,似有什麼東西要從體內沖出,(身shen)體即將被撕裂。

    戚冬少正想(強qiang)行用法術讓她沉(睡Shui),忽然听見一聲碎裂,他臉(色)大變。難道是聚靈珠——該死!他一掌打向她的(胸xiong)口,隨即咬破拇指,將血滴入她眉間,封住她的神識。

    聚靈珠自她口中飛出,他伸手將之握在手心,發現珠子果然裂了一道縫,他將血滴入珠內,讓血沿著裂縫滲入。這樣持續了一刻鐘後,裂縫才慢慢修補起來,他松口氣,將珠子重新置入她體內。

    這一切都完成後,戚冬少才真正放下心來,隨手抹過拇指,讓傷口收斂,恢復原狀。他以自身血融入她的魂魄中,應該能修補她的魂魄,不過靈珠已有裂縫,還是得想辦法幫她換顆珠子。

    他撫過她已恢復血(色)的面頰,忽然想到七雲的話語,看來自己是真對她上心了,只是他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明明就是個傻不隆咚的丫頭,怎麼五百年前放不下她,五百年後還是牽腸掛肚?

    想著想著他就來氣,忍不住伸手擰了下她的腮幫子。

    小魚(輕qing)吟一聲,先是擰著眉頭幾秒後,才迷蒙地張開眼,眼前的景物似蒙了一層白霧,她眨了幾次眼後,才瞧見戚冬少。

    一見到他,她鼻頭一酸,眼淚又掉了下來。「師父……」她難受地抱緊他。

    「還哭!」他斥責一聲。「知不知道剛剛有多驚險?」除了外力會讓聚靈珠破裂之外,事主本身的情緒若起伏過于劇烈,魂魄在里頭震蕩竄動,也會撞出裂縫來。

    她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只記得剛剛(胸xiong)口好痛,然後就昏過去了。現在見他疾言厲(色),不由得有些害怕,卻在這時發現他臉上好多汗。

    「師父怎麼了?你流好多汗。」她抬手要擦他的臉。

    他握住她的手,怒目而視。「以後再不許哭了,听見沒有,五百年前的事了,有什麼好哭的?」

    「我——」

    「跟了我幾個月了,就沒長點腦袋,你這蠢東西!」他喝斥一聲。「冤有頭債有主,(殺sha)老和尚的是拿毒草給你的女人,(干gan)你什麼事,你搶著認罪(干gan)麼?老和尚地下有知會高興嗎?準給你氣死。」

    她抽抽噎噎地哭著,眼淚直流。「嗚……住持……」

    「我說的話都不听了是不是?」他抹去她的淚。「叫你別哭還哭得更凶,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是什麼鬼差,擔得起這名號嗎?愛哭鬼還差不多。」

    她听得笑了,雖然他這麼凶,講話毒辣缺德,但抹著眼淚的手卻很溫柔,她把臉埋入他頸項,就像摟著小白那樣。

    「為什麼那個姊姊要騙我呢?她明明對我很好的,給我好多吃的東西,還(摸Mo)我的頭,笑得好溫柔……為什麼騙我呢?」她輕聲哭泣。

    對戚冬少來說這事已過了五百年,記憶早已淡去,對小魚來說卻是歷歷在目,五百年雖然漫長,卻像(睡Shui)了長長的一覺,前世的記憶還是那麼清晰。

    「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冷下聲。「給你糖、對你笑的可不全是好人,沒听過笑里藏刀?」

    「嗚……」她哭得更難過。

    「好了。」他拍了下她的額頭。「再哭我要罵人了。」

    小魚眨眨眼,擦去眼淚。「你一直在罵我啊……」

    他瞪她一眼。

    「我只是氣我自己笨……害了……住持……」她忍不住又落淚。

    他嘆氣,溫柔地撫過她的發,想著要怎麼讓她止住淚。他一向就討厭女人哭哭啼啼,偏偏見她哭得雙眼紅腫,滿頰是淚,又覺心疼,可為了她好,自己是不能縱容她再哭下去,萬一聚靈珠又生出裂縫就麻煩了。

