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1章(2)

第1章(2)



    悅來客棧

    站在房門前,小魚不安地來回走動,遲遲不敢開門入內,低頭看著剛買來的蔥大餅,思忖著該怎麼跟方姊說她的跟蹤任務失敗。

    來回走了幾趟,還是想不出什麼好說詞,她嘆口氣,推門而入。還是實話實說吧!

    「方姊,我買了你愛吃的蔥大餅。」小魚討好地將餅放在她面前。

    方潔自本子上抬起頭,掃她兩眼。「是不是被發現了?」

    小魚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方姊真厲害。」

    方潔示意她坐下。「我們認識多久了,你腦子里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

    「他有武功,我一下就被發現了。」小魚嘆氣。

    方潔搖頭。「你還得再磨練磨練。」

    小魚低頭,一臉懺悔。

    「雖然說跟蹤不一定必要,但這也是一種訓練,能鍛鏈你的靈敏跟警覺。」她會指定甦劍為目標,其實也是踫巧,方才在街上見他拿著劍,知他是有武藝之人,便要小魚去跟蹤他。

    「是。」小魚頭垂得更低。

    「明天我再親自示範給你看,現在得先辦件事——」

    方潔話未說完,房門忽然砰地一聲被踢開,一個穿著銀白長袍的俊秀少年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右手一抖,張開古扇,下巴仰望右上方,長吟道︰「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qiang)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方潔瞟她一眼。「你又搞什麼?常欣。」

    她被上頭指派來指導小魚與常欣,這兩人個(性xing)正好南轅北轍,小魚老實听話,常欣卻是油腔滑調,整日只想玩。

    常欣咳了兩聲,說道︰「請叫我常公子。」她走到小魚面前,以扇子(摸Mo)了下她的下巴。「大爺看上你了!什麼?已經成親了,不管,我就是要(強qiang)搶民女,以後你就跟著大爺吃香喝辣。」

