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2章(2)

第2章(2)



    兩位姑娘的話語聲漸行漸遠,書生一臉惋惜,剛剛那樣好的機會,卻被那傻姑娘給破壞了,想到這兒,不由得來氣,他幾個快步趕上剛剛的程咬金。

    「姑娘是何意?」他一把揪住小魚的肩膀。

    小魚讓他嚇了一跳。「什麼?」

    「咱們各辦各的事,你為什麼故意破壞我的好事?」他不悅道。

    「我不明白……」

    他冷哼一聲。「不錯嘛,眼力倒好,怎麼瞧出我是昨天的姑娘?」

    「你真的是昨天撞到我的姑娘?」小魚眨眨眼。「你……你是易容,還是變的?是人是鬼,還是精怪、妖、仙?」

    听見這話,原本生氣的七雲(露)出笑。「怎麼,瞧不出來?」還以為她法力高(強qiang),沒想到卻是個半吊子。

    她搖頭。

    「那怎麼知道我是昨天的姑娘?」他追問。

    她遲疑了下,才說︰「氣是一樣的。」

    「什麼氣?」他不明所以。

    她比了一下他的身邊。「就是有一圈氣,常欣說那叫氣場,每個人有不一樣的顏(色)。」

    他揚眉。「這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我是什麼顏(色)?」

    「紅……紅的,外面還有一點點黑。」

    「真的嗎?」他覺得十分有趣,見她點頭,他忍不住抬頭叫道︰「戚少,你听見沒?」

    這時石子路盡頭走來兩男一女,一個樵夫、一個大嬸和一位老丈,七雲說道︰「昨天在百花園跟你說話的公子是哪一個?你若說對了,我就原諒你破壞我的好事,如果說錯了,我就打得你魂飛魄散。」

    小魚驚訝地看著他,魂飛魄散?「為什麼……我跟你又無冤無仇!」

    「別廢話,快說。」七雲瞪著她。

    小魚指著老丈。「他。」

    七雲正要叫三人變回原形,小魚急念一聲咒語,咻地隱身不見。

    「敢耍陰招!」七雲怒叫一聲。

    小魚剎那間移到石子路上頭的樹林里,彎身蹲在樹後,緊張地看著前方,深怕被發現。

    「我瞧著你的(屁pi)股了。」

    「啊——」小魚驚呼一聲,轉過頭,就見剛剛那位老丈竟然站在自己面前。

    她慌張地又要念咒語,卻讓老丈抓起,(身shen)體瞬間讓繩索給捆住,她大驚。「放開我——」

    「你真看得到我的氣?」眼前的老人瞬間變回魅惑的男子。

    小魚緊張地點頭。「你……你不是人?」

    戚冬少微笑。「不是。」他撫上她的雙頰,見她害怕地轉開臉,他笑意更深,看來這女人膽子很小,倒是可以嚇嚇她解悶。「你猜我是什麼?」

    「我不知道。」她搖頭。「你放開我,我跟你無冤無仇……」

    他低頭盯著她的眼,低聲道︰「還頭暈嗎?」

    她直愣愣地凝視他的雙眼,移不開目光,只覺眼前的景物旋轉起來。見她搖晃,他抓住她的雙肩,讓她不致倒下。

    她搖搖頭。「頭暈……」

    他不再盯著她看,將視線移到她頭頂。

    「怎麼,還是無效?」七雲突然出現在一旁。

    「嗯。」戚冬少簡短應了一聲。

    「這女的還真古怪。」七雲瞄了眼還在說頭暈的小魚,昨天在百花園撞上她時,他也曾以雙眼(勾gou)過她,但這二愣子絲毫沒反應。「法力這麼弱,卻完全不受媚術影響,還看得到人的氣,我實在想不通。」

