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7章(1)

第7章(1)



    「住持,你好一點了嗎?」放下木碗,小花鎖著眉頭,憂心地幫住持拍背。

    「好多了。」年邁的住持微笑地(摸Mo)(摸Mo)她的頭。「小花越來越會熬草藥了。」

    她高興地笑著。「有一個漂亮的姊姊采了好多草藥給我。」

    「是嗎?」他望了眼窗外一閃而過的影子。「小白呢,怎麼今天都沒看到?」

    「我跑了好多地方,一直喊小白小白,可是它都不在。」小花一臉苦惱。

    「來,這給你。」住持摘下手上的佛珠,套在她手上。「過幾天是你十四歲的生辰,這就當給你的禮物。」

    「小花不要禮物,小花要住持好起來。」

    見她要(脫tuo)下,他說道︰「你戴著這個,住持高興,高興就好得快。」他笑著又(摸Mo)(摸Mo)她的頭。

    「真的?好,我戴著。」她寶貝地將念珠往里頭卷。

    「我累了。」他慢慢躺在草上。

    小花趕忙幫他蓋好被子,拿了木碗,悄悄走出去。

    過了一會兒,住持悶聲咳出一口血,他痛苦地坐起身子,又嘔出血來,良久才緩過氣,嘆道︰「唉……作孽啊,妖物既要老僧的命,為何又不敢現身?」

    「老和尚果然厲害。」女子柔媚地笑著,現身于前。

    「老僧已是油枯燈盡,夫人又何必多造(殺sha)業,折損道行。」

    「萬非得已,還請老和尚見諒。」女子恭敬一伏身。「這罪業妾身盡數擔下。」

    「唉……」他嘆氣。「夫人執意如此,老僧也無話可說,只是緣生緣滅,自有因果輪回,不是我等能(插cha)手的。」

    「這便不用老和尚擔心了。」她揚起衣袖,銀光打入和尚體內。

    住持悶哼一聲,舍報離世。

    戚冬少倏地睜眼,猛然坐起,偎在他身上的小魚差點翻下床,他迅速將她撈回,抱入懷里,這一連串動作讓小魚迷糊地睜眼。

    「怎麼了?」

    「沒事。」他再次躺下,讓她繼續靠著他午(睡Shui)。

    怎麼會作這樣的夢?他攏起眉頭,把剛剛的夢又回想一遍,那住持正是將小花養大的老和尚,可女子是誰?他只瞧見她的背影,沒見到她的真面目,她為何要(殺sha)和尚?

    這是夢,還是五百年前真實(發fa)生過的事?

    他低頭凝視懷里的傻丫頭,頓時不安起來。難道當年她的死比他想的復雜,竟然連老和尚都牽扯進來……還有夢中的女子,他有說不出的熟悉感,總覺得似曾相識……

    「小白……」她呢喃一聲,往他身上鑽,一下翻到他身上,大剌剌地抱住他。

    「沒想到你這樣大膽。」他伸手環住她的腰,免得她翻身又摔下去。「真把我當大狗了?讓你瞧瞧你現在是什麼德行。」

    他用扇子敲她的頭。「起來,要(睡Shui)多久啊?」

    小魚迷糊地揉揉雙眼,先是左看看右看看,覺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一抬頭,就見他挑眉瞅著自己,唇邊(勾gou)著似有若無的微笑。

    「瞧你急的,都爬到我身上來了。」他捧起她的臉蛋,在她額上親了下,開始進行他的「下猛藥」計劃。

    她呆愣一秒,才回過神,驚愕地推開他,慌張地要下床,沒想一個翻身就直接摔下去了。

    戚冬少右手撐著面頰,看著她狼狽起身,臉蛋都紅透了,他(誘you)惑地(勾gou)她一眼,說道︰「怎麼,可摔疼了?」

    「沒,沒……」她低頭不敢瞧他。

    「過來我瞧瞧。」

    「不用……」

    「你要違抗師父的話?」

    「不是……」她蹙著眉心,小心地走近。

    「坐下。」他拍拍床沿。

    「我站著……站著……」

    「我說坐下。」

    迫于無奈,她只好坐下,臉蛋還是紅通通的。

    「鬼還會臉紅嗎?我倒是開眼界了。」

    「閻帥大人的法術很厲害……」

    「好了別說他,掃興。」他打斷她的話,扯不相(干gan)的人(干gan)麼,真是不解風情的丫頭。

    她茫然地抬起頭,不懂哪里掃興,不過一接觸他(勾gou)人的眼,趕忙又低下頭。「師……師父,你為什麼又要對我使媚術?」

    「怎麼,不喜歡?」他壓下得意之(色)。這木頭,還真以為自己被下了媚術。

    「不喜歡,心跳得好快。」她(摸Mo)著(胸xiong)口。

    听見這話,他莫名覺得高興,故意道︰「之前我使媚術你老說頭暈,現在還暈嗎?」

    她偷偷瞧他一眼。「不暈。」

    「這表示你法術有進步。」

    她高興地笑。「是嗎,又進步了?」

    這傻蛋……戚冬少忍住笑意,繼續說道︰「你過來點,為師要教你怎麼對抗媚術。」

    「是。」小魚不疑有他,趕忙爬(上shang)床,坐到他面前。

    他伸手一攬,一個翻身,俐落地將她壓在身下,小魚又羞又慌。「你……你……」

    「慌什麼,鎮定。」他訓斥一句。

    「是。」她深吸口氣。「我要怎麼對抗?閉眼楮不看你嗎?」她不敢與他對視,只能閉眼。

    「你這樣雖不受媚術影響,但怎麼攻擊我?」他挑起眉頭,想到自己一向獨來獨往也習慣獨居,雖說要報恩,但他也不是沒想過萬一真的沒法跟她相處,就讓她回方潔那兒,兩、三天來一次他這兒學法術。