    小魚笑道︰「哪有公子會這樣講話,(強qiang)搶民女要坐牢的。」

    「不怕,我有銀子可以塞給縣太爺。」她拍拍(胸xiong)脯。「小娘子現在就跟我去滾花床吧!」

    「你再瞎扯,我就要你去滾釘床。」方潔冷道。

    常欣以扇指著她,震驚地後退兩步。「什麼?!這位大嬸好毒辣的心,竟然棒打鴛鴦,莫非是看上我的男(色)——」

    轉眼,她的嘴巴就被布巾層層捆住,她只能嗚嗚抗議,死命要拉開嘴上的布。

    「好了,安靜多了。」方潔揚眉。

    「方姊——」

    「不用為她求情。」方潔打斷小魚還未說出的話語。「現在有正經事要辦,沒時間看她演戲。」

    一听見有正經事要辦,原本嗚嗚抗議的常欣也安靜下來。

    「你們的任務下來了。」她起身從後方櫃子拿出一個黑(色)的鐵盒。「都過來。」

    常欣拉下嘴上的布,與小魚一塊兒走到桌邊,一臉嚴肅地看著方潔取出兩塊木牌。

    「你們的第一個任務都在明天晚上。」她將牌子拿給她們。「詳細情形都寫在木牌上。」

    「是。」小魚認真地點頭。

    「該注意的事項,晚一點我會再說,你們先打坐練功一個時辰,基本功還是要練好,別荒廢了。」方潔說道。

    「可不可以晚點再打坐?」常欣問道,她還有很多事要跟小魚說。

    方潔掃她一眼,她立刻識趣地說︰「知道了、知道了。」

    ★★★

    翌日

    興安城里黃富商的二公子今年一舉中第,樂壞了兩老及族中長輩,遂辦了一天筵席,招待親朋好友及鄰人,甚至請了雜耍團及戲班,讓大伙兒看個過癮。

    戚冬少曾到黃府治過病,自然也受到邀請,原本懶得過來湊熱鬧,但七雲拉著他說黃府四千金今年剛滿十五,生得閉月羞花、國(色)天香,想瞧瞧是否真有這麼漂亮。

    果然四小姐一(露)臉,各家各府的公子少爺,眼楮全都為之一亮。

    「嗯……長得是不錯,不過跟我比起來還是差了一截。」七雲評論。

    隔壁的蔡公子一听,促狹道︰「只听過女人互相比美,倒沒听過男人與女人爭漂亮的。」

    這一說,其他幾位公子都笑了。「七雲最愛的就是他那張臉皮,男人長得好看要做什麼?」另一人說道。

    「用處可多了,既迷女人也魅惑男人。」七雲笑笑地搭在蔡公子肩上。「別說你看到我跟冬少都不動心,喲,這不是臉紅了嗎?」

    「別鬧了。」蔡公子以手肘推他一下,臉倒是紅了。七雲五官陰柔俊美,甚至比女人還美(艷yan)。

    其他人笑了起來,只有戚冬少喝著酒,似沒听到他們說的話,目光在各桌轉了一圈。

    幾乎城里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外頭大院里款待的都是鄰里朋友,廳堂上則是親戚及富商士紳居多。

    「戚少在瞧什麼?」

    一只手臂搭上他的肩,戚冬少瞥了眼湊過來的醉臉,不耐地推開,差點讓對方摔下椅。

    劉適坐正身子,火氣冒了上來。「你竟敢推本少爺!」

    「怎麼了?」七雲自戚冬少右邊起身,繞到他左側,捧著劉適的臉。「劉大爺生什麼氣?」

    一見七雲魅惑的雙眼,劉適的怒火一下消散。「沒有,我沒坐好。」

    「那就好。」他笑笑地松開劉適的臉。

    「這不是戚大夫嗎?」

    一個美(艷yan)的少婦帶著兩名奴婢緩緩走過來,身穿大袖裙衫,(露)出縴細皓頸與一截白嫩(胸xiong)口,(胸xiong)前如雪臉如花,眉眼間盡是笑意,瞧得一桌公子少爺都痴了。少婦福身打過招呼後,才轉向戚冬少。

    「妾身正覺得身子不舒服,沒想就遇上大夫了。」她眼波流轉,嗓音嬌媚,如一壇溫潤的美酒。「勞煩大夫為妾身號號脈。」

    戚冬少點點頭,起身往外走,少婦笑靨如花地對著公子少爺們行禮後,便尾隨戚冬少而去。

    「真是騷啊!」一個公子心癢難耐地嘆道。

    「是啊,刑夫人可是咱們這兒最騷的寡婦,听說前些日子駱大爺有意納她為妾,卻被她給拒絕了。」

    「這有什麼,她都不知拒絕幾個人了,說什麼丈夫才去世一年,心里頭惦記著沒法改嫁。」

    「這話我可不信,她只是還沒找到肥羊罷了。」

    「不管怎麼樣,若能進得她的香閨,這輩子也無憾了。」

    話一說完,幾位公子一陣訕笑,心思昭然若揭,七雲也跟著笑,接著話題便繞到戚少是否為刑夫人的入幕之賓,七雲自然成為眾人探問的對象。他刻意顧左右而言他,東拉西扯,偶爾說幾句(曖ai)昧言語,引得眾人更添想像。

    一到檐廊下,刑夫人便道︰「這兒不方便號脈,還請戚少到妾身那兒細細診治。」她(誘you)惑地瞧著他。

    反正在這兒也無趣,戚冬少點頭應允,刑夫人綻出笑靨,柔媚地(勾gou)住他的手,兩人步下廊道。忽然間,眼角閃過一抹身影,戚冬少停下步伐,視線停在右方的轉角。

    「怎麼了?」刑夫人順著他的視線也往右方瞧去,卻沒瞧見什麼。

    「你先回去,我一會兒再去找你。」他松開她的手。

    「你要去哪兒?」刑夫人問道。

    戚冬少沒答,只是揮了下手,示意她先走。

    刑夫人擰下眉心,好奇地想跟上,但走了兩步又停下。與戚少認識不是一年、兩年了,他的(性xing)子她自是清楚,叫她回去便表明了不想她多管多問,她若跟上,他定要發脾氣。

    「夫人……」身後的奴婢上前。「咱們要去瞧瞧嗎,還是先回府?」

    她想了會兒,才不甘心地說︰「先回去吧!」

    「是。」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