    不過輕聲輕語哄著,她的眼淚怕是斷不了,還是采取嚴厲的手段比較好。

    打定主意後,他故意用力擦抹她的臉,疼得她一時忘了哭。「我的話你全當耳邊風是不是?說了不是你害的,你是哪句听不懂?」

    「好痛……」她的臉讓他揉得擠成一團。「嗯……好痛……師父……」她拍打他的手。

    「再哭,就把你的臉揉成包子。」他發狠話,見她雙眼被他拉得一上一下,雙唇擠成麻花,一抹笑意浮上他的臉。「這蠢樣……」他更用力地捏來揉去。

    「你別弄了,好痛……我不是面團……」

    見她被自己揉得像包子,這才放開手,她立刻以掌心搓搓自己的臉,想把痛感降低。

    「再不听話,以後照三餐把你搓成湯圓。」口中雖是訓斥之語,卻不嚴厲。

    她不甘地看他一眼,揉著腮幫子沒講話,經他這一鬧,眼淚不掉了,可臉卻疼了。

    「老和尚是得道高僧,就算讓人害死了,也不影響他的功德福報,你要真放心不下,冥府也能查到他如今在何處。」

    小魚點點頭,心頭還是難過,雖知他說的是對的,可一時間還難以放下,不由得嘆息一聲,郁悶地垂下頭。

    他垂首在她頭頂上親了下。「再這樣我又要捏你的臉了。」

    「別……」她抬起頭,忽然發現他靠她如此之近,他的臉孔幾乎就在眼前,而且她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正坐在他腿上,面頰頓時緋紅一片。

    她臉紅著想起身,他卻故意抱著她,說道︰「怎麼,坐了好一會兒,現在才發現?」

    「師父……」她更尷尬了。「你讓我起來。」

    「你親我一下,就讓你起來。」他故意道。

    果不其然,她的臉更紅了,心思成功地自老和尚那兒離開。

    小魚結結巴巴地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為……為什麼……要……」

    「你忘了昨天媚術不及格?」他低頭咬了下她的耳朵。

    小魚一陣酥麻,縮起身子。「別咬……」

    感覺她的顫抖,他抱得更緊。「再敢給我變石頭,我就咬死你。」他故意又咬了下她的耳廓。

    小魚羞得往他懷里鑽,忽然想起常欣的話,急嚷道︰「我不學媚術,我是鬼差,不是狐狸,不需要學媚術。」

    他瞄她一眼。「你倒是越來越會頂嘴。師父教授本領時,是徒弟可以(插cha)嘴的嗎?你以為在買菜?挑三揀四。」

    她張嘴,不知要回答什麼,于是又閉上,嘴上功夫她哪比得過他?

    「今天的考試沒通過,我還沒責罰你,你卻先管起我來了。」他拉下臉。

    想起剛剛才說一、兩句話就被羅欽識破,她不由地心虛,低下頭囁嚅道︰「那個……羅……羅公子太聰明。」

    「你還有話講。」他挑眉。「不找聰明的,難道我找群豬看你表演?」他往前一比,一只黑豬唰地出現在眼前。

    小魚驚訝地看著黑豬,還沒反應過來,戚冬少已推了她一下。「去啊,表演給它看。」

    她惱道︰「你真的很壞。」怎麼師父老愛這樣捉弄自己。

    「我要真壞,就該把你變成豬。」他敲了下她的額頭。「想變豬嗎?」

    「不要、不要。」她忙道。

    他滿意地(勾gou)起笑,一揚手,黑豬便消失了。

    坐在他腿上,實在別扭,腦中又浮現常欣說過的話,小魚期期艾艾地問道︰「師父……你……喜歡我嗎?」她揪緊雙手既害羞又緊張。

    正想著要怎麼捉弄小魚的戚冬少,听見這話,低頭看她一眼,就見她臉蛋微紅,滿是羞(色),心中大喜。

    這木頭竟會問他這樣的話,想來是將他放在心上了。

    他的手滑過她粉紅的臉蛋,媚眼(勾gou)著她。「你想我喜歡你嗎?」

    她一怔,反射地點了點頭。

    她不假思索的反應讓他愉悅地彎了雙眼,眼波流轉,眉梢眼底淨是春(色),她呆呆地望著他,一時失了心神。

    「那我就喜歡你吧!」他一副恩賜的口(吻wen)。

    還沒自他似是而非的話語中回過神,嘴唇便讓他親了去,小魚暈頭轉向,無法再深究。

    他不像之前那樣淺啄輕嘗,而是結結實實給她一個熱(吻wen),舌頭滑入她唇中挑逗,她羞得想躲,可戚冬少又怎會輕易放過她,他扣著她的後腦勺,讓她無法動彈。察覺她的顫抖與緊張,他貼著她的唇,粗啞地道︰「你再敢變石頭,我就扒光你的衣服。」

    他的威脅讓她瞠大眼,他微笑地咬了下她的嘴。「讓你一個月都光著身子,怕不怕?」

    她抗議。「你不可以這樣……」

    「那就別變成石頭。」他警告地說。「什麼都不許給我變,否則你就等著光溜溜見人。」

    「我緊張。」她囁嚅地說,她並不討厭師父的(吻wen),只是好羞人,想把自己藏在棉被里。

    他拉著她的手環上他的頸項。「那就(吻wen)到你不緊張。」

    她慌亂地看著他的臉在眼前慢慢放大,直到模糊一片,唇上柔軟的壓力讓她羞喘。

    一只手覆上她的眼,遮去她的視線,溫熱的舌頭滑入她口中,帶來暖意與熱度,小魚不自覺地收緊雙臂,環抱著他,連(胸xiong)口也熱了起來……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