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3章(2)

第3章(2)



    「常欣,你不要緊吧?」小魚趕忙扶起她。

    「怎麼回事?」常欣不解。

    就在這時,戚冬少正好朝她們的方向望了一眼,兩人背脊一涼,常欣喃道︰「他是不是知道我們在這兒?」

    「不知道。」小魚蹙眉。「他法術好像很厲害。」

    「戚大夫,我兒怎麼樣了?」哭啼的母親問道。

    「慚愧,在下無能為力。」戚冬少放開小公子的手,起身搖了搖頭。

    話才剛落,四周便是一陣傷心的哭喊,母親甚至昏了過去,做爹的哭著抓住他,求他再試試。

    戚冬少嘆氣,說自己真是無能為力,那老頭不死心,還來哭啼糾纏,他耐心告罄,黑眸掃過他的眼,老頭恍了恍神,呆呆地又回到床邊哭泣。

    「他是不是使了法術?」常欣問道。

    「他的眼楮厲害得很,我每次看了就頭暈。」小魚說道。

    看了就頭暈?「難道是催眠?」

    小魚與常欣在現代住過一年多,自然明白這些現代詞匯,一听這話,忙不迭地點頭。「有點像,比催眠還厲害,都不用數五四三二一。」

    「難不成是什麼攝魂3**m之類的?」常欣皺眉。「一會兒回去問方姊有沒有這法術也教教我們。」

    見戚冬少朝她們走來,兩人都有些心驚膽跳。明明隱了身,怎麼老覺得他瞧得見她們?

    戚冬少沒跟她們兩人廢話,一揚手就把她們兩個轟到房外,小魚與常欣穿門而出,摔成一團。

    戚冬少關上房門,揚眉看著兩人狼狽起身。「怎麼又來一個蹩腳貨?」

    听見這話,常欣也氣了。「什麼蹩腳貨!」

    「不是你的名字嗎?」戚冬少不屑地瞥她一眼。

    「你為什麼罵人?」小魚發出不平之鳴。「她叫常欣,不是什麼蹩腳貨。」

    「地府是沒人了嗎?找你們兩個濫竽充數。」戚冬少搖頭。

    「好啊!」常欣拉拉袖子,一副要打架的表情。「看你長得帥,講話這麼刻薄,給人報恩姿態還擺這麼高,什麼意思啊你!」

    戚冬少睨她一眼,揮了下衣袖,常欣只感到一股(強qiang)勁的力道把她打了出去,她往後一翻,飛到樹上。

    「啊——」常欣尖叫上樹。

    「常欣!」

    戚冬少抓住要去救人的小魚。「她沒事,教她一點禮貌。」

    小魚氣得滿臉通紅。「你才沒禮貌,你為什麼要這樣欺負人!我們又沒惹你!」他為什麼要找她們麻煩?

    一道光自樹上打下,戚冬少連看都沒看,袖子一揮,那光又被打了回去,把常欣給打下來。

    「啊——」常欣慘叫地摔趴在地。

    「這就叫不自量力。」他冷哼一聲。「閻帥是不是腦袋壞了,找你們兩個當鬼差?」

    小魚怒目而視。「放開我!」她拚命想抽回手,卻無法撼動他半分。「常欣,你沒事吧?」

    「沒事。」常欣灰頭土臉地站起。

    「你把報恩的事告訴她了?」戚冬少問道。

    「我不想跟你說話,你走開!」小魚怒道。「我不想看到你!」

    戚冬少瞪著她,正要發火,卻听常欣叫道︰「你不是要報恩嗎?小魚已經想到要叫你做什麼了。」

    「是嗎?」戚冬少盯著一臉氣憤的小魚。「你要我做什麼?」

    常欣搶答。「她要你消失,一百年不要出現在她面前。」

    戚冬少射過來的冷冽目光,讓常欣又後空翻栽了一個跟頭。「唉喲……」她痛苦申吟。

    「你不要再傷害常欣!」小魚又氣又急。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

    「再敢耍小聰明,我讓她連翻一百年。」戚冬少冷聲道。他都活多少歲了,這點伎倆他會看不透嗎?

    「你為什麼要這樣?」小魚生氣地打他的手。「放開我!」

    「說說你要我做什麼事?」他問道。

    本來要說沒有,但常欣的申吟讓她臨時改變主意。「不要傷害常欣。」

    戚冬少皺眉,一臉不快。

    「就這件事,不要傷害她。」小魚無畏地回視。

    「辦不到。」

    「你——」

    「報恩只能用在你身上,還得經過我的許可。」他高傲地說。「你隨隨便便就想打發,是要惹我生氣嗎?」

    小魚傻眼。「你——你——」哪有人這樣的,不想接受報恩都不行。

    「我難得好心想報個恩,你卻把它當垃圾。」他生氣地眯起眼。「別人來求我幫忙,我還得看心情,這是頭一回我主動要幫,你卻死命推拒,好,我們算是耗上了,你一天沒說出個讓我滿意的答案,就一天別想安寧。」

    小魚無法理解地看著他,常欣則在內心哀號,怎麼會這麼倒霉,遇上瘋子,不是……是心理變態啊!

