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5章(2)

第5章(2)



    「你要當鬼差就鬼差吧,我會幫你的。」他頓了下,又加上幾句。「你若願意,我也可以踢掉閻帥,讓你去頂他的位子。」

    這時,(睡Shui)在另一張床的方潔听見這話,抽了下嘴角。這狐妖真是膽大妄為,這事還得稟明大人才是。

    念頭才落,便听見戚冬少冷冷地說一句︰「你醒著吧,我有話跟你說。」

    方潔明白他在跟自己說話,也沒再裝(睡Shui),起身看著他。

    「等她醒來,你叫她到我這兒來,我親自教她法術,要收魂時再讓她去。」先前要教她法術,她偏不肯,只說要跟著方姊學,脾氣拗得很,還是直接讓這什麼方姊的說服她,省時省力,免得他一火大,把這傻丫頭打死。

    「這事我得先問過閻帥大人。」她面不改(色)地說。

    他冷哼一聲。「我做事可不需要他首肯,為免這傻丫頭鬧別扭,每隔兩、三天我會讓她回來一次。」

    話一說完,他便消失無影。方潔眉頭深鎖,在小魚身邊坐下,輕嘆口氣。「唉……簡直就是瞎攪蠻纏。」她為她蓋好被子。「你怎麼就惹上這樣一個妖孽,以後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是福是禍還不知呢……」

    第二天一早,方潔便打發小魚去跟戚冬少學法術,听見這話,不只小魚,連常欣都嚇了一大跳,直嚷著為什麼?

    方潔兩、三句就打發她們,說是閻帥大人的意思,小魚與戚冬少有師徒之緣,讓她去歷練歷練也好。

    常欣激動地說︰「不是歷練,是折磨!那個人是心理變態!」

    「你不是說過他要報恩就讓他報嗎?小魚還能學點法術,說不定腦袋也會開竅一點。」方潔瞄她一眼。

    常欣一時語塞,一會兒才說︰「是沒錯啦,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那個人喜怒無常、自我中心,小魚跟他在一起只會被利用、受折磨。」

    「是你被折磨吧!」方潔涼涼地又說一句。

    常欣氣結。「方姊,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閻帥大人那邊。」方潔立刻道。「我也覺得不妥,不過閻帥大人既然答應,那我也無話可說,何況他也說了會讓小魚常回來。」雖然與閻帥共事的時間不算短,但她時常還是弄不清他真正的盤算是什麼。

    「那種人的話能信嗎?」常欣握拳。

    方潔瞥向一直不吭聲的小魚,問道︰「你肯不肯去,小魚?」

    她低著頭,扭著雙手。「我想跟方姊還有常欣在一起。」

    「你看吧、你看吧。」常欣得意地說。

    方潔瞪她一眼,雙手一指,把她嘴巴像拉鏈拉起來,讓她不能說話,常欣激動地揮動雙手。

    「小魚。」她握著她的肩。「他跟你有宿緣,我雖不願但也沒辦法,閻帥大人自有他的用意,你明白嗎?」

    小魚還是低頭不語。

    「而且他也說了你可以隨時回來看我們,有任務的時候我也會通知你。」她(摸Mo)(摸Mo)她的頭。

    小魚泫然欲泣。「我……知道了。」

    「當鬼差可不是那麼容易,要堅(強qiang)點。」她嘆氣。「你不是很懊惱自己法術不好,才打不過虎精嗎?跟著他,你的法術會進步很快。」

    「好。」她吸吸鼻子又揉揉眼楮。

    「有什麼好哭的。」她取笑。「不是說了隨時能回來,你就當去上學,知道嗎?」

    「嗯。」她又點頭。

    「別揉了。」她拉下她的手,給她擦淚。「鬼差怎能哭?讓人見了會笑話的。」

    方潔點了下常欣的嘴,讓她們兩個道別,常欣又是一陣鬼哭神嚎,不停臭罵那個心理變態。她瞧瞧時間差不多了,便讓小魚下去,戚冬少早已在樓下等她。

    小魚拿著小包袱,雙眼紅通通地走下樓,常欣激動地拍打牆壁,只差沒在地上打滾。

    「蒼天啊……這是為何啊……」

    方潔冷冷道︰「你又發什麼神經?」

    「我激動。」常欣深吸幾口氣,嚴肅地看著她。「方姊,你老實告訴我,冥府是不是被黑道——妖道挾持了?」

    方潔左手一比,把她嘴巴給關了。「還是這樣清靜。」

    小魚來到樓下,難過地垂著肩,戚冬少走到她身邊,不悅道︰「就這麼不想跟我在一起?」

    一听見他的聲音就有氣,小魚怒目而視。「是不是你威脅閻帥大人?」

    「我威脅他(干gan)麼?」他挑眉。「是他求我收你為徒。」

    本來憋了一肚子話要罵他,他一句就把她驚得語塞。

    「我本來就打算教你法術,順便把你變聰明點,幫小白報恩,但你這家伙一直不識好歹又不听話,本來想隨便教你幾招就算了結此事,但是閻帥希望我認真教你、收你為徒,我也是很勉(強qiang)才答應的,別以為只有你不甘願,我也不甘願。」

