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3章(1)

第3章(1)



    漢子越笑越大聲,小魚害怕地捂住眼楮。「鬼啊——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救我……」

    她緊閉著雙眼,沒瞧見那鬼笑著變回原身。

    忽然,她膝蓋被踢了一腳,一個帶笑的聲音說道︰「不是鬼差嗎?竟然怕鬼,丟不丟臉啊你!」沒想到他隨便變個鬼樣,她就嚇成這樣,果然是個怕鬼的傻妞。

    這聲音……小魚放下雙手,戚冬少就站在她眼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她呆呆地看著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他蹲xia身來,揚眉道︰「都嚇出眼淚了,自己都是鬼了還怕鬼?」他拿扇子輕敲她的頭。「我已經幫你把鬼打跑了,快起來吧。」

    她懷疑地看著他。「真的是你打跑?」她沒听到打斗的聲音。

    「怎麼,不信?算了,我走了。」

    「別、別。」她趕忙拉住他的衣袖,害怕地看著四周。「這里是哪里?你快帶我出去。」

    他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你說你(睡Shui)了五百年?」

    「嗯。」她點頭,緊張地左右張望,深怕又有鬼物出現。

    「為什麼(睡Shui)了五百年,怎麼沒去投胎?」這事還真有些古怪,一般人死了便是喝孟婆湯入輪回,她為何例外?

    「我不知道。」她老實回答。「是閻帥大人讓我(睡Shui)的,他說我要涵養精氣。」

    看來要弄清楚得去找閻君,他轉個話題。「小白的事你還記得多少?」

    「很多啊。」

    「你們在一起幾年時間?」

    她想了下。「快兩年吧。」

    這麼久?他面(露)詫異。「你不會是記錯了吧?」

    「我沒記錯。」她眼神堅定。「桂花開了兩次,李樹也結了兩次果,我跟師父做了兩次腌李子,我有給小白吃,小白很喜歡。」

    他眨了下眼,腦中忽然閃過一圓胖小女孩喂吃李子的景象,嘴中似乎也嘗到了酸甜之氣,他心弦一動,說道︰「還有呢?」

    「還有小白的毛很多,冬天的時候我們擠在一起(睡Shui)覺,很暖和。小白喜歡追野兔,不喜歡我給它(洗xi)澡,有一次我帶它到河邊想幫它(洗xi)澡,結果被它撞進河里,它在岸上跳來跳去的,很開心。」

    他(露)出微笑,經她這麼一說,好像真有這麼回事。

    雖然不介意跟他說些小白的事,但身邊濃密的白霧讓小魚始終忐忑不安。「為什麼霧這麼濃?我都看不到路,你為什麼不用法術帶我離開?」

    他停下腳步,低頭看她。「你說你叫小魚。」他對這名字沒有任何感覺,見她頷首後,他繼續問︰「是你生前的名字?」

    她搖頭。

    「你生前叫什麼?」

    「方姊說既然已經死了,就不要留戀前塵往事,過去的都要拋掉,名字也是。」

    「怎麼,你都沒自個兒的主意,別人說什麼你就听什麼,一會兒是閻大人一會兒是方姊,還有個常欣,你光听別人說的,自個兒都沒主見?」

    他嘲諷的語氣讓她生氣。「我……我覺得他們說的都很有道理,為什麼不能听?」

    「那我說的有道理你也听我的?」他挑眉。

    他的話讓她一怔,一時間不知該怎麼答,過了會兒才道︰「如……如果有道理,那我也是會听的。」

    他笑了起來。「那好。」說得讓她心服口服有何難的?「我先送你回去吧!」

    原本對他不滿的小魚,听見這話,立刻又高興起來。「好。」

    他右手一揮,白霧逐漸散去,他帶著她左拐右拐,很快便出了林子,小魚望了下四周,發現他們回到大度寺側門附近的步道。

    走下石階後,左邊有間紅(色)小廟,與大度寺側門相距只有幾尺之遙,正好在一株大樹下,粢盛、香、花、水果、魚(肉rou)等供品堆滿四周,莫非那就是大仙廟?