    「你……你為什麼要這樣,我不懂。」她半是生氣半是疑惑。

    原本不爽的戚冬少見她一臉呆樣,揚起眉頭。「怎麼,腦筋打結了?」

    她遲疑地點了點頭。「你為什麼要這樣……我說不要,你生氣,然後硬是要我改變主意,我不懂……」

    「那你為什麼不改變主意?」他反問,一臉理所當然。

    她一怔。「但是……但是……」

    「但是什麼?」他追問。

    「我不知道……」她皺著小臉。「我對小白好,照顧小白是真心做的,沒想過要它報答,你為什麼要這麼在意這件事?一件簡單的事給你弄得這樣復雜,是我太笨想不清還是你其實比我更笨,都听不懂我在說什麼。」

    戚冬少的眼皮抽了好幾下。這蠢丫頭,竟敢說他笨,如果不是曉得她腦袋鈍,他立刻就滅了她。

    一旁的常欣則是背過身去不住偷笑,倏地,她感到一股(殺sha)氣,連忙回過身舉手投降,一邊道︰「我沒笑,小魚想事情比較直,轉太多彎她就沒轍了,如果你有辦法,就讓她聰明一點。這任務不容易,如果你真能做到也算報恩了,但是當然——」她趕忙又補上幾句。「這只是我的想法,你大可以不理,我可不想又被你說什麼耍心眼。」

    對于比自己(強qiang)的人,雖然不甘心,也只能低聲下氣,她可不想自討苦吃。

    「我真的不用……」小魚還是搖頭。「方姊說智慧慢慢就會長的。」

    戚冬少冷哼一聲。「這種話你也信。」

    小魚不高興了。「這是真的,我有比以前聰明。」

    戚冬少扣著她的下巴轉來轉去,黑眸打量著,小魚生氣地打開他的手。「你為什麼老要這樣轉我的臉?」

    「看你為什麼能笨成這樣,是不是豬變的。」戚冬少冷冷地說。

    常欣悶笑,小魚則是生氣地瞪著他。「你說話為什麼要這樣傷人?!」

    戚冬少沒理她,逕自說道︰「好吧,這任務我就應下了。」最近日子實在無聊得緊,有件事打發時間也不錯。

    「我不要……」

    「那就麻煩了。」常欣還特意給他鞠躬,這人雖然是心理變態,但好歹是個能講道理的變態。

    「我不要!」

    小魚生氣地又重復一次,可沒人理她。

    「這樣吧,三天內你如果能從我的小屋走出去,就證明你夠聰明。」戚冬少說道。

    小魚蹙眉。「我法術又沒有你好。」

    「那你就認命乖乖听我的。」

    「可為什麼我要听你的?」她反駁。「你做的事我都不喜歡,我不想听你的。」

    「你這丫頭,脾氣挺倔的。」被她氣了幾回,大略(摸Mo)熟了她的脾(性xing),戚冬少這次倒沒發火,只想著怎麼整治這顆頑石。

    心思一轉,他便想到了。「不是要收魂嗎?先辦了這事我們再說。」

    小魚抽出令牌,瞄了一眼。「還沒到時辰。」

    「你確定收得到魂魄?」戚冬少淡定地說。

    「當然,時間一到,我就能(勾gou)魂。」小魚自信地說。

    「那我等著。」他(勾gou)起嘴角。「要我幫忙的時候再說一聲。」

    小魚困惑地看著他。「為什麼你這麼說?我不用你幫忙。」

    常欣小心翼翼開口。「你不會是要阻撓我們吧?」小魚這人拗得很,吃軟不吃硬,如果戚冬少硬來阻擋,以小魚的(性xing)子是不會屈服的。

    他冷笑。「我阻撓你們(干gan)麼?」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問我?」小魚追問。

    「記得我的名字嗎?」

    這莫名其妙的問題讓她皺眉,不過她還是老實回答。「戚冬少。」

    「記住,一會兒要我幫忙就喊我的名字。」他囑咐。

    「可是——」

    她話還沒說完,戚冬少忽然甩了下衣袖,人就不見了。

    「什麼意思啊他……」常欣有種不安的感覺。

    「我們進去吧。」小魚說道。「還是看著小少爺比較好。」

    「也對。」常欣點頭。戚冬少一定是想了什麼(奸jian)計,猜也沒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兩人走進房內,就見小公子的親人仍舊圍著他哭泣,小公子也好好地躺在(床chuang)上,小魚這才安心了些。

    就在這時,房內的哭泣聲突然止住,小魚與常欣對看一眼,發現屋里的人全部定住,如同雕像。兩人神情緊張地看著四周。(發fa)生什麼事了?

