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   登陸   |   瀏覽記錄     

首頁勾心紅妝 第九章

第九章



    謠言四起,江湖人士紛紛傳言,關外“天馬牧場”的勢力範圍即將入主中原,就連最神秘的情報組織“暗影堂”,也即將把觸角深入中原。

    這消息成為茶樓酒肆里最熱門的話題,還有人繪聲繪影的說,近一個月來,夜里屋頂上總有無數的黑影閃動,定是暗影堂的人已分批進入中原了。

    這些傳言,當然也毫無遺漏地傳進了甦州首富,“展鴻商行”里。

    “陸海峰到底在搞什麼呀?”沅沅抱著已經三個月大的兒子,坐在軟榻上叨念,“從我還沒臨盆時就說要來了,現在孩子都三個月大了還沒看見人影!而且連捎個消息來也沒有,這人是在路上玩昏頭了是不?”

    “更奇怪的是,”宋心豪坐在一旁逗弄著超可愛的胖小子,也加入碎碎念的行列,“他不是偷溜的嗎?為何現在卻弄得人盡皆知呢?外頭紛紛在傳言,天馬牧場和暗影堂的勢力,即將入主中原了。”

    沅沅一雙眼瞪得大大的,“這……有沒有弄錯?!這消息是誰傳的?”

    “外頭的人都這麼說,”宋心杰剛好扶著已懷胎六月的柳青青從外頭進來,“還有人說這幾月來,夜里總看見一堆黑影在屋頂上飛來飛去……嫂子,你應該最了解那個姓陸的,別告訴我是他臨時改變了主意,打算把游中原變成了稱霸中原。”

    “不可能的,”沅沅好笑地搖搖手,“他那個人其實懶得很,才不會自找苦吃,攬那麼大的麻煩在身上哩!你們想想,光天馬牧場和暗影堂就讓他累得偷溜了,要他統一中原?我看他可能會叫你一刀(殺sha)了他還比較痛快一點,呵呵——”

    “你這麼說是沒錯啦,可是——他那大張旗鼓的行為又是怎麼回事?合影堂的人都‘飛,進中原來了,就不會順道‘飛’來這兒,報一下正確的消息嗎?”雖然素未謀面,但其他人嘴里老提起他,柳青青感覺就好像已經認識陸海峰很久了,所以直腸子的她說起話來當然也不怕生了。

    “大當家!二當家!”管事從外頭奔了進來。

    “管事,什麼事?”宋心豪和宋心杰兩個人同聲嘆了口氣,才進來陪妻子說不到兩句話,椅子都還沒坐熱,又得出去“見客”了。

    “一……輛豪華的馬車停在咱們商行前,那駕車的隨從說——”管事緊張地舍著手,“車內坐的是、是天馬牧場場主!要請大當家和二當家,還有夫人們出來……小的無法確定那是否就是天馬牧場場主,只好來稟告大當家。”

    “嘖——那家伙終于到達目的‘地’啦!”沅沅抱著胖小子,“小子,咱們見叔叔去嘍!”

    心急的、好奇的、湊熱鬧的,一行人熱熱鬧鬧,腳步趕緊移向大廳去了。

    宋心豪和沅沅看見陸海峰時,差點兒認不出他來。

    “老天!”一伉沅叫得好大聲,“你不是已經好幾個月沒做事了嗎?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他眼眶下一圈重重的黑影,連松渣都長了出來,那眼神仿佛有著無盡的疲累,卻又透(露)出一股不顧闔上的(強qiang)烈意志。

    “先坐下來吧,”宋心豪也感受到事情不對勁,他指著離陸海峰不遠的黑檀木椅,“你看起來實在糟透了。”同時也吩咐一旁的僕人,快去準備些溫潤補身的參茶來。

    “時間急迫,”陸海峰嗓音低沉地開口了,“我要你們幫我找人。”

    “找人?”四個人異口同聲地怪叫。並明白外頭那些傳言是怎麼回事了!天馬牧場和暗影堂的勢力根本沒有要入主中原,一切全都是因為陸海峰在找人!

    沅沅最了解暗影堂的實力,她已經好奇的坐立難安了,她不禁問了大家共同的疑問,“你到底在找什麼人?暗影堂那麼多人幫你找,還不夠嗎?”

    陸海峰重重嘆口氣,“三個人,我的女人、我的兒子,還有我的丈人。”

    “噗——”宋心豪才人喉的參茶立刻全噴了出來。“什……什麼?!”

    “你、你……”沉沅幾乎要瞪突了眼珠子,“你的女人、你的丈人我還相信,但是你哪來的兒子?!你離開牧場也不過才半年!”

