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2章(1)

第2章(1)



    戚冬少繞過轉角,發現自己要找的人正鬼鬼祟祟地伏在窗外,往大廳里(偷tou)窺。

    他走到她身後,悄悄低頭在她耳邊問道︰「你在(干gan)麼?」

    「啊——」小魚驚叫一聲,轉過身來,眼楮瞪大,直喘氣。

    「嚇成這樣。」他笑。「都成三白眼了,吊死鬼似的。」

    她說不出話來,只是喘氣。

    他笑著往她眉心一按,說道︰「回魂了。」

    她這才回過神來。「你為什麼嚇我?」

    「你為什麼鬼鬼祟祟的?」戚冬少反問。

    她張嘴,想了想,又閉上嘴巴。

    他換個方式問︰「你怎麼會到這兒來?」

    「我……你怎麼也在這兒?」一時間想不出好理由,她只好反問。

    他微笑。「我是黃府的客人,你呢?」

    她有些心急,想破腦袋才擠出一句。「我……我也是客人,我走了。」

    他好笑地拉住她的手臂。「怎麼才說兩句就要走,做虧心事了?」

    「不是。」她搖頭。

    「那為什麼不能說?」他盯著她的眼。

    她固執地重復。「就是不能說。」

    「真不能說?」他撫上她的眉眼。

    她呆呆地看著他漂亮的黑眸,听不清他說了什麼,只感覺到他的嗓音低低的、濃濃的,像化不開的麥芽糖。她眨眨眼,覺得頭好暈,不過他的眼楮真漂亮,像天上的星子,閃閃亮亮的。

    「告訴我你是誰,來做什麼?」他溫潤的聲音滑過她耳邊,黑眸依舊鎖著她呆滯的眼,刻意使了幾分眼(色)。

    小魚覺得有些困,想眨眼卻力不從心,只是愣愣地瞅著他的眼。

    一片樹林在她面前延伸,她高興地哼著歌,一個白(色)的身影在她身邊走著,一下在右邊,一下在左邊,一下在前面,一下在後面……

    「小白、小白……」她抬手撫過他的手臂。「你弄得我頭好暈。」

    說完,她就暈眩地倒向他,戚冬少攬住她,一臉納悶。

    小白是誰?還有這不是他要的答案……

    「小白……」

    他稍稍推開她,晃了下她的肩。「沒事吧?」

    小魚茫然地看著他。

    他抬手在她眉心按了下,她晃了晃,但神智清醒不少。她疑惑地看著他。「我怎麼又頭暈了?」

    他微笑。「是不是還沒用膳,要不要進去吃點東西?」

    這一提,她猛然想起自己的任務。「我要走了。」

    「要去哪兒?」他抓住她的手臂。

    她急了。「你放開我,我要走了。」

    「不是才剛來嗎?」他揚眉。

    話才落下,就听見大廳傳來喧嚷叫囂聲,小魚見他還拉著自己,迫不得已只好右手成劍指,朝他面門點了下。

    見他立刻閉眼昏(睡Shui),她抽回讓他抓著的左手,喃道︰「對不起,一會兒你就會醒了。」

    大廳的喧鬧聲越來越大,有人叫嚷著︰「快找大夫、快找大夫……」

    小魚走進大廳,穿過人群,在昏迷不醒的老人身邊蹲下,輕輕往他頭頂上一拍,任務就算完成一半了。

    「咦,怎麼回事?」老人左右張望,發現周遭的人圍成一圈,自己卻飄在半空中。

    「老太爺,我們該走了。」小魚小聲說道。

    老人轉向她,訝異地看看她,又看看人群,這才發現另一個自己躺在地上。

    「我死了?」他恍然大悟。

    小魚微笑。「是啊,吃飽了喝足了才上路,您也是有好福氣。」

    听見這話,老人笑了。「原來如此,哈……是啊,都九十一嘍,不容易啊……」他眷戀地回頭看了嚎啕大哭的孫子一眼,嘆道︰「哭得可真難看,都五十歲的人了,能看嗎?真是……」

    「他是舍不得您。」小魚說道。「我們該走了。」

    「好,好。」他又回頭看了一眼,這才下定決心往前走。「還以為會是拿著鎖鏈的黑白無常來接老夫,沒想到是這樣可愛的小姑娘。」

    小魚笑笑,握住老人家的手,飄出屋外,消失于夜空中。

    「沒想到她竟是鬼差。」窗外的戚冬少望著夜空。

    在她進入大廳時,他就睜開眼了。她的法術對他並無效用,配合她不過是想弄清她到底要做什麼。

    白天他沒診到脈搏,便知她不是人,但因孤魂野鬼沒有幻化成實體的法力,所以推想她是妖類,沒想到卻是(勾gou)魂使者。

    看樣子上一任鬼差——黃桐與吳半——升官了,可接任的竟是這樣傻愣的姑娘?

