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春色無邊開 第1章(1)

第1章(1)



    興安城

    她把人跟丟了。

    小魚懊惱地嘆口氣,在巷子里來回踱步,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怎麼就這麼笨呢?連跟個人也不會。

    怏怏不樂地走出巷子,迎風吹來一片花瓣,正好落在她頭上,她抬眼望去,發現百花園里一排排的杏樹都開花了,粉紅的顏(色)將整條街道妝點得春意盎然,城里的男男女女、大嬸大伯已有不少坐在樹下賞花談笑。

    和樂的氣氛吸引著她也走過街去,買了一支糖葫蘆高興地吃著,方才的失落不快已讓她拋在腦後。這兒是興安城內著名的花園,春天一到,百花齊放,美不勝收,所以城里的百姓很喜歡到這兒出游。

    她是五天前才到興安城的,對這兒還不是很熟。三天前,方姊曾帶她走過這兒,她記得花園最尾端再往上走一段石階有間寺廟,一想到這兒,她邁開腳步走進百花園。

    前頭一群孩童在踢毽子、抓小蟲,幾個姑娘吱吱喳喳地邊說話邊采花(插cha)在頭上,她舔著糖葫蘆,往右走去,發現一群姑娘嬌笑著閃來閃去,一邊喊著︰「在這兒呢,快來啊——」

    小魚閃躲不及,讓跑過來的姑娘給撞上,跌坐在地。

    「唉呀,撞了人了,小姑娘不要緊吧?」

    小魚頭昏眼花地抬起頭來,對上一張美麗的臉,一時間呆了,還以為是仙女下凡來了。

    「是不是撞壞腦袋了,兩眼發直呢。」

    小魚回過神,不好意思道︰「沒……我沒事。」她拍拍(屁pi)股起身,發現糖葫蘆掉在地上。

    她惋惜地撿起糖葫蘆,才吃一口呢……

    「我賠給姑娘吧。」美得像天仙的姑娘微笑著,身上穿著淺紅錦邊半袖、長袖短衣,披著一條鵝黃帛紗,xia身是紅間(色)條紋長裙,顯得姿態豐腴,婀娜多姿。

    她的雙眼熠熠含波,小魚神智恍惚了幾秒,很快恢復過來,搖手說道︰「沒(關guan)系。」

    她往左走要離開,卻讓人擋住去路,抬起頭,又對上另一雙極為好看的眸子,不過這回是個公子。

    「還是讓我們賠給姑娘吧。」男子溫潤地笑著,烏黑的發絲簡單地梳整在後,更顯飄逸。他面如冠玉,五官深邃,尤其是一雙挑動的鳳眼,格外讓人挪不開眼。

    月白的外衣將他襯得如仙人般飄雅(脫tuo)俗,滿身光華,黑眸如同夜空閃動的星星,讓小魚不住地盯著瞧,只覺得這人長得真是好看。微風吹來,夾著青草與花香的氣味,將小魚自恍神之境拉回。

    男子眨眨眼,唇角(勾gou)起,同時打量眼前的小姑娘,瓜子臉上最出(色)的是黑白分明的雙眸,鼻子跟嘴唇都很小巧,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傾國傾城之姿,只稱得上可愛秀氣,當她怔怔地望著他時,則透著一股傻氣。

