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6章(1)

第6章(1)



    三個月後

    時序進入夏暑,天氣越來越熱,不只人受不了,連她作為鬼也倍感艱辛,雖說有法術護身,但烈日對已無陽氣只有陰氣的鬼魂來說還是酷刑。

    為此戚冬少煉了幾顆凝神丸給她,讓她服下後即使在日陽底下行走也不會難受。那天他拿藥丸給她時,她還呆愣了好一會兒,沒想到他會為她設想至此,對他的印象也好轉許多。

    難道之前錯怪他了,他其實沒那麼壞?

    雖然他教法術時是嚴苛了些,但也是為她好,她一向就不是記仇的個(性xing),當人家對她好些,她就不自覺地開始為對方找優點,想著別人待她的好,慢慢地也就接受了做他的徒弟。

    這事還傳到了興安城妖怪耳里,結果三不五時有妖怪好奇地跑來看她,大伙兒都很好奇一向自視甚高的戚冬少,收的是怎樣的徒弟,結果一見她既無美貌又無才智,都百思不得其解。

    戚冬少自是不會跟他們解釋,卻大張旗鼓地請了城里所有的妖怪來吃飯,介紹他的笨徒弟給大家認識,明著說是介紹,暗著當然是警告所有人不許找小魚麻煩。得罪了她,就是得罪他戚冬少,絕不寬貸。

    對她來說比較困難的是喊他師父,一開始實在別扭至極,怎麼都喊不出來,畢竟先前對他的印象不好,如今要喊他一聲師父,十次有九次結巴。見她不自在,他就硬要她喊,甚至讓她罰站喊了半個多時辰。

    常欣勸她識時務者為俊杰,他這人喜歡掐著別人的痛處打,跟他對上沒好處,順著他的毛(摸Mo),自己也少吃苦頭,听到順著毛(摸Mo)她就懂了。以前小白脾氣也不好,住持也跟她說過這話,不管是對人還是動物,順著毛(摸Mo)總不會出大差錯。

    這日戚冬少躺在榻上,一邊扇涼一邊發號施令。「老鷹、小狗、兔子、桌子、老虎……」

    小魚听著他的話語,不斷變化外形,累得喘吁不休……

    「不是叫你變老虎,怎麼還在桌子?」

    「我好累,要休息一下。」變成桌子的小魚不肯再動。

    「才變這麼幾樣你就累了。」他敲了下桌面。

    「好痛喔,你別敲。」她變回自己的模樣,疲累地坐在地板上。

    「都三個月了,你還在這種程度。」他搖頭嘆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小魚坐在地上沒回話,心里卻嘀咕著,方姊說她進步很多,她現在只要變一次就可以成功了,不用像以前那樣得一試再試。

    「是不是以為方潔說你有進步你就沾沾自喜?」

    她驚訝地看著他。「你——」

    「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是吧?」他再次說出她心里所想。

    小魚驚恐地以雙手覆住(胸xiong)口。「你讀我的心?不能這樣。」

    扇子敲上她的頭,他冷笑。「我根本不需要讀你的心,你這蠢物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