    “有,他八歲,小名叫小宏。他是我的女人的兒子,我的女人,她是個寡婦。”沒人會知道,當派出去接她的人火速傳回消息,說六幅客棧已經人去樓空時,他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樣。

    他至今仍然想不出為什麼?為什麼她會不吭不響地就離開他?!

    陸海峰的話又再度造成在場所有人的極度震撼,他們作夢也沒想到,陸海峰喜歡的女人竟會是個寡婦,而且還有個八歲的兒子!

    “你光說這樣是不夠的,”盡管平常說說鬧鬧,宋心杰其實已將他當成重要的朋友看待,一旦有困難,自然是毫不遲疑地伸出援手,“你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交代清楚,除非……是你自己虧待了人家,讓她受不了而逃開。”

    “不,我是真心誠意的對她,她也一定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離開?她甚至連只字片語都沒有留下——”

    沅沅臉(色)也凝重了起來,“那你就更非把所有的事情說清楚不可了,我想,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否則結果不可能會是這樣的。”

    陸海峰懷著沉重傷感的心情,告訴了他們關于他與香娘相識後的點點滴滴。

    他實在沒有辦法了,連暗影堂所有人手傾巢而出,找了兩個月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香娘究竟會去哪里了呢?!

    不!他絕對不放棄!就算窮其一生,他也要找到她,問她為什麼?!

    終嵐山

    相較于外頭的天翻地覆,這有如世外桃源的隱蔽山林里,祖孫三代過的日子可就平淡愜意多了。

    終嵐山鎮日雲霧繚繞,給人一種縹緲的感覺,他們住在一處隱密的山谷里,外頭全是蔥郁的林木圍繞著,加上天然的瘴氣作為屏障,除非知曉其門而人,否則絕不可能發現這兒的。

    其實這兒是王盛另一位好友,二十年前叱吒風雲的“冰刀”——冰山的隱居地,由于尹香淳不想見陸海峰的心意相當堅決,他只好帶著母子倆賴進老朋友這個地方。

    這里隱密又自給自足,三人從踏進這里後,三個月過去了,從來沒踏出谷半步,自然也不知道外頭正天翻地覆的情景了。

    王盛和冰山兩老總愛在溪邊,邊說說笑笑邊釣魚,而且經常一耗就是一整天,小宏不是跟去,就是跟在香娘身邊幫忙,種菜、澆水、養雞,或者采些野生果子腌漬成食物。

    其實他心里最惦念的還是陸叔叔,他隱約知道阿娘和陸叔叔一定(發fa)生什麼事了,但阿娘整個人明顯不對勁,聰明的他只能把疑問壓在心里,選擇了不問出口。

    雖然阿娘的作風看起來沒什麼改變,但他就是覺得阿娘不一樣了,阿娘常會發呆,而且阿娘漂亮的眼楮感覺也蒙蒙的,好像很傷心的模樣,他已經不只一次問過阿娘是不是眼楮不舒服,阿娘不但沒有笑他是呆瓜,反而向他道謝,說她沒事兒……這樣的阿娘,好怪啊。

    咦,爺爺和冰爺爺不知道在跟阿娘說什麼?尹德宏連忙好奇地湊了過去

    “香娘呀,你可要想清楚,你真的要待在這兒一輩子嗎?”王盛這三個月來嘆的氣,比他活過的六十個年頭加起來還多,女兒情事生變,他心里頭也不好過呀!他又沒瞎了眼,女兒的刻意掩飾情緒,他還看不出來嗎?

    “待在這兒投什麼不好。”尹香淳淡淡說道。

    三個月來,她已經被老人家念得耳朵都快長繭了;但,她就是不想再看見他了!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是沒用的,她不想讓他為難、更不想讓自己難過,她還是躲起來,蘭輩子讓他找不到好了!反正他成了親,有了美嬌娘,很快就會把她忘記了。

    “我這兒就糟老頭兩個、毛頭小鬼一個,”冰山也說話了,“哪天我們兩個都隔屁了,就剩你和這小鬼,難不成你們兩個每天要大眼瞪小眼呀?

    “你呀,听冰老頭我一句勸,一個姑娘家長那麼漂亮,別老待在這兒,遲早會變成‘深谷怨婦’的。搞不好以後江湖上,就多了個‘深谷怪婆’的名號來啦!”