    「你來這兒做什麼?」戚冬少抬起她的臉,但這次沒用媚術,只是平常地看著她。

    小魚抿緊嘴巴不想說。

    戚冬少(勾gou)起嘴角。「你告訴我,我就解了你身上的繩索。」

    她懷疑地看著他。「真的嗎?」

    「這樣吧,我先解了你的繩索,不過你可別跑,你的法術比不上我們,跑了也是白跑。」

    待她點頭後,他才解了她身上的繩索。

    「我只是來這里走走。」她頓了下。「你們為什麼要抓我?」

    七雲瞪她一眼。「誰要抓你,是你莫名其妙跑走!」

    「你說要把我打得魂飛魄散。」她立刻道。

    「我是說——」

    「好了。」戚冬少截斷七雲的話。

    「你們到底是什麼?」她戒備地問。

    「你又是什麼?」七雲故意反問。

    原以為她會撒謊,沒想到她卻老實道︰「我是鬼差,不過還不是正式的。」

    戚冬少揚眉。「你一大早來(勾gou)魂嗎?」

    「不是,我來普雲寺。」

    她話語才落,戚冬少神(色)驟變。她為什麼會知道普雲寺?昨天腦中一閃而過的小姑娘,慢慢與眼前的人重疊在一起,難道她真是記憶中那個小姑娘?但不可能,畢竟那已是幾百年前的事了……

    七雲皺眉。「這里哪有普雲寺?」

    「就是大度寺,以前叫普雲寺,我以前住這兒。」她解釋。

    戚冬少追問︰「以前?多久以前?」

    「大概五百年前吧。」前幾天剛到這兒的時候,方姊提過現今的年代距離她當時約五百年。

    听見這話,戚冬少變了臉,腦上宛如挨了一記響雷,顧不得自己舉動有多突兀,捉住她的手,說了句︰「跟我來。」瞬間,兩人便失去了蹤影。

    「等等,你們去哪兒?戚少——」七雲朝空中喊。

    ★★★

    一眨眼的工夫,兩人已置身在小屋內,小魚困惑地望著四周。「這是哪兒?」

    「我的地方。」

    「為什麼帶我來這兒?」

    他沒回答,右手扣住她的下巴,一會兒將她的臉面向右邊,一會兒又轉向左邊。

    「你做什麼?」她不高興地拉開他的手。

    「小白你可有印象?」他問。

    「小白?」她訝異地看著他。「你也知道小白?」她根本不記得自己昨天曾說過這些。

    果真是她!戚冬少難以置信,雖然想過這可能,但他一直不敢確定,如今證實了,卻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為什麼五百年後她又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還是以鬼差的身分……

    「你怎麼知道小白?它還好嗎?不對,過了五百年它都死了。」她感傷地嘆氣。

    「你為什麼會去當鬼差?」

    「常欣想當鬼差,就拉我一起。」

    他瞄她一眼。「你還真沒主見,別人拉你就做了。」

    「常欣對我很好——」

    他突然捉住她的臉,左看右看……都五百年了,她的樣貌他早已遺忘,是不是真長這樣也記不清了。

    「你生前就長這樣?」他問。

    「你為什麼要一直轉我的頭?」她不是很高興。「我有長大,死的時候才十四歲,現在我二十歲。」

    他哼哼兩聲。「錯,是五百一十四歲。」

    她搖頭。「方姊說我都在(睡Shui)覺,不能算五百歲,頂多只能算五歲,那就是十九歲。然後我在現代生活了一年,再加一歲那就是二十歲,二十歲是大人。」

    他揚眉。「嗯,給你加五百歲是挺不值的,沒見過五百多歲還像你這樣愣頭愣腦的。」

    「閻帥大人養的小龜已經六百歲了也不聰明,還只是十歲小娃,但是很可愛。」閻帥大人是幽冥府的頂頭上司,她會與常欣認識就是閻帥大人安排的,大人平時喜歡養寵物,小龜就是他的寵物之一。

    他受不了地翻了下白眼。「你跟烏龜比?」

    「閻帥大人說,烏龜長得慢但是可以活很久,認定了主人就很忠心,也不愛改變。猴子聰明但是愛搗蛋,像齊天大聖就讓人頭痛,豬八戒是豬所以好吃懶做,白蛇娘娘很妖媚,而我像木頭,雖然不靈巧聰明,可是很可靠。」她認真地又補上一句。「我不是笨,是晚熟,就像王母娘娘的蟠桃園,有三千年結果的,也有六千年或九千年才結果的樹,我就是比較慢,要九千年才結果的那一種。」

