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4章(2)

第4章(2)



    這時,掛在窗邊的風鈴當當響動,戚冬少不甚高興地攏下眉頭。這是有人闖進結界內的警示。

    「戚少。」刑夫人忽然出現在屋內,當她瞧見戚冬少伏坐(床chuang)上,而(床chuang)上躺著一個小姑娘時,不由得愣了幾秒。

    戚冬少瞄她一眼,重新躺下,低頭親了親小魚的嘴。「你打擾到我了。」

    刑夫人扯了下嘴角。「你什麼時候對這種(乳Ru)臭未(干gan)的小丫頭有興趣了?」

    「不關你的事,你走吧!」他以指撥弄小魚額前的劉海,見她又眨了下眼,但眼神迷蒙,仍處在幻術中。

    刑夫人臉(色)十分難看,正想要走,忽然想到七雲說的話。等等……這小丫頭該不會是……她定眼一瞧,果然沒錯,這小姑娘身上沒有人氣。

    「她是新來的鬼差?」她走上前。

    戚冬少轉頭瞪她一眼,不用想也知道定是七雲那張大嘴巴說的。

    「你做什麼找她麻煩?沒必要跟冥府的人作對。」她提醒一句。

    「這是我的事。」他的語氣透著不耐煩。

    「媚術不是對她起不了作用嗎?」

    戚冬少正要發火趕人,小魚突然咳了一聲,他的手在她眉心抹了下,順勢抹去她的記憶,一邊說道︰「我現在沒什麼耐(性xing),你再不走我要轟人了。」

    听見這話,刑夫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冷哼一聲,身形一轉,隨即消失無影。

    小魚揉著眼楮醒來,戚冬少扶起她,問道︰「你還好吧?」

    她驚訝地發現自己回到小木屋,而且還躺在(床chuang)上。「我怎麼了?為什麼躺在這里?」

    戚冬少瞄她一眼。「我還想問你呢,無緣無故昏倒是什麼意思?想阻止我去偷蟠桃嗎?」

    小魚撓撓耳朵,蹙眉回想,他好像有提到要去偷蟠桃給她,可是接下來她就沒印象了……

    「我怎麼會昏倒?」她一臉疑惑。

    「怎麼,你不是故意的嗎?」他反問。

    她搖頭。

    「大概是被小蘿傷了吧。」他隨口說道。

    想到先前小蘿咬了自己的肩,小魚也不疑有他,算是接受他的說法。

    「你不要去偷蟠桃。」她勸道。「聰不聰明我不是很在意。」

    他懶得跟她在這件事上打轉,隨口換了話題。「你說你(睡Shui)了五百年?」

    「對。」她下床。

    他將她帶到小桌旁,給她倒了杯水,還變出幾盤點心。「坐下,我有話問你。」

    她(摸Mo)(摸Mo)肚子,倒有些餓了,于是拿了桂花糕就口。為了讓她更融入人群生活,閻帥大人給她的(身shen)體與一般人類無異,能吃能(睡Shui)。

    「你說你跟小白相處兩年,為什麼只有兩年?」

    她喝口茶,自然地說︰「因為我死了。」

    「怎麼死的?」這才是他要問的重點。「生病?」

    她搖頭。「掉到井里淹死的,我笨手笨腳地踢到石頭就跌進去了。」

    他白她一眼。「這麼笨的死法倒也挺適合你的。」

    她生氣地瞪他一眼。「你為什麼說話總要這樣?」

    他揚眉。「不是你自己先說笨手笨腳的嗎?」

    她呆了幾秒。「我……又不是……那個意思……」

    「這是你自己記得的,還是閻帥告訴你的?」摔入井里而死不可能魂飛魄散,這整件事還是不對勁。

    他的問題讓她疑惑。「是……」她努力回想,最後放棄。「我也不記得了……」

    他瞪她,本來想發火,但想到自己也忘了這事,也無法理直氣壯地罵人。他換個問法︰「小白怎麼沒救你?」如果當時小白在附近,把她救上來是絕無問題。

    小魚又困惑了。「小白怎麼救我?它是狗耶,跳到井里也會淹死吧!」

    「什麼狗!」他大喝一聲,倏地站起來,椅子都讓他弄倒了。

    她讓他嚇了一大跳。「你——」

    「小白是狗?」他怒問。

    她有些害怕地看著他。「你——」

    「回答我的問題!」他生氣地拍了下桌子。

    「對……對啊。」她見他眼皮抽得厲害,趕忙問道︰「怎麼了……你不是也認識小白嗎?」

    「你這個蠢豬!」他咆哮一聲,握緊拳頭免得自己掐死她。竟然說他是狗——他變出一把扇子,火大地敲她的頭。「沒見過你這麼蠢的人!」

    「好痛!啊——」小魚驚叫地閃躲。「你做什麼!我生氣嘍——」

    「你氣啊,我怕你嗎?」他繼續攻擊,打得她滿屋子跑。

    小魚大聲念著咒語想逃走,無奈就是跑不出去,才想到要呼喚方姊,他突然歇手了,把她抓到身前。