    不過這情形並未(發fa)生,雖然有時被她的愚蠢弄得五內俱焚、耐(性xing)盡失,甚至有一次把她轟出去,讓她自己在迷霧森林里找出路,想關她個三天,可後來不到一天就把她領出來了。他對她……似乎總是狠不下心腸。

    「攻擊……」她蹙著眉頭思考。「我法術比不上你,怎麼攻擊?」

    「所以你打算束手就擒?」雖然是想逗逗她,讓她開點竅,但她若膽敢回答是,他就要她好看。做為他戚冬少的徒弟,絕對不能束手就擒。

    「不是,可是我想不出來。」听他的口氣她知道如果回答是,自己就準備挨打了。

    「把眼楮睜開。」

    「喔。」一睜眼,就對上他黝黑深邃的雙眼,嚇得她又閉上眼。

    「睜眼!」他喝斥。魅惑跟引誘是狐狸最擅長的,偏偏踫上這丫頭就像對著一團棉花,使不上勁。

    她深吸口氣,慢慢睜開,一瞧見他的眸子,她就心慌地想閉眼,但想到他說不行,那……那怎麼辦?對了,她轉動眼珠子,往右邊瞧,好,這樣就沒正面對上他的眼楮了。

    他扣住她的下巴,把她的頭往左帶,她的眼楮立即又對上他,小魚趕忙往另一邊看,見她眼珠子動來動去,戚冬少又好笑又好氣。

    「這就是你的辦法?轉眼珠子?」

    「我想不到別的……」

    「蠢東西。」他拍了下她的額頭。「對付法術比你高的,要出其不意。」

    「怎麼出其不意?」她虛心求教。

    「比如我用媚術(誘you)惑你的時候,你假裝中計來親我,再出其不意打我。」

    她恍然大悟。

    「好。」他隱住笑,下面才是他的重點。「現在假裝中計來親我。」

    「咦?」她驚慌地看著他。

    「還咦,做不好就不準你明天回方潔那兒。」他低頭開始親(吻wen)她的額頭、眉心、鼻梁……

    心跳得好快……小魚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無法思考,只想著要出其不意。

    嘴唇被(吻wen)住的那一瞬間,她又怕又慌,下意識地在心里念出咒語。

    (吻wen)上她的瞬間,戚冬少正一陣歡喜,下一瞬間就發現觸感不對,身下的人兒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顆粗糙的大石頭。

    她竟然變成了一顆大石頭。

    他怒喝一聲︰「你這蠢豬!」他變出榔頭敲她。

    「唉喲!」她痛得變回人形,倉皇而逃。「救命啊——」

    ★★★

    悅來客棧

    「哈哈——」常欣笑得前俯後仰,拚命敲打桌面。「你怎麼那麼天才,竟然變石頭!」

    小魚一臉苦惱。「我不是故意的,師父很生氣,讓我變了一天的石頭,還坐在我身上,不讓我變回來。」

    常欣笑得更大聲了,差點沒翻倒在地。

    「常欣,你別笑,他到現在都沒消氣,怎麼辦?」她憂心地說,今天早上起來,她賠罪地說了好多話,他都不理。

    常欣抹去眼淚。「你管他,愛氣就讓他氣,他這是惱羞成怒。」

    「我太笨了才會讓他生氣,他要我(勾gou)引他,可是我又不會。」她懊惱地說,如果自己聰明一點就好了。

    「唉,遇上你這種不解風情的呆子,連狐狸精都要投降。」她又是嘆氣又是笑。「不過你做得好,挫挫那個心理變態是對的。」

    見她表情難過,常欣喝口茶,緩緩情緒才道︰「你(干gan)麼在乎他,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小魚點點頭。「剛認識的時候雖然覺得他不好,但是現在他對我很好,就跟你、方姊還有閻帥大人對我好一樣。」

    「這個話你別讓他听見,不然又要打你。」常欣抓抓頭,想著該怎麼說。「我說的喜歡不是這種喜歡,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以前我不是給你看過愛情電影嗎?是那種喜歡,你明不明白?」

    小魚詫異地睜大眼,常欣好笑道︰「難怪戚冬少會崩潰,一代狐狸精對上你這頭牛,不是對牛彈琴嗎?听你說跟戚冬少的相處,我也不知道他對你到底是真喜歡還是逗著你玩,你自己留心。」

