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6章(2)

第6章(2)



    他拉起她的手,兩人又回到地牢內。這回那穿著華美的公子已經不在,只剩揮打皮鞭的下屬與要收魂的對象,小魚不敢看,只是低頭盯著地上,那人每揮一鞭,她就不自主地縮了下肩。

    戚冬少望著那殘破不堪的(身shen)體,眉頭整個皺下,他低頭對小魚說道︰「你別看,繞到她後面拍她的頭頂就成了。」

    「好。」她顫抖著說。

    見那女子只剩最後一口氣,戚冬少領著小魚走到她身後,拉起小魚的手拍拍她的頭頂,不到幾秒,女子的魂魄慢慢游離而出。鞭子還繼續響著,戚冬少冷冷地瞪了一眼,鞭子立即折斷,揮打的壯漢訝異地看著手上斷落的鞭子。

    原本想教訓漢子一頓的戚冬少,最後壓下了這股沖動。人間雖有不平事,但他一向少管,戰亂饑荒的慘狀他也看過許多,但他不似仙界悲憫世人,他自小的家教便是莫管人間事,各界有各界的造化,顧好自己便是。

    小魚領著還有點茫然的女魂離開大牢,她瞧瞧自己半透明的身子又瞧瞧小魚與戚冬少,問道︰「我死了?」

    「是。」小魚回道。

    接下來的發展,讓小魚接連幾日惡夢連連。女子听完小魚答話後,突然變成血盆大口、張牙舞爪的厲鬼,指甲長出一尺有余,雙眼赤紅,舌頭半(露)。

    女鬼怨氣太重,一下變成厲鬼,小魚唯一能做的就是尖叫,早已忘了自己是鬼差。

    站在一旁的戚冬少挑了下眉,泰然地看著那厲鬼。橫行人界一千年,他也見過幾個厲鬼,但頭一次這麼近地觀賞。

    見那厲鬼悲憤地仰天長嘯,左右張望似不知要去哪兒,他難得大方地為她指條明路。「要報仇往右邊。」

    厲鬼咻一下地不見了,小魚仍驚魂未定地尖叫著。

    「已經走了。」戚冬少說道。

    小魚根本沒听見他的話,仍是驚恐不已,戚冬少抬手覆上她的額頭,念了安神咒,她的尖叫這才轉小。

    戚冬少揮了下手,將她帶回宅子。她已經安靜下來,但臉(色)十分蒼白,而且表情呆然。

    見狀,戚冬少刻意在她額上重拍,她隨即打了個顫,這才回過神來。

    「真嚇呆了?這麼膽小還做什麼鬼差。」

    想到那厲鬼,小魚害怕道︰「是真的好恐怖,不……不是我膽小……」

    「別做鬼差了,跟在我身邊修行也是一樣的。」

    「你讓我再想想。」話雖這麼說,但她表情已(露)動搖之(色)。

    戚冬少將她的反應看在眼里,方才他刻意不將安神咒使全,就是讓她留點懼怕之意,她才會知道鬼差不好當,還是跟在他身邊修行的好。

    「師……師父……」雖三個月了,但叫他師父還是別扭,一開始她都叫戚冬少,後來被他打頭就改叫戚公子,可還是被打,最後索(性xing)就盡量不喊,只有求他的時候才會叫師父。

    「什麼事?」

    「你可不可以變成小白,抱小白我比較不會那麼怕。」

    他其實不怎麼喜歡變回原形,但想到自己故意不把安神咒念全,她才會這麼害怕,便道︰「好吧。」

    一眨眼,他就變回狐狸模樣。小魚泛著淚光,激動地撲到他身上。「小白、小白……」

    一把臉埋進毛茸茸的脖子里,她頓時安心許多,以前害怕時,只要抱著小白就會感到安心,久而久之小白便成了她的安慰。

    看到她熱情激動的模樣,戚冬少突然感到一陣糾結,雖然小白也是他,但心里就是不爽。這傻妞……第一次看到有人喜歡他的原形甚過人形。

    小魚巴在他身上,傻笑地磨蹭他的脖子,好舒服。「小白。」她順手梳理他的長毛。

    轉移了心思後,小魚便忘了厲鬼一事,變出梳子專心給他梳毛,戚冬少不自覺地拍動尾巴,慵懶地眨了下眼,忽然想起她以前似乎也很喜歡給他梳毛,有一次還想帶他去溪里(洗xi)澡,結果讓他尾巴一掃,就掉進溪里去了。