    「你看到沒?戚少,剛剛的鬼差是白天見過的姑娘。」七雲悄然來到他身旁。

    戚冬少沒回話,听得七雲繼續說道︰「這下謎題總算解了,咱們也不用管她了。」白天會盯上她,也是因為想弄清她的底細,現在既然水落石出,也不需浪費心思在她身上。

    戚冬少依舊沒有言語。雖然已解開了小姑娘的身分,但並未解開另一個謎團——為何她不受媚術影響?

    「我以為你跟刑夫人走了。」七雲又道。

    「嗯。」

    戚冬少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連個告別話語都沒說就走開了,七雲也見怪不怪。戚冬少向來憑自己喜好做事,他高興就對人好,心情不好就懶得理人。剛認識時,他還為這事跟戚冬少抱怨過,他只回了句︰「我就是這樣。」

    他氣得甩頭就走,他七雲可不是需要搖尾乞憐的人,朋友合則來不合則散,但後來因為一些事情,兩人又踫在一塊兒,他才曉得戚冬少的惡劣態度並非針對他,是這人天(性xing)就是如此。

    即使是現在,他也不確定兩人是不是朋友,不過他也不在意,獨居久了就是這樣,陰陽怪氣,各有各的毛病。

    ★★★

    室內輕煙裊裊,彌漫著一股甜香氣味,戚冬少斜靠在欄邊,無聊地望著窗外,心不在焉地喝了口侍女遞來的香雪酒,腦中一直繞著「小白」二字打轉。

    明明就是不相(干gan)的名字,怎麼心頭老惦念著?

    他想了許久還是沒想起什麼,宛如身在濃霧中分不清方向,听見了腳步聲,看到了模糊的身影,卻還是不知站在面前的是何人何物。

    「想什麼?」刑夫人換了衣裳走出,上身只穿了件鵝黃肚兜,雙肩披著薄紗,笑盈盈地走到他身邊坐下。

    「沒什麼。」他懶懶地回了句。

    「心情不好?」她靠在他懷里。

    「嗯……」他啜口酒,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剛剛在黃府瞧見什麼了?」她解開他的腰巾。

    「沒什麼,野貓罷了。」

    她知道他沒說實話,不過識趣地沒再追問,免得把他惹毛了。她使了個眼(色),原本在一旁服侍的兩名婢女走了出去,刑夫人正要(脫tuo)下他的外衣,突然外頭傳來「汪汪」兩聲,一只白(色)小狗跑了進來,沖到刑夫人腳邊。

    刑夫人笑了笑,輕輕推開它。「這畜生。」

    一名婢女急忙跑進來,把小狗抱起來。

    「怎麼回事?」戚冬少挑了下眉。

    見他感興趣,刑夫人招招手,婢女立刻將小狗放到她懷中。

    「前些天田家小姐邀我到她家作客,還請了朝廷上幾個貴夫人,擺明要給我難堪,說我一個下賤的3貨m配不上她爹。」刑夫人(摸Mo)(摸Mo)小狗的頭。「我本來對田侍郎沒興趣,經她這一罵就來勁了,非要做上後媽氣死她不可。這狗崽子就是她養的,我讓田侍郎送來給我,那丫頭還不知道。」說到這兒,她得意地笑了起來。