    雖然小魚都會跟她報告自己與戚冬少的事,但她畢竟不是親眼所見,也難以確定戚冬少對小魚到底是怎樣的心思。

    「留心什麼?」小魚疑惑地問。

    常欣瞄她一眼,嘆口氣。「唉……戚冬少,你的悲哀我現在可以體會一點。」

    「如果戚冬少只是逗著你玩,你也別付出真心,狐狸這種動物狡猾又陰險,誰曉得他有幾分真心。」

    「逗我玩?」小魚困惑道。「不是啊,我們在練習法術。」

    常欣翻白眼。「練個頭啦!他是在吃你豆腐,誰曉得豆腐吃一吃變石頭,哈——」她又笑了一陣才道︰「他教你媚術(干gan)麼?你是鬼差又不是狐狸。他這個人啊,也太過分了,玩弄清純少(女nu)心,男女之間最忌諱肢體接觸,(摸Mo)來(摸Mo)去、親來親去的,萬一擦槍走火怎麼辦?」

    見小魚似懂非懂地看著自己,常欣簡單地道︰「你記住了,下次他要抱你親你,你要先問他,是不是喜歡你,然後你再想自己是不是喜歡他,兩個答案都是『是』,才能給他親,知道嗎?如果他誆你說什麼法術練習,你就說鬼差不需要學這個,懂了嗎?」

    小魚遲疑地點了下頭。「可是……我說不過師父。」

    常欣仰頭長嘆。「你就問他喜不喜歡你就對了,然後把我剛才的話說給他听。還有,身為一個狐狸,要有原則,不可以拐騙少(女nu)的心。」

    「喔。」小魚陷入沉思,心頭繞著常欣說的話語。

    師父真的不是在教她法術嗎?

    男女之情……愛情電影,她跟師父嗎?

    戚冬少的臉一下蹦在自己眼前,她莫名地紅了臉,心慌地低下頭,想到常欣給她看過的那些愛情電影……難道……自己喜歡師父嗎?

    常欣低頭從袋子里拿出一張表,沒注意到她的不對勁。「閻帥大人說你被厲鬼嚇到的事他知道了,是他疏忽沒有給我們做訓練,這個是地府最近新開的課,我們兩個都要去上厲鬼訓練班。」

    听見這課程,小魚就害怕。「一定要上嗎?」

    常欣雙眼閃亮。「當然,听起來就很有意思。閻帥大人也真是的,(干gan)麼叫你去收厲鬼的魂,這種事(干gan)麼不叫我?」

    「那個真的很可怕。」小魚嚴肅地說,她到現在還會作惡夢。

    「我不怕那種東西。」她可是期待得很。「對了,我等一下要去收魂,你跟我一起去。」

    「好。」

    常欣拍拍手,突然間,桌上出現兩個禮盒。「這是我們的新武器,申請了三個月才下來——不管陽間還是陰間,公文往返都這麼耗時間。來,這個你的。」她把紫(色)盒子推到她面前。「這才剛到,我等你來一起拆。」

    「好。」小魚也感染了常欣的興奮。

    「我數一二三,我們一起打開。」常欣大聲喊︰「一、二、三!」

    兩人雀躍地打開盒子,小魚高興地拿出里頭的紅(色)繩索。「哇,好漂亮。」

    常欣則是失望大叫,懊惱地看著盒內的金鞭。「搞什麼嘛,從銀鞭換金鞭,我是要新武器,不是要鞭子2.0,我不要升級版。」

    小魚眨眨眼,看著手上的紅繩。「升級也沒(關guan)系,很漂亮。」她原來的是咖啡(色)的,換成紅(色)後,耀眼許多。

    「好煩喔,沒誠意……」常欣唉叫,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有卡片。」小魚拿起角落的小卡,上面寫著︰除捆物外,系在腰間可變腰帶,功能更貼心。

    「什麼卡片?」常欣趕忙拿起鞭子,發現鞭子下附了一張小卡,打開一看,四個大字︰知足常樂。

    只听得悅來客棧二樓迸出一聲尖叫︰「什麼啊?耍人嘛!」

    底下的客人听見這聲叫喊,不解地往樓上瞧去,不知(發fa)生了何事。

    一刻鐘後,常欣帶著悲憤的心情下樓,與小魚到隔壁街吃了兩碗豆花,心情才好些。

    「唉,難得我變得這麼漂亮,怎麼都沒有人來調戲我。」常欣感嘆地說。

    她可不像小魚始終以自己生前的模樣示人,既然都做鬼了,又有法術,當然能變多漂亮就變多漂亮,有時她還會故意扮成俊公子調戲小魚,添點樂趣。

    小魚笑了。「這兒有捕快巡邏,怎會有人敢調戲姑娘?你又想玩(強qiang)搶民女的游戲?」

    「對啊。」常欣垂頭喪氣。「不然我來古代(干gan)麼?」她眼珠一轉。「既然這樣,還是我主動出擊,來個誘(奸jian)公子爺。」

    小魚驚道︰「啊?這樣不好。」

    「沒真的要(奸jian),只是吃吃豆乾,過過癮而已,嘿……」她一陣淫笑。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