    小魚一臉懷疑。

    他坐正身子,傲然道︰「這是觀察看人的能力,都一起生活三個月了,我如果還(摸Mo)不透你這呆瓜在想什麼,有資格做你的師父嗎?」

    她(摸Mo)(摸Mo)被敲疼的頭,沒有辯駁。

    「現在換你了。」

    「什麼?」

    他瞪她。「講這麼白了還不懂,跟我三個月了,最起碼對我有點了解,現在變成我的樣子。」

    「可是我變幻人形還不太熟練——」

    「叫你變就變。」他不悅地打斷她的話。

    「喔。」她雙手結印,喃念幾聲咒語,咻一聲變成了他的模樣,隨即全身上下瞧了一遍,還好,沒太離譜。

    「嗯,還行……」他審視一眼。

    她高興道︰「謝謝師父。」

    她一開口,戚冬少的火氣就冒上來。「聲音怎麼回事,男身女音能听嗎?到底是怎麼學的你!」

    「變得太急,一時沒弄好。」她趕忙補救,試了兩次才弄好,他臉都青了。

    他耐住(性xing)子,繼續說道︰「外貌是可以了,不過沒神韻,得學我說話的樣子跟舉止。」

    「為什麼?」

    「我剛不是說要訓練你的觀察能力?」他瞪她。「你的眼神不對,妖媚點。」

    妖媚點?怎麼做,她想了下,學他歪頭,而後斜眼瞄他。

    他真會被她氣暈。「這是妖媚嗎?瞪人還差不多,過來。」

    她走到他面前,他抬手(摸Mo)了下她的眉眼。「眼神像小小孩子似的——注意瞧我的樣子。」

    他做一遍給她看,接著道︰「這是今天的考試,你一整天都得變我的模樣,看能不能瞞過別人。」

    「咦?」

    他右手一彈,卻變成她的樣子,又把她嚇了一跳。「我就變你的樣子。」

    小魚驚訝地看著他。「好像我!」

    「這不是廢話嗎?」他瞄她一眼。

    她想了下。「那……我罵你你會生氣嗎?」

    「不是說了今天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好。」意思是可以罵他嘍,她變出一把扇子,深吸口氣壯膽,敲他的頭。「蠢東西,豬變的嗎你?哈……」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原來打人這麼開心。「蠢東西蠢東西……」她拚命打他的頭。

    這要在三個月前她是絕對不敢的,但這陣子戚冬少一直待她不錯,她膽子也就大了。

    敲了幾下,他上火了。「乘機報仇是吧?」他變出一把大刀要砍她。

    她嚇得趕緊逃跑,他大喝一聲︰「跑什麼!你現在就是我,我會跑嗎?」

    她定在原地,囁嚅道︰「我也不會變大刀,也不會砍你啊……」

    真會被她氣死。戚冬少收起大刀,說道︰「你今天不是要去收魂嗎?」

    她點點頭,昨天方姊已經把木牌給她了。

    「收完魂後,你就以我的模樣去看羅老夫人的病。」

    她愕然道︰「可是我不會看病,在那麼多人面前會穿幫的。」

    他瞪她。「這就是考試。沒給你點壓力你會進步嗎?這三個月你不是見過我給人看病很多次了?學個樣子就行了,這也是訓練膽子。」

    她畏畏縮縮地瞧他一眼,心里不願,但不敢辯駁。都三個月了,她多少也知道他的脾氣,怎麼敢反對……

    他瞄她一眼,冷道︰「剛剛不是很有膽量敢打我嗎?還有,前幾天不是才很得意地說自己好像變機伶了?」

    「那……那是方姊跟常欣說的。」她小聲地回答。

    常欣還說︰「雖然前一陣子不願意你跟著那個心理變態,但是現在看來,我最初始的想法才是對的,跟他在一起對你有好處。」

    方潔也感嘆地說︰「閻帥大人打的就是這個算盤吧,我太正經嚴肅了,你跟著我反而沒學到多少,那狐妖雖然喜怒無常又自我中心,但也狡猾聰明,跟他一塊兒你還真的開竅許多。」

    一開始她雖然很不願意跟著戚冬少學法術,但這三個月下來,她真的進步很多,她自己也是明白的,可是要她扮成他去騙人……

    「萬一被拆穿了怎麼辦?」她憂慮地說。「身形都變了,總不能用易容術蒙混過去,那時他們就會發現我們不是常人。」

    「這是你該想的問題。」他說道。「就是要像這樣多想,腦袋才會靈光。」

    「我想不出來……」

    「還沒想就講這種話,分明不想動腦筋。」他冷道。

    她低頭不語。

    「好了,別拖拖拉拉的,先去瞧瞧你今天要收魂的對象,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喔。」她拿出木牌。「還有一刻鐘。」他時間掐得真好。