    「既然都勉(強qiang),那就不要了。」她立刻道。偶爾跟他相處就受不了了,現在還變成師徒,不是自找罪受嗎?閻帥大人為什麼要答應嘛!

    他瞪她。「偏要整你。」這不識好歹的東西!

    果然是要整她,小魚氣得就要走人,旋即想起方姊已經將她交給戚冬少,心中頓時難過起來。

    見她垂頭喪氣,他冷哼一聲。「怎麼,就這點骨氣?」他領著她到對街的魚羹店用早膳。

    小魚不理他,逕自生悶氣。

    老板端上兩碗魚羹,還附上幾盤小菜,戚冬少瞥她一眼。「吃吧。」

    「我不餓。」雖然幻化(成cheng)人形時能吃東西,但她現在並不怎麼想吃。

    「現在我是你的師父了,叫你吃你就吃,還是說冥府出來的人這麼不懂得尊師重道?」他訓道。

    小魚瞥他一眼,不甘心地咕噥一句。「又不是我自願的。」

    他假裝沒听到,繼續道︰「回去後就正式拜師,先叫聲師父來听听。」

    「……我叫不出來。」她皺眉。

    「本來想讓你後天回來跟方潔、常欣說說話,既然你這麼頑劣,我就不放你回來——」

    「師父、師父!」她急忙喊。

    他壓住笑。這傻妞,就不信治不住。「嗯……就勉(強qiang)收了你這笨徒,快吃吧。」

    「好。」她趕緊喝口羹,不忘問道︰「後天一大早就能回來嗎?」

    「你听話就讓你早一點回來。」他吃口雞蛋。

    小魚安心了些,連連點頭。

    「這不是戚大夫嗎?」

    小魚抬起眼,一個斯文俊朗的公子拿著扇子搖晃,滿臉笑意,身後還站著另一名拿劍的青衣公子。一見那人的臉,小魚頓時驚訝地睜大眼。

    這……這不是甦劍嗎?相對于她的詫異,甦劍倒是面無表情。

    「怎麼,你們認識?」拿扇子的公子瞧了小姑娘與護衛一眼。

    甦劍立刻道︰「前些天有過一面之緣。」

    「原來如此,沒想今日還能遇上,也算有緣。」公子笑笑地說。「不知這位小姑娘是……」

    戚冬少說道︰「小魚,這是羅府的二公子。」

    「公子好。」小魚點點頭。

    「她是我新收的小徒弟。」戚冬少對羅欽說道,隨即瞥了眼甦劍。「新來的護院?」

    「是啊,才來沒幾日。」他不請自坐。「小姑娘幾歲了?」

    「二十。」她回道。

    羅欽驚訝道︰「在下還以為姑娘才十四、五歲,倒把你瞧小了。」

    她不知要回什麼,只是笑笑,又低頭吃羹。

    羅欽轉向戚冬少說道︰「這幾天我母親老是(睡Shui)不安寧,正好遇著戚大夫,不知你一會兒有沒有空?」

    戚冬少點點頭,說道︰「我一會兒就過去。」

    「那就麻煩戚大夫了。」語畢,他起身與甦劍一同離去。

    兩人走後,小魚忍不住問道︰「你真會給人看病嗎?」

    「這有什麼難的?」他揚眉。

    她忽然想起他不是人,是妖,隨便使個法術應該就能把人治好,也不用學什麼醫術。

    「那我是不是回客棧等你?」這樣她還能跟方潔、常欣再說說話。

    「你跟我一起去。」他怎會不清楚她那點小心思,果然,她一臉失望地垂下眼。「不過,去之前先磕頭拜師。」

    「咦?」她一臉錯愕。「磕頭?」

    他笑得極其舒爽,心情大好。

    見他笑得眼都彎了,小魚頓時郁悶起來。閻帥大人為什麼要答應他嘛……她不甘地瞪著他,忽然間覺得他的表情好像有點熟悉,那得意洋洋又狡猾的模樣,怎麼這麼眼熟……

    「怎麼?」他笑問。

    她偏頭仔細端詳。「我只是在想,你這樣……好像小白喔!」

    他的表情頓時凝住。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