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4章(1)

第4章(1)



    千鈞一發間,一把扇子飛來,打上大虎的額頭,把它打飛出去。

    「小蘿,她可是鬼差,不得無禮。」戚冬少突然出現在小魚身邊,順勢將她扶起。原以為她自虎口逃生,必定驚惶未定,沒想她倒是一臉鎮定,像個沒事人一般。

    小蘿生氣地吼了一聲,戚冬少右手一伸,束在她身上的繩索轉眼飛到他掌心,眼前的大虎也變回了小女孩。

    一變回人身,她就嚷嚷地叫著︰「她要收小書呆的魂,我不依!」她立刻張手護著仍在樹下昏(睡Shui)的小公子。

    戚冬少沒理她,左右看了看銀繩,還給小魚。「閻帥給你的?」

    小魚點頭。「你怎麼知道?」

    「上面有他的臭味。」戚冬少一臉嫌惡地拿出帕子擦了擦手。

    小魚驚訝地拿起繩子聞了聞。「沒有啊。」

    戚冬少瞪她一眼。「你的法力能跟我比嗎?要給也不給點好東西,拿那種破爛東西有什麼用?」

    「這不是破爛東西,能降低對方的法力。」小魚辯駁。「如果不是這繩索,我早就讓她傷了,而且也追不上她。」

    「如果我剛剛沒出手,她的爪子已經傷了你的元神。還真以為那破繩子有什麼用處?」他搖頭。「把它丟了。」

    她立即橫眉豎眼,生起氣來。「不要。」

    小蘿訝異地瞧著兩人吵嘴,隨即不動聲(色)地抱起小書呆準備逃離,還沒跨出一步,身形就讓人定住,她立即破口大罵︰「放開——」

    戚冬少揮了下手,把她嘴也封了,才又對小魚道︰「我們剛剛不是說了,你若喊我的名字要我幫忙,以後就得听我的,所以第一件事,把那破東西丟了。」

    小魚氣憤地看著他。「這是閻帥大人送我的,我不丟。」她把繩索縮小放入懷里。

    「你倒是騾子脾氣。」他冷冷地看著她。「我要毀你那破繩子有什麼難?」

    她不說話,一臉倔(強qiang),雙手抱住自己的肚子,防他來搶奪。

    原本讓她弄得有些上火的戚冬少,瞧見她孩子氣的舉動,好笑地扯了下嘴角。「怎麼,你以為抱著肚子我就拿不到繩子?」他就是看不慣把爛東西當寶的人。

    小魚正欲辯駁,忽然感覺身邊有股波動,常欣隨即出現在她身邊,問道︰「你沒事吧?」

    剛剛讓虎精一鬧,被定身的老爺少爺小姐全倒成一團,她花了點時間把眾人弄回原位,還順便變了個小公子躺在(床chuang)上充數。

    「沒事。」小魚回道。

    「是戚公子救你的?」她又問。

    小魚悶悶地點頭。「其實……他沒救我也沒(關guan)系,我都死了,也不會死兩次。」現在她很後悔喊了戚冬少的名字。

    見她心有不甘,戚冬少則是(露)出笑容。「後悔也晚了,再順便告訴你一句,你雖不會死兩次,可元神被打傷可不是好玩的。」

    戚冬少走到小蘿面前。「雖然這小子吃了仙草,不過要讓他死也不過跟捏死一只螞蟻一樣。」

    听見這話,小蘿急了,眼眶都紅了,眼淚一顆顆掉了下來,嗚嗚地想說話,卻說不出半句。

    見狀,小魚嘆口氣。「算了,已經過了時辰,我不提他的魂了,你別哭。」

    小蘿睜著一雙大眼,定定地瞧著她,像是呆了,常欣則是蹙起眉頭。雖然她也無法對復活的小公子痛下(殺sha)手,但是……

    「怎麼跟方姊交代?」何況還不知會受到什麼責罰。

    「是我沒能力。」小魚喟嘆一聲。

    戚冬少微笑。「你倒有自知之明,我就想不透地府怎麼會招募你做鬼差,不過既然他們敢收你,大概也料得到你會砸鍋。」

    他一說,常欣眼楮一亮。「戚公子說的有理,方姊不是說過,這段期間我們做的每件事都列入考核,也就是說,(勾gou)魂只是其中一項,其他還有別的,說不定(勾gou)魂這個項目只佔評分的百分之三十,人品佔了百分之六十,這對你大大有利,你的品行沒話講,光這一項就及格了。」

