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5章(1)

第5章(1)



    「小白,你看,是熠,好漂亮,一閃一閃的像天上的星。」小女孩在石路上漫步,伸手想抓發亮的蟲子,卻怎麼也抓不到。

    一只長毛動物走到她身邊,悠閑地晃著尾巴,將蟲子往女孩兒身邊掃去。

    「是松果耶!」小女孩彎身撿起地上的松果,忽地使力往前丟。「小白,去!」

    他白她一眼,索(性xing)不走了。

    女孩撓撓耳朵。「奇怪,以前小黑很喜歡的,我一丟就跑去撿,你怎麼都不喜歡,是不是太老跑不動?」

    他尾巴一掃,她啪地一聲跌倒在地。

    這種難堪的往事,實在不願想起,戚冬少抬起前腳要把她的臉推開,她卻抬起眼,滿是感動。

    「小白以前也會這樣推我。」小魚握著他的前腳,眼楮一閃閃的,盈滿水氣。「小白……」她又喊了一聲,把臉埋在他軟軟的毛里。

    如果沒想起被認作狗兒的不堪回憶,他還願意大發慈悲讓她多蹭兩下,現在,哼,沒門兒!

    「你好了沒?」他推開她,變回人身。

    小魚撲了個空,差點摔倒,一見他恢復原樣,原本熠熠動人的眸子,全成了失望。「唉……你能不能多變一會兒……」

    他瞄她一眼。「剛剛看仔細了,那是小白。」

    她連連點頭。

    「可有瞧出什麼不對勁?」

    她疑惑地望著他。不對勁?

    這蠢物!他瞪她,咬牙提示。「你還覺得是狗?」

    她恍然大悟。「好像不太像,可是又有點像……」見他似要發火,她趕忙道︰「不像。」

    「那是什麼?」

    她蹙眉回想,在現代時,常欣給她看過動物圖監,還讓她看動物節目,帶她去過動物園,除了特別引人注目的大象、長頸鹿、鱷魚、熊、獅子外,她也沒太注意其他的,不過又好像有點印象……

    她忽然想到大仙廟前的狐狸雕像,頓時開竅,說道︰「狐狸。」

    他滿意地微笑。「也算正名了。」

    「我在電視上有看過狐狸,怎麼那時就沒想到是小白呢?」小魚喃喃自語,卻不知人的記憶是會扭曲的,當她一直認定是狗時,自然不會再去多做他想,何況已過五百年,雖然五百年間她幾乎都在(睡Shui)覺,但記憶還是會淡去,更別說她死後魂魄俱散,對記憶也有所影響。

    「電視?」

    他的聲音將她拉回,她搖搖頭說︰「那是很久以後的東西,很難解釋。」

    他也沒多問,心里還掛記著其他事,有些疑點,他得找閻帥問清楚。

    「原本想教你幾招法術,不過我忽然想到還有事要辦,你先回去。」他揚手一揮,木屋隱去,兩人回到大仙廟前。

    小魚自然很高興能離開,她(勾gou)魂失敗還得回去跟方姊領罪,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放了她。

    「去吧!」他在她額上彈了下。

    小魚疼痛地叫了一聲,正要問他為什麼無緣無故打人,他已經隱身離開。見四下無人,她結印念咒想回客棧,才念到一半,卻感覺四周一股異樣波動,她放下雙手,方姊與常欣忽然出現在她身旁。

    「你沒事吧?」常欣上下打量她,雖然覺得戚冬少沒有傷害小魚之意,但他這人陰晴不定,全憑喜好做事,小魚又是個死腦筋,萬一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戚冬少一火大把小魚給滅了,那就糟了。

    「沒事。」小魚搖頭。「他說有事情要辦,就放我回來了。」

    「沒事就回去吧!」方潔的目光在小魚發紅的眉心上看了一眼,沒說什麼,彈了下手指,將三人一起送回客棧。

    小魚忽然想起一件事。「啊!戚冬少不會去偷蟠桃吧?」

    「蟠桃?」常欣挑眉。

    「他說要偷來給我吃,讓我長智慧。」小魚蹙緊眉頭。「萬一他被人抓了怎麼辦?」

    常欣笑道︰「那不是正好,他就不會來煩你了。」

    「可是如果因為我——」

    「不用為他(操cao)這份心。」方潔開口。「他是聰明人,不會為了別人而損害到自己。」

    「對啊,他那種人怎麼會讓自己吃虧,不用管他。」想到自己被修理,常欣就一肚子火。「方姊,從今天起,我要奮發向上,好好學法術,總有一天我要扳倒他,換我把他揮來揮去,讓他坐雲霄飛車!」

