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7章(2)

第7章(2)



    忽然,左邊一個正在看字畫的公子笑了出來,他轉過身,一邊晃動手上的扇子,一邊笑盈盈地對常欣說道︰「听姑娘說話真是有趣。」

    常欣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的話讓人偷听去了,她訕笑兩聲。「玩笑話、玩笑話。」不過這男人長得還真好看,不免心里小鹿亂撞起來。

    小魚訝異地看著眼前的公子,這氣場……不是七雲嗎?怎麼他又變模樣了?

    「七雲,你為什麼——」

    他以扇子堵著她的嘴,可已晚了。

    常欣看看兩人。「怎麼,你們認識?」

    小魚點頭。「他也是妖,叫七雲。」

    七雲長嘆口氣,一臉頭痛。「我們能不能打個商量,以後你見到我別拆穿我的底細。」

    「喔。」小魚應了一聲。

    常欣一臉灰心。「搞什麼,好不容易有個帥哥來搭訕,結果是只妖。」

    「是妖怎麼的?」七雲朝她眨了下眼,常欣心中的小鹿差點跨欄奔出。

    「好厲害。」她趕緊轉頭。「你是什麼妖?該不會跟戚冬少一樣是個狐狸吧?」

    「怎麼,狐狸就不行嗎?」他靠近她,低聲呢喃。

    「唉呀,別過來!」常欣又捂眼楮又捂耳朵,她身子都軟一半了,這什麼媚術,太恐怖了!

    見她慌張模樣,七雲笑了,小魚擋在常欣面前,不讓他靠近。「你別對常欣用媚術。」

    七雲瞟她一眼,知道媚術對小魚沒用,所以也沒費神去迷惑她,只道︰「我跟你朋友玩玩。」

    「我不跟狐狸玩,太吃虧了,小魚你保護我。」常欣躲在小魚背後。

    「好。」小魚一臉戒備地看著七雲。

    「原來是個有(色)無膽的姑娘。」七雲搖頭。

    常欣正要駁斥,就听見木牌嗶嗶叫了聲,連忙道︰「小魚,得走了。」

    「好。」

    兩人走到僻靜無人的巷子後才施法術離開,七雲掃了行人一眼,繼續他的每日獵(艷yan)行程。

    常欣與小魚來到一處華美的畫舫,當小魚見到船上的人時,驚訝地張了下嘴。

    師父怎麼也在這里?而且好多黑衣人,這是什麼陣仗?

    「怎麼回事啊?」常欣也是一臉錯愕,船上大約有十幾名黑衣人,圍著戚冬少、羅欽與甦劍。「這些人是刺客還(殺sha)手?」

    戚冬少自然不會將這些黑衣人放在眼里,他慢條斯理地喝口酒,淡然道︰「羅公子這是何意?」

    「只是想知道戚大夫到底是何方神聖。」羅欽微笑。

    小魚看著一臉溫文儒雅的羅欽,突然輕喊一聲︰「原來……地牢里的人是他!」

    「怎麼了?」常欣轉向她。

    「昨天地牢里有一個公子,我覺得有點熟悉但又不曉得在哪兒見過,原來是羅公子。」小魚不可置信地說,這人看起來這麼斯文,為什麼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

    听見這話,常欣也是一臉詫異,後來猛地想到一件事。「這些黑衣人不會是什麼暗(殺sha)堂的吧?上個月我(勾gou)過一個黑衣人的魂,好像是暗(殺sha)組織的,就是那種收錢(殺sha)人的幫派。」

    「我一直覺得你透著古怪,所以叫人探查你的來歷,沒想卻像大海撈針。」羅欽也自在地飲著酒。「不知戚大夫有沒有听過一種獨門功夫,能奪人心智、(勾gou)魂攝魄?我只當是夸大的江湖傳言,可有幾回與戚大夫說話,事後總記不全自己說了什麼,實在古怪至極。我這人記(性xing)一向牢靠,偏遇上戚大夫就忘(性xing)大,因此心生疑竇,後來听甦劍說才知他也曾著過你的道,這下我更好奇了,不知戚大夫是否真會這樣的功夫?」

    「這男的不簡單,聰明。」常欣一臉欽佩地望向羅欽。這樣看來羅欽應該是暗(殺sha)組織的堂主還是頭頭之類的吧,否則哪能號令那麼多黑衣人?