    前些天來,她沒走到這兒,所以不曉得這兒有座小廟。她好奇地走到廟前,發現小廟旁立了個石像,石像大約到她膝蓋上一點,她蹲xia身,驚喜道︰「這狗雕得好可愛。」她伸出手(摸Mo)(摸Mo)狗臉。

    戚冬少的眼皮抽了下,冷聲道︰「那是狐狸。」

    她驚訝地看著他。「是嗎?看起來好像小狗。」沒注意戚冬少的臉(色)沉了下來,她偏頭打量。「真的比較像狗。」

    「廟上不是寫著狐仙廟嗎?怎麼會是狗?」他斥道。「這廟靈得很,小心狐仙懲戒你。」

    他這一說,她趕忙對著廟里穿著衣服的狐狸神像拜了拜。「我沒有惡意的,請狐仙不要介意。」

    他冷哼一聲。

    「為什麼狐狸旁邊好多生雞蛋?狐仙喜歡吃雞蛋嗎?」

    「還好,最近有點膩了。」他厭惡地說。

    「那他現在喜歡吃什麼?」她又問。

    「怎麼,你也想求願嗎?」

    她點頭。「希望我跟常欣都能順利當上鬼差。」她再次拜了拜神像。

    「這是你的願望?」他揚眉。

    「嗯。」她順手將供品都排列整齊後才起身。

    「你不想成仙?」

    「我根基不好,很難的。」她搖手。

    「還算有自知之明。」他上下打量她。「你想成仙,我能幫你。」

    她訝異地看著他。「我沒有想這麼遠,而且你為什麼要幫我……對了,你剛剛說要還小白的恩情,真的不用——」

    「你只告訴我想不想成仙就行了。」他打斷她的話。

    她搖頭晃腦。「現在不想。」

    他瞪她一眼,冷聲道︰「真是不知好歹,知不知道成仙有多難,大禮都送上門了還往外推?」竟然有這麼不上道的丫頭!

    「我都說不要了——」

    「戚大夫!」

    突然一個聲音(插cha)了進來。

    戚冬少轉頭,看見一個穿著青衣的小廝,由大度寺側門奔來,表情焦急。「終于找到您了,請馬上跟我回去,我家公子又咳血了!」

    大夫?小魚疑惑地看著戚冬少,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還是位大夫?

    「我一會兒就過去——」

    「我家公子沒法等了,請您快點。」小廝抓著戚大夫衣袖就要往前跑。

    戚冬少甩開衣袖,將小廝定在原地後才轉向小魚。「你過來。」

    小魚納悶地走到他面前。「你到底是什麼,妖嗎?」他看起來不像鬼也不像仙。

    「要知道我是誰,自個兒想辦法弄清楚,別來問我。」

    「為什麼?」

    他揚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她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又閉上嘴巴。

    「怎麼,想罵我又不敢?」

    「不是。」她蹙眉。「昨天你很親切,像大哥哥一樣,還買糖葫蘆給我,今天卻很壞。」她弄不懂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他(勾gou)起一抹笑。「這樣就叫壞?你還沒見過我真正壞的樣子,昨天是試探你才對你好,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一下好一下壞的,全看我的心情。」

    她蹙緊眉頭。「這樣不是很任(性xing)嗎?」

    戚冬少一怔,隨即笑了出來。「你倒挺敢講的,我這人一向我行我素,以後你見我臉(色)難看,別來惹我就是。」

    她立刻道︰「那我走了。」

    他擋住她的去路,不悅道︰「我話還沒講完。」

    「你這麼任(性xing),我不想惹你,你也不要來惹我。」她老實地說。

    他瞪她。「還真敢講,找死是不是?」

    她詫異地看他一眼,這人怎麼這樣,她又沒說什麼,他就要她死?她才要說話,他突然靠了過來,朝她臉龐噴了一口氣。

    濃郁的香味一下子灌進鼻腔,她咳了出來,還弄不清(發fa)生什麼事,他又朝她口鼻吹了口氣,香味嗆得她難受,腦袋跟著暈了起來。

    他抬起她的臉,黑眸閃著(誘you)惑。「以後你得听我的話,知道嗎?」

    她眨眨眼,他的臉突然變成了兩個,她搖搖頭,說道︰「我頭暈……」

    他頓時沉下臉,又朝她吹口氣,小魚又開始咳。「你別吹了,好難受……」

    怎麼回事?他皺了皺眉頭,怎麼他的媚術對她總是無效,一般人他只要使個眼神就能讓他們乖乖听話,能讓他以麝香吐氣的,除非是有法術的妖鬼,按理說她法術這麼差,只要用眼神就能制伏她才對。