    她的話戚冬少左耳進右耳出,沒注意听,就是盯著動來動去的小狗看,腦海閃過一些模糊的記憶,想抓卻抓不住……

    「怎麼,你喜歡這狗?」見他盯著直看,刑夫人訝異地問。

    戚冬少隨口問道︰「這狗叫什麼名字?」

    「听田侍郎說叫小白公子,蠢吧,這名字。」她笑了起來。

    小白,你來追我啊……小白……

    這句話一下子閃過戚冬少的腦袋,他皺下眉頭,腦中浮現一個小姑娘在樹林里跑著,她有張小小的臉蛋、圓圓的雙眼,約莫十一、二歲,穿著滿是補釘的衣服,身後還跟著——

    「怎麼了?臉(色)好難看。」刑夫人放下狗,關心地撫過他的臉。

    「沒事。」他拉下她的手,腦子里還印著小姑娘的臉……怎麼覺得跟那鬼差有點像,尤其是帶點傻氣的模樣,奇怪……

    「把它帶出去。」刑夫人朝婢女看了一眼。

    「是。」奴婢趕忙抱起小狗,走出寢房,小狗大聲吠叫,吵得不得安寧。

    「再吵就把你宰了。」刑夫人不悅地說。「養這東西還真麻煩,蠢狗。」

    戚冬少突然想到什麼,坐直了身子。

    「怎麼?」她問道。

    他蹙著眉頭沒說話。剛剛他忽然想起那丫頭是誰了,可是不對,怎麼會呢……應該是自己弄錯人了。

    「戚少。」她喊了一聲,正要問他想什麼,一名奴婢在門外說道︰「夫人,田大人在外頭,說要見您。」

    「說我(睡Shui)了。」刑夫人不悅地蹙下眉心。

    「門房已經說了,但他喝了酒在門外嚷嚷著要見您,說夫人才從黃府出來,哪那麼快就(睡Shui)了……」

    「好了。」刑夫人冷下臉。「我養你們都白養了是不是,這點小事也處理不好。」

    戚冬少收回思緒,意態闌珊地說︰「你見他吧。」今晚讓那丫頭還有小白弄得心神不寧,他也沒了興致。

    「戚少。」她拉住他。「我讓人打發他去。」

    「不是想嫁他當繼室嗎?」他揚起嘴角。「加把勁吧。」

    「等等……」她話未說完,戚冬少揮了下手,人已不見。

    刑夫人氣得把桌上的酒掃到地上。

    門外的婢女嚇得不敢出聲,刑夫人氣得想出去賞那田侍郎幾耳光,可轉念一想,又說道︰「讓他進來吧!」

    「是。」婢女趕緊出去通報。

    刑夫人起身,冷冷地朝地上揮了下手,原本散落的酒壺與杯子一下飛回桌面,灑在地上的酒也回到酒壺內。

    明知道他是這種(性xing)格,卻還是讓她氣得牙癢癢的。

    算了,她坐回銅鏡前,優雅地梳著頭發。就拿田大人解解悶吧……

    ★★★

    「這回你們都做得很好。」方潔贊許地點頭。

    小魚笑得燦爛,剛剛她已經把老人家帶到幽冥府里的掌案司報到,任務圓滿完成,常欣也是,順利完成了(勾gou)魂的任務。

    「接下來第二個任務呢?」常欣問道。

    要成為正式的鬼差,得先過了三個月的試用,那時她與小魚才算真正取得當鬼差的資格,現在她們不過是預備生,還不算真正的(勾gou)魂使者,而方潔就是她與小魚的指導監督。

    鬼差又稱陰差,也就是(勾gou)魂使者,不過最熟為人知的稱呼是黑白無常,說起來是鬼差里最出名的前輩。

    她與小魚只負責(勾gou)魂,不負責緝捕逃(脫tuo)的鬼魂或是孤魂野鬼,是最基本也最前線的工作。

    興安城里香火鼎盛的閻君廟就是他們的大本營,老百姓稱閻君廟,他們自己人喜歡叫幽冥府,算是地府的前哨,里頭有許多部門分工合作、各司其職,所有的魂魄拘提後,都要先送到閻君廟的掌案司報到,作惡多端的送到地府服刑,其他的就排隊等投胎。

    「不用急,先去休息吧。」方潔說道。

    「吊人胃口。」常欣咕噥一聲。

    「沒(關guan)系,不急嘛。」小魚听話地走進內室,乖乖(脫tuo)鞋躺到(床chuang)上。

    常欣也跟著在她身邊躺下。其實她們已經不是人了,根本不用(睡Shui)覺,不過小魚說(睡Shui)覺很舒服,所以還是乖乖遵守人類的作息。

    小魚幾乎是一沾枕就(睡Shui)著了。夢中,她回到了小時候住的寺廟,開心地吃著糖葫蘆,住持對她很好,喜歡(摸Mo)她的頭,偶爾跟她說些經文,她很笨,總是听不懂,住持也不生氣,每天都很有耐心地跟她說話。

    打掃完寺廟後,她會在附近玩耍,抓蟋蟀看小蟲,偶爾撿些受傷的小貓小鳥給住持醫治,住持會帶她去采草藥,幫受傷的小動物敷藥包扎。

    一年一年過去,住持越來越老,還生了大病,她好難過,每天都去采草藥,希望住持好起來。有一天,她走進山谷采藥,卻發現一只大狗,大狗好漂亮,全身都是漂亮的白毛……她叫它小白……

    夢到這兒,她忽然睜眼醒了過來,一時間還以為自己在寺廟中,揉揉雙眼,發覺天已微亮,明明好像才(睡Shui)下,怎麼已經清晨了?