    方潔面不改(色)地說︰「最好是這樣,不要又給我三天捕魚,七天曬網。」常欣的這種宣言她已經听過多次,早麻痹了,只希望戚冬少的出現真能給她們兩個帶來好影響。

    她瞄了眼正在抓額頭的小魚,問道︰「怎麼?」

    「沒有,他走的時候,彈了下我的額頭,到現在還在痛。」小魚皺著眉頭。

    「我看看,都紅了。」常欣咬牙切齒。「這個戚冬少也太沒品了吧,方姊,他到底是什麼來歷、多少年修行?資料越多越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他是狐妖。」

    「原來是狐狸精,難怪一臉不正經!」常欣哼了一聲。

    小魚(摸Mo)(摸Mo)額頭,恍然大悟,原來他跟小白一樣是狐狸,難怪會認識。

    方潔繼續道︰「這興安城有不少成精的妖怪,今天早些擾你們(勾gou)魂的虎精也是,你們在這兒當鬼差,免不了要跟他們打交道,以後自個兒小心點。」

    「是不是要換個高(強qiang)的法器給我們?」常欣說道。「不然我們都被打好玩的。」

    「我會跟閻帥大人說說看,不過呈報公文需要一點時間……」

    「就不用寫公文了吧,這種事很緊急,我們去找閻帥……」

    方潔瞪她一眼。「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樣,還要規矩律法做什麼?一有事就直接去見大人,他還要做事嗎?」

    常欣很想說閻帥大人哪有做什麼事,雖然她只見過大人幾次面,但他每次都在那里修剪松樹、(摸Mo)(摸Mo)蘭花,不然就是喂魚看漫畫打電動,順便喂喂小龜,這算做事嗎?

    不過她當然不會笨到把話講出來,方姊這個人也不是不好,可是真的太正經八百、按部就班了,她只怕公文批下來的那一天,她已經被興安城的妖怪整死了。

    ★★★

    幽冥府的豪華辦公室內,閻帥大人正揮灑著汗水,努力工作。他嘿喲嘿喲地喊著,揮著木杵用力擊向石臼,在他拉起木杵的時候,一個背著龜殼的小女孩迅速翻動了下石臼內的糯米,也不忘嘿喲嘿喲地唱著。

    戚冬少推開門進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幅揮灑汗水、唱歌吆喝的勞動景象,他的眼皮抽了下,很想轉身就走,當作沒看到,但還是忍下來了,正想開口,頭部卻毫無預警地痛了起來。

    「閻帥。」他冷靜地喊了一聲,握拳壓下疼痛。

    揮灑汗水的男子停了下來,驚喜道︰「唉呀,稀客稀客,你來得正是時候,麻快好了,再等我一下。」

    「我不吃麻。」

    閻帥沒听見,喊了好幾聲嘿喲嘿喲,戚冬少的頭更痛了,他拿起旁邊的盆栽正想砸過去,閻帥立刻叫道︰「別啊,我的寶貝呢!」

    小龜滾了過來,一把抓住冬少的腳。「我抓住他了,閻帥大人。」小女孩仰著臉看他。

    戚冬少抬腳要踢她,她已經先一步把手腳都縮進殼里,一邊大喊︰「踢不到、踢不到。」

    他二話不說,正要踩住龜殼,閻帥沖過來把小龜抱起來,順便奪過盆栽。「大膽,不得在冥府放肆!」他怒斥一聲。

    戚冬少瞄他一眼。「是誰放肆,不務正業、怠忽職守?閻王曉不曉得你在這里種花養魚還搗麻?」

    閻帥冷哼一聲。「這是休閑活動,現在是……」他看了眼時鐘。「下午茶時間,跟你這個鄉巴佬說你也不懂。」

    戚冬少沒理他的瘋話,也懶得問他那些名詞是什麼,直接切入正題。「我來問小魚的事,問完就走。」

    閻帥揚起眉宇。「原來是為這來的。」

    「進冥府之後,我的頭一直脹,剛剛一看到你,頭就痛了,然後讓我想起了幾件事。」他冷下眼。「你是不是封了我一部分的記憶?」

    五百年前,他的法力還在閻帥之下,他若要封自己的記憶,並非難事。

    閻帥笑著放下盆栽。「我(干gan)麼封你的記憶?你想起什麼了?」

    「五百年前小魚死的時候,我來過你這里,你跟我說小魚投胎了,但她卻跟我說她(睡Shui)了五百年,為什麼騙我?」他怒道。

    「你看到聚靈珠了?」

    他點頭,如果不是還等著閻帥來解惑,他現在就會與他動手。

    「那你就該知道她的魂魄四散,雖然有聚靈珠,但如果沒好好休息個幾百年,魂魄是無法重新再聚合的,她也算有福報,復原得還不錯,當年就算說了你能怎樣,也幫不上忙。」

    「我可以找……」他收住口,沒再說話,臉(色)仍是十分難看。

    閻帥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你當然可以找你父親,不過你開得了口嗎?不是說再也不回去,其實說這些也沒什麼意思,都過五百年了,還翻什麼舊帳?反正小魚現在也好好的,你要報恩現在也能報。」