    「過來,變小白樣子給我瞧瞧。」他厲聲道。

    「我不要……」

    「你還想我繼續打你是不是?!」他怒喝一聲。

    她害怕地撫著頭。「你為什麼要這樣,難道我說錯了,小白不是狗?」

    「你再講一次狗,我就——」

    「那你說它是什麼?」她氣問。

    「他是——」戚冬少收住口,壓下怒火。「你先變給我看。」

    她抗拒地搖頭。「我幻化的法術不好,再說……我用說的你就這麼生氣,如果真的在你面前變成一只狗,你不是更生氣嗎?」

    他深吸口氣。「我不會生氣。」

    她不信地睨他一眼。

    「我說了不氣就不氣,你再拖拖拉拉才會把我惹火。」他放開她,將扇子丟掉,平靜地坐在椅子上。「我只是想看看你記憶中小白的樣子,我發現我們兩個記得的有出入,如果能確定我們兩個認識的小白不一樣,那我就不用向你報恩了。」

    听見這話,她一陣欣喜。「真的嗎?不用報恩了。」

    「先變給我看。」他面無表情地說。

    「好。」她先在原地想了想,雙手結印,念了幾聲咒語,就見她全身發出白(色)光芒,咻地一聲,整個人縮小。

    戚冬少視線往下,隨即驚訝地睜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地上一團毛球。「你搞什麼!變兔子(干gan)麼?!」他要瘋了!

    「不是,我要變狗。」她動動耳朵,一臉困惑。

    他火道︰「那你為什麼變成兔子?」

    小兔子抬起前掌(摸Mo)(摸Mo)臉。「我變成兔子嗎?我是要變狗。」

    他氣到整張臉都要抽搐了。「那就變狗啊你!真的會被你氣死。」

    毛茸茸的小兔子坐下來,前掌合在一起,連兩個長耳朵也跟著合起來拜拜,他又生氣又想笑,差點沒內傷。

    喃念幾聲咒語,小兔子脹大了一倍,臉還是兔子,四肢卻是狗腳。

    戚冬少閉上眼,咬緊牙關。要冷靜……他猛地張開眼,吼道︰「臉還是兔子!」

    「我說了我不太會變這個,你就要我變……」她再次坐下,狗掌合在一起,長耳朵依舊不忘相貼拜拜,手勢都做好後才又開始念咒語。

    戚冬少轉開臉,忍不住笑了聲。這丫頭,哪天真的會被她搞瘋。

    就這樣變了兩、三次後,終于弄出一點狗樣,全身白長毛,尾巴也是長長的,末端有三圈紅毛,身形還挺大只的。狗臉她已經不大有印象,所以變了哈士奇的模樣。

    「臉的樣子我已經忘了。」她以前掌(摸Mo)(摸Mo)耳朵。「小白全身都白白的,只有尾巴有紅(色)的毛。」

    仰著一張狗臉,眨著無辜的大眼楮,戚冬少發現自己無法對眼前的這只狗發火。雖然被比作狗實在難消他的怒火,不過看她這樣眨著無辜大眼,他實在很難發作。

    他(摸Mo)(摸Mo)她的頭,說道︰「你喜歡狗?」

    「喜歡。」她晃動尾巴。

    瞧著尾巴上的三圈紅毛,他嘆口氣。「好了,變回來吧。」五百年前她比現在還蠢,會認錯也無可厚非,這樣一想,也不覺得那麼受辱了。

    為了避免她變回來時弄個狗臉人身,活活把他氣死,他彈了下手指,助她回復人形。

    她擦擦臉上的汗。「好累喔!」變來變去的耗掉她好多氣力。

    听見這話,他眼皮又抽了下。「這樣就累,你真是……」他抹了下臉,突然覺得連罵她的力氣都沒了。

    「跟你看到的小白一樣嗎?」她又加了句。「你也變小白給我看好不好?」

    「我為什麼要變給你看?」他冷哼一聲。

    「不是要比較我們認識的小白是不是同一個嗎?而且我剛剛也變給你看了……」她不高興地蹙下眉頭。

    原本是不想變給她看的,他已經幾百年不曾現原形了,但想到她死前不知經歷什麼以致魂飛魄散,他難得軟下心。「我就破例一次。」

    「真的嗎?」

    她綻出笑靨,那傻氣的模樣讓他心頭一顫,腦中掠過另一張同樣稚氣的笑臉,他突然若有所悟。雖然已不大記得當時與她之間的事,但他相信自己當初沒離開,大抵就是放不下她這傻乎乎的模樣吧……

    彈了下手,他現出原形,小魚瞠大雙眼,盯著眼前這只白茸茸的大狗。小白比她記憶中的還大,幾乎與她同高,臉型也比記憶中的狹長,雙眼深邃有神,尾巴長長的,尾端有三圈紅(色)的毛發。

    她再也忍不住地撲上去抱住他,將臉埋在毛茸茸的頸邊。「小白……小白……」她笑得好開心,臉頰不住地磨蹭著。「我好想你……」

    心隱約被扯了下,卻不知為什麼。戚冬少在她一句句的叫喊聲中,思緒恍惚地被帶到了五百年前的秋夜……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