    回去後,她就生了病,住持還說了他一頓,要他不可再欺負小花……戚冬少眼楮一亮,坐正身子。想起來了,她以前叫小花——

    「怎麼了,小白?」小魚不解地看著他坐正身子。

    「沒什麼,繼續梳。」戚冬少趴回地上。

    小魚慢慢梳到他尾巴上,他動了下,尾巴掃過她的臉,她笑出聲。「好癢,乖乖地別動。」

    她想抓住他的尾巴,他卻一直晃來晃去的,小魚有感而發。「小白都沒變,還是不喜歡人家踫尾巴。」

    戚冬少怔了下,沒說什麼,並非他討厭人家踫他的尾巴,而是狐狸都不喜歡讓人踫尾巴。

    梳完他全身的毛後,兩人都懶懶地不想動,小魚順勢躺在他身上,把臉埋在他(胸xiong)口上(睡Shui)著了。戚冬少低頭凝視她,腦子里又憶起她以前稚氣的模樣。

    他變回人形,抬手將她散在頰邊的發絲(勾gou)至耳後,即使察覺到有人進入他的屋子,他也沒變換姿勢,繼續撫(摸Mo)她柔軟的發絲。

    刑夫人一現身,見他拿著梳子幫小魚梳發,雙眼閃過一絲妒意,但很快又恢復正常。

    「你何時轉(性xing)了,對女人這麼溫柔?」

    這樣就算溫柔嗎?戚冬少揚了下嘴角,沒回答她的問題,只道︰「什麼事?」

    「三日後便是狐王大壽,你可要回去?」

    「我不是說了不回去?」

    她沉住氣,說道︰「你徒兒根基不好,狐王那兒有許多寶物,或許能助她一臂之力。」

    「你何時關心起我徒兒了?」他頓了下,說道︰「是阿姨找你當說客?」

    「你在這兒的一舉一動,她都知道。」她簡短地說。

    他轉了下心思,才道︰「我知道了,我會考慮的。」

    見他有軟化的跡象,她也不再繞著這話題,免得惹惱他,他又改變主意。臨走前,她忍不住問道︰「你到底看上她那一點?」

    他睨她一眼,淡然道︰「這不關你的事。」

    她冷哼一聲,氣沖沖地走了。

    他抓起發尾,輕掃過小魚的鼻子,見她不高興地揮手想趕走那惱人的東西,他忍不住微笑,沒再捉弄她,讓她安生地(睡Shui)個好覺。

    這時,離開的刑夫人與要進來的七雲撞上。

    「哪個不長眼的混蛋?」刑夫人怒罵,一見是七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七雲笑道︰「怎麼,在戚少那兒受氣了?」

    「關你屁事。」她不客氣地說。

    七雲仍是笑笑的。「自然不關我的事,不過你也別把氣發在我身上,冤有頭債有主。」

    刑夫人沒與他廢話,逕自走開。

    原本要進去找戚冬少的七雲,卻跟了上來。「戚少也是圖個新鮮,小魚就是個傻姑娘,哪有你這等風情,遷怒撒潑可不像你。」

    刑夫人瞄他一眼,隨即轉為笑臉。「怎麼,你何時也關心起我來了?」她(勾gou)上他的脖子。

    七雲也笑。「說關心那是虛偽,不管是狐狸還是人,得不到的永遠最好,同是一族,我勸你還是早點看開得好,得不到的東西就是個虛幻,哪天戚少真對你神魂顛倒,包不準你立刻就厭了。」