    雖然常欣很欣賞羅欽,小魚卻只覺得可怕,腦子里浮現那姑娘被凌虐致死的模樣,她走到戚冬少身邊,正想問他要怎麼解決這事,他右手一揚,把船上的人全定住了。

    「師父……」

    「坐下。」戚冬少瞄了小魚一眼。

    小魚听話地在他身邊坐下,至于常欣則是遠遠地躲到一旁。每次見到戚冬少就沒好事,她才不想自討沒趣。

    「腰上是什麼東西?」他瞥了眼她的紅腰帶。

    「是閻帥大人送的新武器,可以當腰帶。」她一解下來就變成繩子。

    戚冬少冷哼一聲。「淨送這些沒用的東西。」

    「不是,閻帥——」見他瞪人,小魚收了口。看來師父還在為昨天的事生氣。「那……那個船上的人怎麼辦?」

    「你們要(勾gou)誰的魂?」他問道。

    常欣拿出木牌,一一對照了下後,才指著其中一名黑衣人。

    戚冬少轉向小魚,原本冷漠的神(色)忽然透出笑意,這笑意燦爛得讓常欣打了個冷顫,直覺認為這妖孽又要使壞了,而一向神經大條的小魚則是一臉困惑。

    「師父,你笑什麼?」剛剛不是心情很不好嗎,怎麼現在這麼高興?

    「為師突然想到你還有個考試,昨天因你被厲鬼嚇到而取消,記得嗎?」他好意提醒。

    小魚猛然想起,昨天本來要假扮師父去替羅老夫人看病的,她點點頭。「記得。」

    「現在這機會正好,你假扮我吧!」他笑得鳳眼都彎了,忽然間覺得神清氣爽。

    「咦?!」她張大嘴。

    常欣也驚愕,她就知道準沒好事,這心理變態又來整人了。

    「不要咦咦咦的,快點。」他皺下眉頭。「怕什麼?又死不了。」

    「不是……我怕這個人。」她指了下羅欽。

    他瞪她一眼。「他有什麼好怕的,沒出息,第一次听到鬼怕人的。」

    「萬一穿幫怎麼辦?」常欣(插cha)嘴。

    「穿幫就穿幫,有什麼大不了的?」他冷哼一聲。「我是看在他還算聰明的分上沒與他計較,畢竟要踫上聰明人也不易,就瞧瞧他能玩出什麼花招,真以為我忌憚他?他是什麼東西,我一根手指頭就能要他的命。」

    好吧,他都說得這麼猖狂了,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杰,常欣乖乖閃到一邊看好戲。

    小魚知道多說無益,心不甘情不願地念出咒語,把自己變成戚冬少的模樣。「師父,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戚冬少沒回答她的問題,昨天的氣到現在還沒消呢。「見苗頭不對你就跳湖,明白吧?」

    她點點頭。「那他問我問題,我回答不出來怎麼辦?」

    他瞪她。「還問我?自己看狀況反應,不然還叫考試嗎?」

    「那……那你呢?你要變成什麼?」

    他讓出位子,示意她坐到他的位子上。「我就坐在這里看你怎麼應付。」他一彈手,把自己隱藏起來。

    「師父……」小魚左右張望。

    「別轉來轉去的。」

    他的氣息出現在她耳邊,讓她癢得縮了下肩,戚冬少微微一笑。「好了,拿著酒杯,我要解開他們的法術了。」

    「喔。」小魚趕忙拿起杯子。

    瞬間,羅欽已如常地放下酒杯,小魚提起十二萬分精神,小心應付,見羅欽瞥向自己似在等她回答,小魚緊張地給自己斟酒,努力回想被定住前,羅欽講了什麼?