    「你故意又把她放到我身邊?」

    他微笑。「這你就多心了,我本來是想讓她去兩千年後的世界當鬼差,還事先讓她去住了一年多,但她就是不習慣,後來我讓她自己選想去什麼朝代,她丟飛鏢丟中興安城,我就讓她去了。說來你們也算有緣,這麼快就踫上了。」

    戚冬少接著問︰「她不是掉進井里死的?為何會魂飛魄散?」

    閻帥看著他冷沉的臉,說道︰「雖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是妖界奉行的法則,但我多事說一句,都過五百年了,小魚現在不好好的?那就沒必要追查了。」

    戚冬少沒回應他的話,只問︰「她死的時候,我不在身邊?」

    「不在。」

    「你封了我那時候的記憶?」

    「沒有,那段記憶你應該是自然而忘的,你回來時听見她落井而死,就匆匆趕來我這兒,想見她最後一面,後來我告訴你她投胎去了,你雖失望,但也知道人死後就得再入輪回,便走了。」

    見戚冬少沒說話,只是冷著臉思考,閻帥繼續說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罷,讓她魂飛魄散的是誰我並不清楚。」

    戚冬少不全然相信他的話,但有些事他說得合情合理,畢竟人死便要再入輪回,當時他沒理由不信,如今他懷疑的是,閻帥明明知道始作俑者是誰,卻不告訴他。

    「我會查清楚的。」留下這句話,戚冬少轉身離開。

    他走後,小龜才從龜殼探出頭來,問道︰「大人,你真的不知道是誰害死小魚姊姊嗎?」

    閻帥放下她,笑道︰「這事不歸你管,他們要攪和自去攪和,我們搗麻就夠了。」他拉拉袖子,再次拿起木杵。

    小龜開心地撥動糯米,房中又開始響起嘿喲嘿喲的叫喊。

    ★★★

    子時一過,興安城內的店家便開始收拾,準備歇息。今晚正值朔月,燈火熄滅後,城里便籠罩在一片黑幕中。

    小魚早早便(上shang)床,如今已是好夢正酣,當她囈語地翻過身時,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漆黑的房內,望著她熟(睡Shui)的面容。

    戚冬少在床邊坐下,凝眉低望她的臉蛋。清醒時不見聰明相,(睡Shui)著了更不用提,傻乎乎的一張(睡Shui)臉,就跟以前沒兩樣。

    去了趟幽冥府,便想起一些兩人的事,回憶中,她總穿著一件補了又補的破爛衣裳,住持給她買了一件新衣,她也舍不得穿,壓在箱里,怕弄髒了。

    遇見她的時候,她才十二歲,比一般同齡女孩兒長得嬌小,那時他不小心遭到暗算,傷了腿,她出來采草藥想給住持治病,結果跌落山谷,正好摔到他身上,他氣得差點咬死她。

    後來她忙著給他敷藥,他生氣地想趕她走,她就是不走。其實不用她照顧,他的傷沒多久也能好。她雖然怕被咬,卻還是勇敢地接近他,幫他包扎。接連幾天,她都采果子給他吃,還挖薯根給他,每次來就小白、小白地叫他。

    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小孩的分上,他當下就咬死她。這麼俗氣的名字配得上他嗎?這段往事,他對誰都沒提過,被叫小白就算了,還被認成狗,這種丟臉的事他死也不會說。

    傷好了之後,本想離開山谷,但既然受了恩惠,就得報恩,這是妖界一貫的原則,所以雖然不甘願,他還是決定跟她回去。她高興地抱著他跳來跳去。

    之後他才曉得,她天生就不太聰明,雖然沒到傻子的地步,卻仍是比常人笨一點,常讓附近的孩子欺負,沒什麼玩伴,只有寺廟的住持和尚對她好些,還有幾個鄰人對她不錯,但終歸不是同年紀,她總是一個人玩。遇上他的前一年,陪著她的小黑狗死了,她哭得極難過,後來遇上他,才又有了玩伴。

    一開始,他是極其不甘願的,只想陪她三、四年,待她大了、嫁人了,不受人欺負也就算報恩了,沒想到不到兩年,她就死了——

    那時他怎麼會不在她身邊呢?明明要保護她長大,結果卻成了這樣,這算什麼報恩?

    他的手撫過她的發,輕輕嘆口氣,一時間情緒翻涌,也不知心里是怎樣的感受,感慨、難過、惋惜、自責全和在一起,理也理不清。

    如果她真是失足落入井里也就罷了,他還不會自責太深,只當她是陽壽已盡,但她讓人弄得魂飛魄散,怕是他惹來的禍端。她一個傻娃兒能與人結下什麼仇恨?定是因他緣故才遭此大劫。

    活了千歲,從沒對人有任何愧疚之心、虧欠之意,現在全讓他領會了,心里實在別扭得難受。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