    但前幾次的失敗讓他改變方法,特意朝她吐氣,還吐了三次,她卻還是不受影響,實在詭異……

    「你為什麼要對我吹氣?」小魚咳了一會兒後,終于緩過氣來。

    正想抓她回去細細研究,香客談話的聲音由遠而近,慢慢接近,他瞄了眼還被他定住的小廝,想起還有事待做,對小魚說︰「晚點兒我再去找你。」

    「咦,為什麼……」

    他以手指了下小廝,解開法術。

    「戚大夫,我們快走吧!」小廝又想來抓他的袖子,戚冬少冷怒地看他一眼,小廝這才收回手。

    戚冬少往前走去,小廝著急地跟在後頭,小魚揉揉發暈的腦袋,還弄不清剛剛(發fa)生了什麼事,只是憂心戚冬少最後所說的話。

    為什麼他還要來找她呢?

    ★★★

    回到客棧後,小魚將戚冬少的事說給方姊及常欣听,常欣大感興趣,報恩這事更讓她興致高昂。

    「你怎麼這麼呆,他要報恩你就給他報啊!還要幫你成仙,你卻說不要,你腦袋是不是壞了?」她捧住小魚的臉,一臉痛心。「枉費我帶著你在現代住了一年多,怎麼腦袋還是不開竅?」

    對冥府的陰差來說,時空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可以利用「異界門」穿梭——當然這只限冥府的職員,一般的鬼怪妖物是做不到的,得遵守時空法則,否則世界會亂成一團。

    小魚(睡Shui)了五百年後,閻帥就讓她帶著小魚到二十一世紀住了一年多,主要是讓這傻姑娘開開眼界、長點智慧,好不容易比以前聰明了一點,怎麼現在智商又下降了?

    說起來,她與小魚可說是死後才認識的,緣分也算特別。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我只想跟你還有方姊在一起。」她認真地說。

    听見這話,常欣激動地抱住她。「你讓我太感動了,小魚,不過我還是要說許願是有技巧的,你可以跟他說我要跟常欣一起成仙啊!你這呆瓜,我不是給你看過阿拉丁神燈嗎?那個戚少就是你的神燈精靈,你跟他說報恩的話要三個願望——」

    「夠了沒你!」方潔打斷常欣的話。「重點是在許願嗎?應該是先弄清楚對方的底細。」

    見方潔一臉不悅,常欣趕忙道︰「當然要弄清楚,但這又不是我們在這里猜就猜得出來的,再說他都表明了要報恩,怎麼會去害小魚?」

    小魚在一旁點頭。「他一下對我好,一下又對我凶,可是……好像沒要害我的意思,不過他很任(性xing),又很會說話,我說不過他。」

    「這有什麼,你說得過誰,銅像嗎?」常欣好笑道。

    小魚脹紅臉,一向不苟言笑的方潔听見這話也(勾gou)起嘴角。

    「你(干gan)麼這麼說。」小魚不甘心地蹙眉。「他一不高興就用法術困住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念了好幾次咒語都沒用,還是在原地。」

    「你過來。」方潔招了下手。

    小魚走到她面前,方潔拉起她左手的衣袖,手指放在她的手鐲上,喃喃念了幾聲咒語,小魚感覺手腕熱了一會兒後,又轉涼。

    「以後若還有這種情形,你握著手鐲念我的名字,我就會出現。」

    常欣立刻道︰「方姊,那我的手鐲有沒有這個功能?」

    方潔瞄她一眼。「沒有。」

    「那你也幫我灌一下軟體。」她伸出左手,這手鐲是閻帥給她們的,只要是地府的人都有這個,不過外型不定,有的是手鐲,有的是玉佩、發釵、匕首等等,具備護身符、手機、攝影機等多重功能,除了記錄他們的一舉一動外,也能保命,據說還有其他功用,不過方姊不告訴她們。