    “深谷怨婦或深谷怪婆都沒(關guan)系,我高興就好了。小宏,咱們去忙了!”她不想再被兩茬碎碎念了,拉著小宏趕緊溜之大吉。

    “噯噯——我話都還沒說完耶,”王盛就是這樣才無奈,他的話,丫頭根本就听不進去。

    小宏轉頭對王盛聳聳肩,(露)出無奈的表情。

    母子倆一離開,王盛又忍不住唉聲嘆氣了起來,“唉——真是情關難破、情關難破呀!”

    “兒孫自有兒孫福,年輕人的事就讓他們自個兒去解決。好了好了,喝茶吧你,念破了嘴也沒用的。”冰山好心地替王盛斟了杯水。

    “但是,看丫頭這樣,我也快樂不起來呀!”

    “啊——”

    “王老頭,你(干gan)嘛慘叫呀?”

    “不是我啊!我還正想問你哩!”

    “不是你,也不是我,那會是——””小宏!”兩人大叫著跳了起來,往前院疾速掠去……

    竹籬笆外突然站了一群黑衣人,他們一身黑,連頭臉都用黑巾遮住,只(露)出一雙眼楮,放眼望去黑壓壓一片,那人數就算沒有四、五十個,起碼也有三十個以上。

    也難怪尹德宏看了會立刻尖叫出聲,他們在後院才待不到半個時辰,怎麼一下子無聲無息就出現了那麼多人?更奇怪的是,那些又居然就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情況真是詭異到了極點。

    尹香淳緊緊護住小宏,手心正不斷地沁出冷汗,她完全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來頭?一下子來了那麼多人,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幸好王盛和冰山火速出現,不過即使他們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老江湖,也仍不免被眼前詭異的陣仗駭了一跳。

    “喂,老家伙,”冰山悄聲問著王盛,“是咱們的武功退步了?還是對方輕功太高(強qiang)?一下來這麼多人,怎麼咱們一點感覺也沒有?”

    “唉,年紀大了,耳朵也不好嘍。喂,冰老頭,這兒是你的地盤,還不快問問人家是來做什麼的?”

    “喂!”冰山扯開喉嚨,中氣十足地大嚷,“你們哪個道上的?一堆人站在我屋前想做什麼?廠

    “在下‘暗影堂’金堂堂主,得罪之處請見諒。”一名黑衣人站出來說話,當他拱手作揖時,其余的人也跟著做同樣的動作,“在下並沒有傷害人之意,請四位在屋里稍候片刻,總堂主很快就會趕過來。”

    暗影堂?!那個關外赫赫有名,專門販賣消息的情報組織!三個大人互看一眼,兩個老人立刻把眼光全集中到香娘身上去——

    “義爹、冰老,你們那樣看我做什麼?!”

    “你還不懂嗎?!”冰山搖搖頭,“一定是陸小子請了暗影堂的人尋找你的行蹤,你看看,連我這麼隱密的地方,人家都找來了!暗影堂果然是不同凡響!”

    尹香淳倒抽一口氣,一顆心全亂了起來,她連忙轉身跑進屋里,速度快得好像後頭有鬼在追她一樣。

    “誰都不準告訴他我在這里!”她氣呼呼地甩上大門。

    可惡!都已經娶親了還來找她做什麼?!非得看她無立足之處才甘心嗎?

    一轉頭,她立刻僵立在當場,

    他就坐在椅子上,目光炯炯地看著她,那灼熱的眼神,幾乎要把她融化。

    “你、你……陸海峰!你看什麼看?”這可惡的臭男人,休想再用那種眼神讓她傷心了。

    尹香淳叉起腰,就這樣站在門前與他對峙,所有的思念、傷心、驚訝全都化成了怒氣。

    “不在牧場陪你的新婚嬌妻,你來這里做什麼?!我不想看到你!你以為你有錢,雇了外頭那群黑烏鴉就了不起嗎?!”她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罵他個夠。

    門外突然。向起大小不一的竊笑聲,普天之下敢對這個男人大呼小叫的,恐怕就只有這個不知死活的丫頭而已,而且她對暗影堂的形容真是一文不值。

    她的怒氣沒有逼退他,反而讓陸海峰(露)出,四個月來第一個愉悅的笑容。嬌俏的身影、晶燦的眸子、得理不饒人的小嘴……這就是他魂牽夢縈的女人啊!

    若不是沅沅他們聰明,懂得從一些過往的江湖事跡去追蹤,她躲在這兒,只怕他一輩子都找不到了。

    這次,他再也不會讓她逃了,就算用綁的,他也會親自將她綁回牧場,任何的詭計都再也無法拆散他們!