    突然,房內多出了一個紅(色)的身影,奔竄至(床chuang)上,(艷yan)麗的臉蛋貼在小公子臉上,咬著他的嘴,用力吹了一口氣。

    「小書呆,你快張嘴,我拿好東西給你!」

    小魚與常欣抓著小姑娘的衣裳,將她拉離。

    「你是誰,在做什麼?」常欣斥問。

    小姑娘揮手打開兩人,嬌聲道︰「你們是誰?」

    「我們是鬼差。」小魚立刻道。

    小姑娘一雙大眼在兩人身上打轉,隨即叫道︰「我不讓你們收書呆的魂!」她變出一把劍,朝兩人刺去。

    常欣閃身躲過一劍,回身也給她一腳,沒想這丫頭雖小,法術倒還不弱,輕松躲過她的攻擊,但幸好兩人的法術在伯仲間,應付起來不像對上戚冬少時那樣天差地別。

    小魚瞧著兩人過招,抖了抖右邊衣袖,從里頭抽出一條繩子。這是閻帥送給她的,說是遇上麻煩時能拿出來用的法寶,但只能應付一般妖怪,若是倒霉遇上法術高超的,自然無用武之地,因此她從沒拿出來對付戚冬少。

    她拿著繩索朝小姑娘拋了過去,繩索就像有生命似的,自動將女孩捆住。

    「放開我。」小姑娘大叫。

    「馬上就放你。」小魚走到床邊,拿出木牌看看時間。「再一刻鐘就好。」

    小姑娘脹紅臉。「不許你收書呆的魂!」

    常欣走到她面前,笑道︰「怎麼,你喜歡小公子啊,那你就不應該纏著他,人跟妖在一起會倒霉的。」

    「你胡說!」小姑娘怒罵。「我有仙草可以救他,快放開我,不然等我生起氣來,你們就完了!」她雙手外張,努力想掙(脫tuo)繩索。

    小魚搖頭。「他陽壽已盡——」

    「放屁!」小姑娘大吼一聲。

    這一聲大吼把小魚跟常欣震得頭暈眼花,小魚捂住耳朵,搖搖頭,好暈啊,常欣則是不停地拍耳朵。

    「放開我!」小姑娘又一聲大吼。

    「媽啊!」常欣差點站不穩滑倒。

    木牌突然開始發出鳴叫,小魚瞧著(床chuang)上的小公子臉上浮現死氣,立即在他額上拍了拍,頭頂也拍了拍,讓他的魂魄一會兒好出來。

    見書呆被鬼差拍來拍去,小姑娘急了。再耽擱下去,書呆就要死了!一想到這兒,她頓時心急如焚,氣血翻涌。

    「吼——」

    就听得她一聲長嘯,身形脹大好幾倍,小魚驚訝地看著她,只見小女孩又是一聲吼,可愛的臉蛋竟變成了凶猛的虎臉,朝小魚撲去,將她撞到牆上。

    常欣揮出手上的鞭子,打在虎背上。

    老虎發怒地一口咬住小魚的肩,而後朝常欣撲來,常欣大叫著閃了開去,一邊大叫︰「小魚,快叫戚冬少!」

    「可是……」

    「不要可是了,屋里還有人,傷了人就不好了!」她移開被虎尾掃到地上的幾個人。

    雖然不想叫戚冬少,但這情勢似乎也由不得她。小魚一邊推開咬著她的虎嘴,一邊叫道︰「戚冬少、戚冬少——」

    听到這聲呼喊,老虎突然丟開小魚,往(床chuang)上撲去,抓了小少爺就消失無影。

    糟糕!小魚暗叫一聲,立即追了出去,因老虎腰上還捆著她的繩索,她便循著氣息來到大度寺附近的樹林里。

    小公子躺在樹下,神(色)看來比方才好上許多,小魚急忙上前查探,在他眉心與頭頂拍了幾下,卻听見他申吟一聲。

    「不好了。」她拿出令牌,發現小公子的資料與照片慢慢淡去。

    藏身樹上的虎兒看準時機,狠撲過去,小魚察覺到不對勁,轉過身時已經太慢,整個人被撞飛出去,大虎趁勢將她壓在地上,利爪刺向她眉心——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