    戚冬少冷哼兩聲。「我今天倒是領會了睜眼說瞎話的境界。」

    常欣(干gan)笑兩聲,心里則是破口大罵,上自祖宗下至兒孫全讓她問候一遍,實在不甘,可遇上法術比自己高的,只能這樣忍氣吞聲。

    「既然你不想收魂,我就放他們走了,可別後悔。」戚冬少對小魚說道。

    小魚堅定地點頭。「不後悔,你放了他們吧!」

    戚冬少揚手一指,解了小蘿身上的法術,小蘿抱著小書呆,看了小魚一眼,說道︰「這恩情我會還的。」

    听見這話,小魚急道︰「不用了。」一個戚冬少已經夠頭疼的,再來一個老虎精,她會受不了。

    「我說會還你就會還你。」小蘿不高興地說了句,隨即使了法術離開。

    常欣搖頭。「小魚,我看我去叫閻帥大人幫你改運好了,怎麼老踫到這種(強qiang)要報恩的,脾氣還一個比一個壞,啊——」常欣尖叫著被打上樹。

    「你(干gan)什麼!」小魚生氣地看著戚冬少。

    他無聊地揮了揮衣袖,小魚氣憤地瞪他一眼後,上樹去找常欣,常欣趁勢抓住她,躲在樹枝間講悄悄話。

    「小魚,我是撐不住了,這個心理變態我應付不了,我去討救兵,你要堅(強qiang)。」她撲上她的肩。「姊姊無能,嗚……」

    「你別這麼說。」小魚立刻道。「我會解決這件事的。」

    常欣假哭幾聲,壓低聲音。「雖然他是個變態,不過到目前為止好像沒傷害你的意思,你機伶點,不要跟他硬拚,他如果要教你法術你就學,我去問方姊這個戚冬少的來歷。」

    這時,小魚忽然想起戚冬少說的話。「他認識閻帥大人。」

    「好,如果方姊又講一些高深莫測、不著邊際的話,那我就直接去問閻帥,你撐著點。」她作戲似地又哭了幾聲。「我們這兩個歹命的姊妹花啊……」

    哭了兩句,她咻地一聲不見,小魚悶悶地下樹,就見戚冬少好整以暇地在等她。「講完悄悄話了?」

    「你偷听?」她緊張地問。

    他瞄她一眼。「心理變態是什麼意思?」

    小魚一怔,抓抓耳朵,不知怎麼回答。

    見她一副呆樣,他搖搖頭。「算了,走吧。」

    「去哪兒?」

    「偷蟠桃。」

    「啊?」她大驚。

    「得給你補補才行,看能不能長點智慧。」他彈了下她的腦袋。

    「我不去偷東西。」她搖頭。

    「我偷又不是你偷。」

    「這樣也不好。」她仍是反對。「萬一被抓了怎麼辦?」

    他睨她一眼。「這樣你不是正好擺(脫tuo)我?」

    她開竅地瞠大雙眼,對喔,這樣就擺(脫tuo)他了!不對、不對……

    「讓王母娘娘知道,你會沒命的。」

    他瞄她一眼,而後突然彎xia身,黑眸魅惑地盯著她,唇角漾著笑。「擔心我?」

    他的黑瞳像磁一樣,把她吸了過去,(身shen)體不自主地開始搖晃,她趕忙閉上雙眼。「你別這樣看我,我頭暈。」

    他撫(摸Mo)她的臉,手指沿著她的眉眼游走。「睜眼看我。」

    「不要。」

    他附在她耳邊,低沉道︰「真不要?」

    「不要。」

    「那我咬你了。」他一口咬上她冰涼的耳垂。

    她驚嚇地跳了起來,腳步踉蹌地往後摔跌在地,驚恐地看著站在眼前的他。