    身邊的常欣(睡Shui)得不是很安穩,似乎也在作夢,小魚幫她蓋好薄被後才下床。另一張(床chuang)上,方姊不像她們躺著入(睡Shui),而是盤坐在(床chuang)上修行。

    小魚輕手輕腳地走出房,先到街上吃碗菜粥後,才慢慢步至百花園。

    自從來到興安城後,總是夢見普雲寺。普雲寺如今已更名為大度寺,但她還是習慣稱它為普雲寺。那是她生前待的寺廟,距今已五百年了,當時是間小廟,如今卻是城內最大的廟宇。

    前幾天她去普雲寺時,只在門外徘徊沒進去,那兒與她過去的記憶相差太遠,人事已非,她找不到勇氣進去。

    不過這次的夢比前幾天都要清晰,住持的臉好清楚,想到他對自己的慈愛,令她泫然欲泣,忍不住就想去看看。

    一步步邁上石階,恍惚中,她覺得自己好像走在以前的小山坡。

    因天(色)才破曉,行人非常稀少,小魚走得極慢,半晌才踏上最後一階,幾位小沙彌在門前的石板路清掃。

    小魚往旁邊的小路走去,高聳的竹林環繞,顯得幽遠清淨,現在的大度寺比以前還大十倍,大門的位置也不一樣,大度寺的側門才是以前的正門。她走沒幾步就瞧見兩個姑娘輕笑著走來。

    「瞧,一大早來是對的,不會人擠人,又能表明誠心,大仙一定會實現我們的願望的。」

    「但願如此。」

    「一定的,大仙可靈了。」

    大仙?小魚猛地想起前天幾個姑娘也提過大仙,這里哪兒有大仙廟?

    正要上前詢問,忽見一男子自前頭疾步而來,喚道︰「兩位姑娘請留步。」

    男子白淨的臉相貌堂堂,約莫二十出頭,穿著一身青衣,頭戴方巾,一看就是儒雅書生。

    穿著一黃一紫的姑娘回過頭,男子上前道︰「這帕子可是兩位姑娘的?」

    兩位姑娘看著他手上的紅(色)絲帕,黃衣姑娘臉紅道︰「是……是我的。」何時掉的,她一點印象也沒。

    「多謝公子。」她伸手接過。

    男子微笑。「哪里,舉手之勞罷了。」

    黃衣姑娘瞧著他的笑臉,臉兒更紅了。

    小魚站在一旁目不轉楮地看著書生,而後不自覺地移動腳步,越走越近。

    書生原想與黃衣女子再攀談幾句,誰想旁邊(殺sha)出一個程咬金,還一直靠過來,他只好轉頭問道︰「姑娘可有事?」

    小魚停住步伐,搖搖頭,又點點頭。

    「請問姑娘何事?」他依舊彬彬有禮。

    「你……」小魚欲言又止,表情困惑。「你……為什麼……」

    「什麼?」書生耐著(性xing)子,心里卻不耐煩地想把她趕走。

    還在原地的兩位姑娘也不明所以,直直盯著小魚。

    「你……你不是女的嗎?」小魚仍舊一臉懷疑。

    這話一出,把在場的三人都驚嚇住,書生脹紅臉。「姑娘莫要胡說,在下乃堂堂男子——」

    兩位姑娘竊竊私語,懷疑眼前這位莫名其妙的女子是否瞎了眼,怎麼會把男子看成女子?

    「可是昨天在百花園……你是女的啊!」小魚想起什麼似地捂住嘴。「啊……對不起……這種事不能說的。」她沒再言語,匆匆忙忙地往前走。

    兩位姑娘不以為意,只想著她大概是瘋子或痴兒,把男的看成女的,卻沒注意到眼前的書生變了臉(色)。他沒再言語,對兩位姑娘點個頭後,便往回走。

    「真可惜,讓個瘋子給破壞了。」紫衣姑娘嘆道。

    「破壞什麼?」

    「你沒瞧見那書生對你有意思。」

    黃衣女子羞紅臉,急急往前而去。「你胡說什麼!」

    「我哪有胡說……」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