    「我只是不懂那傻丫頭哪里好……」

    「不如你漂亮、不如你有風情,怎麼戚少就對她好?」七雲接著她的話說。「偷偷告訴你,戚少是在報恩。」

    「報恩?」她揚起眉頭。

    「這事戚少不想讓人知道,你可別在他面前提,陷我于不義……」

    「我知道,快說什麼報恩。」

    七雲簡短地說了五百年前小魚與戚冬少的因緣,刑夫人面(露)詫異,專心聆听,最後,七雲說道︰「經過就是這樣,所以你也別在意,雖然我也不懂戚少(干gan)麼這麼認真。」

    對他們來說,報恩這種事可大可小,送一箱白銀給恩人就不錯了,不懂戚少為何如此放不下,雖說小魚現在已是鬼差,白銀對她來說沒什麼用,但他可以教她幾招法術就是,沒想到他卻慎重地收她為徒,把她帶在身邊照顧,想想也是反常。

    听完這話,刑夫人若有所思地走了,七雲識趣地沒再追上。

    屋里,戚冬少搖著扇子給小魚扇涼,七雲進來瞧見了,忍不住打趣︰「你這是在作戲,還是真對小魚上心了?」

    戚冬少揚了下眉。「我還沒對哪個女人上心過,這樣便是上心嗎?不過是扇涼罷了。」

    七雲見他不似在說假話,試探地問︰「這幾百年,你就沒個喜歡的姑娘?」

    他想了下。「是有幾個還不錯,不過吸完氣我就走了。」一開始修行的時候,他需要人類的陽氣進行修煉,雖說妖物修行並不一定要吸人氣,但吸人氣速度會快些,所以妖類大都采用這種方式。

    吸人氣有幾種方式,一種是在人類口鼻下直接吸取,一種便是以交合的方式取得,吸得人氣後,那人並不會(死si)亡,只是會疲倦一些罷了,把人的陽氣吸盡那是不上道的低級妖物才會做的事。

    七雲看看小魚又看看戚冬少,小聲說了句︰「唉……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你說什麼?」戚冬少皺眉。

    「沒,沒說什麼。」他心眼一轉,故意道︰「是說這傻丫頭越看越可愛,讓她跟我幾天行嗎?」

    一道凌厲的目光掃來,七雲打了個冷顫,但仍硬著頭皮說︰「你別誤會,她現在是鬼,我也不能吸她的氣,只是見她可愛,想說教她幾個防身的法術,听說她剛剛被厲鬼嚇得都痴呆了。」

    「她的法術自有我教,你湊什麼熱鬧?」戚冬少冷怒道。

    「不就無聊嗎?」七雲聳肩。

    「你無聊與我何(干gan)?」戚冬少冷哼一聲。

    「算了,不借就不借。」七雲在心里發笑,可給他逮著戚冬少的弱處了。「你要我說的話,我剛剛已經轉達給她了,我走了。」

    戚冬少點點頭,甩了下手,示意七雲可以走了。他以法術讓扇子繼續搖動,躺下來摟著小魚午(睡Shui)。她的(身shen)體涼涼的,抱著還挺舒服的,見她似乎(睡Shui)得不安穩,他抬手踫了下她的眉心,讓她安穩地(睡Shui)個好覺。

    不期然地,他想到七雲方才的話,他似乎還真有點在意這傻丫頭,雖說要報恩,但原以為自己可能撐不過幾天就會把她趕走,沒想到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過去了,他還將她留在身邊。

    想到方才她害羞的模樣,他忽地心情大好。不管他在意她多少,既然上心了,她也得在乎他才行。

    點了下她圓潤的鼻頭,戚冬少微笑地閉上雙眼。既然媚術對她無效,那他便不用法術了,(調tiao)情這種小事還難得倒他嗎?不下點猛藥,這木頭怎會開竅?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