    他揚起嘴角,諷刺道︰「這閻帥還挺會安慰人的。」

    她皺眉,不悅道︰「閻帥大人對我很好,我知道自己不聰明,就算他是在安慰我,但是我听了很歡喜,你如果討厭我笨,我不跟你說話了,我要走了。」

    「還以為是個軟柿子,沒想到脾氣不小。」他壓著她的肩不讓她起身。「我話還沒說完。我與小白是莫逆之交,它曾跟我提過你的事,惦記著一直未能報答你的恩情,既然讓我踫見你,我就代它報這個恩,以後你有要我幫忙的事就喚我。」他右手一翻,一個毛茸茸的小圓球出現在掌心。

    原本生氣要走的小魚見到這白(色)毛球,頓時忘了初衷,好奇道︰「這是什麼?」好像毛線球。

    他將毛球放到她手上。「你若要找我就燒了這毛球,會用火咒嗎?」

    見她一臉茫然,戚冬少嘆氣。「你到底是怎麼當上鬼差的——」黃桐與吳半可比她(強qiang)多了。

    他一彈手,火焰便出現在他指尖。「會嗎?」

    她搖頭。

    他受不了地說︰「我念一句你念一句,心里念就成了,不用特地說出來。」

    「可是法術都是方姊教我的。」她將毛球放到桌上。「跟小白在一起我很開心,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它沒有欠我恩情,我不用它報恩的。」她忽地起身。「我要走了。」

    他瞥她一眼,揚起眉頭。「既然你這麼不識好歹,我也不勉(強qiang),你走吧。」

    她向他點個頭,轉身推開房門,卻愣在原地。外頭霧茫茫一片,她根本不知道這是哪兒?

    她轉頭問︰「我要怎麼回去?」

    「用法術回去啊,不是鬼差嗎?這點本事也沒?」他冷語道。

    小魚拉起左手的袖子,握住青玉(色)的手鐲,閉上眼喃喃念了幾句咒語……睜開眼,還是立在門邊,她皺起眉頭,又念幾句,睜開眼,還是站在原地,怎麼會這樣?

    她轉頭,瞧著他悠哉地泡茶,急道︰「你……你帶我來的,要帶我回去。」

    「為什麼?」

    「你帶我來的,要帶我回去。」她又重復說了一次。

    「為什麼?」

    「你帶我來的……」察覺兩人的對話正在重復,她生氣地走到他面前。「我要回去。」

    「沒人攔你。」他喝口茶,嘴角帶笑,心情十分愉快。

    「你……你……你這樣不對,我真的生氣了!」她大聲道。

    他好笑地看著她脹得通紅的臉。「你生氣又怎麼樣?」

    「我……」沒遇過這樣的事,她一時間也不知怎麼辦。「你快放我回去。」

    「為什麼?」

    「你帶我來的,你要……」

    他笑出聲。「你就只會這句?」

    她又羞又惱,卻不知該怎麼辦?只好又握著手鐲念了幾句咒語,但不管她念幾次,人一直在原地,她急得眼眶都紅了。

    「這樣就要哭了?」他冷哼一聲。

    她不理他,決定走到屋外去,他也沒攔她,仍舊悠閑地泡茶。她走進霧里,一邊不忘念咒語,但不管怎麼念,四周還是白茫茫的一片,她在霧中(摸Mo)索前進,讓樹根與石頭絆了好幾次,不過她沒被這點小挫折打倒,還是努力前進。

    不知走了多久,隱約瞧見前方有燈光,她精神大振,朝著光前進,一邊大嚷︰「有人嗎?」

    沒一會兒工夫,就看到前方有個高壯的漢子拿著一只燈籠,她往前跑,高興道︰「壯士——」

    她跑到他身邊,興奮道︰「請問這是哪兒?普雲寺——不是,大度寺在哪個方向?」

    壯漢低頭看她,朝她(露)出一抹笑容。「大度寺啊……」

    他的笑容越來越大,咧到耳根,忽然一顆眼珠掉了出來,小魚驚聲尖叫,一個軟腳,摔倒在地。

    「啊——鬼啊——鬼——」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