    「賠你兩根糖葫蘆好嗎?」他溫顏說道。

    原本要拒絕的小魚,臨時改了主意,說道︰「一根就好。」現在他們堅持要賠,她若不肯讓步,雙方又得花時間勸說,一來一往間不知又要耗掉多少工夫。

    「兩根糖葫蘆沒多少錢。」男子朝小販走去。

    小魚也只能跟上,離去前對撞上她的美麗姑娘點點頭,姑娘笑著對她揮揮手。原本是姑娘要賠她的,怎麼這會兒卻換成了公子,想來這兩人是認識的朋友,說不定是夫妻呢。

    「不是錢的問題,好吃的東西吃太多就不好吃了。」她認真地說。

    「真是個老實的孩子。」

    他笑了起來,雙眼彎彎如新月,小魚覺得他的黑瞳像漩渦一樣,轉啊轉地把她給轉了進去……她深吸口氣。

    他挑眉問道︰「姑娘怎麼了?」

    她尷尬地搖手。「沒有。」

    「(身shen)體不舒服嗎?」

    「不是、不是。」她的手搖得更急。

    男子買下糖葫蘆,遞給她。「會不會撞到頭了?我扶你到那邊的大石上坐著。」他略微彎xia身子,關心地盯著她。

    一對上他(勾gou)人的眸子,小魚趕忙移開視線。「不用,我沒事。」

    「我叫戚冬少,不知姑娘怎麼稱呼?」

    「我叫小魚。」

    「小魚。」他的聲音轉為低沉。「真是可愛的名字。」他朝她眨了下眼,黑眸隱著誘人的媚意。

    小魚頓覺一股熱氣涌上臉面,好怪啊,她(摸Mo)(摸Mo)臉,發現臉頰燙燙的。這人的眼楮像會(勾gou)人似的,越看越心慌,她拿著糖葫蘆退後一步。「我走了。」

    見她倉皇地跑開,戚冬少倒也沒去攔她,只是深思地蹙眉。方才的漂亮姑娘走到他身邊,面(露)興味地盯著小魚離去的方向。

    「這小姑娘有點意思,對上我這絕世美人,竟然不為所動。」女子嬌笑。「還以為我魅力減退,沒想到你也(勾gou)不上她。」

    戚冬少沒說話,依舊沉思著,這時與他們一起游玩的小姐公子們跑了過來,將兩人一起拉回游戲。

    小魚沿著石子路前行,慢慢晃至園子盡處,那兒有三十六級石階,最上邊便是普雲寺。

    幾個少(女nu)走來,嘻笑著說︰「這兒的大仙廟很靈驗的,雯芳你去拜拜,說不準明兒個就有人上門提親。」

    「胡說什麼!」名喚雯芳的姑娘紅著臉推了對方一把。「你自個兒想求的,怎麼扯到我身上?」

    姑娘們互擠互推著,笑著拾階而上。

    大仙廟?小魚不解,前幾天上去怎麼沒瞧見有什麼廟,正想跟著她們上石階,眼角忽地瞥見一抹熟悉的身影,轉頭瞧去,正是方才自己跟蹤的那個男子。

    她打消上去大仙廟的念頭,轉身偷偷跟在那人後面,對方腳程極快,沒一會兒就消失在樹叢後。

    小魚奔到樹叢後,納悶地搔頭。「奇怪,怎麼又不見了……」

    「姑娘可是在找在下?」

    小魚嚇得轉身,手上的糖葫蘆又掉了。

    「姑娘為何跟著我?」男子手拿長劍,一臉不悅。

    原本一臉心虛的小魚,听見這話,趕忙挺起(胸xiong)膛。「我……我沒有跟著你。」好友常欣說過,人最重要的就是氣勢,即使做錯,也要來個死不認錯,氣勢大,理就大。

    「姑娘跟了我一路,到底有何目的?」甦劍冷喝一聲。她先是在街上鬼鬼祟祟跟在他後頭,他不動聲(色)使了輕功離開,沒想又在這兒踫上她。

    「我沒跟著你,你不要血……血口……噴……」唉,要她說謊實在困難,氣勢怎麼樣就是培養不起來,算了,她走好了。「我不說了。」

    才轉身,一把劍便搭在她肩上。「姑娘留步。」

    小魚推開劍鞘,他又移回原位,她再推,他又移回,她往前走,他也往前,劍鞘依然搭在她肩上,她生氣地推開,他又移回。來回幾次,甚少生氣的她也火了。「你為什麼這樣?」

    「姑娘還未說清楚——」

    「可找到你了。」

    就在兩人糾纏不清時,一個溫朗的聲音(插cha)了進來。

    戚冬少忽然出現,俊美的臉上滿是笑意,他直直走到小魚面前,說道︰「你走得還真快,差點趕不上你。」

    小魚愣愣地看他,不知他怎麼會出現,而且他為什麼要趕上自己?

    戚冬少瞄向她肩上礙眼的長劍,也瞥見地上掉落的糖葫蘆。「這位公子是何意?」

    甦劍手腕一轉,收回劍。「你又是何人?」

    「你還沒資格問本公子的名字。」戚冬少沒理他,低頭微笑地看著小姑娘。「才買給你糖葫蘆,你就弄掉了。」

    小魚有些尷尬。「不是,剛剛……嚇了一跳。」

    「沒(關guan)系,我再買一根給你。」他和顏悅(色)地說。

    「不用了。」她急忙道。「是我自己弄掉的,你不要再買給我了。」

    他朝她眨眨眼,又特意瞄了眼拿劍的男子,小魚納悶地看著他,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走吧。」他托著她的手肘,示意她往前走。

    「我還有話要問這姑娘。」甦劍移動步伐,擋在兩人面前。

    戚冬少沒理他,低頭問了小魚一句︰「你可有話跟他說?」

    小魚連忙搖頭。「沒有。」

    「那我們就走吧。」戚冬少抬起眼,直直看著甦劍,嘴角(勾gou)著笑意。

    感覺手肘被推了一下,小魚往前走去,經過甦劍身邊時,她以為會被攔下,沒想他卻沒多加阻攔。

    她有些納悶。總覺得有些地方怪怪的,但就是不曉得哪兒怪。

    「你為什麼要跟著他?」

    這話讓小魚拉回思緒。「沒……沒有。」

    他笑道︰「我知道,你喜歡他是不是?」

    她錯愕道︰「不是,你別胡說!」

    「真不是?」他低頭看著她。

    「不是。」她搖頭。

    「我瞧瞧你有沒有說謊?」他瞅著她的眼。

    才與他對視,腳下的地便轉了起來,她一個不穩,差點跌倒。戚冬少扶住她。「怎麼了?」

    「頭暈。」她蹙著眉頭。

    「先坐下。」他扶著她走到前頭的石上稍坐。「天熱,莫不是得了暑病?」

    「我不熱啊。」她立刻道。

    「我瞧瞧。」他在她身邊坐下,順手搭上她的手腕。

    「你是大夫?」她問。

    他低垂眼簾,唇角依舊噙著笑。「是啊。」

    「我沒病的。」

    他松開她的手。「是沒病。」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你為什麼來找我呢?」

    「我沒找你,是正巧經過的時候瞧見你有麻煩,便多管閑事起來。」

    「謝謝你幫忙。」小魚誠心道謝。

    「你做什麼跟著他?」他又問。

    她開始局促不安。「我……我要走了。」她猛地起身。「剛剛謝謝你,我走了。」話畢,不待他反應便匆匆跑走。

    她才走,就有人補上她的位子,坐在大石上,是剛剛那個漂亮的女子。

    「又讓她逃了——沒想到戚少也有搞不定的女人。」

    戚冬少瞥她一眼。「什麼時候變成跟屁蟲了?」

    「火氣真大。」女子懶洋洋地伸個懶腰,走到還被定在原地的甦劍身邊,(誘you)惑地(摸Mo)著他的臉。

    「好久沒看到這麼俊的小子了……」她笑著(勾gou)上他的頸項,挑逗地(吻wen)上他的嘴。

    ★★★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