    他瞄了眼上頭的地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轉眼間,兩人就來到木牌上所指示之處。小魚訝異地看著四周,這里好暗,她猜想應該是地下室,牆上點了幾支火把,她順階而下,發現前方是個牢房。

    是即將處死的罪犯嗎?她疑惑地往前,突然听見鞭子的抽打聲和幾聲申吟,她有些緊張,停了幾秒後,才又往前轉向右邊。

    一個穿著體面的公子背對她坐著,他前頭站了一個粗壯的屬下,正揮著鞭打向眼前的犯人。因為他擋在犯人面前,所以小魚瞧不見犯人的長相。

    她有些疑惑拿出木牌,木牌上貼著女子的照片,她想往前瞧清楚,卻讓戚冬少抓住手臂,她困惑地看著他。

    「站這兒就行了。」他沉著一張臉。

    她正要問為什麼,坐在椅子上的公子說話了。「還不招嗎?」

    這聲音好熟……小魚又想往前,戚冬少卻不放手。「先出去吧,一會兒再來。」

    「我還沒確認是不是木牌上的人。」小魚說道。

    話語才落,拿鞭子的屬下正巧移開好讓主子問話,他這一動,小魚頓時尖叫出聲。那人全身赤(chi)裸m,滿身都是血,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完整的肌膚,不是被打就是被鐵烙的痕跡,臉也被劃得到處都是傷痕,手臂甚至被削掉了一大塊(肉rou),(露)出骨頭……

    戚冬少捂住她的眼,將她攬入懷中,她驚嚇得抱住他,全身顫抖。

    「沒事了。」他壓著眉頭,表情冷凝,語氣卻是和緩的。「沒事了,我們回來了。」

    她緊緊抱著他,臉蛋依舊埋在他(胸xiong)前,顫抖道︰「她……她的臉……我沒看清……」

    「不用看了,那里沒別人。」戚冬少說道。那里一看就是私人地牢,不是府衙里的。「你要做(勾gou)魂使者就得堅(強qiang)些,不能這樣就被嚇著。」

    他抬起她的臉蛋,發現她還是一臉懼怕。她十四歲就過世,而後(睡Shui)了五百年,某方面還像孩子一樣,一般人見了都要害怕的事,對她來講更是加倍的沖擊。

    「還是別做鬼差了。」他拇指在她眉心間撫過,以法術安定她的心神。「跟著我修行就成了。」

    暖流自她眉心進入體內,慢慢使她平靜下來,過了一會兒,她才道︰「我簽了約的,也答應常欣要一起做鬼差。」

    「那有什麼,我幫你處理就行了。」

    她搖頭。「說好就要做到的,怎麼可以言而無信?再說……我只是被嚇了一跳,就……當看了恐怖片……」

    「恐怖片?」小魚提過她曾透過異界門去未來生活過,因此學了那邊的不少用語,這詞八成是從那邊學來的。

    「就是我跟你說過一堆人在演戲,恐怖片就是演很恐怖的故事,有很多血,不過都是假的。」她解釋。

    「那你就當成是假的吧!」見她神智已安定下來,戚冬少將手從她眉心移開。

    直到這時小魚才發現自己還抱著他,連忙松開手後退一步,神情有些尷尬,心里卻是有些慌亂。自己怎麼會去抱他呢?

    見她紅了臉,戚冬少先是一怔,旋即揚起笑。沒想到這丫頭也會不好意思,先前都是他以媚術迷惑她,而她體內聚靈珠存有閻帥的法力,因而才能抵擋他的媚術,不受影響,他從沒想過不用法術(誘you)惑她……

    「我現在已經好多了,我們再回去,時間快到了。」雖說剛剛抱住戚冬少讓她覺得羞赧,但對男女情愛這事,她還懵懵懂懂,沒有什麼心思,因此很快就拋開剛剛的尷尬,心思又回到(勾gou)魂上。

    戚冬少轉了下心思,嘴角一笑,想到該怎麼調教這二愣子了,不過這事得先緩下,先把(勾gou)魂的事辦妥再說。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