    「你不用。」方潔說道。

    「為什麼?」她不平。「萬一我有危險怎麼辦?」

    「自求多福。」

    「什麼!你也太大小眼了吧!」常欣火道。

    「方姊,你也幫常欣弄嘛。」小魚懇求。

    方潔嚴厲道︰「要呼喚我就提升自己的法力,咒語我沒教過你嗎?」

    「可是……」

    「我之前就說過,資質不同我的要求也會不同。」方潔絲毫不退讓。

    小魚垂下頭。「那……我也不要好了……」

    听見這話,常欣立刻道︰「傻了啊你,(干gan)麼不要,那咒語我隨便練練就會了,不需要她內建軟體給我。」

    「可是——」

    「不要再說了。」方潔打斷小魚的話。「我是你們兩個的指導,不是聖誕老公公,你有什麼常欣就要有什麼。你就好比中學生,但常欣已經是大學生了,我不是寵你,也不是對她壞,而是按照資質跟天分來訓練你們,這些話我以前都說過,不要讓我再說第二次,下回再鬧這種事,我會把你們關進丹爐內烤一天。」

    「知道了。」常欣點頭。

    「是。」小魚依舊低著頭。

    見她難過,常欣正想安慰,卻听見方潔接著說道︰「戚冬少的事,你們要怎麼做我不會(干gan)涉,我說過這期間你們遇上的所有事都會列入評監,有疑問可以問我,能給意見的我會給,但最終決定要怎麼做,你們得自己選擇。這件事先緩下,第二個任務下來了。」她右手一轉,兩支木牌頓時出現在掌心,木牌上刻著死者的資料及照片,方便鬼差認人(勾gou)魂,接近(勾gou)魂時刻,還會發出嗶嗶聲提醒鬼差。

    小魚伸出手,其中一支木牌立刻飛到她手上。

    「如果沒事的話就出去吧,我還有事要處理。」她拿起桌上一疊紙翻閱。

    「那我們走了。」常欣拉著小魚走出去。

    一到外頭,常欣就摟著小魚說︰「(干gan)麼愁眉苦臉,我認真起來咒語一下就學會了,根本不用方姊在手鐲上施法術。」

    小魚抬眼望她。「你真的會練嗎?」

    「當然。」

    「可是你最近都沒在打坐……」

    「我今天晚上就開始。」話畢,她刻意轉開話題。「你的任務是什麼?」

    小魚拿起木牌,就見木牌上立刻浮出幾行字,她要(勾gou)魂的資料都在上頭,時間、地點、姓氏、長相都清楚地列出。

    「這次的好急,是半個時辰後。」小魚說道。

    「我的是晚上。」常欣將木牌收進腹袋內。「我陪你去(勾gou)魂,我們一邊討論要跟那個戚冬少許什麼願。」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他替小白報恩。」

    「就當是腦力激蕩,記不記得我以前問過你中樂透要做什麼,還有,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要做什麼?」

    小魚點頭。

    「你記不記得以前看阿拉丁的時候,我問你要許什麼願,你想了一天想到一個?」

    小魚立刻道︰「要變聰明。」

    「你就跟戚冬少要這個。」

    「這個怎麼要?」小魚困惑道。

    「你看他怎麼答,其實我覺得他的提議不錯,你就跟著他修仙……」

    「可是我現在不想……」

    「又沒說要現在。」她推了下她的腦袋。「可以以後啊,如果他真的這麼厲害,說不定你跟他學法術會比跟方姊快。」

    小魚搖頭。「這樣不好,方姊是我的師父……」

    「方姊說了她不是我們的師父,只是指導。」

    「那就是師父。」她是這麼認定的。

    「又沒人規定師父只能有一個。」常欣繼續說服她。

    「可是我還是覺得不好,要先問過方姊才行。」她固執道。

    「真是被你打敗。」常欣嘆氣。「算了,先不管這個,先去索魂的地方。」

    兩人結起手印,喃念幾聲咒語,瞬間移至一間房內,(床chuang)上躺了個年少公子,約莫十四、五歲,面(色)慘白,滿是病氣,身邊是哭泣的雙親與家人。小魚瞧了眼坐在床邊把脈的男子,瞬間倒抽口氣。

    「怎麼?」常欣問。

    「他——」小魚指著坐在椅上的男子。「戚冬少。」

    常欣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霎時也抽了口氣。「媽呀,大帥哥……你怎麼沒跟我說他長這麼帥!」她作勢抹了下嘴邊的口水,欺到他身邊去,誰曉得還沒近身,就被一股力量震得飛起,往後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