    但……他恐怕無法忍耐到天馬牧場了,他想了她四個月,他現在只想抱她、(吻wen)她,在(床chuang)上與她徹底的纏綿,讓她真正成為他的人。

    想奢想著,陸海峰站起身,高大的身影朝她迫近——

    “你、你想做什麼?!不許你過來,”尹香淳連忙逃到桌子的另一邊去。

    “我要懲罰你。”陸海峰雙手環(胸xiong),慢斯條理地踱了過來,隔張桌子與她對峙。

    “鬼扯!你憑什麼懲罰我?!”她一听就更生氣了,一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你腳踏兩條船,想坐享齊人之福!沒宰了你為民除害,就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腳踏兩條船?!我要那麼厲害,怎會到現在連你這條船都還坐不上去!”他忍不住咕噥了起來。

    “你在說什麼?”她狐疑地瞪著他。

    “沒什麼。你知道的,我怎麼會舍得懲罰你?我只想和你圓房。”他說了目前心中最想做的事。

    “圓……圓……”尹香淳倒抽一口氣,懷疑自己耳朵听錯了!“你、你想得美!你、你、不要臉!”她氣得抓起桌上的杯子、茶壺、茶盤,一個一個全朝他招呼過去。

    她邊丟邊後退,懶得再和這個臭男人多說什麼。

    還敢無恥的提出圓房的要求?可惡!他想都別想!

    正當她想穿過布幔往內堂跑去時,一只大手比她速度更快,從她背後緊緊環住了她的腰,將她整個人往後拉,貼上一堵厚實的(胸xiong)膛。

    “都要圓房了,你還想去哪里?”無賴的聲音在她耳畔熱呼呼地響起。

    “放開!放開!你休想!”她在他懷里死命的掙扎,“你再不放開,我要喊救命了!義爹不會饒過你的!”

    “噓——”他將她扳過身來,讓兩人面對面,“你可不想讓我們圓房的聲音,都讓外頭那些人給听見吧?”

    “不會有那種事的!不——”她止了口,愣愣地看著他滿胡渣的憔悴臉孔,方才他坐在陰影處她看不清楚,現在近看才赫然發現,他的神情簡直是糟透了!

    “你——你怎會變成這樣?”

    “當心愛的女人突然不聲不響的離開,她的男人不眠不休,瘋狂地找了四個月,只為找回自己心愛的女人,你說那個男人還能看起來神清氣爽嗎?”他嘆口氣,伸手抹了抹疲累至極的臉。

    “那個……那個男人不是照著長輩的意思,成親去了嗎?”她不確定地問道,心底的驚訝與震撼,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

    “哪來的什麼長輩,新娘都跑了,那個男人成親成個頭呀?!”他恨恨地說道,“男人和心愛的女人都被騙了,被那個純真善良的妹妹騙了!那個妹妹使了詭計,巧妙地利用各種情勢,不費吹灰之力的拆散了那對戀人!

    “所以,根本沒有什麼狗屁長輩,或什麼狗屁長老會!不論什麼事,那個男人都有完全酌自主權!他之所以撒謊,只是要趕回去,火速建造一座一模一樣的‘六福客棧’,並張羅好成親的事,他只是想給心愛的女人一個驚喜而已!”

    “其實……”尹香淳甜甜地笑了,眼里有著閃閃淚光,“那個女人呀,她也有著一些秘密沒告訴那個男人唷!”

    “哦?”

    “第一呀,那個女人其實也很愛那個男人的,第二嘛,其實那個女人的兒子,並不是她的親生兒子,那是她姐姐的孩子,被負心漢騙了感情的,是她姐姐。

    “後來她姐姐生病過世了,所以她發誓,一定要將姐姐的孩子視如己出並撫養(成cheng)人,而且,除非遇上能將那孩子,視為自己親生並保守秘密的男人,她才肯嫁給他……

    “最後,香娘是她的(乳Ru)名,她和姐姐是雙生子,姐姐名喚尹香儂,而她,則是尹香淳……”她邊說邊偎進他懷里,眼淚全糊在他衣襟上。

    “那個男人听了後,于是對心愛的女人說,‘過去的都過去了,她的未來還有他,他一定會愛她、和她的兒子一輩子……’。”陸海峰俯身(吻wen)住她的唇,許下一生的承諾——

    灑進屋內的陽光,將兩人相擁的身影拖得、好長。

    門外,一大群人也都松了口氣……暗影堂的任務,又再次圓滿成功!









同類推薦︰ 小女子掰掰勾心紅妝春色無邊開金牌二手妻丫頭向前沖千金真敢愛獨傾奴婢曾經許諾過