    戚冬少蹲xia身,傾身向她,小魚嚇得往後挪。「你做什麼?」她狼狽地想起身,卻讓他一把抓住。

    戚冬少妖媚地靠近她的臉。「我就不信(勾gou)不上你這條魚。」

    小魚害怕地閉緊雙眼,不懂他要(干gan)麼。「你再這樣捉弄我,我要走了——」很想念咒語離開,但想到兩人的法力差距,她又遲疑起來。

    「你敢跑,我就把你衣服(脫tuo)光。」他笑著威脅。

    她氣憤地睜開眼,一接觸到他攝魂的眸子又趕忙閉上,開始語無倫次地念著︰「南無觀音,觀世音菩薩,南無……南無觀世音菩薩……」

    他笑了起來,逼近她的臉,親了下她喃念不停的小嘴。

    小魚先是一僵,右手反射地就往他臉上打去,卻讓他捉住,她怒目而視。「你為什麼親人?」

    「當然是喜歡你這丫頭。」他故意逗弄她,雙眸閃著幾許火光,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

    她明明很氣他,卻發現怒氣消失得飛快,心口像被搔了癢似的,別扭得難受,不想看他的眼楮,眼卻無法合上,他一定又是在對她施幻術、媚術了。

    她模糊地感覺四周景物慢慢淡去,樹林突然變成了一間木屋,而她就躺在(床chuang)上,戚冬少伏在她身上,眉眼間都是無盡春(色)。

    「還頭暈嗎?」他親親她的唇,低沉地問。

    她听見自己說道︰「不暈。」

    他滿意地笑了。「就不信撂不倒你。」他拉起她的手,在她蒼白的指尖上咬了幾口。「知道為什麼不暈嗎?」

    「不知道。」她呆呆地像木偶回應。

    「方才親你的時候,我把媚煙吹進你嘴里了。」他掩不住得意之(色)。「之前吹在你口鼻上,你沒反應,我只好直接吹進你體內。你也別惱,能讓我做到這樣,你也不容易了,明明法力這麼差……」

    他親(吻wen)她的掌心,感覺她顫抖了下,他揚起眉,面(露)詫(色)。這小丫頭到底什麼來歷,竟然還能動?他低頭又覆上她的嘴,慢慢吹了口氣,她又呆呆不動了。

    他抬起頭,撫過她的眉眼。「我瞧瞧你的元神是什麼,放心,不會害你的。」他以劍指在她丹田、(胸xiong)口及眉心上各點了一下。

    一股熱氣自丹田涌上心口,再流向她的喉頭,她眨了下眼,眉頭緊擰著。戚冬少在她丹田上察覺到一股異樣,不由輕挑眉宇。是內丹。莫非她是修煉的妖?

    這下更引起他的好奇,他坐正身子,加重法術的力道,硬是將內丹逼出,小魚難受地(干gan)嘔一聲,吐出一顆珠子,原本睜開的眸子頹然閉上,頓時失去意識。

    他手一伸,珠子便飛到他掌心,這才發現這珠子不是內丹,而是閻帥的聚靈珠,專門聚集飛散的魂魄。他心一凜,立刻將珠子放回她體內。這到底怎麼回事?

    她的魂魄為何會散裂?她不是說一直在(睡Shui)覺嗎?(睡Shui)了五百年等等,莫非是因為魂飛魄散,所以才需要沉(睡Shui),藉以將碎裂的魂魄重新聚集。

    問題是,她的魂魄為何會四分五裂?

    戚冬少覺得自己似乎漏掉了某個重要的片段,他擰緊眉心,努力想抓出小魚去世前的記憶……

    思索片刻,他才憶起當時自己似乎不在她身邊。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