    戚冬少在她耳旁提醒一句。「他問你(勾gou)魂攝魄的功夫。」

    小魚恍然大悟,急忙放下酒壺,說道︰「這功夫我是不懂的。」

    「是嗎?」羅欽注意到戚冬少斟酒時,手有些不穩,不由覺得有絲怪異,而且仔細一听,說話的語氣也不大對。

    「如果沒事,我要走了。」小魚忙道,還是快溜的好。

    听見這話,戚冬少真想打她一記爆栗。應付不來就想走。

    羅欽微笑。「戚大夫覺得自己走得了嗎?」

    小魚掃了眼四周的黑衣人,簡單道︰「可以。」

    羅欽一愣,隨即笑道︰「那我倒想見識見識。」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你到底是什麼身分?」小魚好奇道。

    羅欽揚起嘴角。「那我也能問一件事嗎?你與剛剛的戚大夫是同一人嗎?」

    小魚僵住,常欣張大嘴。「媽啊,好厲害!」連四周的黑衣人也對看一眼,有些驚愕,不明白羅欽為何如此說。

    戚冬少揚起眉,倒是一點也不訝異,小魚一開口語氣就不對了。「這次考試不及格。」

    見眼前的戚冬少一臉駭然,羅欽給自己倒酒。「莫非你與戚大夫不是人?」

    小魚沒回答,只是瞄了眼水面,現在跳下去應該……

    羅欽見到她游移的目光,在她有所動作前,突然伸手扣住她的手腕。

    小魚嚇了一跳,正要掙(脫tuo),羅欽突然整個人向後飛去,不消說是戚冬少出了手,黑衣人剎那間全動了起來,拔劍向小魚刺去。

    戚冬少抱著小魚滾開,她驚叫一聲,戚冬少則是笑著說︰「陪他們玩玩吧!」

    「我不會打架。」小魚忙道。

    「我會。」他抱著小魚飛起,一腳踢落一個黑衣人。在眾人眼中,是小魚踢開了黑衣人,實際上是戚冬少貼在她身後,踢起小魚的腳。

    來回了十幾回合後,小魚急道︰「我不想玩了,我們走吧。」雖然她已經死了,但刀劍、暗器飛來飛去的,實在很可怕。

    「好吧,就饒了他們。」他抱著她翻身入湖。

    常欣一臉納悶,原以為戚冬少會(殺sha)掉其中一人,怎麼就這樣走了?她還沒理解是怎麼回事,羅欽因憤怒而抬腳踢飛了一名部下,她恍然大悟,原來這個人是這樣死的。

    這時落水的戚冬少抱著小魚往湖里沉,正想使法術離開時,卻發覺小魚有絲不對勁。

    她驚慌地抱著他的頸項,喃道︰「姊姊、姊姊,那是住持……住持給我的念珠,還給我……還給我……」

    戚冬少心中一動,念珠……他低頭看著小魚慌亂地擺手。

    「還給我……」她掙扎著隨手亂抓。

    戚冬少立刻將額頭頂著她的額頭,低聲念咒,將她所見傳入自己腦中。

    湖水迷蒙了小魚的視線,她瞧著美麗的姊姊往前跑,拚命想追上,姊姊笑笑地站在井邊。

    「來,過來拿……」她右手一松,念珠掉入井里。

    「不要!」她大叫著往前撲。

    姊姊笑笑地拍了下她的背,她一個踉蹌,跌進井里,撞上了頭,涼涼的井水嗆得她不能呼吸,她掙扎著緊緊握住念珠……

    「小花,你跟著住持去了吧……」

    她揮動手腳想起來。

    「姊姊沒告訴你,那些草藥都是毒藥,你把住持害死了,你知道嗎?你把住持毒死了,他那麼疼你,你真壞、真壞啊……」

    那話語像劍一樣刺過她的心髒,她想要尖叫,卻吃進了更多的水,她哭得厲害,放棄了掙扎,頭上的傷口流出血來,染紅了井水……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